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九章 我不是小屁娃

第九章 我不是小屁娃

(感谢凡乐帝兄弟热情捧场,新书又诞生一位新的盟主,加更一章)

这时候寨子里充满的欢声笑语,看从墙缝透进来的光线,竟然已经到黄昏后了,没想到时间过得真快,魂祭兽筵即将开始,外面乌蟒部的族人都开始载歌载舞。

陈寻没有急着走出窝棚,修练带来的玄妙之感来之不意,他要好好体会,过了好一会儿,才走出窝棚,往石殿前走去。

远处的群山之巅笼罩在绯sè暮霭之中,隐有兽吼禽鸣之声传来。

广场上燃起一堆堆篝火,火光照在石壁上,人影浮动。

石殿在寨子里崇高无比,是乌蟒族议及祭祀先蛮祖灵的地方。

陈寻不是乌蟒族人,在寨子里生活了三年,还没有机会踏入石殿一步。

石殿前的广场中心,是一座用巨石砌出来的巨大祭台,高近十米,周有百余米,矗立广场正中,比石殿还要宏伟壮观。

乌蟒族人在祭坛前面,用无数根圆松木层层堆出一座火坛,也差不多有祭台高。

在火坛的两侧,竖着两根巨大的高木桩子,中间拉起一根巨索,将一只看着有一人高的巨大铜鼎悬在火坛之上。

乌蟒部缺少铁器、青铜器,甚至绝大多数壮丁都是手持石刀、木矛,跟着蛮武外出渔猎,陈寻倒没有想到寨子里竟然藏有这么大的一只铜鼎。

铜鼎两耳吊在巨索上,四方侧壁雕刻许多蟒牙岭都未曾得见的鸟兽及种种蛮文,给人异常厚重苍桑之感,又有说不定的神秘,不知道是多少年前传下来的古物,可能平时都深藏祖祠石殿之中,只要等到大祭之日,才拿出来一用。

阿公宗图说乌蟒曾有异常辉煌的历史,单看这只巨鼎,陈寻也相信阿公宗图绝对没有胡说八道。

这时候,宗桑正指挥人手,手传手的用陶罐装满山泉水,倒入铜鼎;同时又有人将寨子里收藏的无数奇珍异草拿出来,投到铜鼎里。

难道魂祭兽筵,就是将乌鳞狡的血肉煮熟了分给大家吃?

兽筵,兽筵,兽肉筵席。

只是将狡兽肉煮熟了,分给大家吃,有必要搞得这么隆重?

陈寻心里暗自寻思着,宗崖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钻出来,逮住他问:

“阿寻,你这一天都躲哪里去了,不见你露面,阿公也不让我过去找你?”

宗崖性子太梗直了,年少肚子里藏不住事,阿公宗崖才特地吩咐,帛书等事绝不能说给他听;更何况宗崖身后还有八九个跟班,他们肚子里更藏不住秘密。

“就是,就是,你这几天都躲到哪里去了,宗崖说是你将狡兽拖回来。这么重的狡兽,我们五六个人才扛得动,你到底是怎么拖回来的?”跟在宗崖身后的少年们,都有好几天没见到陈寻了,这会儿都七嘴八舌的围过来问。

回到寨子后,陈寻先是躺在窝棚里养伤,随后就从阿公宗图那里拿到帛书修练,确有三天没有跟寨子里的人怎么接触。

他这会儿叫宗崖拽住,只要笑着诓他:“我的伤还没好,整天都还躺在床上睡觉啊,阿公大概是怕你拖着我到处乱窜吧……”

宗崖打量了陈寻两眼,见他活蹦乱跳的,除了满身还需要一些日子才能消去的疤痕外,已经看不出他哪里还有受伤的样子。

“你虽然没有修练蛮武,但身子比宗凌他们还要结实。宗凌胡吹他现在修练蛮武找到那一点感觉了,寨子前的石墩子也能抡开老远,满寨子就要找你掰腕子,想将上回输你的那把铁木弓赢回来——倒是找不到你的人。”

宗凌是宗桑之子,与宗崖算堂兄弟——只是,乌蟒部族里没有这种说法——他二人与南獠之子南溪,算是乌蟒最杰出的三名少年。

南溪此时则颇为冷淡,远远的站着一旁,抱臂看来,似乎对宗崖说宗凌修练蛮武“找到那一点感觉”,有所不屑。

陈寻倒是惊奇。

对蛮武来说,前期能不能将蛮魂战武练到身与意合的入微境界至关重要。

唯有练到身与意合,才能开悟蛮魂,这是最关键的一步。

像宗凌只有十二岁,就找到“那一点感觉”,也就意味着他离真正踏入蛮魂修练的门槛就差半步之遥,其天资不比宗崖还有略差半分。

“怎么样,敢不敢比?”宗凌身材要略瘦小一些,睁着乌黑的眼珠子盯着不作声的陈寻,就怕他说个“不”字。

陈寻苦笑:“我上回进山,不小心把那把铁木弓掉下山崖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除非你想将那把断成两截的铁木弓赢回去,不然我可找不到什么东西跟你赌!”

