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大荒蛮神最新章节列表>> 更俗新书 第十章 神秘的魂祭

第十章 神秘的魂祭

小说:大荒蛮神     作者:更俗    发布时间:2014年7月17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点击、收藏、红票,一个都不能缺啊!)

这时候,巫公宗图换了一身灰白的粗麻衣衫,与寨中几名老人,从石殿里走出来登上祭台……

随后,有十数族人将一盆盆鲜血淋漓的肉块,用大陶罐装着抬上火坛,倒到铜鼎中。

陈寻也不清楚这是不是狡兽被肢解之后的肉跟筋骨。

换了一身粗麻衣衫的巫公宗图,拿着那黢黑的骨杖,站在祭台前整理过衣冠,目光炯炯有神的扫过渐聚到广场上的乌蟒族人,哑着嗓子高声呼喝:“魂祭先蛮!”

巫公宗图举步登上祭坛,南獠领着一队蛮武,或牵、或扛、或擒,带着各种各样的野兽猛禽,从人群外走过来。

陈寻还没有见识过魂祭兽筵的情形,平时也没有跟他说这种事,但见这些野兽猛禽,有山猪、有青狼、有山狸、有豹獾、有虎雀、有山鹰、有赤顶鹳,南獠还亲自将一头四肢叫绳索绑得结结实实的蛮牛扛在肩上……

陈寻心里想,不会宰杀后都要放到铜鼎里一起煮吧?

铜鼎虽然巨大,但放入巨蟒骨骸,放入狡兽肉块,又放入无数的灵药异草,哪里还有多余的地方,将这些多的野兽猛禽都放进去熬煮?

这些野兽猛禽,体形有大有小,但光一头蛮牛就有三四千斤重。

蛮牛是种相对温顺的荒兽,但不意味着力大无穷的蛮牛就会任人宰害,只是四蹄拿绳索绑着,又叫南獠一手摁住硕大无朋的头颅,只能凄凉而无助的嘶吼。陈寻正猜测南獠他们会怎么处置这些野兽猛禽时,就见南獠领着诸蛮武,绕着祭坛,将肩背上的野兽猛禽放下来,围出一个巨大的祭祀兽圈。

这时候天完全黑了起来,就见登上祭坛的巫公宗图吞下一把乌蟒丹,挥舞手里无比漆黑的骨杖,大声吟唱起来。

火坛下有乌蟒族人举起火把,点燃浸了动物油脂的火坛,“噼哩啪啦”,在滚滚升腾的黑烟里,火光渐渐旺盛。

宗崖、宗凌等少年,以及年岁更小的孩童,这时候都从人群中走出来,袒胸露乳的走到祭坛与祭祀兽圈之间的空地。

宗崖招手让陈寻也过来,陈寻疑惑了一下,抬头见阿公宗图也肯定的冲他点点头,才举走从人群里走出来,站到兽圈之内。

巫公宗图站在火坛之上,叫火光映照的枯皮老脸,这时候也放出莹莹光泽。

随着吟唱,天地间有着神秘的力量在向他聚拢,随后宗桑与三名族中蛮武手擎一杆巨木走上祭坛,一幅兽皮蛮像悬在起来,在火光的映照下,仿佛乌蟒战旗。

兽皮蛮像的一角叫火烧残,缺了一角,还留下烧灼焦痕。

在火光的映照下,兽皮残像当中是一个赤裸上身、腰裹兽皮的先蛮武神,正踏足将手里所擎巨矛刺出,那一瞬间凝聚的力量之感,似要将天刺破……

要是青木道人在帛书所捞摹的大鹏拳谱可以说是画技精湛,眼前这幅战旗巨像可以说已经是入道了。

巨像蛮武在眼前,简直就像是要活过来,陈寻在抬头看去的一瞬间,就感觉到画像中那先蛮武神所持巨矛,所凝聚的是能将天刺破的势!

这就是阿公宗图所说、乌蟒传承千年的九幽蛮魂残像?!

