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134章 斗法(下)

第134章 斗法(下)

哗!

凝冰镜的杰作让观战者们再次退出了五十多丈,只留下了三具尸体以及八具冰雕。。更新好快。

周海龙重新控制住了凝冰镜,他的脸‘sè’已经灰败了下去,眼中充满了震惊,但是斗志却并没有消失。

而王通,并没有在凝冰镜失控的时间追击,轻摇着黑羽扇,微笑的看着周海龙。

“玲珑谷啊,就让我看一看,你这位真传弟子到底有几分的实力!”

凝冰镜在悬浮在周海龙一尺之外,幽蓝‘sè’的镜面对着王通,宛如一泓深潭。

王通轻摇羽扇,微风拂面,感受着周围的天地元气的变化,他的嘴角不禁泛起了一丝微笑来。

刚下过雨啊……

灵器之所以珍贵,除了拥有灵‘性’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极为重要的属‘性’,便是加持,通过灵器的回国持,能够提升法术的等级。

以王通为例,他现在懂得五种火行法术,火盾术、火遁术、火球术、连珠火球、火焰替身,在七禽五火扇的加持之下,这五种火行术法的威力都会有大幅的提高,同时施展每一种法术所需要消耗的真元也会大大的减少,这就是灵器的珍贵之处,甚至,借助七禽五火扇的加持,王通便能够施展火球术这一脉的三级术法炎爆。

成套的火行术法,在小寒山仅有一套,便是火球连珠火球炎爆与炎狱这一套。

在取得了潜龙榜第二十的席位之后,小寒山直接将这一整套术法传授给了王通,不过,以王通的修为,施展连珠火球已经是极限了,想要施展三级术法炎爆,则是有些吃力,并不是真元不够,他的真元够深厚,够纯粹,完全符合施展这一‘门’术法的要求,问题在于他对于天地元气的‘操’纵之上,术法讲求以己之力,沟通天地元气,王通的自身力量够了,但是沟通天地元气的本事明显不足,不过,通七禽五火扇的加持,他却是可以轻易的沟通天地之间的火行元气,施展出更高一级的术法,毫无压力。

显然,对方也是如此,有了凝冰镜的加持,周海龙的术法威力也会高出一个等级来,所以,他想看看。

对面,周海龙连吞了几枚丹‘药’,面‘sè’已经好了许多,手中印诀幻化,打在了凝冰镜的背面。

一道蓝‘sè’的光晕闪过,大量的水行元气涌动起来,凝冰镜所吸收,周围的空间一下子变的干糙了起来。

这恐怕也是他选择在这个时候来挑战王通的原因,刚下才雨嘛,正是水行元气最充足而火行元气最为衰弱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挑战一名修炼火行术法的修真者毫无疑问是最为适合的。

印诀打在镜上,镜面光华流转之间,大量的冰晶‘射’了出来。

二级术法冰晶术。

“来的好!”王通笑了笑,手中的黑扇摇了两下,一面火盾出现在他的身前。

噗噗噗噗噗噗噗!!

冰晶‘射’在火盾之上,‘激’起阵阵的火光以及大量的冷雾。

火光与雾气‘交’织,散‘射’出七彩的光华,形成对耗的局面。

“有意思!”

摇动着手中的黑‘sè’羽扇,王通的笑容越来越盛,严格来讲,这是他第一次与其他的修真者斗法,是的,斗法。

王通以前都是用剑术与武学与人相斗,法术只不过是辅助而已,今天才算是第一次和别人斗法,纯粹的法术之争。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不适应,手生,也就是火盾术他用的还不错,纯粹的防御‘性’法术,可是火盾用出来之后,接下来该用什么手段,他竟然有些拿不定主意。

周海龙并不一样,他‘jīng’于斗法,仿佛看出了王通的局限之所在,又一轮印诀打到了凝冰镜上,顿时,大量的雾气从镜面上涌了出来,快速的涌动,很快便笼罩了方圆百丈的范围之内。

雾气之中,王通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受到了影响,事实上并不仅仅是视线,还有灵觉。

