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大荒蛮神最新章节列表>> 更俗新书 第二十章 逆鳞一刺的风华

第二十章 逆鳞一刺的风华

小说:大荒蛮神     作者:更俗    发布时间:2014年7月21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谁说力蛮就失敏捷,谁说力蛮在密林里就没有速度,古雷铁塔身形化作数道残影,就像一座铁山,往陈寻欺压而来。

亏得一百多米的距离,叫陈寻有六七息的喘息空当。

创口血止,古雷身形即至,但陈寻短刺扎到树身上,身形仿佛狸猫,极速窜上高耸入云的巨树,堪堪避入古雷那一重重杀机矛影。

踏枝踩干,身体倒悬,双刺交叠,就冲将巨矛刺入巨树的古雷当头轰去。

“去死吧!”

一寸短一寸险,重锋矛威力极大,但不利近身搏杀。

古雷弃矛挥拳,巨拳如钵,拳锋之上,蛮魂神华外放,青sè光华竟凝成狼首虚影,就在陈寻双刺斩杀之际,狼首虚影脱拳而出,轰然与双刺交杀一处,“砰”的一声巨响如雷,陈寻瘦小身形,就叫沛然巨力震得冲天飞起,狠狠的撞断无数巨大枝杈,才复落下。

真不亏是半步踏入上阶蛮武的六层巅峰,蛮魂神华外放,堪比武修元气外放,可以说已经具备七层换血的实力了。

也许眼前这人,差距上阶蛮武也就一两年的火候。

乌蟒一族有千年传承,此时也只出宗桑、南獠两名上阶蛮武。

黑山部族从虽然是乌蟒的四五倍,有五六千人,但此时的上阶蛮武,也只有古辰、古护两人。

可见上阶蛮武是可能的珍贵跟强悍。

古雷这一拳虽然没有打实,也有五六千斤的巨力,陈寻人在半空之中,直觉五脏六腑都给打得移形错位,满口鲜血直要喷出。

古雷虚足握拳,暗感可惜,果真离七层境界还差一线,竟不能一击就将这小畜牲轰杀成渣。

古雷一击不能竞功,心里怒意更盛,三角巨目,凶焰燃烧,仿佛武神降世,抬头等陈寻落下,就用神力巨拳将他轰杀成渣:

小畜牲难道以为爷爷我真的只擅战矛?

“扑!”

陈寻身形如石急跌,就见古雷三角巨眼中的凶焰在眼前急剧放大,满口鲜血再也闷不住,化作无数血箭喷出。

“嗷!”