陈寻的神魂识海倏然打开,只见一樽毫光四溢的虚影悬立波涛汹涌的识海之上。

观想具相,实是在神魂识海之上用心念刻画天地道法。

陈寻暗感从先蛮残像感应到那几乎能将天刺破的势,或许就是乌蟒蛮武传承的最强之道。

他在神魂识海之上还只能观想一道虚影,想来是他血气此时的精纯程度,还远不足以将逆天一刺的玄奥之道演译出来,还远不足具相完整的九幽蛮魂。

陈寻下意识举手踏步,正要进入那身与意合的入微境界,耳畔却传来雷霆般的一声震响。

“咄!”

陈寻耳膜巨痛,陡然惊醒过来,就见阿公宗图端了一只陶碗站在他的眼前,正一脸关切的看着他。

阿公宗图特地吩咐过他,不要在宗桑、南獠等人面前露出异状,陈寻没想到,在看到蛮像后,会不由自主的进入观想具相的境界。

只是他能轻易的将大鹏秘拳第一势观想出来,为什么观想九幽蛮魂,会如此的艰难?

也对,天地之道有大小之别,法有强弱之分,观想具相自然也就有所难有易。

只是,他没有想到,乌蟒千年传承的九幽蛮魂,威势竟是如此的强大。

陈寻这才发现自己汗出如浆,浑身都叫腥臭的汗水浸得湿透,骨架子都快散掉,要不是阿公宗图及时叫醒他,他恐怕会站在这里气血干涸而亡。

陈寻此时回想刚才那一瞬,也觉得后怕,暗感真要将九幽蛮魂在神魂识海具相出来,所聚集的力量足以能将眼前这座巨大的祭台轰塌,但他体内气血远不足以提供这么多的能量,强行具相,还不是要将自己先榨成人干?

陈寻还以为他刚才的失神只是一瞬间,但看火坛底部的火,已经完全升腾起来,熊熊大火将铜鼎淹没,祭台临近火坛的一侧石壁都烧得焦黑。

陈寻这才知道,他自以为失神的那一瞬间,其实已是过去许久,但不知道阿公宗图这时候端了一只陶碗走下祭台做什么。

见陈寻无碍,巫公宗图伸手到陶碗里沾了一滴青sè的黏稠液体,滴到陈寻的额头。

那滴青sè液体沾上额头,即化入热流钻进去,从灵魂深处传来的热灼之感,叫陈寻想起巨魔将那滴金sè血滴入他体内的情形。

阿公宗图说,乌鳞狡是蛮荒异种,兽心先天就有真血存在,异兽真血,比寻常灵药珍贵百倍千倍,采集到一滴就能叫人脱胎换骨。

陈寻心想陶碗里的青sè液体想来就是从乌鳞狡身上采出的真血,只是要供上百乌蟒孩童淬体,或许添加大量的其他药液稀释过。

陈寻心里想:巨魔心脏所化的那滴金sè血,就是六臂巨魔的真血?

巫公宗图给诸少年都点过真血,又走上祭台,但听他一声“祭”令,站在兽圈之旁、早就将利刃持在手的南獠等人,手起刀落,将围成兽圈的那些野兽猛兽头颅一一斩断。

禽兽满脖子的鲜血,都冲着祭台方向喷射。

这些野兽猛食的嘶鸣是停了,但陈寻陡然感受到一阵更强烈的冲击力,神魂识海倏然打开,就见无数断首的兽魂禽魄虚影,汇到祭台的上方,像乌云一样凝聚,无声的狂吼怒啸。

这时候从铜鼎之中更是传出两股无声怒吼,那无形的狂风怒啸,几乎要将火坛之上的熊熊巨火压灭,蟒形、狡形两道虚影,猛剧的要从铜鼎之中挣扎出来。

兽圈之外的乌蟒族人以及南獠等蛮武,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一脸凝重的看着先蛮残像。

而身处兽圈之内的宗崖、宗凌等人,心魂正承受猛烈的冲击,稍弱的少年,身子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手脚都开始抽搐。

陈寻看看暗暗心惊,担心一些孩童在这么强大的灵魂冲击之下,会直接魂消身灭。

“以此地兽魂,请祀乌蟒先蛮!”站在祭台上的巫公宗图,一声巨喝仿佛雷鸣一般在广场上空传荡,但见兽皮残像顿时释出无形巨力,就将激荡的灵魂冲击之力吸走。

不是将灵魂所承受的冲击之力吸走!

