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七章 大鹏秘拳

第七章 大鹏秘拳

(兄弟们,请登录后猛戳点击、收藏、红票——)

这时候天彻底黑下来,陈寻点燃自制的油灯。

手掌大的陶碗里盛满野兽油脂,一根晒干的草芯绳微微探出头,豆苗大小的火光在窝棚里光影摇曳,将陈寻瘦小的身影映在漏风的木板墙上晃动不体。

大鹏秘拳是五幅摹画的拳势图谱,一图一势。

陈寻将第一幅图像小心的从帛书里揭下来,摊在灯下,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绳头小字。

大概是青木道人担心不能将功诀准确翻译成蛮文,图谱上的绳头小字都是陈寻所不认识的云洲文字,与西荒蛮文有几分类似,但要复杂许多,许多字符只能是连猜带蒙的推测个大概意思。

看到这里,陈寻又抓瞎了。

虽然他能连蒙带猜的知道个大概意思,但对功诀的理解,稍有差池就会误入岐途,这大鹏五势秘拳还要怎么修练下去?

寨中就算阿公宗图,也不认得云洲文字。

不过,青山道人的画技倒是精湛。

功诀小字中间,那个作展翅状的人像,虽说面目模糊,却有一种展翅翔击的意境,这种感觉玄之又玄,叫人难以言喻。

陈寻翻看五幅图像都是如此,便耐下心来,盘膝坐在地上,照着功诀所述的大概意思,在脑中观想图谱人像。

观想拳势,并不是简单的在脑海中想象图谱人像,而是要心念进入神魂识海,将拳势刻画出来,云洲各大宗门称之为“观想具相”,实与蛮魂开悟有异曲同工之妙。

观想拳势,即具相蛮魂。

再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心念刻画。

神魂识海,陈寻猜测,可能是指人的潜意识。

只是潜意识之所以为“潜”,那就应该是寻常手段根本就不能察觉的存在,心念又要怎样才能进入?

云洲各大宗门都有观想具相秘术,但青木道人在帛书残卷里却没有详细的功法介绍,仅“极静入寂,心念入识海,则生万相”寥寥数语,叫陈寻实在是摸不到门道。

极静入寂,心念入识海……

是不是说人到极静入寂的状态,心念就自然能进入潜意识,就能进入神魂识海刻画拳势,观想具相?

那怎么进入极静入寂的状态?

陈寻抓耳挠腮的想了许久,也不得其法。

反复翻看帛书,最终在青木道人与一名叫岚山的云洲修者对话里,找到有关练习武修秘拳进入观想具相之境的一段讨论。

两人都认为武修秘拳暗合道蕴,是天痕地势的一种,持久修练,身与意合、意与心合之时,神魂识海就自然打开,进入观想具相之境。

身与意合、意与心合?

陈寻不知道怎样才算身与意合,但总归找到一个入门的法子,心想宗崖他们长期苦练蛮武,而后才开悟蛮魂,其实也算是武修的法门。

陈寻站起来,模仿图谱人像,伸展双臂作鹏击的动作。

*********************

被困在这方天地,陈寻早就习惯枯寂无味的生活,就这么一个简单动作,他重复数千遍,也不觉得枯燥无味。

一番折腾,墙缝里透来清亮晨曦,未曾想一夜这么快就过去。

陈寻想到夜里寨子要举办魂祭,只能先将练拳的事情放下,将五幅拳谱与一枚乌蟒丹贴身收好,躺到兽皮褥子上闭目休息。

也许是一夜精力消耗太多,睡在自己的简陋窝棚里又感安心,陈寻很快就沉睡过去。

就是在他陷入睡眠的一瞬间,神魂识海倏然打开,百骸之中有无数细微光华释出,眨眼间就在他的神魂识海之上,凝聚出一个蚕茧大小的人形光影,仿佛金sè大鹏展翅翔击……

陈寻蓦然惊醒,刚才那一瞬间,就像一场梦,或者也只能用“梦”来解释刚才人形光影浮现的那一瞬间。

感觉是那么强烈、深刻、清晰,即使他从梦中惊醒,那清晰如握在手的真实感觉,也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之中,无法磨灭。

他不仅能感觉到那展翅翔击、难以言喻的意境,也能清楚的感觉到体内气血流转、筋肉缠结的形态变化。

而那一瞬间,心念沿着双臂往无尽远处延伸的感觉,更叫他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明悟……

陈寻不去纠缠这种种感觉从何而来,只是照梦中人形光影给他的感悟伸展双臂,就在心念延双臂伸展的瞬时,有一种全身心魂神意都渗入筋骨皮肉之中的明澈之感,顿时就觉双臂贯满无穷的力量,似乎全身的潜能在这一刻都被激活。

陈寻的心湖仿佛被狂风吹得浪涛汹涌:

这就是“翔击势”?

