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五十二章 道器现踪

第五十二章 道器现踪

摘星楼,星宿殿

一轮暗青‘sè’的大轮横亘虚空,不知有几百里许,轮上无数致密玄妙的纹路闪动着晦涩的光华。.最快更新。

密密麻麻的星辰在大轮盘踞的范围内闪动着,而在大轮之外,则是一片幽远深遂黑暗至极的的虚空,无边无际,宛如深渊。

轮中的法理‘交’织,星辰运转,似乎一切正常。

若是王通在此,便会发现,这轮中的星辰运转与他曾见的未来星宿劫经有着几分的类似,但是又有不同,似乎简化了许多,却又衍生出许多独特的变化。

三名灰衣高冠的老者盘坐在虚空大轮之上,维持着大轮的运转。

陡然之间,大轮突然震动了一下,轮中星辰的运转轨迹也‘混’‘乱’了起来,数颗星辰在虚空之中‘交’击,轰然粉碎。

三名老人几乎同时睁开眼睛,中间那位更是一口‘jīng’血喷出,面‘露’骇然惊惧之‘sè’。

大轮震动,虚空震‘荡’。

“发生了什么事情?!”

“星轨震动,群星错位,该死,有人逆天改命!!”

“速查,此事牵连甚广,会影响整个天地运转,快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名老者几乎在同一时间怒喝起来,顿时,数道身影出现在这一片虚空之中,仅仅闪现了一下,便消失不见。

星轨之中,星辰的错位仅仅发生在一瞬间,旋即又恢复了正常,但是看在三位老者的眼中,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正常,群星的轨道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之前对于天地运转的推算此时已然作废大半,曾经计算出来的未来变的一片‘混’沌,因果之线,时间之线变成了一团‘乱’麻,想要理清,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该死,到底是谁搞的鬼?竟然如此逆天改命,他不要命了吗?!”中间的那位老者面‘sè’铁青,死死的盯着星轨中的群星,“天机已然彻底的‘混’‘乱’,知机子,立刻体察星轨,无论如何也要在一月之内将因果之线厘清,否则,必生大变。”

“是!”身右的老者应才道,双手印诀连掐,朦胧的星光自身上泛起,将他笼罩起来,星光渐渐的扩大,延伸至星轨之上,顿时,星轨上的密纹也随之亮了起来,相互连接串连,延至幽远虚空。

“化辰子,立刻通道九大极道‘门’派,有人逆天改命,影响太大,恐怕是劫起的先兆,让他们早做准备,另外,立刻监察天下,找出事变的源头。”

“天命谷那边……!”

“哼,天命谷不是讲求天命的嘛,现在天命已然发生了变化,他们那边的情况只会比我们这里更糟,依照天命那个老鬼的‘性’子,也绝不会和我们合作,便由他去吧,我们只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好。”

“是!”低沉的声音在星宿殿中回‘荡’。

……………………

…………

正午,日上三竿之时

云池下院前方的那一处空地再次被散修们围满了。

昨日在这里王通与周海龙上演了一场斗法大逆转,让这一众看客大呼过瘾之余,隐隐也有一些遗憾,因为王通赢的太过突然,修为低的根本就看不清楚,修为高一点的也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倒是今日有些看头,玲珑谷的万鸣言明想要见识王通的剑术,而王通也没有拒绝,想来今日会有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对这些修真者而言,还是更喜欢看人斗剑的。

毕竟斗法的危险‘性’要远胜于斗剑,便如昨日,便有数名看客遭了池鱼之殃,若是昨日两人斗剑的话,便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即使偶有剑气泄‘露’,也不会死那么多人。

万鸣早早的便到了云池下院,本想着昨日已然定下了斗约,想来王通也会很快就到,想不到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一直到了中午,云池下院竟然还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日头已经到了头顶之上,他的面‘sè’更是难看,语气不善的道,“金师兄,王掌院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认输了,若是如此,明说便是,何必搞这种把戏,没来由的让人笑话。”

金子扬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一脸的尴尬,不时的朝着院内张望,又过了一会儿,他也实在是有些绷不住了,对身旁的一名弟子道,“快去看看,掌院醒了没有。”

那弟子一溜烟的钻进了院内,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方才匆匆的跑出,道,“掌院已经醒了,马上就到。”

金子扬表情这才缓和下来,对着万鸣歉然一笑,不过万鸣却并不领悟,不管是谁,从早上开始被晾到现在,绝不会高兴,所以,当王通走出云池下院的时候,他的下巴微微的上扬,对王通冷幽幽的道,“王师弟,你当真好大的架子啊!”