而是兽皮残像正将吸噬那些禁锢在兽圈之内的兽禽魂魄,以及从铜鼎释出的狡兽与乌蟒残魂……

啊!

陈寻惊讶的抬头看向那幅兽皮蛮像。

虽然他看不见,但自神魂识海打开之后,蛮魂所滋生的灵觉,能敏锐感应到二十米方圆内的微弱气息。

这些禽兽魂魄气息强到,就像一道道虚影在他眼前苦苦挣扎着,想要抵抗蛮像的吞噬,其中又以狡兽与乌蟒的残魂额外的强悍。

蛮像无风而抖,剧烈得就像要给无形的手撕成碎片,而像中先蛮身上的巨蟒图腾都透漏乌莹莹的光泽。

太诡异了!

陈寻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幅兽皮绘制的蛮像竟然能吞噬兽魂!

“祭拜先蛮!”巫公宗图又是雷鸣般的巨吼。

宗崖、宗凌等少年,缓缓起身,围着祭台,就在兽皮蛮像之下,以更虔诚、狂热的神情,学着蛮像武神的身姿,踏步作刺矛状而走,嘴里吟唱蛮歌。

陈寻没有学过矛舞,就站在外围看着宗崖他们绕坛而舞,听着像乌云一样云聚祭台上方的蛮歌,直觉有一种说不出的神韵,暗感他要是也这般一步步的走下去,或许就能叫九幽蛮魂在神魂识海之上具相。

有这种明悟,陈寻心想这种矛舞蛮歌,大概就是乌蟒族人参悟蛮像、开悟蛮魂的秘法吧?

吞噬无数兽魂禽魄的蛮像,这时候没有停止动静,反而光芒大作,释出无形巨力,将巨大祭台下宗崖、宗凌等黑压压上百个乌蟒孩子一起罩住。

陈寻站得稍远,也能感受无形力场从蛮像释出,时间一久,就觉身乏疲累,心想绕祭台而舞的那一百多乌蟒少年孩童所承受的压力该有多大?

很快就有孩童承受不住,勉强从矛舞人群里走出来就翻身倒地,手脚抽搐,嘴吐白沫。

这时候南獠领着人,将承受不住的孩童抱出来。

祭台之上,有人用一支长柄木勺,将铜鼎里熬煮多时的肉羹滔出来,一碗碗的传下来,由南獠等人负责灌进这些承受不住的孩童嘴里,然而将这些孩童送到祭台上,直接在蛮像之下,打坐吸收肉羹中的药力。

陈寻这时候算是看明白了,原来祭礼兽筵是这么回事。

寻常人服食灵药,都是有限度的,服食药力极强的灵药,通常的结果就是爆体而亡。

开悟蛮魂的蛮武,服食灵药的同时,在魂海用心念刻画蛮魂,就能直接炼化进入气血的药力,淬练周身筋骨皮肉……

有狡兽、乌蟒骸骨,以及无数的灵药异草,陈寻都能感受到铜鼎之内有无数的生命精元在狂啸,只是包括宗凌在内,诸多乌蟒少年还都没有开悟蛮魂,根本无法无法食用。

蛮像释出无形力场,实际作用跟蛮魂具相类似,就是帮助乌蟒孩童炼化兽筵中的药力,精纯气血的同时,也淬练他们的筋骨皮肉,强化体魄……

喜欢《大荒蛮神》吗?喜欢更俗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章 神秘的魂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