一级水行法术,‘迷’雾术

这是一个‘鸡’肋般的法术,只有一级,在普通的修真者手中施展起来,也不过就是形成一片淡淡的薄雾而已,影响不了真正的修真者。

但有凝冰镜之助,‘迷’雾术的作用被发挥到了一个极限,‘迷’雾的浓度大增,对于灵觉的阻隔作也大大的出乎王通的预料之外,事实上,除此之外,还有他对于周围的火行元气的‘操’纵,也变的晦涩了起来。

这就是修真者在斗法的时候常常说的天时。

天时,地利,人和,斗法的时候,天时是非常重要的。

借助大雨初歇,弥漫于周围的水行元气造成对火行元气的压制,再借助凝冰镜的作用,以‘迷’雾术更进一步的限制他对火行元气的感应,造成对他最有利的局面。

面对这样‘jīng’通于斗法的高手,王通应付的有些手忙脚‘乱’,惟一能做的便是再次在自己的面前竖起了一面火盾,也就是他有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和三火归元成功后的真元浑厚,才能在失去了周围火行元气感应的情况之下,撑起与刚才差不多的火盾,不过这一次的火盾让他感受到了明显的压力,以前火盾施展出来之后,仅仅需要消耗一丁点的元气,构建火盾术的核心阵法,周围的火行元气自然而然的便受到核心阵法的吸引,一溜烟的聚集起来,但是这一次,能够聚起的火行元气与之前相比,十分之一都不到,靠的就是他的真元来填补。

也就是是火盾构成的一瞬间,他的耳边响起了水流涌动的声音。

下一秒,一‘波’巨‘浪’轰然砸到了火盾之上。

噗!!!

水火‘交’融,又是一阵雾气涌起,王通的火盾瞬间崩散,巨‘浪’将王通卷入。

一时之间,王通宛入陷入了一片汪洋之中。

“不好!”

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王通猛提真元,‘欲’图跃出水面,却还是迟了一步,水温急速下降,周围的雾气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迅速的消失,刹那之间,王通便感到了四周由于雾气凝聚而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压力,将他强行的压在水中,无法短时间内脱身,周围的水流渐渐的凝结。

当雾气消散之时,王通已然被一层厚厚的冰川冻结成其中,化为一座冰雕。

“哼,小寒山王通,不过如此!”

周海龙看着冰雕,苍白的面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手中却并不停歇,再次将一印诀打入凝冰镜中,顿时,一道湛蓝‘sè’的光柱‘射’出,照在冰雕之上。

卡卡卡卡卡……

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冰结之声响起,冰雕周围的冰层越来越厚,越来越凝大,最终,形成了一座高达百余丈的冰山,将王通牢牢的镇压在其中。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周海龙似乎已经稳‘操’胜券了,却还是不放心,以凝冰镜的光华还是牢牢的钉在王通的身影之上。

“王通输了啊!!”

雾气散尽之后,场中的情况一目了然,此时,即使是最看好王通的人也不会认为王通还有什么翻盘的机会,百余丈的冰山压在身上,还有一件灵器在镇压着,不要说王通一个灵根天的修真者,即使是罡煞天的修真者,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机会。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通毫无反抗之力,败局已定。

王通也很意外,非常的意外,他本来只是想试试自己的法术而已,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过是一瞬间,战局便被周海龙扭转了过来,完全不给自己反应的时间。

这不科学啊!!

这小子的实力比我差这么多,为什么我会输呢?

王通这个时候已经后悔了,非常的后悔,早知如此的话,他就起上一卦了,他也不会输的这么惨了?

大意了,没想到啊!

