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十三章 半桥雨,半桥雪

第十三章 半桥雨,半桥雪

手机阅读请访问:

( ),!

“这剑有些不一般。”

站在船,看着一里外的雪中石桥,感知着那道剑意,凌海之王面无表情的面容终于生了些许变化。

司源道人说道:“商院长的弟子,自然不一般。”

陈长生释放出来的这道剑意很强,但不足以震惊像他们这等级数的大强者,他的情绪变化,来自于那道剑意里融着的两层意味。

这道剑意很热。

陈长生清楚,无论是真元数量还是神识强度,自己都远远及不上拥有真凤血脉的徐有容,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点燃了心里的那团火。

这场战斗刚开始,他还没有真正出剑,要出便必然是最强的剑。

一缕神识落在他幽府外的万里雪原上,万里雪原同时开始燃烧。奈何桥上也开始燃烧,看不到一丝火苗,却能感受到温度地升高。

只是瞬间,那些向他身体落下的雪片便融化了,在空中变成了水,哗哗落到他的身上和桥面,将先前承着的那些雪尽数冲洗一净。

那道剑意很直,和先前抵挡徐有容大雪崩一剑时的那一剑有些相似的地方,但要更直,不是山崖亦不是河堤,就是一道直线。

唯因其直,所以强硬,无垢剑还在他的手中没有施出,奈何桥上的风雪已然凝固在空中,桥面中间出现了一道笔直的线条。

奈何桥因为这道线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他在这边,徐有容在那边。

雨在这边,雪在那边。

……

……

剑意笼罩石桥,雨生雪疏。

陈长生举起手里的无垢剑,眼神平静而坚定。

这是他跟随苏离学会燃剑后,第一次尝试如此狂暴地燃烧真元,但这一剑挟带的真元数量和威势还是不如徐有容先前的大雪崩。但他的这一剑的jīng气神更加饱满,更加专注而锋利。

茅秋雨忽然向船踏了一步,看着远方的桥面,有些不可置信地皱了皱眉,说道:“怎么感觉有些像破的刀道?”

唐三十六说道:“就是王破的刀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神情很是凝重。之前他曾经说过,这一场对战只分胜负,无关生死,所以他不怎么在意,然而此时,看着陈长生的这道剑意,他对自己的判断开始变得没有信心,然后开始不安起来。

站在船的人们听到茅秋雨和唐三十六的话,有些震撼,接着很自然地想起浔阳城里的那场雨战,至于同样用刀的薛河,情绪更是复杂,看着奈何桥的目光极为专注,不想错过稍后的任何细节。

徐世绩面无表情说道:“此子能够有机会跟着如此多的强者学习,运气真是极好。”

“这和运气没有任何关系。”茅秋雨神情凝重说道:“要学会王破的刀道,便要行他的刀道,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这句话是对的。

先前陈长生用南溪斋的剑法,使出天音落,可以说他博闻强识,而且有国教的帮助,在修剑的道路上多有奇遇。

但想要学会王破的刀道,则没这么简单。

他要相信王破的刀道,必须毫不犹豫地践行之。

而这,正是唐三十六担心的原因。

王破的刀道,就在于一个直字。

不管铁刀之前的敌人再如何强大,哪怕是根本没有可能战胜的强者,握刀的手都必须那般稳定,刀锋所向还是要保证那么直。

要做到这一点,执刀者的心便要和刀锋同样直。

那个看上去有些寒酸的中年男人,用自己在天凉郡、在汶水唐家、在南方槐院、在浔阳城的无数场战斗都证明了这一点。

船一片沉默,那些境界实力远在陈长生之上的强者们,扪心自问,能不能行王破的刀道,最终都只能得出否定的答案。

奈何桥上。

陈长生剑未出,剑意已出。

自天而降的雪花变成雨滴,织成帘,颗颗碎裂。

离他近些的破碎雨珠,尽数被蒸成雾汽,把他的身体笼在里面。

徐有容站在雪里,眼神微凛,露出了凝重的神情——白纱遮着她的脸,雨雾扰了视线,却没有影响到她对这道剑意的感知。

她很清楚,如果自己走过奈何桥中间的那道线,便将迎来陈长生毫无保留的、也必然是他最强的一剑。

这一剑,必然要分出胜负。

当然,她也可以继续站在雪里,等着稍后可能生的变化。但那同样可能意味着,陈长生可以把剑意提升到更加可怕的境地。

如果他可以做到的话。

陈长生毫无保留地燃烧着自己的真元,用王破从不留手的刀道,在风雪里的奈何桥上画下了一条清晰的道。

他给这场对战画下了一条道。

他让徐有容做选择。

白纱轻飘。

徐有容闭上了眼睛。

然后,她重新睁开眼睛。

睁眼闭眼,只是片刻之事。

在这片刻之间,她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桥下的洛水不停地承接着雪片与微雨,轻轻摇晃。

