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十三章 深山不易进

第十三章 深山不易进

(求收藏、红票,走过路过,千万不要忘了收藏、投一下红票啊!)

月至中天,在广场练过战矛、拳脚工夫,陈寻回到自己的窝棚也没有休息,而是从药篓里拿出一株鱼阳草。

陈寻没有加入乌蟒部,还是作为异族少年寄居在石寨,如今他也算修练小有所成,敢到蟒牙岭更深处采摘药草,收获自然也比以往多出许多。

除了换取食物外,还能有一些药草剩余,阿公宗图就让他留着供自己修练所用。

将鱼阳草衔在嘴里嚼碎,但不急着将微微腥涩的草液咽下,陈寻施展大鹏五势,神魂识海也倏然打开,浅青sè的人形光影,也是意随身动,依次施展大鹏五势……

虽说陈寻现在盘膝而坐,就能进入极静入寂的境界观想蛮魂拳势,但他发现,施展大鹏五势,身与意合入微之际,打开神魂识海,自发具相蛮魂,精纯气血、淬练筋骨皮肉的效果更佳。

随着口腔里的鱼阳草药力渐渐渗入血脉,就有些微神华从气血溢出,向人形光影凝聚。

虽说只有些微变化,但此时的陈寻灵识过人,还是能感觉到神魂识海之上、散发浅青sè毫光的人形蛮魂,不断变得更加凝实,也不断的在长高。

这并不是陈寻错觉。

陈寻最初只能具相蚕茧大小的蛮魂,这些天过去,蛮魂相足足增长有一倍,足有两寸高矮。

待感觉口腔里的草液药力已经吸收干净,陈寻便止息盘膝而坐,任神魂识海之上的蛮魂散作万千细碎毫光,散入四肢百骸。

看陶碗里的灯油,才烧去些许,陈寻暗感自己修练才刚刚起步,一株鱼阳草就只能供这点时间的修练,看来是要往蟒牙岭更深处寻找修练的灵药了。

*******************

天亮还要进山采药,陈寻不敢过度压榨身体潜力;而在有足够的灵药之前,陈寻更不敢观想威力绝强的九幽蛮魂。

他可不想修练一次,就在窝棚里瘫痪上好几天;这不是细水长流的好方法。

身边还有一枚乌蟒丹跟六株鱼阳草没有服食,但既然打定主意往蟒牙岭更深处走,还要贴身留一些灵药以备不时之需。

墙隙有青潆潆的晨曦透进来,陈寻就将药篓子背到肩上,走出窝棚。

广场上,近百蛮武也分作七八支猎队,准备进山狩猎。

近来大家修练更加勤奋刻苦,但消耗也是倍增。

山岭里禽兽生长都有定量,要想获得更多的猎物,只能往蟒牙岭深处走得更远。

看着陈寻背药篓出来,众人都跟他打招呼:“怎么,陈寻今天又一个人进山啊,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大家彼此有个照应?”

狩猎,就得漫山遍野的寻找野兽踪迹,山窝子里有没有大的兽物躺藏,一眼都能看出来,搜寻起来极快;而采摘草药则是技术活,眼睛得往石隙沟角里钻,一寸地一寸地的慢慢找。

通常说来,只要在猎队清出的安全区里找药,都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凶猛野兽。

不过,寨子里也有老人会进入这些“安全区”找药,陈寻没有加入乌蟒,采集药草,除了换食物之外,其他都归自己修练所用,自然不能占这个便宜。

“谢谢阿松叔,我今天想去北崖子看看,还有我今天夜里可能赶不及回来,谁要是看到阿公,帮我跟阿公说一声……”陈寻挥挥手,感谢大家的好意。

“北崖那边太远了,猎队也有好些日子没搜过那边,夜里在外留宿,更加凶险,你一个人去,遇到凶兽怎么办?”有人担心的说道。

“阿寻还要你担心啊,你看看他那力气,看他那机灵劲,就是遇到山豹子,正好给他猎回来加餐。”有人对陈寻信心满满,心想这小子一个人进山,每回采到的药草,都是寨子里那些采药老手的好几倍,还时常能采到鱼阳草那样的灵药,真不明白巫公为什么会那么顽固,不让阿寻加入乌蟒。

