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510章 书架上的竹蜻蜓

第510章 书架上的竹蜻蜓

手机阅读请访问: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排书架,一个衣柜,三个盆。

毕竟是女子,徐有容进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了衣柜。

衣柜里也很简单,基本上就是素sè的衣衫,最多的是国教学院的院服,除了淡淡的皂树叶味道,没有别的任何香味。

对此,她很满意,但当她看到衣柜最下面码得整整齐齐的五十条毛巾与手帕,还是沉默了很长时间,。

关上衣柜,走到书架前,她随意抽出几本书来看,发现都是京都这些年流行的志怪演义,于是又沉默了会儿。

自幼通读道藏,于是现在就不思进取了?

忽然间,她在书架上看了一个小东西,神情微怔。

那是一只竹蜻蜓,明显已经很久了,早已发黄,而且似乎被水泡过,边缘都快烂掉……她觉得有些眼熟,想了很长时间才想起来,这是很小的时候,自己搁在给他的信里面的。

想起小时候的那些事情,她有些微惘,看着这件竹蜻蜓过了这么多年,还被他保存的……好吧,保存的不算太好,但终究还算保存着的,原来是个念旧的人吗?她有些满意,但接着不知为何,又有些生气,然后她醒悟过来,生气的原因也是自己,那么究竟应该生气还是开心呢?她想着这个问题,却不知自己的脸上一直都挂着微笑。

把竹蜻蜓小心翼翼地搁回已书架上,她走到床前,当然没有坐下,只是看了两眼。

被褥叠得极整齐,非常干净,无论床单还是枕巾上都看不到任何不干净的地方,就连头发都没有一根,不对……那是什么?

——在枕巾的yīn影里有很难发现的一根头发。

徐有容沉默了。

那根头发很长很细,明显是女人的。

忽然间,她觉得有些寒意。

片刻后,她才发现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

今夜有雪,雪花从窗外飘了进来,打湿了书桌的一角。

她有些不解,像陈长生这般冷静沉稳而且有洁癖的家伙,怎么会离开房间的时候不会把窗户关上?

就算风雪无所谓,可如果进来的是灰尘与落叶怎么办?

这扇没有关闭的窗户,难道是给人留的?

徐有容忽然醒过神来。

这种猜疑,这种无止境的推算,没有用在战斗与修行中,却是用在发掘这根头发的真相上,自己何时变成这样的一个人了。

她摇了摇头,转身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准备取出毛巾,把落在书桌上的那些雪擦掉。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她明白,这些猜疑与羞恼,并不是自己变得不堪,而是那家伙真的本来就很不堪。

雪粒轻舞,淡香袭来,一个女子越过窗户,落在了房间里。

同时落在徐有容耳中的,还有一句话。

“不怪姐姐没和你说,你那位未婚妻对你怨气极重,你可得小心些,她那小脾气发起来,啧啧,说起来,你可千万不能跟她说,我经常来你这里睡觉的事儿,不然……”

忽然间,那道充满调笑意味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那名女子忽然发现柜门后的人不是陈长生。

徐有容关上柜门,望向那名女子,觉得师父说的对,人世间的事情最禁不住的就是说。你说什么,往往事情就会发展成你说的模样。

比如离开神将府前,霜儿问她去做什么,她没有说实话,她说是去看莫雨。于是,她这时候……就看见了莫雨。

只不过不是在皇宫里,也不是在莫雨的居所桔园,而是在国教学院三楼的房间里。

……

……

莫雨微张着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然后,她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声音微沙问道:“能不能当作没有看见过我?”

徐有容静静地看着她,说道:“我已经看见你了。”

莫雨用右手扶着额头,左手指着她说道:“你先不要急着问,让我自己先理解一下当前的状况。”

徐有容平静说道:“你先慢慢想。”

莫雨这时候确实有些无语,脑子有些乱。她本想着趁着徐有容回京来调戏陈长生一番,同时也是真的想警告他一下,谁曾想到,居然会在陈长生的房间里碰见了正主,而且还被她听到了那句话。

“首先,我们应该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你要冷静地听我解释。”

莫雨放下手,看着她严肃认真地说道:“小脾气那句算是我背后说你坏话,但睡觉这个事情你可一定不要理解错了。”

徐有容微笑说道:“继续。”

莫雨见她神情便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在心里叹了声,无力说道:“睡觉只是睡觉,不是你想的那种睡觉。”

“噢,那是哪种睡觉呢?”徐有容的笑容更加温柔。

莫雨有些无奈说道:“反正你可千万不要误会。”

徐有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只见她穿着一件红sè的睡裙,****着双足,黑发披肩,略有湿意,还有几粒雪花,似乎刚刚洗过澡?

