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十六章 十三叔

第十六章 十三叔

中年武士葛异对阔脸少年的喝斥,也只是温和一笑,说道:“十三爷怕是要等到明天才会出山,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蟒牙岭虽然只是涂山的支脉,但夜里要有什么凶禽猛兽从深山里闯出来,我们几个怕也护不住两位小公子的周全……”

“十三叔这次进山就是寻那头乌鳞狡,蟒牙岭要有什么凶禽猛兽,避之不及,还敢闯进来伤人?”阔脸少年狂妄不屑,不大想连夜赶路往回走。

陈寻心里骇然,没想到这伙人进蟒牙岭的深山,竟是为了找一头乌鳞狡,就不知道这蟒牙岭深处,有没有第二头乌鳞狡存在了。

他不知道所谓的“十三叔”是什么人物,心想这人能撇开这一干堪比蛮武九重颠峰的高手,独自进入蟒牙岭极深处寻那乌鳞狡,怕是阿公宗图所说的天蛮强者了吧?

陈寻正巴望着这伙人早些离开之际,暮sè深重的远空,有一点黑影高速掠来,眨眼间的工夫就驰到树林的上空。

却是一头比青眼巨雕还要大些许的黑sè鹏鸟,巨翅展开足有六七米宽,黑羽似铁,掠翅而来,停在树林上方,却仿佛一座山丘压来。

一对锐利鹏眼,在暮sè里仿佛两团熊熊燃烧的黑sè火焰,透漏出君临天下的强横气息。

陈寻竟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蛮荒异种,看着体形相仿,却不知道要比青眼雕强横多少倍。

要是这头巨鹏,将他们这些人都当下猎物,陈寻不知道有几人能活着逃出去。

然而更叫陈寻惊掉下巴的,就是黑sè巨鹏的背上,竟然正绰手站着一个青甲武将……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巨鹏敛翅落地,青甲武将闲庭信步的走下来,看着葛异等人都快天黑了还在深山里转悠,略有不满的问道。

“我们看到这头青眼雕,想要捉回去送给青璇,才追过来的。”阔脸少年似乎也很畏惧青甲武将,赶在葛异说话之前抢着将谎话编圆了。

青甲武将眼眸在这么深的暮sè里,也是青光湛湛,扫眼看过旁边血肉模糊的青眼雕,又看坐在远处树根下的陈寻一眼,没有说什么,显然也不会叫阔脸少年的谎话轻易骗过去。

“十三叔,你找到那头乌鳞狡了没?”另一名少年乖巧的问道。

“没有。”青甲武将摇了摇头。

“那肯定是乌鳞狡怕十三叔您,闻着您的气息,早早躲起来了——我们还要不要再留几天?”少年问道。

“狡兽乌鳞,堪比还胎境颠峰,我也未必是敌手;真要找到,还要请你四叔一起过来生擒。我都在蟒牙岭北山找了三天,都没有找到,恐怕是黑山部的族人看错了,将其他什么荒兽误作乌鳞狡了。我在山里就看到几头跟乌鳞狡长得很像的野生鳞马,要不是没那闲工夫,倒可以捉出山来给你们当座骑,”青甲武将说道,“你们今天还要吃些苦,夜里就回去,不能再在外面耽搁时间了……”

青甲武将发号施令,两名少年没有什么废话好说。

黑山部的那两名上阶蛮武,怕青甲武士责怪他们黑山部谎报消息,害他白白浪费了三天时间进蟒牙岭找那头乌鳞狡,也不敢多废话什么,两人当即当起苦力,拿根绳子扎起将青眼雕的红鳞利爪,将长矛当棍子,扛起来就走。

其他人都走后,那个叫葛异的中年武士留在最后面,走到陈寻跟前,替给他一粒青sè丹丸:“青眼雕我们拿走,这丸药就算是补偿你的。”

“谢谢。”陈寻小声说道。

…………

…………

苏青峰见葛异从后面跟过来,而刚才那个坐树底、满身是伤的蛮族少年却没有跟过来,颇为诧异的问道:“那个小子,不是黑山部的?”

“说是乌蟒部的,独自进山,刚刚跟我们遇到。”葛异回禀道,不过他也没有直接戳穿阔眉少年的谎言,他相信十三爷眼明如电,看过遍体鳞伤的青眼雕,就会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苏青峰沉吟着,回头看了一眼。

“十三爷,要不要我将他带回来?”葛异问道,“受这么重的伤,还能咬牙支撑住,是不错的苗子啊。”

“算了,”苏青峰不想节外生枝,说道,“青眼雕之前可能受过什么伤,才让那小子捡了便宜。”

葛异也不说什么,想想十三爷的话也对,青眼雕要不是之前受过重伤,怎么可能一直留在地上,给一个赤手空拳的蛮族少年打到垂死?

他却怎么都想不到,陈寻跟青眼雕就在溪谷上的崖洞附近,整整缠斗了一天一夜。

阔眉少年见葛异把什么事都跟十三叔捅了出来,心里虽气,也无可奈何,心里更恨那蛮族少年,暗道,要不是那蛮族少年多事,他们一路走过来迟早会发现那头青眼雕,以手中宝弓还不能将这头青眼雕射落?

