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六十二章 猎杀榜(二合一章节)

第六十二章 猎杀榜(二合一章节)

云池下院,‘jīng’舍静室

王通盘座云‘床’,真元流动,周身赤‘sè’的光华流转,两个时辰之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赤黑‘sè’的浊气,这一口浊气直吐了一尺长短,随后,一股恶臭在静室之中蔓延开来。

拿出黑‘sè’的羽扇轻轻的扇了两下,热风四溢,顿时将那恶臭的气息蒸发的干干净净,再也闻不出一丝异味来

“差不多了,再过一个月,灵物应该就会破卵而出,到时候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变化,究竟是惊喜呢,还是惊讶?!”

自与贺锦舟一战之后,王通再次闭‘门’养伤,养伤只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则是一心一意的以丹田内火来培养他的伴生灵物,说实在的,双头火蛇不在的时候,他的实力可以说大打折扣,可以用的手段也变的少了,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温养,丹田中的那一枚灵卵脉动越来越清晰,内部也开始发亮,外面一层也变的非常的薄,王通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到灵卵内部浓郁的生命气息,那是一种与血脉相联的气息,感觉有点怪,不过对于未来他的灵物会发展成什么样的,他却是非常的期待。

这段时日,整个梁州的气氛都变的诡异了起来,起因就是轮回者元姜冒充玲珑谷弟子贺锦舟向他挑战的事件。

这个事件发生之后,可以说是对五派敲响了警钟,梁州五派的防御也在第一时间提到了最高。

开玩笑,五大‘门’派之一的真传弟子都被人暗算,取而代之,这还有天理吗?梁州还有安全感吗?

五派弟子,特别是那些列入潜龙榜的弟子也都是心有余悸,假冒者的实力高的吓人,不说实打实的罡气境,便是两句金丹天的长老联手都没有将人留住,也已经是非常逆天了,这样的人若是对他们出手的话,恐怕就算是潜龙榜第一的家伙也没有信心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能够全身而退,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甚至五派也已经暗中开始核查自家的一些弟子,看看最近有没有?么异常的情况,会不会已经被人假冒了都不知道。

就像玲珑谷一般,丢人丢大了。

正沉‘吟’间,‘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王通的心中一动,要知道,自己现在还在闭关疗伤期间,已经吩咐了手下没有重要的事情不得前来打扰,听这脚步声声,显然是发生了大事。

“难不成又发现什么人被假冒了?!”

事实与他想象的有些出入,并不是有人被假冒了,而是有人被袭击了。

“你说梅云曦被不明人物袭击?!”

金子扬急切的推开静室的大‘门’,向王通传递了梅云曦遭袭的信息。

“是的,就在两个时辰之间,梅师妹在白石峰遭袭,袭击者修为极高,梅师妹差一点便遭了毒手。”

“袭击者是什么人!”

“来历不明,一身蓝衣,只能确定是一个‘女’人。”金子扬苦笑道,“宗‘门’似乎知道什么,所以下令我们这些在潜龙榜上有名的弟子立刻回山。”

“立刻回山?!”王通点了点头,“的确该回去了,最近事情透着诡异,恐怕也只能够依靠宗‘门’之力了。”

小寒山,连云峰

王槐端座在大椅之上,闭目养神,似乎在思考什么,王通与金子扬肃手而立,一言不发。

自从回到连云峰后,他们便被带到了这里,一直到现在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时辰了,王槐一直在闭目思索,似乎在犹豫,又仿佛有些为难。

过了良久,王槐终于睁开了眼睛,扫了两人一眼,“有些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和你们讲,不过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和你们讲清楚的好,免得到时候受到了袭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这般的为难?!”金子扬问道。

“还不是因为那些袭击者的事情,现在已经确定了,他们的目标就是你们这些潜龙榜的弟子,特别是排在潜龙榜前五十位弟子,都有危险。”

“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梁州搞这样的事端,难道是那些州外的大‘门’派吗?!”王通一副不解的模样。

“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是那些大‘门’派事情就好办了。”王槐苦笑道,“你们只是灵根天的弟子,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该知道的,通儿,我看你的已经打通了三**‘穴’窍,准备什么时候凝煞啊?!”