以往猎队也很少在山里宿夜,如今消耗大增,被迫要往山岭更深处狩猎。

兼之魂祭兽筵过后,寨中蛮武实力都大增,包括宗凌、南溪在内,这段时间一共有四人开悟蛮魂,使得寨子里中阶以上的蛮武增加到二十人,这样也就能组织一两支精锐猎队,进入深山里宿夜、狩猎。

大家都知道陈寻一向胆大心细,听说他要留在外面宿夜,也没有太过惊讶。

***********************

山里的野兽,一年能生好几胎,而鱼阳草这样的灵药,偶尔在那个山沟子里采得一两株,可能再过十年八年,这片区域都不会再有一株鱼阳草长成。

普通药草易得,灵药全靠机缘。

而鱼阳草在灵药里,还只能算最低微的一级,但就是这样的低微灵药,陈寻一个月能采到三五株,就算是相当幸运了。

要想采到更多的、药力更充沛的灵药,就只能往人迹罕见的深山野林里钻,这也意味着会有更多、更大的凶险。

那头乌鳞狡幸亏是被雷电击毙,被山洪冲出山来,不然就算是南獠、宗桑同时带队,在深山里与那头快要结丹的乌鳞狡遇上,也难有一个活口逃出来。

陈寻想着,山中异兽都有自己的领地,乌鳞狡才被雷电击毙没多少日子,想来它的领地还没有叫其他蛮荒异兽跑过来占据,沿着山涧深山里走,兴许能安全些。

大半天,也不知道翻过多少奇峻岭脊,站到一处山峰上,再也看不到乌蟒寨的踪影,陈寻才放缓脚步。

陈寻此时脚力甚健,一天时间都用来赶路,估计这一跑,差不多跑进蟒牙岭深处有近百里的距离。

《西荒经》载蟒牙岭南北纵深千里,这要是实数,那位于蟒牙岭北麓边缘的乌蟒,距蟒牙岭的最深处应该有五百里。

陈寻所立之处,远远谈不上蟒牙岭的最深处,但也足够了。

见暮sè四合,天很快就会黑下来,陈寻找了一处崖洞爬上去,想在里面过夜,明天就在这片山岭附近寻找药草。

为防止有什么凶禽猛兽突然闯进来,他又去附近搬些石块过来,想将洞口堵住。

一声唳啸传来,陈寻抬头就见一点黑影从远空往这边崖顶掠来,疾风扑至,瞬息就见一头巨雕抓住崖顶的枯树。

巨雕团住翅膀也有山豹大小,青羽如铁,红鳞利爪散发冷冽寒光,青sè的眼珠子厉寒发光,正盯住陈寻这个闯入它领地的不速之客。

陈寻心头发寒,未曾想刚落脚,就遇到这么头凶禽。

陈寻一路走来,除了偶尔见到一两头山鹿饮水溪畔外,没看到其他凶禽猛兽,还以为乌鳞狡的领地,不会有其他凶禽猛兽的存在,却没想到一头撞进青眼巨雕的老巢里来。

青眼巨雕虽然不是乌鳞狡这样的蛮荒异兽,但也绝不好对付。

崖顶石梁旁那黑森森的洞口,有许多枯枝伸出来,可不就是这头白额巨雕的老巢?

青眼巨雕眼露凶光,振翅扑来,疾如闪电,一对铁翅更是刮起狂风大作,吹得枝断石裂,离十多米远就有无形如刀的罡风气浪,直割陈寻的脸面而来。

陈寻踏步就将手中骨矛冲巨雕白额刺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巨雕贴着崖壁袭来,陈寻见这头蠢雕如此托大,仗着一只坚如精铁的长喙就想将他啄成两段,不在这时杀了这扁毛畜牲,更待何时?

“咔嚓”一声,骨矛刺中巨雕铁额,顿时断成两截。

陈寻来不及痛惜那支出师未捷的骨矛,一股巨痛从虎口沿着臂骨就往胸口冲,叫他怀疑这一下,就将他的右臂震裂。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头禽兽,扑袭之下就会这么大的力气,更没想到巨雕额头会那么坚硬。

他如今两膀子也有两千多斤的气力,骨矛用异兽腿骨制成,坚如精钢,他寻常时练习时,一矛能将半人高的巨石捅成碎块,没想到却叫巨雕铁额撞成两截。

青眼巨雕的铁额,到底是坚硬到什么程度?