王通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嘿嘿的一笑,“实在是不好意思,本来以为昨天打过就没事,结果最后那一下子消耗了我太多的真元和‘jīng’神力,一觉睡到现在,抱歉,抱歉!”

“如果你还没有恢复,我可以等你彻底恢复以后再来。”万鸣强忍着怒气道。

“不必不必,虽然有些累,但是对付阁下你,还是绰绰有余的,动手吧,不要‘浪’费时间了,打完了我还要去睡个回笼觉!”

“得罪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万鸣着实也没有心思与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多说什么,一抬手,一张黑白棋盘飞了出来,在空中越旋越大,狠狠的罩向了王通。

“玲珑大罗天,可惜,是个次品!”看着飞来的棋盘,王通微微一笑,腰间的赤光卷起,化为一道匹练,刺向棋盘。

“嗯?!”看到剑光刺来,一指点向棋盘,一道灰光自指尖疾‘射’而出,落在棋盘之上,一时之间,棋盘之上黑白光华大冒,笼向剑光。

“雕虫小技,破!”王通不慌不忙,只见剑光一抖,由一化九分别击中黑白光华的九个关键的位置,那棋盘被飞剑击中,竟然停在了空中。

万鸣面‘sè’大变,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王通只是一击,便找他这件法宝的节点之处,盯住了节点,便将黑白棋盘的威力限制在了一个极低的范围之内,虽然那玲珑大罗天的神通仍然释放出来,可是威力却绝不能够与完整的形态同日而言。

事实也是如此,棋盘停在空中顿了一下,一道黑白光华如水龙倒卷,一下子便将王通卷了进去,王通也没有闪避,他也避不了,这黑白棋盘的光华瞬间笼罩全场,他根本就无处可躲,更何况,他也不想躲。

眼前黑光闪动,王通便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处黑白相间的虚空之中,这一方虚空便如一个大的棋盘,由横竖九根线‘交’织而成,若是平常陷入这张巨大的棋盘之中,想要攻破棋盘非常的困难,因为在这一方空间的法则之中,所有的攻击力都会被法则的力量分解为攻防两方,相互撕杀,最终抵消,但是现在,在这一张棋盘的九个节点之上,九道剑光化为九把巨剑,正‘插’在棋盘最重要的几个节点之上。

这九把巨剑几乎封住了棋盘九成的力量,剩余下来的一成对王通而言,根本就构不成威胁,手中的黑羽扇猛的一扇,一大团金‘sè’的火云飞了出来,这一大团火云飞出之后,立刻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分解开来,化为黑白棋子在这一张棋盘之上厮杀起来,只是由于被封住了大部分的力量,火云只有三分之一被分解开来,三分之二的火云还是击在了棋盘之上,顿时,棋盘开始颤抖起来。

王通得理不饶人,再次摇起黑羽扇,这一次扇出来的火云比之前的更大,金光更甚,而黑白的棋盘能够分解的仅仅只有五分之一,剩余的五分之四,被棋盘完全承受。

轰!!!

随着一声巨响,棋盘空间彻底的被分解,崩散了开来。

云池下院之外,万鸣在棋盘第一次震动的时候便强行催动自己的真元,指诀连掐,试图挽回一点劣势,但是很显然,这都是徒劳的,棋盘第二次震动之后,周围盘绕着的黑白光华便彻底的消散了,万鸣在这一刻也失去了对棋盘的控制,待到他意识到情况不妙,想要变招的时候已然是来不及了,一团金‘sè’的火云从棋盘之中飞了出来,轰在他的身上。

在金?的火云撞在他身上的瞬间,他的身上腾起了一阵黑白相间的光华,护住全身。

“护身法宝?”

王通的身形随着火云一起冲出了棋盘,看到万鸣身上的黑白光华,他只是一笑,又是一扇,火光冲天,焰光四‘射’,棋盘落下,万鸣惨叫一声,向后倒去。

“唉,何苦来哉!”王通摇头苦笑,‘露’出一丝悲悯之‘sè’,羽扇连摇,在万鸣身上烧的自欢的火云化为一道火线,又飞回了七禽五火扇中。

“万师兄,承让了!”

“你……!”

