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十二章 遥远的沧澜

第十二章 遥远的沧澜

晨曦微露,残像吸食的兽魂残魄也渐渐耗尽,释出的无形力场渐弱,再没有淬练的效果,魂祭兽筵也就到了尾声。

火坛已熄,就剩下一些烧得乌黑的残木,铜鼎放下来,里面还剩不少肉羹。

南獠、宗桑等中阶以上的蛮武,才笑嘻嘻的围上来,就着浑浊的果酒,围着篝火堆,将一碗碗温热的肉羹从铜鼎里滔出来喝,欢声笑语一片。

宗崖、宗凌,南溪等年纪稍大些的少年,魂祭结束也不离开,拉着陈寻坐在火堆旁,赖着脸皮跟大人们讨一碗果酒喝。

南獠、宗桑等人开悟蛮魂,他们虽然总共十五六人,却是乌蟒部真正的中坚力量。

他们将肉羹喝下肚,回去后再修练,自能吸收药力、精纯血脉,不需要蛮像的辅助。

这次盛筵,对南獠、宗桑他们的助益极大,肉羹一碗接一碗的喝下去,堪比以往三五年的修练;不过得益最大的,还是宗崖、宗凌这些乌蟒少年。

陈寻此时都能从宗崖、宗凌,以及南獠之子南溪等人的身上,明显感受到比昨夜之前更旺盛的气息,而他们体内经过一夜淬练、精纯十倍都不止的血脉,将为他们的蛮武修练奠下深厚的根基。

比以往加倍苍老的巫公宗图,叫寨中几名老人搀着从祭坛上走下来,虚弱得都站不住脚,坐在火堆内,喝下一碗肉羹,才算是恢复少许精力,感慨的说道:

“苏氏未出涂山之时,乌蟒在涂山以西称雄,号令诸部。那时的魂祭兽筵,几乎每月都能举办一次,一次都要举办三天三夜才休。现在倒好,几十年的积蓄,一夜兽筵就耗尽了……”

南獠开朗的笑道:“等宗崖、宗崖、南溪他们成长起来,一定能率领族人走得更远,猎来更多的荒兽异禽,让阿叔来主祭兽筵!说不定二三十年后,乌蟒还能有机会迁回到沧澜去……”

“沧澜啊!”巫公宗图神往的眺望北方的天空。

沧澜!

陈寻都没有能力走出方圆百里的山岭,自然更不知道纵横千里蟒牙岭以南的沧澜荒原,是怎样一番情形。

据西荒经所述,蟒牙岭以南、涂山以西的沧澜,是西荒绝域与云洲相邻的一片荒原,在涂山之中有隘口,与沧澜相接,也是云洲出涂山、进入西荒绝域的必经之路。

每到寒冰融化的春季,沧澜就会长满五sè碎小花草,千里荒原一片斑斓。

而在八百年前,那里也曾是乌蟒先人世代居住的地方,也是乌蟒先人流下太多血跟泪的地方。

西荒绝域,地广十数万里,纵横千里的蟒牙岭只是其中微小一粟,陈寻都没有机会走出蟒牙岭,自然也难想象这方天地的广袤;而在昨夜蛮魂具相之后,他心里对这方天地更是充满向往。

巫公宗图收敛激荡的心绪,柔和又有些疲惫的眼神,转到陈寻的身上,片晌,跟南獠等人说道:“先蛮祖灵并没有拒绝阿寻的接近,但他终究是外族,以后还是让阿寻跟宗桑学习一些战技吧……”

“刚才阿寻在蛮像之下,明明也有感应。他的潜力这么大,不应该纳他入族,让他跟宗凌他们一起参悟蛮像吗?阿爸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宗桑第一个跳出来质问。

魂祭前的公议明明都说好的事,而且也是阿爸跟南獠他们力争来的,宗桑怎么都想不到,阿爸却先改口了。

见阿爸神情坚决,宗桑急得站起来,从广场边搬起一块巨石过来,指着陈寻说道:“阿寻,你将这石头抱起来,让阿公看看,你的潜力到底有多大!”

广场边上放置好些巨石,是蛮武练力所用,有百十斤、三五百斤不等。

阿寻之前能勉强举起六百斤的巨石,就堪比初阶三层的蛮武。

宗桑随手搬过来这块巨石,堪有他一人高,是两千斤重的练力石,陈寻看着就有些犹豫,他怎么能举得这些重的巨石?

“快试快试,让巫公看看你的力气到底有多大!”其他蛮武也叫唤道。

陈寻试着将手搭到巨石的边上,就觉得石头在地上生了根似的,但他沉下身子,力涌双臂,就觉得石头就算生了根,也不是不能扯断,左右摇晃了两下,就一鼓作气将石头抱起来。

不过陈寻也只能做到这一步,感觉再用力,腰背像弓弦一样绷紧的筋腱就会被拉裂。

陈寻将巨石扔下,“砰”的一声响,他心里也是吓了一跳:他从拖乌狡鳞回寨,才三天时间,他不过服一枚乌蟒丹,喝下三大碗肉羹,力气竟然就暴涨了三倍!

“喝、喝、喝!”围着火堆的一干人,没想到陈寻真能将巨石抱起来,还以为他能将巨石摇动就了不得了。

两千斤的巨石啊,对上阶蛮武来说是小意思,但对中阶蛮武来说,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抱起来。

这时候大家眼睛都看向巫公宗图,阿寻这样的神力少年,要不是乌蟒族人就太可惜了。

巫公宗图眯起浑浊的眼睛,坚定的摇了摇头:“先蛮定下来的规矩,不能改啊!”