“嗯,请你告诉我,怎样才能不误会。”

莫雨顺着她的视线望向自己身上,心里咯噔一声。上次陈长生提过一次之后,她竟真的每次洗完澡才会过来,渐渐变成了习惯,今夜也很自然地这般过来……那么,这真是跳进星海里都洗不清了。

正所谓破罐子破摔后往往便能够先声夺人,莫雨此时也是如此,眼见着解释不清,反而理直气壮了很多,看着徐有容说道:“这个故事很长,我想你也没有兴趣听,你呢?我倒很想听听你的故事,回京第一天不在家里呆着,来这里做什么?”

徐有容走到窗前,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院墙外的光线落在雪上,又映到她的脸上。

莫雨看着她美丽的连自己都有些嫉妒的脸,眼波微动继续问道:“圣女动凡心了?”

徐有容看了她一眼,问道:“当时你在信里面说他与小黑龙的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千真万确,他那时候和她就是抱在一起的。”莫雨见能够转移视线,哪里会错过这机会,恨不得用圣后娘娘的名义发誓,只是她忽然想着先前的事情,有些不确定说道:“但就像你刚才看到我进来,听到我说的那句话一样,眼见未必为实。”

徐有容没有说话,若有所思。

莫雨想到了些什么,不可置信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你不会真是对他有意思吧?难怪你回京第一天就来看他!”

“我与他有婚约在身,回京后来看看他是很自然的事。”

徐有容很平静,唯独背在身后的双手紧握,表明她其实有些紧张。

莫雨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平静地承认了,微惊说道:“当初你在信里可不是这么说的,为了破掉你们的婚约,我可是付出了不少代价。你要清楚,陈长生现在可不是一般人,我得罪的是国教学院的院长,未来的教宗,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你真准备和他在一起,我可和你没完!”

徐有容看着她微湿的黑发与睡裙,平静说道:“代价确实不小,但他应该不会觉得这是冒犯或得罪吧?”

莫雨无可辩驳,羞愤说道:“别人不知道,你我都清楚,教宗已经解除了你们之间的婚约,就算我和他如何,你又以什么身份管。”

徐有容轻声说道:“不用你管。”

莫雨沉默了会儿,问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徐有容微微低头,轻声说道:“还是不用你管。”

只有最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她此时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其实很柔弱。

莫雨看着她叹道:“你就憋死自己吧。”

徐有容平静说道:“他去哪儿了?”

莫雨挑眉说道:“我怎么知道,你别真的误会啊。”

便在这时,院墙外的丝竹声忽然变得大了起来,莫雨向那处望去,便是随夜风飘落的重重雪花也遮不住她的目力,只见那处的酒楼里灯火通明,舞姬正在堂间起舞。

“你不要生气,他好像在那边。”她看了徐有容一眼,说道。

徐有容向那处望去,果然在酒楼最上层里,那个家伙正在饮酒,身旁还有三四名青年男子,又有很多女子行来走去,如花中蝴蝶一般。

还真是放浪形骸啊。

她静静看着酒楼,静静地想着,便在这时,她看到那名正在堂间起舞的舞姬忽然似乎没有站稳,跌落在那个家伙的怀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有些难以保持道心的宁静,胸膛微微起伏。

……

……

“徐有容回来就回来了,你怕什么,你又愁些什么?不要有心理障碍,该打就打。”

酒楼里,唐三十六拎着酒壶,搂着位少女歌姬,看着陈长生说道:“男女本就平等,你只要不抱着女人不能打这种世俗陈腐的观点,这场就有得打。”

他说话的时候,那位少女歌姬在他怀里仰着脸看着他,眼睛里满是倾慕与幸福。

陈长生身边那位歌姬则是神情有些幽怨,不仅仅是因为陈长生坐的太过规矩,从始至终连手指都没有碰一下,也因为整个大陆都清楚,这位国教学院的少年院长未婚妻是谁,她只是个欢场女子,可不想得得罪东御神将府和那位高高在上的凤凰。

“我准备输,你觉得行不行?”