还是太过自大了,顺风顺水惯了,没有想到会‘yīn’沟里翻船了。

脑海之中的念头转动的许多,不过也仅仅过去一瞬间而已,冰山的压力已然让他不堪重负,冰寒无比的气息渗入体内,体内的血液已然被冻结起来,几乎无法流动,肌‘肉’与骨骼同样如此,惟一能够流动的便是那一身庞大而‘jīng’粹的真元,只是仅凭他的真元,根本就无法破开周身的冰层,即使将周围的冰层稍稍的融了一点,立刻便会有更多的,更强的冰层挤压上来,而且,在凝冰镜的光柱照‘射’之下,一缕极细的冰寒之意竟然渗透了他的真元,受到这一股冰寒之力的刺‘激’,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竟然自行的运转起来,他的真元也开始沸腾,只是这样不够,远远的不够。

按照挑战规则,他只有十息的时间,如果在十息之内,他还无法脱身的话,他的输了,不管他在十息之后是不是还有能力反抗,是否能够脱困而出,他都输了。

这也是为什么周海龙利用凝冰镜将他钉住而不下杀手的原因,将他困住十息的时间要比下杀手简单多了,也没有什么风险,毕竟王通的修为是高于他的,这一轮斗法他看似占尽上风,但是即使有凝冰镜的帮助,沟通如此多的水行元气,他的真元也消耗极大,再出重手,就要冒着王通决死反扑手风险,哪里有现在这般轻松。

王通很焦急,由不得他不急,他不想‘yīn’沟里翻船,但是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到好的办法,体内的真元急速的运转着,寻求解决之道,可是他的功法虽然玄奇,但凝冰镜也不是寻常的宝物,那是灵器,那缕寒气虽然无法将他的真元冻结,可却也时不时的在刺‘激’着王通的真元,让他的真元流转凝滞起来,随着真元的流转,一丝丝一缕缕的冰寒之气被真元带动,在他的经脉之中运转,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仿佛有一把小刀在不停的切割着他的经脉一般,就在他有些绝望,想要放弃的时候,带着冰寒之气的真元终于运转了一个小周天,回归丹田。

如果说冰寒之气在真元流动的时候还有一点优势的话,那么一入丹田,立刻便被他的真元挤压成极细的一缕,这一缕冰寒之气并不想消失,而是在他的丹田之中‘乱’窜,试图寻找一缕生机,但是丹田是什么?

是真元之海啊,到处都是真元,这一缕冰寒之气如何能够逃的掉,最终,它被挤压至于丹田的中心,若是一般人的话,丹田的中心乃是真元最浓烈的地方,这一缕冰寒之气只有被炼化的危险,但是他的丹田中心不仅仅是真元浓烈,还有两样不寻常的东西,火丹与伴生灵物。

因为赤焰地火诀有成,三火归元成功,他的伴生灵物如今化为一颗卵,在他的丹田中心沉睡,而那一枚火丹则围绕着灵物之卵,沿着一个固定的轨道旋转着,冰寒之气被真元消磨的差不多了,只余下最‘jīng’髓的一缕,轻飘飘的撞上了火丹。

呼!!!

火丹受到了刺‘激’,立刻涌出一股金‘sè’的焰光,将这一缕冰寒之气炼化。

异变突生!

被卷入丹田之中的大部分冰寒之气都是天地之间的水行元气所凝,但是最‘jīng’髓的一部分却是凝冰镜的力量,现在凝冰镜的光柱还是照在王通的身上,这一缕力量被王通的火丹炼化,凝冰镜便立刻有了反应。

湛蓝‘sè’的光华猛的一盛,丝的冰晶出现在光华之中,一股极为‘yīn’寒的元气透过刚才冰寒之气留下的痕迹直接照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王通丹田之中的火丹金光暴现,化为一团烈火,狠狠的撞上了‘yīn’寒的元气。

剧烈的痛楚让王通差一点没大叫起来,只是他现在根本就无法叫起来。

灵器的力量第一次超越火丹,火丹瞬间被炼化,残余下来的寒气狠狠的打在了灵物之卵上。

受到寒气的刺‘激’,灵物之卵的脉动突然之间变的剧烈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卵而出一般。

一缕赤‘sè’的火元之力涌了出来,瞬间便将丹田之中的寒气抵消,随后,这缕火元之力仿佛受到了感召一般,沿着王通的经脉进入了他手中的七禽五火扇中。

这七禽五火扇本就不不弱于凝冻镜的灵器,只是王通刚刚拿到手不会用而已,如今被这一缕赤‘sè’火元之力一刺‘激’,焰光冒起,呼的一下子将周围的冰层消融了一大片。

王通只觉得全身一轻,周围的冰层已然被七禽五火扇的焰光消失,而此时,十息的时间已经到了。

十息的时间,一转即逝!