宗桑气得要将他阿爸下巴上几根稀疏白胡子揪下来,什么破规矩,不就是以前吃过苏氏的大亏吗!

“阿叔,你们说,阿寻该不该入族!”宗桑问坐在他阿爸身边的几个寨中老人。

“南獠,你怎么看?”几名寨中老人问南獠。

巫公之外,族长为首。

南獠也是疑惑巫公宗图的态度前后为何转变这么大,虽说他不再坚持拒绝陈寻入族,但他也有些其他的担心,沉默了许久,说道:“阿叔应有他的考虑,阿寻跟宗桑先学习战技也好。”

陈寻心里知道,一旦成为乌蟒族人,就要像南獠、宗桑、宗崖他们那样,承担守护乌蟒的责任。

阿公宗图一改初衷,这么安排,就是不想让乌蟒束缚住他的手脚。

只是他在这方天地,除了乌蟒,身无所系,难道不成为乌蟒族人,这份情义就能舍弃?

陈寻心怀感激的冲阿公宗图叩头而拜……

*********************

得宗图、南獠等人许可,接下来的数月,陈寻每次采药归来,都会先到石殿前的广场上,跟随宗桑等人练习乌蟒的弓矛战技。

篝火熊熊烧起,照着广场上明亮如昼。

宗崖手持一把兽骨磨制的锋锐长矛,踩着步法,舞出一团灰蒙蒙、绵延不绝的青光矛影。

乌蟒九幽战矛,分扎截劈、扫抹刺、撩点崩九式矛姿。

每一式矛姿辅以跨、踏、踩、掠等不同步法,又皆有数十种变化。

但见宗崖身藏青光矛影之中,每一式矛击都有不同的变化,辅以拳打脚踢,嘴里呼喝声震,整个人就像贴地翻滚的雷霆,稍沾就会骨断肢残,声势端的骇人。

不仅围看的乌蟒少年,满眼羡慕,心里惊骇,都在想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将手中战矛练到这种程度,就连站在石殿广场边缘,与宗桑一起督导族中少年修练战技的几名中阶蛮武,见宗崖挥舞乌蟒战矛如此凌厉,脸上都是又诧异又惊喜的神sè,实在想不到年仅十四岁的宗崖,现在就有跟他们并肩齐驱的实力。

假以时日,宗崖成长为乌蟒新一代的天蛮强者,也非没有可能。

宗崖这段时间如此快速的长进,跟魂祭兽筵有着直接的关系。

不仅宗崖,宗凌、南溪等乌蟒少年,蛮武修练都迸发出巨大的潜力,短时间里就有极大的进步,宗桑、南獠等核心蛮武,实力增强之后,不仅敢走出更远,往蟒牙岭深处走得更深,也敢狩猎更强横的凶禽猛兽。

更多的荒兽,意味着更充足的肉食;更强横的荒兽,意味着精纯血肉更能滋补气血。

魂祭兽筵使得乌蟒部进入更加生机勃勃的良性循环之中,狩猎归来,宗桑、南獠等人,除了自身修练不缀外,也是加倍的督促宗崖等少年修练,期待着乌蟒部终有一天能重振旧日的辉煌。

宗桑更是一脸的骄傲,拍着他家小子宗凌的肩膀:“你跟宗崖学着点!有点成绩,尾巴就翘天上去了,你差宗崖还远着呢!”

宗凌已经开悟蛮魂,但小孩心性未改,瘪着嘴,跟他老子不屑的说道:“宗崖还大我两岁。”

宗凌这句话却换来宗桑的一记大耳刮子。

宗桑朝着儿子怒吼:“滚,给老子练矛去,不要就会嘴巴利索!”

宗凌委屈的摸着脑袋,说道:“都说不能打脑袋,本来我就笨。”见他老子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忙溜到角落里去练矛。

陈寻见宗桑威猛高壮,却拿宗凌没辙,暗感好笑,也不管宗凌给赶到角落里,又专心看宗崖练矛。

陈寻灵识过人,见宗崖将骨矛舞出团团乌光,威势惊人,但唯有骨矛逆刺之际,则加倍透漏出凌厉的穿透之势,威力远非普通矛姿战技能及。

与兽皮所绘的九幽蛮魂像相比,此时持矛逆刺的宗崖也算是初得三分神韵,实则是宗崖沉浸矛术之中,身与意合,他所开悟的蛮魂在神魂识海不自觉的若隐若现,施展出蛮魂具相的神秘力量。

乌蟒千年以来的蛮武传承,核心就有那幅兽皮蛮像所绘的逆鳞一刺。

这堪比天痕地势、道蕴天成的一刺,蛮荒诸部称之为蛮魂战武,也是乌蟒九幽战矛的本源。

数十代乌蟒部先人,从蛮像不断参悟、改良,从逆鳞一刺演化而来的九幽战矛,则是威震蟒牙岭的搏杀战技。

然而看宗崖舞矛,陈寻感悟更深:

虽说蛮魂具相后所施展的蛮魂战武威力奇大,但与敌搏杀,还是需要辅以完整、变化多端的战技,才能真正的发挥出威力。

有这样的明悟,陈寻每日除了苦练九幽战矛外,也跟宗桑苦练拳脚功夫,希望在与敌搏杀时,能将大鹏秘拳五势的威力也彻底的发挥出来。

看网友对 第十二章 遥远的沧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