古雷怒睁的双眼如遭无数细刺扎中,闭目挥拳,身形急躲,瞬时跳出十数米外,但眼前蚀骨风势凌厉,古雷怎么都想不到,乌蟒这小畜牲吃他一拳,攻击力还如此凌厉。

他双眼受损不浅,强睁双眼,一时间只能看到模糊身形。

陈寻在修练蛮魂之前,不知道多少次通过压榨身体的极限进行修练,意志早就锻炼得比钢铁还坚硬。

只要气血不枯竭,只要气力不耗尽,不管身体受多重的伤,他都能咬紧牙关不趴下。

想叫他丧失战力,这点伤势,还远远不够。

陈寻手持兽骨双刺,堪比神兵利器,然而古雷巨拳,都是铜皮包着铁骨,又透漏蛮魂神华,更是坚硬十倍不止,仿佛神铁,竟是丝毫不畏陈寻双手短刺。

古雷挥拳如风,重重拳影将周身护得严重,两人瞬息之际,就“砰砰砰”就搏杀十数手。

陈寻力气、威势,终究是不如古雷,即使仗着古雷双眼受损的便宜,还是给打得频频后退。

偷袭古山在前,尔后又狡计多端,实在万般难缠,古雷也知要斩杀小贼,一定不能放松一瞬。

他虽然双眼受损,但能勉强看清眼前身形即够,陈寻退躲,他都如影随形的进击,绝不给这小贱喘息或服食灵药的机会。

陈寻伸手抓住古雷刺在树身上的重锋长矛,手握矛杆翻身跃起。

古雷一拳打在长矛柄上,直将重锋长矛打透树身,从另一侧穿出。

陈寻纵身将长矛接过,蹲身欲刺。

古雷怒吼带笑:“小子还会使长矛,让爷爷叫你怎么使长矛!”巨拳怒轰而去。

古雷他神拳无敌,硬如神铁,一拳拳就直接冲着长矛重锋刃口轰去。

重重拳影如山叠压,拳锋之间,还有无穷巨力涌出,就仿佛乌蟒魂祭之时,蛮像释出无形力场,叫陈寻如身陷黏稠糊水当中,身形转动再难灵活。

黑山部数百年传承的蛮武蛤真是了得。

“你以为小爷我就怕了你!”陈寻蹲身刺矛,气机相引,神魂之上,光影明灭,一道九幽蛮魂虚影骤然浮现,疯狂吸噬气血神华,转瞬间在魂海之上,双脚凝成,身现、手现、一支黑幽巨矛也刻画如真……

见陈寻持矛双臂释出异黑神华,有无穷凶焰气息透漏,古雷顿觉异常:

“九幽战矛!”

乌蟒族人自幼修练九幽战矛,但不是谁都能施展真正的九幽蛮魂战武。

宗崖等人,进入蛮武四层开悟蛮魂,只能观想九幽蛮魂的虚影,差不多要到蛮武六层巅峰,九幽蛮魂才能在魂海之上具相成形。

而到这时,才能蛮魂神华外放,施展真正的蛮魂战武。

乌蟒的九幽蛮魂,实比其他部族的蛮魂,比大鹏秘拳,要难练十倍、百倍,一旦练成,威力也是其他蛮魂战武强大十倍、百倍。

古雷怎么都没想不到,眼前这小子不过十三四岁,竟然将乌蟒的九幽蛮魂修练到神华外放的程度。

陈寻此前气血之精纯,还远不足以支撑他在魂海之上,观想完整的九幽蛮魂相,而在溪谷疗伤之后,他体内气血倍加精纯,就值得他赌上一赌。

古雷双拳透漏神华,青光神华遍布,拳坚有如神铁,拳锋如刃。

然而九幽蛮魂神华透体外放,sè如黑焰,威能断金烁铁。

乌蟒九幽战矛融合蛮煞的逆天一刺,威力到底会有多强?陈寻对此也满心期待。

“逆鳞!”

陈寻怒叱出气仿如神雷,从双手虎口透漏而出的无尽神华黑焰,瞬间在持矛虎口凝成莲形气煞,仿佛一瓣黑焰莲叶与重锋巨矛根生枝连,更有无尽似从九幽深狱释出的无穷死意,竟叫古雷的心魂气血在这一瞬间凝固!

重锋巨矛势如雷电,疾奔古雷胸口刺去……

古雷密不透风的神拳重影,就仿佛一张破布,给捅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坚如神铁、锋利无端的长矛,直接捅出古雷的胸口,捅出一个巨大的血洞窟窿。

这窟窿里原先所在的血肉、器脏,都化作无穷血雨肉沫,从身后喷射而出、“啵啵”有声的将周遭树藤射落一片……

“怎么可能?”古雷垂膝跪地,看着胸口的巨大血洞,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一招就败了,就死了。

“怎么不可能?”全身气血给抽噬一空的陈寻,就连支撑双腿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临死都不能瞑目的古雷,“要不是有把握杀出这逆天一刺,我会留下来跟你们以命相搏?你们两个蠢货!”

古雷怒睁双眼,仰天而倒之时,心里皆是不甘。

陈寻只想大睡一觉,但他知道就算古山丧失行动力,密林之中也有无数的凶险暗藏。

见古雷死透,他一寸寸的爬过去,将一只皮囊从他腰间摘下,摸出两枚乌黑腥臭的丹丸。

阿公宗图说,九幽蛮魂战武,其烈无比,绝不能轻易施展,一击不能伤敌,必受制于敌。

还真是不假啊。

他体内的气血神华,足以支撑施展大鹏秘拳一盏茶的功夫,却叫逆鳞一刺抽得干净。

刚才那一刺,要是稍偏一点,或者说古雷再强那么一丁点,现在的他,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他此时百骸气血一片枯寂,仿佛没有一点水气的死绝荒漠,再拖上片刻,不要等什么毒虫凶兽过来吃他,他也会气血枯竭而亡。

“天保佑,千万不要是什么毒丸!”

