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二十四章 发达了……

第二十四章 发达了……

(第一更,兄弟们,红票、点击加加油啊……)

走出石殿,守在石殿外的宗崖、宗凌、南溪等少年,都围过来。

“啊,你小子可是厉害了啊,竟然连黑山部的古雷都能杀死,快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杀死他的。”

陈寻相当无语,宗崖、宗凌、南溪这些人,都才不到十三四岁,怎么听到杀人就满脸的兴奋?

回到窝棚,陈寻先将那具獴狸骨拿出来,让宗凌送到石殿去,心里阿公宗图自会知道怎么处置。

西荒经载,獴狸是涂山异兽,形小如狐,虽然不是什么极凶之兽,但天生金刚异骨,是天下至坚之物。

看着这副雪白如玉石的骨骸,陈寻心想,难道这头獴狸死于三年多前的那场雷暴,这副骨骸在雷暴中夷然无损的保存下来。

陈寻又想到六臂巨魔身死之后,周身所化的那百余粒骨丹,最终叫道虚得去,想来也是天材至宝。

虽说知道獴狸骨珍贵,但这世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副獴狸骨不是他此时就能据有的宝物。

财既然都露了白,陈寻自然知道献给宿武将军苏青峰,才是他最正确的选择。

将獴狸骨送到石殿的宗凌,很快就走了回来,然而他一脸的不自然,两腿夹着,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比裤裆里落下来似的,张着嘴想说什么,嗓子却哑了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你哑巴了,嘴巴里塞屎了?”宗崖疑惑的问道。

“不……没有塞屎,”宗凌好半天才顺过气来,面红耳赤的结巴说道,“青…青璇小姐找阿寻。”

“你就是阿寻啊!”美艳如花的青璇站在窝棚外,探头问道。

宗崖、南溪这两小子坐在陈寻的床板上,正听陈寻讲深山诱杀古雷的故事,乍看见青璇,都跟给捏了脖子的小公鸡似的,从床板上爬起来,又将窝棚顶出两着洞,挂了一脸的茅草也没有觉察,就瞅着青璇那张绝美无瑕的脸犯傻。

妈啊,真有仙女啊!

陈寻坐起来,说道:“青璇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十三爷说你那副獴狸宝骨,放在沧澜,值一百枚符钱,让我过来问你,你是要换两百枚天罡符钱,还是想换价值一百枚符钱的沧澜物产?”

天罡符钱?

陈寻想起从古雷怀里得到那两枚刻有玄奥篆文的古铜制钱。

他留在乌蟒,要一百枚天罡符钱能派什么用场?心想,换些实用的物什,才是紧要。

陈寻将宗崖、南溪他们踢醒:“走,我们挑东西去。”

陈寻站起来,随青璇往外走,才感觉她竟然也不矮,都跟他差不多高了。

陈寻并不知道一百枚符钱到底能换多少沧澜物产,一边往石殿前的广场走去,一边跟青璇打听。

“重锋矛,在沧澜差不多能值三四枚符钱;葛异送给你的那个应该是聚元丹吧,一枚符钱能换一颗……”青璇介绍道。

聚元丹的药力比乌蟒丹要强一两倍,陈寻没想到那副獴狸骨,能换三四百粒乌蟒丹,能换三十来柄重锋矛,这差不多就是乌蟒寨整整三四年的产出啊。

想到这里,陈寻心想苏氏,倒也不都是像苏陵、苏毅这样的仗势欺人之徒,苏青峰、葛异这些人,还算是能讲些道理。

陈寻他们随青璇走到石殿前的广场,看到阿公宗图他们,陪宿武将军苏青峰也走到铜车前,而宗桑捧着乌鳞狡的鳞皮、骨骸跟在后面,从石殿里走出来。

魂祭兽筵,只取乌鳞狡的血肉,乌鳞甲皮、骨骸都还留下来了,暂时都不知道能派什么用处。

陈寻看到眼前这情形,心里想,难道阿公要将乌鳞狡的皮骨,都献给苏氏?

陈寻暗想阿公做的不错,黑山部对乌蟒最为熟悉,就算乌蟒内部能守住秘密,不将魂祭兽筵的事情透漏出去,但南獠、宗桑等人实力大增的事情,终究会叫黑山部看出异常。

更关键的,乌蟒三十年前才迁到蟒牙岭的北麓,与黑山部等周遭部族,关系都不融洽,即使暂时能压制黑山部,更可能会黑山部与其他蟒牙岭北麓的部族联手与乌蟒为敌。

不管苏氏是出于什么缘由,降低姿态跟黑山、乌蟒等部族通商交好,眼下有机会抱苏氏的大腿,增加自己的实力,对乌蟒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说来也真是幸运,这头乌鳞狡叫天雷击毙,在山洪中冲出深山,也是阿寻发现。不知道宿武将军此次到蟒牙岭,是找那头乌鳞狡,不然乌蟒就将连带血肉,一起献给苏氏了……”巫公宗图还是一脸慵散的跟苏青峰,讲述乌蟒获得这头乌鳞狡的故事,又叫宗凌、宗崖,将他们身边两根乌鳞狡的长牙拿出来。

宗崖、宗凌一脸的肉疼。

“哦,我看乌蟒有不少小子,气血很旺,原来是叫乌鳞狡的血肉滋补过,难怪了,”苏青峰点点头,很满意宗图的态度,说道,“不过乌鳞狡最珍贵的,还是筋骨跟这一身鳞皮,放在沧澜,足抵三四百枚符钱。小宗,你们想换什么东西?”

