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六十一章 支线任务

第六十一章 支线任务

在意识到此贺锦舟非彼贺锦舟,而是由一名就罡气的轮回者所扮之后,王通便没有心思与他争斗了,首先炼就罡气的修真者并非他现在所能够力敌,而且对方显然也并非他的目标绿袍,和他在这里死磕,完全不值得。.最快更新。

更何况潜龙榜之争也有自己的规矩,虽然理论上说任何一名感觉自己有实力的修真者都有资格挑战王通,但前提是你的年纪要足够的小,假冒贺锦舟的这厮天晓得有多大了,在段延庆的记忆之中,九‘sè’会的正式成员都是由各个世界曾经赫赫有名的人物组成,他们在进入轮回世界之间便超过了五十岁,更何况是现在!!

场中的变化把周围的人都惊呆了,任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潜龙榜的挑战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这人竟然不是贺锦舟。

“现在想跑,现在已经晚了!”

贺锦舟冷笑着,四臂挥舞,刀光四‘射’,空中的刀光形成一张大网,笼罩天地。

当当当当当当当……

一阵阵悦耳无比的声音传来,王通的剑光幻起朵朵梅‘花’,牢牢的封住自己的身体,瞬息间,便切割了近百道刀气。

不过人力有穷时,贺锦舟的实力明显高出他数筹,金光刀网更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手段,王通虽然凭借超强的预感封住了百余道剑光,但终究还是差了一筹。

梅‘花’在刀光之下渐渐的消失,吞噬。

王通不得不祭出了他的护身法宝紫霞兜云烟,一时之间紫光泛起,不过他这件法宝虽然是上品的法器,也很难挡住威力相当于灵器威力的刀气攻击,很快,在金‘sè’光网的攻击之下,护身紫光也扛不住了,光泽迅速的消减着。

王通面沉如水,全力催动着体内的真元,不要命的往紫霞兜云烟之中灌注,心中大骂起来,“妈的,人呢,人呢,该死的,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潜龙榜之争难道就没有人关注吗?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出手,成心看我出丑是吧?!”

潜龙榜第二十名之争是焦点之一,要说没有人关注王通肯定不住,不过他也知道暗中观察的那些家伙动的是什么狗屁心思,无外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什么地方,以此来推测自己的实力的底限在哪里,也正是因为顾忌暗中窥伺之人,所以王通只能苦苦的支撑,若是没有人窥伺的话,他肯定不会这么辛苦,至少他以道心种魔**配合邪轮七印便能够脱出刀气的范围,不过他不敢用啊!

一用就‘露’馅了,到时候自己干掉同‘门’的事情就会抖出来,这个责任他可承担不起,所以不得不咬牙苦撑。

刷!!

一道刀光冲破了紫‘sè’,刺入王通的左手之中,剧痛传来,他不禁痛呼出声,一咬牙,奋起身上残余的真元,已然消泯的剑光猛的一盛,一条赤‘sè’的长河倒卷而出,呼啸奔涌。

星河天道剑,天河倒卷!!

倒卷的赤‘sè’长河汹涌奔腾,势不可挡,将刀气光网狠狠的撕开了一个口子,发出隆隆的剑啸之声,冲向贺锦舟。

“咦?!”

贺锦舟大吃一惊,想不到王通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反击之力,剑气扑面而来,灵觉之中,他仿佛看到了一条奔涌的赤‘sè’大河冲击而至,还没有近身,他便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一种将要限入无尽‘波’涛之中的危机。

果断的收回刀光,贺锦舟大喝一声,四臂同时握拳,挥向赤‘sè’长河。

野蛮神拳!!!

拳意如山,来自古老蛮荒的气息肆意挥洒,直面赤‘sè’长河。

轰然的巨响声中,赤‘sè’长河被打成了碎片,贺锦舟傲然而立,王通则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云池下院的院墙之上,又被反弹了回去,很是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孽障!”

“大胆!”

空中突然传来两声怒吼,天‘sè’暗了下来,两只遮天蔽日的大手从天而降,抓向贺锦舟。

贺锦舟面‘sè’不变,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般?低喝一声,催动真元罡气,丈六身躯再次暴涨,不过是瞬间便涨到了三丈高余,又有两只手臂从背后冒了出来,不仅如此,颈项之间还长出了两个头颅来。

三头六臂!!!