下一瞬间,陈寻心里就无比的肯定:

这就是真正的身与意合!

真正的大鹏秘拳第一势!

陈寻心念一松,双臂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也随之卸去,随后就觉得双臂又酸又麻,似乎全身的气血就这短短一瞬间被榨干。

陈寻想起来,这种感觉在将乌鳞狡拖回来时也有过,当时也是心念一松,就陡然觉得绳子顿时重了好几百斤,都差点给拖到水里去。

身与意合、极静入寂的感觉,还真是奇怪啊!

那人形光影所浮现的空间,就是那玄之又玄的神魂识海吗?

陈寻这时候才确定,自己刚才实际上没有入梦,而是无意间进入身与意合、极静入寂的状态,在神魂识海刻画出大鹏秘拳第一势。

陈寻心里掀起巨大的波澜,无数疑问浮现,需要一一来消化,更重要的,他得记住这种身与意合、极静入寂的感觉。

*************************

“怎么,你一夜没睡?”宗图推门进来,见陈寻像只呆头熊似的站在窝棚里。

见阿公宗图进来,陈寻正愁找不到人答疑解惑,便将他这一夜的体验,都说给阿公宗图听。

“你再将翔击势使一遍给我看!”

宗图浑浊的三角老眼,几乎要给眼窝子里的皱纹遮住,听陈寻说过这些事,顿时变得贼亮,他忙将漏风的木门掩好,让陈寻将大鹏秘拳第一势演练一遍给他看。

陈寻不顾疲累,心念延展,继而伸展双臂。

这一次施展翔击势,除了心念延展之外,他甚至能更清楚的感受到双臂气血运转、筋肉缠络舒驰。

与此同时,心念就自然进入那玄之又玄的神秘空间之中。

这神秘空间就在他的身体之内,确是神魂识海无疑。

也无需心念刻意观想,百骸气血就有无数细微神华释出,在魂海之上凝聚人形光影。

陈寻直感觉双臂蓄满沛然巨力,觉得两拳打出去,定能将他这座简陋的窝棚轰成零碎。

“入微!真是入微!”宗图抑不住心里的震惊,惊叹万分,俄而又喃喃自语,仿佛陷入难以言喻的疯狂,“真是先蛮眷顾,宗图竟然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一夜而入微的人……”

陈寻见阿公宗图神情竟然这么激动,也很是无语,他没觉得有多少奇特的,不就是在一夜之间,刚好成功学会大鹏秘拳的第一招拳势而已,需要这么夸张?

待阿公宗图激动的情绪稍稍缓和,陈寻问道:

“什么是入微?”

宗图收拾震惊的心情,拿像似看一樽奇珍异宝的眼神,打量陈寻,轻声叹道:

“两年前宗桑将你带回寨子,我就知道你的不凡,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你逆天到这种地步。只可惜你不是乌蟒子弟,虽然此时落难,但最终还是要离开乌蟒,鹰归长空……”

陈寻想起远在彼岸星空的地球,心里黯然,说道:

“阿寻不知道家乡在那里,乌蟒就是阿寻的家,阿公、宗崖就是阿寻的亲人。”

“乌蟒这个池塘,对你来说,实在是太浅啊,”

宗图轻轻一叹,脸皮子似乎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皱,似惋惜陈寻这样的天纵奇才不是乌蟒子弟,但也知道真要将陈寻留在乌蟒,实际是糟蹋了他。

此时乌蟒只是涂山千万部族里极不起眼的一支,实在没有能力让陈寻发挥应有的光芒,过了片晌,才又说道,

“青木道人虽然没有晋入天蛮,但他三十年前就已经是蛮武九重颠峰,天资之高,要远远超过其他巫蛮,说到见识,阿公更是远远都不如他。青木所说蛮魂开悟与云洲的观想具相秘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应该是很有道理的。”

陈寻还不知道什么叫入微。

宗图收拾起激动的心情,慢慢说道:

“入微只是寨子里的说法,是蛮武战势修练的一个境界,应该就是帛书所说的身与意合、意与心合……”

看网友对 第七章 大鹏秘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