“乌鳞狡是阿寻所得,我们分食狡肉,已经很过意不过,乘下这些筋皮骨骸,要换什么东西,还是让阿寻他自己来拿主意……”巫公宗图说道。

葛异指挥人手,将最后一座铜车打开来,听着“咔咔”的异响,有十数道巨大的铜格子从铜车底部伸出来,分门别类的摆放丹药、布匹、茶盐、兵甲、弓械等沧澜物产,没想到铜车竟然是一座巨大的移动货仓,甚至还有蟒牙岭绝少见的数十卷手抄帛书。

陈寻看得眼花缭乱,心想苏青峰此次代表苏氏南下,还真有几分通商的诚意。

五百枚天罡符钱,可换一百五六十杆重锋矛,或五百枚聚元丹。

这放在乌蟒,还真是一笔不敢想象的巨资啊。

陈寻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看向阿公宗图。

阿公宗图却转身看向别处,不给他半点暗示;倒是宗桑、南獠暗暗焦急,在宿武将军苏青峰面前,又不能明说。

陈寻倒是想明白了,商路开通了,以后还会有其他的沧澜商队源源不断的过来,到时候寻常物产易得,但有些物产,特别是沧澜苏氏所炼制的丹药兵甲,就不是那么容易带进蟒牙岭的。

乌蟒能炼制巫药,蟒牙岭深处,也不缺灵药异草,眼前极缺的,还是能迅速提高蛮武战力的兵甲。

陈寻也没有想太多,听着青璇站在旁边详细介绍每件物什的价钱,心里估算了一番,当即就换了三十杆重锋矛、三十柄乌鞘刀、十把铁胎巨弓、一百壶铁箭、十副鳞甲。

虽说在深山将古雷击毙,叫陈寻对以后的修练充满信心,但他同时也知道修练之道,杳深无测,他仅仅是其中一粒微末。

不要说面对强大无比的苏氏了,他要没有乌蟒部的庇护,黑山的古护、古辰等人,就能在蟒牙岭的荒山野岭,将他杀得万劫不复。

他想要更强,首先就要让庇护他的乌蟒变得更强。

手抄帛书虽然都是陈寻不尽识得的云洲文字,虽然手抄帛书奇贵无比,一卷就要十枚天罡符钱,陈寻还是换下十卷《沧澜杂录》。

除此之外,他还专为自己换了一些盐茶跟二十枚聚元丹。

二十枚聚元丹是备不时之需,此外,陈寻这三年在乌蟒,吃太多的肉食,需要茶来解一下油腻。

乌蟒虽然也吃盐,但蟒牙岭深处所产的石盐,又苦又涩,甚至还有很强毒性,不能多食。沧澜所制的青盐才算是真正的盐;宗桑看到那些青盐,眼睛都放绿光,想来也知道青盐的珍贵。

虽说一小罐就要一枚符钱,陈寻最后也是狠狠奢侈了一把,换了一小罐。

古护看到陈寻换下这些兵甲,脸都绿了。

就算他手下两员大将没有一死一残,单就叫乌蟒得到这批兵甲,黑山部以后也会叫乌蟒压得死死的,再没有抬头的机会。

稍有不慎,甚至有灭族亡寨之危。

古护深深后悔,前两天没有跟苏氏换更多的兵甲,所换的六杆重锋矛,甚至还有一杆成了这小狗杂碎的战利品。

这边事情一了,苏青峰也没有再多作停留的意思。

蟒牙岭北山有三五十个部族,四五千人以上的大部族,他都要逐一拜访,确保以后沧澜出来的商队,不受这些部族的侵扰。

他本来没打算到仅千余人众的乌蟒来,却没想到乌蟒此行的收获最大。

临行前,苏青峰跟宗图说道:“我这次出来,还跟宗主求得一事,就是宿武尉府,以后可以向沧澜学宫,推荐蟒牙岭以北的部族子弟。要是乌蟒愿意将优秀子弟推荐到我宿武尉营效力,明年春后我会让葛异再到这边来走一趟。”

苏青峰临了,又跟陈寻说道:“你要是想起什么,愿意到沧澜,可以过来找我。”

陈寻见苏陵、苏毅两小子一脸的不善,虽说苏青峰有招揽之意,心想他吃饱了撑着,才会到沧澜找谑去,但一脸感激的行礼谢道:“阿寻谢宿武将军。”

***********************

鳞马拖曳铜车,在长满荒草、都不能称之为路的山道里缓缓西行。

古护已回黑山部,巫公宗图率乌蟒族众一直送到岭口,才回石寨。

苏青峰坐在锦塌之上,眺望已经消失山岭之后的乌蟒石寨所在,问坐在车辕前的葛异:

“你觉得那叫阿寻的少年,话里有几分真假。”

“葛异不知,总觉得十三四岁,就靠几副拳谱,能修练到真阳境筑基五重,很不简单,”葛异说道,“而黑山部这次拿蟒牙岭的物产,跟我们换了许多布匹、青盐、丹药,他独独能为乌蟒换那么多的兵甲、帛书,也很有见识。”

“是啊,关键是他这份见识。商路既然通了,青盐、布匹就能源源不断的运进来,兵甲交易,以后还是要严格控制住。你看他才十三四岁,却有这份见识,让我感觉还是远远没有将他看透啊,”苏青峰说道,“明年春后,其他部族可以不去,乌蟒你还是要专程来一趟。”

看网友对 第二十四章 发达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