倒在地上的王通刚准备站起来,一看这样子,立刻又趴了下去。

三头六臂唉!!

尼玛,这可是传说中的神通,屁玛,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一个刚刚炼就罡气的家伙竟然练成了三头六臂的神通,这要让他练成金丹,元婴,那还了得?

舞动着六只手臂,贺锦舟朝天怒吼,六拳握紧,真元‘激’‘荡’,身如泰山,面对两名金丹天的高手同时出手毫无惧‘sè’,挥拳而出。

拳出风动,盖压如山。

野蛮神拳,推山震岳!

轰!!!

拳头相击之间,无形的冲击‘波’如‘波’涛肆虐,将方圆百丈之内全部掀起。

王通也好,观战的散修也罢,俱都被这股无形的力量掀翻。

可怜王通刚刚撞了一次墙,现在又撞了一次墙,亏得这股力量并非是针对他的,否则在失去了法宝护身之后,他必然会受到重创。

罡气境对金丹天!!还是两个金丹天,不管王通用脑子想还是用屁股想,都不认为贺锦舟有胜算,即使他有三头六臂的神通,即使他在轮回世界有过什么样的经历,都不可能赢。

甚至最容易猜的结果就是这厮被直接拍成齑粉,只是,让他意外的是,贺锦舟竟然没有被拍成齑粉,而是傲立当场,只是身子矮了两丈多,却是脚下的大地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被拍到了地下,如果不是他现在身躯高大的话,恐怕连头都埋到地底去了。

但也正是借着这摧山震岳的一拳,竟然将两只大手‘荡’开了一点,原本严丝合缝的双掌之间出现了一丝的缝隙,被拍入地面之下的贺锦舟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身化流光,以一种让人难以相信的速度冲出了双掌的封锁,遁的无影无踪。

“这回丢脸的可不是我了!”

贺锦舟遁走,王通竟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不管这个贺锦舟是真是假,这一战他都败了,败的有些丢人,面子上头也非常的不好看。

可是如果两名金丹天的修真者也同时失手的话,那他的失败就叫虽败尤荣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贺锦舟遁走的瞬间,空中传了两声厉斥之声,两道金光冲天而起,追向贺锦舟的遁光。

王通则长出了一口气,从地上抓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振作了一番‘jīng’神,笑了笑,转身进了下院的大‘门’。

大‘门’之外,观战的散修们则是一地‘鸡’‘毛’,数百名散修,竟然有三分之一直接死在了那一‘波’‘交’击震动之下,剩下来的也个个带伤,几乎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

虽然在修真界,观战这种事情的确是有些风险的,但还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有风险这么大的。

这他娘的还是潜龙榜之争吗?

不对,这好像的确不是啊,王通不是说有人冒充贺锦舟吗?如果来人不是贺锦舟的话,那这就是不是潜龙榜之争了。

从后来两名隐在暗中的金丹长老的态度上也可以看出,此贺锦舟的确非彼贺锦舟,也就是说,的确是冒充的,否则便是金丹天长老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讳在潜龙榜之争的过程之中突然出手,针对其中一方。

除了对方是冒充的之外,再没有其中的原因。

事实也的确如此。

半个时辰之后,玲珑谷传谕梁州,‘门’中真传弟子为歹人所害,并被冒用身份挑战王通,在全州范围内悬赏凶手,并且给出了高额的赏金。

同时,梁州五派也罕见的联合发布的悬赏,同时提醒所有潜龙榜的乃至于全州的年轻高手小心谨慎,以防凶手再故伎重施,一时之间,梁州风声鹤唳,便是潜龙榜的热度也下降了许多。

“该死的元姜竟然会出这么大的差错,这么一来,我们的行动就要小心了,再不能如之前一般肆意了,该死该死,这是什么鬼世界,一个煞气都没有凝成的小子竟然破了元姜的伪装,他只是排名第二十而已,排名二十之前的实力更强,妈的,我就知道主神发布的任务不会让我们那么容易完成!”

云池坊市,一名黑衣散修低低的咒骂着。

九‘sè’会内部其实并不团结,特别是不同的‘sè’部之间矛盾很大,但主神却对此视而不见,发布任务的时候,很少让同一‘sè’部的轮回者同时执行任务,这也就造成了在任务之中,他们之间的相互配合很有问题,无形中增加了任务的难度。

“方正兄,你也在这里啊,难道也想挑战那王通不成?!”