“啊?!”王通十分意外,似乎没有想到王槐会突然将话题叉到了自己凝煞这件事情上头,“弟子根基尚浅,而且也没有寻到适合的凝煞之地,所以想再等等,五年,最迟十年,便去凝煞。”

“等不了那么久了。”王槐叹了一声,“你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弟子不明白。”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妙音师叔祖的意思,你修炼的是火行功法,火神宗的赤焰谷中火行煞气甚多,火神宗愿意让出一块上佳之地供你凝煞之用。”

“火神宗,赤焰谷?!”王通猛的抬头,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之‘sè’,“师弟,弟子不明白,我与那火神宗……!”

“你与那火神宗有恩怨,我知道,不过火神宗愿意不计前嫌助你凝煞,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不明白!”

王通的确是不明白,对于一名修真者而言,凝煞之事可以说是重中之重,无论是谁,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都要为凝煞作准备了,但也是准备而已,且不说地煞之地难寻,便是寻到了适合的凝煞之地,也需要将自己的根基打磨的坚实稳定,将所有的隐患全都消磨干净,方才会去凝煞,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刚刚冲破三十六‘穴’窍还没有几天,便要凝煞,这种事情是那种散修才会做的。

最重要的是,凝煞是修真者自己的事情,什么时候凝煞最合适只有修真者自己最清楚,便是师‘门’长辈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的干涉,怎么突然之间火神宗会大开方便之‘门’,让自己这个让他们大丢颜面的家伙开放赤焰谷,还给他上佳的凝煞之地?

而且貌似这件事情是小寒山与火神宗一起搞出来的,到底搞什么鬼。

“我也知道,现在让你凝煞是有些勉强了,甚至还有可能影响到你将来的修炼,不过这并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也不是你能够决定的,宗‘门’有自己的考虑,妙音师叔祖也有自己的考虑。”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虽然你现在凝煞的确是显得匆忙一些,不过火神宗这一次开放的凝煞之地乃是一处金光离火煞,这一片金光离火煞是专供派中真传弟子使用的,品质上,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师父,您知道这不是地煞之气的问题,我只是好奇,宗‘门’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jīng’英弟子的凝煞之机了。”

听出了王通话音中透出来的讽刺之意,王槐苦笑道,“妙音师叔祖说的对,你是个聪明人,有些事情还是摊开来说的好。”

王通笑了笑,看着王槐,等待着他的解释。

“事情很简单,宗‘门’年轻一代的实力不够,所以需要你立刻凝煞,增强宗‘门’在年轻弟子这一块的实力。”

“可是师父,我的根基不稳,仓促凝煞对未来的发展……!”

“未来发展?!”王槐似乎知道王通想说什么,笑了起来,“未来发展如何?我说过,那一处金光离火煞的品级很高,是人家火神宗给真传弟子用的,又与你的真元相‘性’‘吻’合,即使你的根基不是很稳,关系也不大,如果你能够一直保持现在的气运,未来修成元婴也不是不可能,至于通神天,梁州已经两万多年没有出现过通神天了,你以为你能做到?!”

“呃?!”

一时间,王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难道在这里跟王槐说自己一定能够成就通神天,甚至更高的境界?这样只会徒然惹人发笑而已。

便是王槐对他的信心再高,也不可能相信的。

梁州只是一个小地方H底蕴有限,能够修炼到元婴天已经是侥天之幸了,通神天,你以为是极道九派吗?

“现在凝煞,根基是会有些不稳,但对你的影响也仅仅在于凝炼金丹的的时候有些困难而已,这些困难并不是不能克服的,即使遇到了什么麻烦,宗‘门’也会出手相助,所以你不需要担心。”王槐看到王通‘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循循善‘诱’的道,“你要明白,即使你根基稳固了,想要找到一处适合你的凝煞之地也不容易,多少修真者卡在凝煞之一关上,很大的原因就是找不到适合的煞气,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好吧!”