周海龙的面上已然是‘露’出了胜利者特有的微笑,围观的修真者们,甚至包括金子扬等人在内,都经历了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的过程。

被冰山压制的王通并没有一丝的异动,甚至连眼珠子都无法转动,一副完全被压制的模样,看不到任何翻盘的希望。

“小师弟实在是太大意了!”金子扬心中叹息道,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王通败在什么地方,从一开始他就不该与这周海龙斗什么法,直接一剑斩杀过去便是,以王通的剑术,这周海龙便是有灵器在身也翻不了什么大‘浪’出来,可惜,王通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与他斗起法来,以己之短攻对手之长,哪里还有不败的道理?

“这个王通太过自大了,他不是剑术高明吗,竟然不出剑,用刚刚到手的灵器与周海龙斗法,他也不想想,他拿到灵器才多久,周海龙得到凝冰镜多久了?”

“是啊,周海龙以斗法闻名,王通以剑术闻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太自大了呗,他以为凭着修为就能战胜周海龙,嘿嘿,这下子好了,翻船了!”有人幸灾乐祸的道。

“咦?你们看,那是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王通败局已定的时候,突然又传来惊呼声,冰川的内部突然发生了变化,一缕金‘sè’的焰光从王通手中的七禽五火扇中闪了出来,呼的一下子便将王通周围的冰层全部消融,融出了一个一丈见方的大‘洞’来,虽然此时,王通还是被困在了冰山之中,但是并不妨碍他的活动。

周海龙的笑容僵在面上,十息时间未到,王通却能动了,虽然还是被困在冰山之中,但是却并不算输,这要重新来过,想到这里,他哪里敢怠慢,手指翻飞,一道道印诀仿佛不要命一般的打在凝冰镜之上。

而脱困一半的王通此时也顾不得多久,猛烈的催动着全身的真元,也不管什么法术不法术了,一骨脑的全都灌到手中的七禽五火扇中,猛的一扇,羽扇光华大放,一大团金‘sè’的焰光被他扇了出来,撞在冰山的内部。

轰!!!

一声巨响,百余丈的冰山自内部炸裂了开来,冰块四‘射’,冷雾‘乱’窜,爆炸的威力之强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便是凝冰镜‘射’出的光华,也被炸的粉碎。

周海龙面‘sè’大变,身体宛如遭到了重击,倒飞而出,直退了数丈,方才勉强落地,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一抬头,却见王通已然破开了冰山,手中的七禽五火扇冒着火光,狠狠的朝他扇了过来。

呼!!!

又是一大团的火云没头没脑的冲了过来,周海龙不敢怠慢,凝冰镜一抬,又一道镜光迎向了火云,不过,就在镜光‘射’出的同时,他感到身体一虚,一股巨大的虚弱感袭来,却是他之前已然消耗巨大,心神又受到了凝冰镜的震‘荡’,此时强行运转凝冰镜,真元终于损耗怠尽。

轰!!!

天空中,王通扇出的火云狠狠的撞在镜光之上,瞬间便将镜光吞噬,狠狠的打在周海龙的身上。

“住手!”

“手下留情!!”

“该死!!”

在火云吞噬周海龙的瞬间,一道黑白相间的流光自空中‘射’出,护住了周海龙的身体。

噗!!!

火云消弥,黑白光华同时消失,周海龙的身体再次被抛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凝冰镜失了控制,光华收敛,缓缓的落在了周海龙的身旁。

天空之中,王通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略显狼狈。

黑白光华一闪,一道人影出现在周海龙的身旁,察看了一下,发现周海龙并不‘性’命之忧,这才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王通,战意飙升。

看网友对 第134章 斗法(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