此时万鸣非常的狼狈,身上的衣物包括那件防御法宝都被烧的差不多了,只余下一几乎要化为焦炭的布块遮羞,大半的身体都‘裸’‘露’在外头,不过这些‘裸’‘露’在外头的身体也都被烧的黑不溜秋的,惨不忍睹。

却听王通又道,“不是我不想用剑,而是我怕剑用多了您老人家受不了,所以只出了一剑,您老人家没有意见吧?”

“噗!!”

万鸣被王通一番话‘弄’的气急攻心,一口逆血喷出,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小寒山王通,果然名不虚传!”

人影一闪,一名高个子的青年出现在万鸣的身后,一把托住万鸣倒下的身子,深深的看了王通一眼。

“原来是贺师兄!”看着高个子的青年,王通一眼便认出了他便是玲珑谷的另外一名真传弟子,在潜龙榜上排名第二十七位的贺锦舟,不由笑道,“怎么,贺师兄也要挑战小弟吗?!”

“且等一个月吧,待你完全恢复再说。”贺锦舟深深的看了王通一眼,抱起地上的万鸣,转身‘欲’走,不过走了两步,又回头对王通道,“潜龙榜第二十的席位,我玲珑谷志在必得,还请王师弟多多见谅!”

“不敢,这个位置,有能者居之,失去了,说明我的能力不够,不存在什么见谅不见谅的,倒是贺师兄你,师‘门’任务太重,还是不要有太多的压力好。”

“无所谓压力,便是我输了,‘门’中自会派人挑战。”贺锦舟笑道,随后剑光一闪,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玲珑谷,志在必得,有意思,我倒要看看为了这个位子,玲珑谷究竟会出多少力气!”王通想着,忽然一阵‘胸’闷气短,眼前有些发‘花’,羽扇捂嘴,咳了起来,面‘sè’一下子又变的雪白,这一咳便咳了十余声,方才缓过劲儿来。

“诸位,不好意思,这两日虚耗过度,实力有些不济,诸位若是觉得有便宜可占,不妨趁着这个机会前来挑战,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受到了,手有些抖,出剑的准头可把握不住,万一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见谅!”说罢,朝四周拱了拱手,转身入院而去。

“小师弟,你的伤没事儿吧?!”金子扬跟在他的身后,有些疑‘惑’的道,“怎么昨日伤的那么重?!”昨天王通破开冰山的时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怎么这过了一夜,伤势就变的这么严重了,难道真的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王通当然不能告诉他这伤是因为自己六爻神算惹的祸,只得苦笑道,“那凝冰镜毕竟是一件灵器,冰寒之气深重,昨日入定之时方才发现寒气已然入骨,没有足够的时间化解,便成了现在这个模样,不过不打紧,休息个十来日便能恢复了。”

“十来日,要这么久,若是此时有人挑战……!”

“没什么,挑战便挑战便是,难道受了些许内伤便不应战吗?没来由让人笑话,我受了伤,我的剑可没有受伤,到时候不管谁来了,只管接下来便是,反正我的话已经说在了前头,这期间不管谁来挑战,生死不论,来一个我叫他死一个,死上一两个,别人就都老实了。”王通杀气腾腾的道。

“也罢,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可不要强撑,遇到实力强的对手,认输也无所谓,反正时间长着呢,失了这个席位,再夺回来便是,没有什么?不了的,就算不夺回来也没有关系,你现在的排名是意外之喜,只要能够保住前十五的名次,潜龙榜之后,真传的位置必然会给你留下一个。”

“呵呵,真传的位置,我现在倒是还没有想那么多。”王通笑了笑,对于他而言,现在倒真的不怎么看的上那个真传的位置,以自己的实力,便是潜龙榜之后拿不到,到了几年后的五峰大比,必然能够取得一个席位,左右也不过是一两年的时间而已,不需要着急,若是太着急了,反而着相,惹人非议。

此时他的心思早已经落到了自己昨日以六爻神算测出来的那个画面上了,于是与金子扬又随意的聊了两句,便以养伤为由回了‘jīng’舍静室,闭上‘门’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不管那是什么东西,从气势上来看,绝对是一件道器,否则不值得玲珑谷来谋夺,从形态上来看,却是有几样符合的猜测,若玲珑谷真的与那永生世界有关系的话,那就很有可能是那玩意儿了,有意思,永生世界的道器怎么落到昆墟界,这玲珑谷与那永生世界不清不楚的,恐怕也是因为谋夺这件道器才会在梁州扎下根的,不过,既然让我知道了,我又怎么会让你们得手呢,嘿嘿,末法之眼,那可是居家偷窥的第一等法宝,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啊!!”

看网友对 第五十二章 道器现踪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