心中正咒骂间,耳中突然传来一个另他头疼的声音,挂起一丝假笑,“哪里哪里,那王通虽然受了伤,但是一身修为实乃灵根天之冠,我哪有那个本事挑战他啊,倒是志高兄修为大进,有这个机会。”

来人身背双剑,剑眉入鬓,双目明亮,英气‘逼’人,也是一位有名的人物,‘玉’剑宗的‘jīng’英弟子范志高,如今在潜龙榜上的排名是第四十位,实力也是灵根第九重天,至于这黑衣人,叫周方正,‘yīn’风教第一‘jīng’英弟子,一身标志‘性’的黑衣,正是‘yīn’风教的弟子打扮。

“我哪有那个实力,现在能对王通造成威胁的也就是三十名以内的那些高手了,没有到半步罡煞,想挑战王通简直是找死。”范志高苦笑道。

“不挑战王通,你来云池下院做什么?难道要挑战那金子扬?!”

“怎么可能,金子扬最近虽然窜的很快,但实力究竟如何,还有待商榷,不过,方正兄来挑战他倒也不错?!”

“听闻云池坊市有‘玉’山参出售,便来看看!”周方正笑道,虽然他来这里也有挑战金子扬的心思,不过在现在的情况之下,却是不好宣之于口。

自王通与冒牌贺锦舟一战之后已有半月,王通似乎又受了伤,在云池下院闭‘门’不出,倒是他的大师兄金子扬接连挑战了数名潜龙榜的高手,排名已然窜到了第四十五位,虽然这个名次在周方正看起来有点低,不过毕竟也是前五十不是,只要击败他,便完成了一半的任务,只是面对范志高这个周方正一直以来的死对头,这种事情他当然不好公然说出来,免得被他耻笑。

“方正兄也是为了‘玉’山参而来?这么说来,我们倒是竞争对手喽?!”范志高呵呵一笑,坐到了周方正的对面。

“哼,银雷,你已经完成了任务,还来这里做什么?”两人坐定,周方正立刻传音道,“告诉你,不要想坏我的好事!”

“我真的是为了‘玉’山参而来,又如何会坏你的好事?!”银雷无辜的道。

“哼,但愿如此!”周方正狠狠的瞪了银雷一眼,起身‘欲’走。

“等等!”

“怎么,难道你想在这里做上一场不成?!”

“当然不是!”银雷一笑,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笑着传音道,“我找到了一个支线任务,有大好处。”

支线任务?

周方正的动作一僵,吃惊的看了银雷一眼,又坐了回去。

支线任务对他们这些轮回者而言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虽然说风险也很大,但是风险与收益都是相当的,银雷的实力是七人之中最高的,能够触发支线任务并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情,只是在这样高等级的世界之中做支线任务,风险之大,恐怕他一个人也担不起,所以才会来找自己,至于所谓的‘玉’山参,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什么任务?!”

“玲珑谷!”银雷笑道,“这个任务并不是我触发的,是元姜触发的。”

“元姜,那个‘混’蛋还没有死吗?!”周方正一脸晦气的道。

“如果不是我出手的话,他就死了。”

“你出手?你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好心了?”

“支线任务啊,他将支线任务与我共享。”

“既然你们两人是共享的,还要找我做什么?!”

“别忘了,这可是元气等级最高的世界,在这种世界中做支线任务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袋上,两个人怎么够?!”

“玲珑谷怎么了?”

“你绝不会想到的,玲珑谷和诸天轮回之地有联系?!”

“什么?!”周方正差点没叫起来,一失手,将面前的酒壶打翻了,手忙脚‘乱’的扶正酒壶,他的脸上还是保持着一种极度震惊的表情,“你没有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这样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银雷道。

“这样的好事,为什么来找我?!”周方正有些不错,毕竟自己在七人之中的实力并非是最高的,人缘差的更是仅次于绿袍,银雷怎么会找他?

“哼,白恶栽了,武行者是个废物,绿袍这厮比你还不值得信任,至于水蓝,这个娘们儿的背景太深,这样的好事不可能便宜她,不找你找谁?!”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哼,现在的风声那么紧,行事自然要小心,你一直在附近晃当,想找你还不容易?!”银雷笑道。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一章 支线任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