远方水面上的那艘大船也在微微摇晃。

站在船最前方的一名天机阁画师的身体忽然摇晃了一下。另外两名来自天机阁的画师,也是神情剧变。

然后响起了他们震惊不安而微微颤抖的声音。

“是那剑?“

“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

三名画师都是聚星境,不是在场最强的人。

但他们观看并且记录过无数场著名的战斗,他们对战斗里的变化最为敏感,所以他们最先明白过来生了什么事情。

紧接着,茅秋雨、司源道人等人也看懂了。

洛水之上,一片死寂。

这一切,只是因为奈何桥上的少女重新睁开了眼睛。

白纱轻飘,风雪乱动,却遮不住她的目光。

有淡淡的金sè的光点,从白纱里飘出来。

那些光点是从她的眼睛里出来的吗?

斋剑在风雪里轻轻颤抖。落在剑身上的雪花瞬间被震的烟化。

奈何桥一半是雪烟,一半是雨雾,仿佛在云中,不似人间。

徐有容此时仿佛也已经不在人间。

她是如此的神圣庄严,哪怕是最普通的人,也能感觉得到,她的身上多出了一种已经出了世俗范畴的力量。

看着桥上的这幕画面,茅秋雨和司源道人、凌海之王露出难以置信神情,同时颤声说道:“大光明剑?”

牢记本站地址:(择天记 http://zetianjixiaoshuo.com )

看网友对 第十三章 半桥雨,半桥雪 的精彩评论

24 条评论

  1.  沙发# 魚戯莲葉 : 2015年06月12日

    坐等看书评

  2.  板凳# 秃驴他嫂子 : 2015年06月12日

    第一 秃驴呢

    •  ↓1层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6月12日

      手ۖิ机ۖิ复ۖิ制ۖิۖิ这ۖิ几ۖิ个ۖิ字ۖิ看ۖิ你ۖิ多ۖิ久ۖิ能ۖิ删ۖิ完ۖิۖิۖิۖิۖิۖิۖิۖิۖิۖิۖิۖิۖิۖิۖิۖิۖิۖิۖิۖิۖิۖิۖิۖิۖิۖิۖิۖิۖิۖิۖิۖิۖิۖิۖิۖิۖิۖิۖิۖิۖิۖิۖิۖิۖิۖิۖิۖิۖิۖิۖิۖ

  3.  地板# 大懒猫 : 2015年06月12日

    啊嘞!我去!

  4.  4楼# 秃驴他嫂子 : 2015年06月12日

    继续等秃驴

  5.  5楼# 秃驴他嫂子 : 2015年06月12日

    秃驴 老娘急了

  6.  6楼# 匿名 : 2015年06月12日

    还没打完,捉急

  7.  7楼# 无敌豪 : 2015年06月12日

    豪哥无敌

  8.  8楼# 匿名 : 2015年06月12日

    长生把全部的光明都收进了他的周园里,war over.

    •  ↓1层 贫僧法号乱来 : 2015年06月12日

      你NB大了

  9.  9楼# 爆死猫菊花 : 2015年06月12日

    长生直接出鸡,一招将有容捅出血,有容将长生挤出脓,最终打成平手,皆大欢喜。

  10.  10楼# 匿名 : 2015年06月12日

    实在是太慢了,我还是不追了,等写完再看吧

  11.  11楼# 匿名 : 2015年06月12日

    太慢,情节描述过于繁琐

  12.  12楼# 天人黄璜 : 2015年06月12日

    太慢太慢

  13.  13楼# 晒客 : 2015年06月12日

    一招一章,,,你也是@#¥%

  14.  14楼# 秃驴在哪? : 2015年06月12日

    将夜的即视感!

  15.  15楼# 匿名 : 2015年06月12日

    操,又水,还是水、没完没了的水,从头淋到脚的洗脚水,,

  16.  16楼# 匿名 : 2015年06月12日

    为何总是相爱相杀,为何杀一场都要水那么多章,为何大家都知道奶大是小初见就不老不知道。

  17.  17楼# 爱新觉罗 竹 : 2015年06月12日

    我就一点觉得奇怪,徐有容都没见过陈长生,她怎么知道陈长生就是徐生呢,怎么一上场就带斗篷?

    •  ↓1层 第460章 你帮我把伞还给他 : 2015年06月12日

      这章没看?

  18.  18楼# 任性的猫大人 : 2015年06月12日

    有容到底怎么想的呢?到底是要赢他还是要她自己赢呢?

  19.  19楼# 匿名 : 2015年06月12日

    吐槽一下不会怀孕吧

  20.  20楼# 猫的下面水长流 : 2015年06月12日

    14# 任性的猫大人 : 2015年06月12日 回复
    有容到底怎么想的呢?到底是要赢他还是要她自己赢呢?
    两个都淫,一起淫,滔天红水,,猫的水

  21.  21楼# 速度吧 : 2015年06月12日

    ….五天了 就这点。。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