陈寻心里骇然。

好在巨雕也叫那一击震晕,直往崖下跌滚,不然在陈寻右臂给震得快断之际,它翻翅露出利爪,他绝难逃开膛破肚之劫。

巨雕跌下崖,也没有给陈寻趁机追杀的机会,堪跌到崖底,就又震翅飞起,悬在半空中晃了晃给震晕的脑袋,又以更凌厉的凶势,伸出红鳞利爪往崖洞这边扑来。

陈寻手里还有一柄青铜短剑,右臂巨痛未消,用不上劲,拿剑在左手。

只是短剑坚韧,还不如那支用异兽骨磨制的骨矛,他不敢拿短剑与巨雕力拼。

要是没有趁手兵刃,他赤手空拳跟这头巨雕在旷野宽谷里的缠斗,他可不觉得自己能有什么胜算。

看着巨雕扑来,陈寻往崖洞里闪躲,抬脚就将洞口的一块巨石踢出去。

巨石重逾百斤,在陈寻脚下仿佛石弹射出,挟裹巨大风势,但巨雕利爪抓住。

哧溜一串电光石火溅出,巨石就碎成数块掉落山崖,陈寻借机掣剑往巨雕那双青sè双眼抹去,心想这畜牲的眼珠子,总归没有那铁额坚硬。

巨雕收起轻敌之心,利爪扑击快成一道寒光抹来的短剑,迅捷如电,竟不比陈寻稍慢。

看那红鳞利爪能将巨石抓碎,坚硬程度想来不会在铁头之下,陈寻不敢去硬碰硬,闪身就往崖洞里躲。

这畜牲还没有在人类手里吃过这么大的亏,报仇心切,也不顾崖洞狭窄,敛翅就往里钻,利爪扒住崖石,一支长锐铁喙就疾如雷电的朝陈寻刺啄。

陈寻连退数步,都不能摆脱那如长矛一样的铁喙,只能举剑相格。

剑格剑断,陈寻对此就有预料,就在剑短瞬时,神魂识海倏然打开,蛮魂具相,身与意合,左拳冲着巨雕的右眼轰去。

拳势奔如雷电,卷起割面大风,吹得崖洞里石飞沙迷,厉声尖啸,巨雕见拳势骇人,堪堪要闪,下一刻就叫陈寻一拳打在眼珠上。

沛然巨力,将巨雕的一只眼珠子“咔嚓”震轰碎,青黑sè的液体溅得陈寻一脸。

“唳!”

巨雕凄厉嘶啸,尖锐的声音就像一道道金针直刺脑骨,震得陈寻头皮炸天,神魂识海也是波浪狂涌,下一瞬时就如风吹灯灭,蛮魂相骤然碎裂,蛮魂神华如乱流激荡,陈寻气血浮动,差点一口血狂喷出来。

陈寻未曾想巨雕厉啸竟有如此威势,而轰出的左拳来不及收回,胳膊叫巨雕发狂的利爪狠抓了一下,皮肉血淋淋的割开,森白臂骨上还留下一道深深的深槽,差点给整根切断。

相比较陈寻的惨状,眼珠子被打碎的巨雕更是痛不欲生,在狭窄的石洞里疯狂乱撞,“啪啪啪”,仓皇往崖洞外逃。

一时间,崖洞里碎石乱飞,碎羽如雨。

见巨雕不敢再贸然闯进崖洞里来,只是崖洞外惨嘶狂叫,陈寻才得机会稍稍歇口气。

陈寻暗感蟒牙岭的深山,还真是不好闯啊,眨眼间的工夫,他就跟这个扁毛畜牲打了一个两败俱伤。

这两败俱伤还亏得这扁毛畜牲轻敌,要是在开阔山谷遇上,更大的可能是他被这扁毛畜牲的利爪开膛破肚。

看网友对 第十三章 深山不易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