陈寻闭着眼睛,就将那两枚腥臭丹丸吞下,盘膝观想蛮魂,炼化丹丸在体内化作滚滚热流的药力。

枯寂仿佛荒漠的气血,似得新水注入,但过了好久,又隐隐有些微的神华释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寻将那两颗丹丸的药力炼化完毕,就退出观想。

真是奇怪,他这次强行具相九幽蛮魂,全身气血差点都给抽干枯,神魂识海的本体却没有什么反应。

这玩艺时灵时不灵,还真是不能指望啊。

“呸呸!”陈寻吐了两口唾沫,口腔里的腥臭气还没有消淡,没想到黑山部炼制的灵药,药力比乌蟒丹差了不少,咽下去许久嘴里还有腥臭,也真苦了黑山部的蛮武。

皮囊里除了这两枚丹丸跟一些杂物外,就是两枚古铜制钱。

古铜制钱的铸造工艺十分的精湛,包有一层薄浆,摸手冰冷细腻,上面刻着一个陈寻不识的玄奥篆文,跟那两个沧澜贵族少年所穿宝甲上的篆文很像。

陈寻想来这制钱应是沧澜之物,也不知道派多大用处,连用皮囊贴身收好。

此外就是古雷的趁手兵器,这杆长矛看着不像凡物,六尺长短,矛锋就有三尺,两边开刃,锋利异常。

矛杆看着像木,但入手极沉,坚硬无比。

整杆长矛,怕有上百斤之重,绝非蟒牙岭蛮荒部落能有的神兵利器。

陈寻心想那些沧澜人,出现在黑山部,总不可能无缘无故,这杆长矛或许也是他们送给黑山部的。

总之,以前两族争斗,陈寻没看到黑山部蛮武有这样的神兵利器。

黑山部族人是乌蟒的四五倍,蛮武人数却只与乌蟒相当,但要早多出几柄这样的神兵利器,只怕是早就动手将乌蟒赶出蟒牙岭了。

陈寻直觉身后冷风嗖嗖,转回身就见两头毛sè发亮的青狼,不知何时悄然逼来。

青狼凶残,又长有一身铜头铁骨,十分难缠。

陈寻拾起巨矛,将古雷的尸体踢向青狼,转身往密林外逃走。

好在得到一具尸体进食,两头青狼没有追出来,陈寻沿原路摸回到溪谷边缘,见古山果然还瘫坐在远地,正冲密林这边张望。

古山虽然双足已废,但就算瘫坐在那里,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陈寻暗感可惜,他现在手里没有一把趁手的大弓,不然就可以优哉悠哉的站在远处,一箭箭的将古山射成刺猬。

陈寻悄无声息的往溪谷的上游走,悄悄的洇渡过石溪,又沿着相对稀疏的树丛再悄悄的往下游摸去。

看着离瘫坐古山剩不足三百米时,陈寻就具相蛮魂,然而就在他气息收敛的一瞬时,听力倍增的双耳,就听到古山身后树藤中有细微的人语。

“没必要这么认真吧,古雷肯定在密林里将那小子杀死了。”

“不,古雷真要能杀死那小子,必定不要用这么长的时间。你我宝弓在手,都没有十足把握射杀青眼雕,那小子赤手空拳就将青眼雕打得垂死,十三叔也说他的修为,在你我之上。即使放眼整个沧澜,也要算天纵之才。”

“操他娘的天纵之才,等他死在小爷的弓下,看他还才个屁。”

这两人的声音听上去异常的熟悉,就是昨夜在南面树丛遇见的那两个沧澜贵族少年。

陈寻暗暗心惊,万万没想到古山瘫坐在原地不动,竟然是诱杀他的毒饵。

更没有想到那两个沧澜贵族少年,随从不带,只身返身回到溪谷,竟然也是为了杀他,甚至还与黑山部的蛮武古山合谋,躲在暗处阴他。

古辰、古护派人过来杀他,还情有可缘:

黑山部与乌蟒部已成死仇,谁都不能容忍对方部族有新一代的天蛮问世,像宗凌、宗崖、南溪这些资质出众的乌蟒新秀,从来都是跟着南獠、宗桑他们出寨,就是防备在他们成长起来之前,被黑山部的蛮武劫杀。

沧澜这个小贱货,为何要置他于死地?

难道就因为不满那名青甲武将夸他资质过人?

这狗屁世道真没有什么道理好讲!

喜欢《大荒蛮神》吗?喜欢更俗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 逆鳞一刺的风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