**************************

陈寻看着手里中年武士临走塞给他的青sè丹丸,暗道这伙沧澜人总归不用对他耍什么心计,当即将丹丸外面的腊壳剥掉。

一股异香扑鼻而来,陈寻顿时神清气爽,就像已经服下大补药,暗感这枚灵药所含的药力,怕是比乌蟒丹强上一倍不止。

他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也顾不得珍惜这枚丹丸,眼下还是疗好药走出深山要紧。

不过,他又担心古辰、古护中途折返,不敢留在原地服药疗伤,苦苦支撑住,往溪谷方向走出四五里,藏身溪谷旁边的一处茂密灌木丛中,才将丹丸含到嘴里,观想蛮魂,炼化药力。

虽说与青眼雕搏杀时,陈寻有乌蟒丹的药力支撑,维持气血没有枯竭,其实身上所受之伤,比他以往甚至一刻都要重。

陈寻盘膝而坐,心念潜入神魂识海,观想大鹏拳势。

除了能感觉到青sè丹丸的药力渗入气血,源源不断转为气血神华释出外,神魂识海的本体更是金光灿灿,就像刮起十二级台风的风暴海,狂涛怒浪汹涌扑出,似要将悬立识海之上的蛮魂相扑灭掉……

陈寻还是没有遇到今天这种情形,以往心念进入神魂识海刻画拳势,识海本体不会有什么异动,暗道:要是识海本体掀起的神华波澜,直接将蛮魂扑灭,会发生什么异变?

陈寻左右无计,也隐隐有些期待,没有说立即退出观想,就见波涌汹涌的识海本体涌出一道如匹神华,到半空凝成一线耀眼光流,从蛮魂的足底直接注入。

陈寻此时能观想具相的大鹏拳势,人形光影仅有两寸高矮,还远远谈不上凝实,就像简笔画,而在这时,就在金sè光华注入之后,蛮魂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凝实,下一刻又成一樽金光灿灿的六臂巨魔相。

虽说蛮魂大小不变,但这樽六臂巨魔相腋生六臂,额生独角,面目狰狞,睁眼有如金刚怒视,透漏无上威仪,正与携陈寻到这方天方地的六臂巨魔,须眉无差,简直就像是在他的神魂识海之上复活过来……

一切都那么的真实,陈寻甚至能感觉到六臂巨魔平缓的呼吸,以及体表之下的筋骨缠结、气血流转、脉膊跳动……

这怎么可能?

巫公宗图说过,只有凝出先蛮真血,由先蛮真血直接凝成的蛮魂,才会有“真如实相”的境界。

难道就巨魔滴入他体内的那滴金sè魔血并没有全部用来改造他的身体,还有相当一部分就藏他的神魂识海之中?

陈寻这一刻,灵识也是骤然放大,似有心眼从头顶跃出,居高而下的看着他的肉身盘膝观想。

但见他的身体此时闪闪生辉,仿佛一个磁场,叫溪谷之上的如水月华,就像潮水一样汇聚过来,往他的身体里涌。

他周身一道道深可见白骨的创口,散发熠熠光华,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而这如匹月华,除了修伤补创之外,还有大量直接透过陈寻的体表,凝聚到六臂巨魔相之上,虽然缓慢,但心眼还能清晰的看到两寸高矮的六臂巨魔相,正在一丝一毫的长高……

直接接引天地灵气,凝练蛮魂、淬练身体,确是蛮魂相修练到真如实相境界后,才拥有的能力。

“真如实相”,就是魂海之上观想蛮魂,除体肤皮肉外,筋骨、血脉俱全,如人中有人,相中藏相。

然而,到这层境界,就已经破开肉障了。

陈寻可不觉得他一次修练,能直接晋入天蛮境界。

这一切的异变,或许还是源自那滴金sè魔血。

他以前通过压榨身体极限的方式进行修练,原以为那是最原始的蛮武修练方式,没想到他身体到濒临崩溃之时,实际上是那滴金sè魔血激活起来,对他的身体进行修复。

他此时与青眼雕一战,肉体又差不多到崩溃的边缘,金sè魔血也就再次激活。

只是这樽六臂巨魔相非他心念刻画,而是直接由神魂识海本体涌出的大量金sè神华凝成——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他广如金sè之洋的神魂识海,本体实是那滴金sè魔血所化,而六臂巨魔相只是那滴金sè魔血的自主具相?

陈寻听阿公宗图说过,开悟蛮魂的乌蟒蛮武,大多数人,用心眼所看到的神魂识海本体,也就是所谓的魂海心相,都只有池塘大小,四边是枯寂幽晦、心眼无法窥测的虚无,被百骸筋骨血肉束缚。

神魂识海本体的宽广,通常决定蛮武修练的潜力,但还是可以通过吸收异兽真血进行增强。

可以说,普通灵药作用于气血,然后通过蛮魂具相淬练筋骨皮肉;唯有异兽真血能直接作用于神魂识海。

天痕地势、道蕴天成、万物有灵、观想而法之。

天地之间,不是只有人才会修练,能称得是蛮荒异种的凶禽猛兽,也能修练。

荒兽异种修练到一定的程度,体内也会凝出真血。

捕杀荒兽采集真血,对蛮武来说,就是能洗髓换血、脱胎换骨的宝药。

一两滴真血看着细微,却比一头异兽周身皮肉筋骨加起来都要宝贵,而且极难采集。

宗崖、宗凌等乌蟒少年,在魂祭兽筵时,受乌鳞狡的真血淬练,神魂识海本体就极度扩大,有如烟波浩荡的湖泊,但跟陈寻望之无垠、波涛汹涌的金sè魂海,也远不好相比。

陈寻的金sè魂海如此的特殊,唯一的可能,也就是那滴金sè魔血所化。

看网友对 第十六章 十三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