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大荒蛮神最新章节列表>> 更俗新书 第十九章 追杀的风情

第十九章 追杀的风情

小说:大荒蛮神     作者:更俗    发布时间:2014年7月20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求点击、求红票、求收藏、求宣传……)

陈寻没有逃远,就在溪谷另一侧的密林边缘停下。

他左肩几乎给踢碎,在密林里根本就逃不出多远,就会被另一名黑山蛮武追上。

他放过那人不杀,就为争取这几十息的时间。

哪怕这几十息的时间,只够他在魂海之上观想片时的大鹏拳势,但从周身气血释出的气血神华,也能最大限度的减缓他左肩伤势加剧。

现在,两名黑山蛮武,已经叫他废掉一人,还剩一人,他不是没有信心一搏。

虽说这三年多来,他都没有参与部族间的杀伐,但知道陕路相逢勇者胜,要是他只知负伤逃命,在蟒牙岭深处,被黑山部蛮武当成猎物追杀,他的胜算只会更低。

他看了手里这对短刺,也暗感庆幸,要不是从青眼雕的老巢里获得那副异兽骨骸,要没有这对堪比神兵利器的兽骨短刺,绝对没有重伤那名黑山蛮武的机会。

中阶颠峰的蛮武,力大无穷、皮韧如甲、骨坚如铁,他赤手空拳是很难重伤他们的。

而这对短刺,不仅轻易刺透那名黑山部蛮武坚韧如甲的皮肉,在半空中的交手换伤,更是直接将那人腿弯处的筋腱连同皮肉一起割断。

陈寻不知道这个黑山蛮武,回去能不能养好腿弯处的伤,但现在不用担心他还能站起来。

身材异样高壮的古山,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像半截黑塔,但他的双腿几乎给齐膝盖切断,任他往时再英勇神武,现在也只是条爬地软虫。

看到乌蟒部的兔崽子竟然不逃,反而站在溪谷另一侧观望这边,古山更气得丑脸扭曲,狰狞图腾仿佛暗夜恶魔活过来,赤红的巨眼更是要烧起来,巨拳如锤,将身周石木砸得乱飞如雨,雷霆般朝着从崖头急驰赶来奔援的古雷大吼:

“古雷,你杀了这王八羔子!把他剁成肉渣,摘他的心给我吃!”

古雷见古山腹部血流如泉,从怀里掏出止血膏药给他,再看他差点给整根切断的两腿伤势,暗暗心惊:

没想到乌蟒部的这个小王八蛋这么难啃,竟在短短数个交锋之间,叫修练仅比他稍差一线的古山,吃这么大的亏。

见古雷心生犹豫,古山气得大骂:“你个甭种货,有卵没卵,那畜牲藏在洞里偷袭,左肩已叫我踢得粉碎,你怕个俅。你要叫他逃了,族主非宰了你不可!”

古雷没有看到古山刚才被偷袭的情形,看乌蟒部那小兔崽站在对岸竟然不逃,心里疑虑难消,取下身后短矛,脱手如雷霆般射出。

石溪横阔,两边相距有三四百米,然而古雷手中短矛脱手,这三百多米的空间就像不存在似的,下一瞬间就横过石溪,仿佛一道黑sè闪电,卷动强烈无比的破空尖啸,准确无比的冲着陈寻的胸口扎来。

陈寻左肩伤势稍缓,但闪避还是不便。

他也想知道古雷这一击的力道到底有多强,当即将手中短刺横在胸前,十字相格。

“砰”的巨响,火星四溅,骨刺夷然无损,骨矛则断成数截。

陈寻给巨力冲撞,连退七八步,横撞在一棵四五人才能合抱住的大树根上,才稳住身形,五脏六脏给震得气血浮动,差点又喷一口血出来,暗感古雷这一掷,怕有三四千斤的力道。

陈寻心里气得大骂:古辰、古护这两个王八孙子,太他妈不要脸,竟然派两名中阶颠峰的蛮武过来,追杀他这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孩子。

陈寻却是不知道,就算是中阶颠峰的蛮武,也没有几个敢像他这般,冒险进入蟒牙岭的百里深处。

古辰、古护又不知道这一片山林的异兽之首乌鳞狡,早就被雷电击毙,领地正出现真空,他们见陈寻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就敢独自进深山猎杀青眼雕,自然是狠狠的高看了他一头。

要不是宿武副尉苏青峰一行人在黑山部做客,他们实在不能脱开身,不然,古辰、古护都不会介意亲自走一趟。

要是叫乌蟒这么一个天纵其才的少年成长起来,还有黑山部的好日子过?

也幸亏古护、古辰这两个黑山部的上阶蛮武,没有一人过来,不然陈寻今天恐怕真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陈寻左肩伤势加剧,心里极不轻松,然而站在溪谷对岸的古雷更是心惊,看向坐在地上的古山:这小子左肩哪里像是受重伤的样子?

古山心里也是震惊:

族主派他们摸过来,都说这小子与青眼雕恶斗,早就身受重伤,他们过来搜寻雕巢,顺手就可以将这小子收拾掉,但他刚才顺着树藤爬下崖洞,这小子内敛气息偷袭他,哪里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而刚才他脚下明明感觉这小畜牲的左肩被他踹得破碎,但这小畜牲为何还能举重若轻的封住古雷的掷矛?

古山心里惊讶归惊讶,对古雷的吼叫却没有停下:

“宗图那杂毛,肯定给这小畜牲带了无数疗伤灵药,你快去剁了这小畜牲,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

古雷猜测也是如此,族主断没有道理跟他们说谎,要不是随身携有至尊灵药,这小子昨天还重伤在身,怎么可能今天就跟没事人一样?