陈长生忽然说道。

此言一出,满堂俱静。

牢记本站地址:(择天记 http://zetianjixiaoshuo.com )

看网友对 第510章 书架上的竹蜻蜓 的精彩评论

36 条评论

  1.  沙发# 他比烟花寂寞 : 2015年06月05日

    我是第一

    •  ↓1层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6月05日

      柳白:“我初识之时,曾见滔滔黄河,念力当世最强。我练剑三日,身周八千方位,便无一遗漏,暴雨不能沾衣,手段当世最强。”

      •  ↓2层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6月05日

        361个穴位记住后,还要自行创建穴位

        •  ↓3层 唐36 : 2015年06月06日

          额 我还是先记住吧

        •  ↓3层 唐36 : 2015年06月06日

          书上说的好像不是361个穴位

          •  ↓4层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6月06日

            我说的是十四正经

  2.  板凳# 他比烟花寂寞 : 2015年06月05日

    两个女人 哦不 女孩的误会

  3.  地板#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6月05日

    这他妈误会越拉越深了

    •  ↓1层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6月05日

      我看陈长生跳宇宙星空也洗不清了

      •  ↓2层 唐36 : 2015年06月06日

        圣后的计谋 就想让他们误会 窗户 怎么可能打开呢?无疑是莫雨打开的 但是莫雨不在房中 而且先说话后进房 这个所以 不知道奶大 会不会中招

  4.  4楼# 我要盖楼了 : 2015年06月05日

    草草草

  5.  5楼# 朝小树 : 2015年06月05日

    第三。。。。。。

  6.  6楼# 我要盖楼了 : 2015年06月05日

    头发很长很细就是女人的?什么逻辑,应该是徐有容把那根头发拿起来取出那个算命盘打了一卦鉴定出DNA属于一个女人,于是很生气

    •  ↓1层 大黄伞 : 2015年06月05日

      说实在的:古代男子多长发 所以长并不能说明性别 但只要有些与异性同床共枕的经历 自然能发现明显的异同

      •  ↓2层 我要盖楼了 : 2015年06月05日

        这个真没有

  7.  7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5日

    这太恶心了吧,陈长生就算不喜欢徐有容,但他喜欢徐初见啊,他都能为了徐初见去退婚了,为啥竟然没有为了初见,不理36拉他去胡闹?没道理啊,强行为了误会,太刻意了。

  8.  8楼# 速度吧 : 2015年06月05日

    我tm也是醉了

  9.  9楼# 无敌豪 : 2015年06月05日

    晚上来个一龙双凤。一炮两响

  10.  10楼# 女城下之盟 : 2015年06月05日

    就是看莫姑娘

  11.  11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5日

    乃大醉了。

  12.  12楼# 南汐阁 : 2015年06月05日

    这误会 我天

  13.  13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5日

    后来呢……………………

  14.  14楼# 这酸爽 : 2015年06月05日

    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这酸爽不敢置信

  15.  15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5日

    长生一见有容,长剑咣荡一声坠地,颤声道:啊,娘子,我想你想得好苦呀!!

  16.  16楼# 阿斯兰 : 2015年06月05日

    其实,不用你管!同情徐生

  17.  17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5日

    14# 匿名 : 2015年06月05日 回复
    长生一见有容,长剑咣荡一声坠地,颤声道:啊,娘子,我想你想得好苦呀!!
    有容梨花带雨,颤声道: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说,你说,你说呀?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  ↓1层 匿名 : 2015年06月06日

      (⊙o⊙)额

    •  ↓1层 我第一 : 2015年06月06日

      厉害额

  18.  18楼# 袁家大先生 : 2015年06月05日

    插插插插

  19.  19楼# 大懒猫 : 2015年06月05日

    懒猫言情总喜欢这般搞的,然后又会很轻松诙谐的将误会化开,你们这些骚包都是肥皂剧看多了!真以为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好吧,诚如桑桑那般真去哭闹上吊,也必然是极其有趣的,书看到这儿,娃儿们不觉得这特么才够刺激嘛!

  20.  20楼# 成长生 : 2015年06月06日

    陈长生一见到徐优容,不知道还说什么好,木木的杵在那里。徐优容见状曰:这伞苏离拖我交给你。陈长生说:嗯…谢谢了,你还活着,真好。两人相视一笑,愉快的脱下了大衣。

  21.  21楼# 打酱油 : 2015年06月06日

    各位。。。。真是够了。。

  22.  22楼# 隔壁老王 : 2015年06月06日

    诸位大神 受吾一拜

  23.  23楼# 摸楼上的狗头 : 2015年06月06日

    你们好刁

  24.  24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6日

    马上要到高潮了……

  25.  25楼# yy34567 : 2015年06月06日

    MD,一天一更速度太慢了吧!值此高潮迭起之际,让人情何以堪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