王通点了点头,没有再争辩什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现在虽然‘混’的风生水起,可还远没有力量能够与宗‘门’对抗,而且身为宗‘门’弟子,如果在宗‘门’需要你的时候不能够‘挺’身而出,也必将被宗‘门’抛弃,说白了,宗‘门’与弟子之间的责任是相互的,在平常的时候,宗‘门’会为你保驾护航,做你的后盾,当宗‘门’需要你的时候,你也要为宗‘门’着想,做出一定的牺牲。

这才是宗‘门’之中的生存之道。

现在让他提前凝煞,站在王通的角度上来看,或许会影响自己未来的发展,但是在宗‘门’的眼中,此时凝煞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最多在未来凝炼金丹的时候会出现一些麻烦,但是到时候宗‘门’会承诺解决,更何况还为你提供了一处上佳的凝煞之地,如果让其他的修真者来选择的话,恐怕会有超过七成的修真者会选择立刻凝煞,毕竟适合自己的凝煞之地也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资源。

从宗‘门’和大多数修真者的角度上来讲,王通是赚了而不是赔了。

王槐看到王通点头,心下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也觉得王通是赚了,但是他也年轻过,知道这些年轻修真者的心思,一个个的都心比天高,认为自己未来必将出人头地,金丹元婴不在话下,甚至通神可期,特别是像王通这般拥有着极强气运的年轻修真者更是有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让他们提前凝煞,在一些人的眼中就是掐断他们的未来,说不定会当场跳起来。

王通起初的反应倒是让他有些担心,不过现在看来,自己倒也没有看错人,妙音师叔祖也没有看错人,这是一个聪明的小子,懂得真正的取舍之道。

“为什么宗‘门’要我这么快凝煞,难道是为了潜龙榜之争?!”王通又问道,自己现在身处潜龙榜第二十名,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位置,难道宗‘门’想要自己凝煞就是为了保住这个位置。

“梅云曦被人袭击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是的!”脑海之中浮现那梅云曦那张亦嗔亦喜的俏脸,心底没来由的产生了一丝怒气,识海之中魔种一动,将这一股怒气吸收,面上‘露’出疑‘惑’之‘sè’,“师父,难道我凝煞之事和这件事情有关?!”

“是的,潜龙榜之争本是我梁州之事,我们五派本是想借潜龙榜之争瓜分通明派留下来的各种利益与势力空白,所以才会重立潜龙榜,不过如今,事情发生了变化,因为某种不明的原因,这些域外之客搅了进来,这才会有贺锦舟被冒充,梅云曦遭袭这样的事情发生。”

“域外之客?!”王通惊呼出声,震惊之‘sè’溢于言表,“他们是域外之客?!”

“不错,对于你们,甚至对于整个梁州而言,域外之客更像是一种传说,但这都是真的,他们为什么要‘插’手这件事情原因未知,但域外之客每一次出现都会带来极大的麻烦,这一次也是一样。”

“师父,域外之客一直以来都只是传说而已,难道他们真的存在?!”

“当然存在,你也是出身修真家族,对于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清楚,只是每一个域外世界与我们都相隔太远,普通人是不可能跨域来到我们昆墟界的,既然有强大的神通者能够跨域而来,有极道九派在,也不可能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大家都仅仅只是将域外世界当成是一个普通的传说罢了。”

?“那些家伙可不像是大神通者?!”

“他们的确不是,事实上,除了一些有能力独自跨域的强者之外,某些时候,还会有一些实力低微的生灵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出现在其他的世界,这些主要是因为空间法则的变化造成的,十分的偶然,成百上千年也不会发生一次,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某些生灵会被别有用心的大神通者送到域外世界,据说是为了完成某些任务,这才是最麻烦的,这一次梁州遇到的情况便是这样。”

“被大神通者送到这里来完成任务?!”王通眨了眨眼,暗自心惊,在王家的传承之中也提到过域外世界,但也仅仅只是廖寥几笔而已,并没有提到过王槐刚才说的情况。

“看来在昆墟界的那些强者和极道九派的眼中,诸天轮回之地的存在并不是什么秘密,也不知道他们对这些轮回者和诸天轮回之地究竟是什么态度,将来在遇到极道九派之人时,却是需要谨慎一点。”他心中暗暗的警惕着。

“贺锦舟的事情发生以后,玲珑谷特意请了天命谷的一位大师推算事情的前因后果,结果得出了这样一个意外的结论,这些人都是被某个大神通者送到昆墟界的,来昆墟界的目的是为了完成某个任务,这个任务与潜龙榜之争有关。”王槐说道,“那位大师能够推算到的也仅仅只能到这一步了,另外,他还推算出,如果不能阻止这些人的话,就有可能会引发未知的后果。”

“未知的后果?!”王通有些不解。

“我也不知道这个后果是什么,那位大师也不知道,只是说后果会非常的严重,甚至有可能改变梁州的命运。”

“那这和我凝煞又有什么关系呢?”