而且这小子刚才明明有机会杀了古山,却抢先逃往对崖,想来他的左肩真是叫古山踢碎,不得不先逃走,借片刻时机服药疗伤。

能在几十息时间里,就将碎骨伤势稳住的灵药,古雷听都没有听过,心起贪念,当即拿起巨矛,就纵身往对岸追去。

看古雷追来,陈寻转身就钻入密林。

靠石崖一侧,斜坡而下,都是石壁,只有缝隙里落籽生长树藤,想茂密也茂密不起来,但溪谷另一边则是肥沃土壤,不知道是几千、几万年长成的密林。

密林里到处都是四五人才能合抱住的巨树。

高大树冠浓荫遮天,而每棵大树之上,都有数十根的巨藤从根部缠绕而上。地面的空隙更是给密集、暴露出来的树根、巨藤挤满,仿佛有无数的巨蛇狰狞的纠缠在一起。

没有落脚之地,树根巨藤上,也是长满或青或紫的苔草,湿滑无比。

陈寻此前翻山越林,要么沿溪谷石涧,要么直接走岭脊,虽然地形崎岖,但没有那么多的树藤缠绕。

最难行,也是最凶险的,就是这种不知道藏了多少毒虫凶蛇的原始密林。

陈寻此时却没有选择。

密林虽然凶险难行,但他瘦小的身形则更见敏捷,要不是左肩伤势加剧,他都可以学林中猿猴,吊晃树藤而行。

古雷身高有如铁塔,钻进这样的原始密林里,就显得稍稍笨拙些。

不过,古雷再笨拙,也是六层巅峰的蛮武,看着遮面拦腰的树藤,都是挥矛砍去。

巨矛有三尺长的锋刃,就像一把超长柄的三刃刀,在古雷的挥砍之下,将一根根比胳膊还粗的巨藤轻易砍断。

古雷紧追不舍,甚至还一步步的拉近跟陈寻的距离。

古雷左手从身后拿出一支短矛,窥着陈寻的身后,奔走时调整姿态,……

陈寻心魂悸动,如芒在背,似叫毒蛇死死盯住。

这种感觉叫他异常难受,神魂识海也倏然打开。

敏锐灵识,叫陈寻如在身后生出一眼,下一刻就觉古雷眼中凶焰大炽,凌厉的杀机席卷而来,几乎要将他的神魂扑灭。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陈寻身体仿佛轻盈的林雀,往左侧滑出,堪堪闪过从身后大力掷射来的骨矛。

骨矛贴着陈寻的脖子梗,直接将他眼前的一株两人合抱粗细的藤树轰断;随后而至的破空厉啸,几乎要震破陈寻的耳鼓。

破空之声竟落在矛后传入耳膜;激起的气浪,卷动林间的腐叶漫天飞旋。

妈的,这不是说古雷掷出这一矛的速度,比音速还快?

才六层巅峰的蛮武,不要这么夸张吧?

陈寻心里惊骇,摸了摸脖子上给破空风势割破的血痕,心想要这一矛刺中,他细长的脖子还不要给轰成渣子?

他转身靠树而立,盯着借机逼近十数米的古雷。

此时的古雷已经将那根搏杀时用的巨矛换了左手,右手又从身后抽出一根短矛在手,正要作势投掷。

陈寻也没有信心,能每次都顺利逃过来自身后的掷杀。

妈的,拼他娘的。

陈寻却是不知,他那背后如生双眼的一躲,叫古雷更是满面惊容。

中阶以下的蛮武搏杀,眼观六路之外,还重要的是听风辨影。

他这一矛投掷,比风还要疾捷,无风可听,乌蟒这小畜牲竟能轻松躲过,岂不是说他已具上阶蛮武修练蛮魂才滋生的灵识、灵觉?

刚才这小畜牲在溪畔轻松格档他投掷的骨矛,就说明天赋异禀、神力惊人,双膀的力气即使不如他,也不会差他多少,古雷更没有想到这小畜牲年纪轻轻,竟然将蛮魂修练开启灵识、灵觉的地步,暗感族主令他与古山连夜赶来,追杀这小子,当真是有远见。

要是叫这小子长大成人,要是叫乌蟒有新一代的天蛮问世,黑山部还能有活路了?

“去死吧!”

古雷眼中光芒乍射,一声怒叱,吐气出声仿佛惊雷,手里短矛更是化作一道长虹,冲着陈寻胸口极速掷去,卷动气浪风势如刀,竟叫沿途藤草枝叶瞬息摧折,可见这一矛藏多么惊人的力量跟威势。

看古雷三角巨眼露出精光,虽有一百五六十米距离,陈寻犹感古雷三角巨眼隐有凶狼之影透出。

陈寻心念转折也是极速,但身形转动跟不上心念,身子刚往右侧倾出,左肩就有传来巨痛。

一团血肉被破空而来的长虹划开,在半空化作血雨洒落;陈寻左肩露出森白伤骨,皆是裂痕,创口血涌如泉……

陈寻具相蛮魂,修创止血,眼睛死死的盯着急驰而来的古雷。

没想必杀一击,又叫这小畜牲闪过要害,古雷也顾不上为这小畜牲的表现惊讶,今天不是他死,就是己亡,断不能容这小畜牲活出这片密林。

他巨足踩踏树根奔出,一跨步就是七八米之远。

喜欢《大荒蛮神》吗?喜欢更俗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追杀的风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