“你可以拿长牙跟我赌!”宗凌年纪小,还不会掩藏自己的心思,一两句话就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

“长牙?”陈寻疑惑的看向宗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宗崖神秘兮兮的从随身兽皮囊里掏出两根长牙,正是狡兽那两根雪白透亮的獠牙,说道:“大家都说这两根长牙,是你应得之物,阿公叫我拿过来给你……”嘴里说着要给,但手抓住那两根獠牙甚是舍不得。

狡兽在涂山之中,不知道逍遥快活了几百年,将要结成妖丹之际,遭雷击而死,周身却无一不是宝。

这两根獠牙,敲之有金石之声,从深山里冲出来,不知道跟山沟深涧里的石木撞了多少回,竟然都没有一丝断纹,坚韧锋锐,不下绝世刀兵。

蟒牙岭不产铜铁,好的精铁刀矛都是两三千里外的沧澜城传来。

乌蟒部就算是中阶蛮武,都不能人手一把精铁刀矛,普通人更多的还是用石刃、木矛参加狩猎。

宗崖手里有一柄青铜短剑,就叫寨中诸多蛮武少年眼馋不已。

现在有两根比精铁刀矛倍加坚固、锋锐的狡兽长牙,也就难怪他们满寨子找他比掰手腕,满心想将这两根狡兽长牙赢回去了。

见宗崖也恋物不舍,陈寻指着他腰间的青铜剑,说道:“你拿青铜剑,换我一根长牙。”

听陈寻这么说,宗崖顿时就眉飞sè舞,忙将扎在草绳腰带里的青铜短剑拔给陈寻,生怕陈寻下一刻反悔:“给你,阿公要问,你一定要说是你主动跟我换的。”

陈寻将青铜短剑插在腰间,又将另一根狡兽长牙递给宗凌:

“上回进山,我走得远些,才要你那把铁木弓防身,本想用过就还给你,不想掉下山崖断成两截。我现在掰手腕,比不过你,这根长牙算我赔给你的……”

“真的?”宗凌又惊又喜,不那么肯定的看着陈寻。

他心里又想,铁木弓是他输给陈寻的,男子汉就应该凭自己的本事将这根长牙赢过来,但是他又没有赢陈寻的十足把握……

见宗凌满脸的纠结,陈寻哈哈一笑,转身不去理他。

巫公宗图德高望重,力排重议将陈寻收留下来,但其他族人对他这个异族少年却没有完全接受。

乌蟒族人对以往的旧事讳莫如深,不愿多提,但陈寻还是能感受到乌蟒族人对异族有着深深的敌意。

不过,在宗崖、宗凌的带领下,寨子里的少年,待陈寻倒不生分。

无论是念着乌蟒收留他的恩情,还是跟宗崖、宗凌这些乌蟒后起之秀打好关系,陈寻都不至于舍不得一根狡兽獠牙,他又不真是小屁娃一个。

宗凌见陈寻这么轻易就将长牙给他,心里自然是喜不自禁,也慷慨的将系在腰间的兽皮囊解开,将他收罗的来“奇珍异宝”摊开陈寻看:“你有什么满意的,都拿走,算我换你的长牙。”

“恁罗嗦,好像我是小气人。”陈寻故作不满的说道。

宗崖也嘲笑宗凌:“就你一袋子破烂,真要换,阿寻能将长牙换给你?”

宗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心里待陈寻更觉亲近。

这会儿南獠领人扛着一副巨大的骨骸从石殿里走出来,立马将众少年的心思吸引过去。

雪白的蛇形骨骸盘成一团,就像块巨大的石磨,两个中阶蛮武拿木杠子抬着,看着都像颇为吃力的样子。

“啊,阿公要将这副乌蟒骨骸与狡兽一起熬炼兽筵!”宗崖也吃惊着看着族人将这副乌蟒骸骨抬上土台,丢到铜鼎里。

乌蟒部以蟒为圣物图腾,实则是石寨以西百里外有座蛇谷,黑蛇乌蟒是蛇中王者,剧毒无比。

炼制乌蟒丹最重要的一味药,就是取自蛇谷的乌蟒蛇涎。

陈寻在蛇谷见过十一二米长的乌蟒,就已经是硕大无朋,但看这副蛇骸要是展开来,怕是有二三十米长,暗想,这条乌蟒在死前,已经生长了多少年?

陈寻心里乌蟒部这次怕要将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拿出来,跟狡兽一起熬煮吧?

看网友对 第九章 我不是小屁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