“鉴于这些域外之客的危险,天命谷的那位大师建议合五派之力对付他们,这些域外之客听实力或许并不是很强,但是他们的伪装能力足以以假‘乱’真,而因为他们任务会有可能搅‘乱’潜龙榜之争的进程,所以五派决定将潜龙榜之争?形势改变一下。”

“改变潜龙榜之争的形势?!”

“不错,你也知道,潜龙榜之争争的是排名和人数,现在又加上了一项猎杀域外之客,增加了一个猎杀榜,任何一名在潜龙榜上有排名的五派弟子,只要猎杀一名域外之客,便能够进入猎杀榜,猎杀榜的价值与潜龙榜第一相当,如果能够猎杀两名域外之客,那么排名便能够超过第一名。”

“也就是说,猎杀榜高于潜龙榜?!”

“是的。”

“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我们做,那些域外之客的实和不强,只要出动几名金丹天的长老,便能够解决一切了。”

“典型的小修真者的想法。”王槐听后笑了起来,“金丹天的修真者在梁州已经算是高端的力量的,每一个都非常的珍贵,这些域外之客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是手段却诡异的紧,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样的底牌,要是为了这件事情有金丹天长老损失就得不偿失了,另外,天命谷的那位大师也暗示过,这件事情由潜龙榜而起,最好还是由潜龙榜中人来解决。”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一顿,‘露’出无奈之‘sè’,“我们梁州对于域外世界一无所知,但是极道九派和两大天机‘门’派不一样,他们对于域外世界的了解非常的深,很有可能早就与这些域外的大能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那位大师老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所以就‘弄’了个猎杀榜出来?!”

“不错,所以就‘弄’了个猎杀榜出来。”王槐道,“正是因为猎杀榜的作用高于潜龙榜,所以各派都会在潜龙榜中挑选重点的人物作为培养的对象,我们小寒山在五派之中实力不强,有资格排入前十名的也仅仅只有一名而已,并不占优势,所以才会选择你,让你提前凝煞,增强实力,若是有机会进入猎杀榜中,对宗‘门’的贡献就会很大,到时候,宗‘门’也一定会给予你相应的奖励。”

“看来这一次宗‘门’算是下了血本了,连火神宗都说动了。”

“不错,既然要你为宗‘门’做贡献和牺牲,自然就要为你创造出最好的条件来,否则宗‘门’如何团结人心。”王槐理所当然的道,“所以你可以放心的去赤焰谷,不必担心火神宗的报复,五派之中有竞争也有联合,这一次小寒山选择与火神谷联合。”

“我明白了。”王通点了点头,“什么时候去凝煞?!”

“越快越好,如果你都准备好了的话,明天就可以起行,不过凝煞的时候要快,之所以会选择金光离火煞便是因为那一处地方煞气充盈,又与你相合,相信以你的气运本事,最多一个月,便能凝煞成功,再用一个月稳固境界和一个月的缓冲时间,三个月便能够凝煞小成了,希望你不要误了时辰。”

“弟子遵命!”

事情全都说开了,王通也没有什么需要抱怨的,他也清楚,这种事情放到别的弟子眼中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情,也是一个天大的机会,王槐之前口口声声的说是要自己“为宗‘门’牺牲”其实也不过是给自己一点面子,让自己能够赶快接受而已,在他的心里,恐怕也不会认为自己这是一种牺牲。

“这样也好,三个月的时间足够将我的灵物孵化出来的,到时候再配合我新成就的煞气,对付一名轮回者还是绰绰有余的,嘿嘿,猎杀榜,有了这个东西,还可以光明正大的干掉轮回者不惹人怀疑,倒是一举两得,只要我谋划得当,干掉绿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嗯,这件事情关系太大,一定要万无一失,凝煞一定要提前完成,调整好‘jīng’神之后便开始推算,保证能够猎杀成功,轮回者现在只剩下六个人了,只要干掉一个,必然能够得到前十的位置,对宗‘门’而言便是立下了大功,到时候我在宗站与鹤鸣一系的地位就会更加的稳固,得到的利益也会更多!”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二章 猎杀榜(二合一章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