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二十五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

第二十五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

(第二更,大家用红票、点击、收藏,召唤第三更吧!)

“阿叔这边,你有什么喜欢的,你尽管说,千万不要跟阿叔客气。这青盐,能不能先分阿叔半罐?”

宗桑可是尝过青盐抹过的兽肉,烤熟是什么美味,那些兵甲他都不馋,就盯着陈寻心里的那一小罐青盐,厚颜无耻的连蒙带骗,要讨半罐回去。

“没出息的家伙!”巫公宗图见宗桑这般死皮赖脸缠着阿寻,笑着踹他一脚,让阿寻先跟他进屋说话。

到屋里,陈寻才将这两天来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说给阿公宗图听。

“啊,你已经练成九幽蛮煞了啊!”

宗图猜测陈寻袭杀古山、古雷没有那么简单,但没有想到古雷在密林,丧命陈寻正面斩杀之下,震惊了半天。

开悟蛮魂即从气血汲取神华,淬练筋骨皮肉,而蛮魂修练,从开悟、观想虚影,以及蛮魂由虚影逐渐凝实,真正做到意与身合,而使九幽蛮魂凝聚的神华外放,最终能与战技融合,需要一个长期的修炼过程。

蛮魂神华外放,就是蛮煞。

乌蟒修练蛮武,什么东西都习惯在前面加一个“蛮”字,但说白了,跟云洲的元气修练之法,还是万法同源。

虽说陈寻修练大鹏秘拳,早就能将蛮魂神华外放与拳脚融合,但乌蟒千年传承九幽战矛,逆鳞一刺,实实要比大鹏秘拳玄奥、强大十倍不止,修练难度更是有天壤之别。

乌蟒的蛮武,通常要到中阶第六层巅峰之时,才能将蛮魂神华与逆鳞一刺真正的融合,从而真正使出乌蟒籍之立族的九幽蛮魂战武。

陈寻从修练大鹏秘拳、参悟九幽蛮魂像,才过去三个月,就已经掌握逆鳞绝武,这还真是叫宗图一时难以消化啊。

宗图过了良久,才缓缓说道:“神华外放,有种种妙用,你修练时还要仔细体会。我想,或许等你将筋骨皮肉都淬练过,真正进入蛮武第七层,与敌搏杀时或能布遍周身……”

陈寻见过古雷魂煞布满双拳,坚如神铁,敢与重锋矛争锋而无损的情形,心想与敌搏杀时,九幽蛮魂神华布遍周身,或许堪比一件宝甲,但想必消耗也是极大。

他现在观想具相九幽蛮魂,勉强施展一势逆鳞,全身气血就要给榨干,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奢侈到布遍周身?

陈寻又问道:“这个宿武将军,跟阿公是旧识吗?”

“哦,你问这个啊,”巫公宗图似陷入久远的记忆里,过了片晌,才回过神来,跟陈寻说道,“我哪有资格成为宿武副尉的旧识啊,宿武副尉的旧识,是三十年前乌蟒最后一代天蛮宗守阳。阿公我当年跟在蛮师宗守阳身边学巫,算是跟宿武副尉认识吧……”

听阿公宗图语气里似有些许的忿恨,陈寻知道当年的旧事,绝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他也不刨根问底去追问想叫阿公想起都觉心痛的旧事,问道:

“阿公说苏氏在沧澜,贵同王侯,这次怎么会放下身子,跟蟒牙岭部族通商交好?”

“贵同王侯,终究还不是王侯,”宗图说道,“蟒牙岭是涂山一脉,而涂山也只是西荒微末一角。苏氏占了涂山以西的沧澜荒原,称王称侯,却非西荒绝域的霸主。他们想将手伸到蟒牙岭以北来,还只有通商交好一途。不过,苏氏既然想将手伸到蟒牙岭北边来,蟒牙岭以及北面湖泽平原的部族,怕是不能再宁静了啊……”

陈寻心想他到乌蟒三年,看到乌蟒与周遭山岭之间的部族争地争猎,相互厮杀不下十次,在阿公眼前,这竟然还叫宁静啊!

要是不宁静,蟒牙岭北麓,不是要血流成河?

也许这就是这片荒原的生存法则。

“沧澜学宫,又是怎么回事?”陈寻又问道,他看苏青峰等人离去,郑重其事的说及此事,看着像是苏氏笼络诸多部族的重要手段。

“乌蟒当年退出沧澜之后,很多蛮武绝学,都断了传承。族人修练蛮武,已经没有完整的体系可以遵循。就算那些数万族众、十数万族众的大型部族,情况也未必就比乌蟒好多少。这方圆数千里之地,数千部族,想要修练上乘的蛮武绝学,最佳的途径就是经沧澜三令九尉推荐,进沧澜学宫修习。蛮武进学宫,不仅能修习部族没所有的玄功绝学,学成之后,还可以将所学玄功带回部族传承……”

陈寻轻轻一叹,他现在深知蛮武绝学的重要性,心想苏氏以这样的心手段笼络部族,还真是没有几个人能拒绝这样的吸引力。

陈寻又问阿公宗图:“怎样才能进沧澜学宫?学成后将绝学带回部族传承,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吧?”

“那是自然,”巫公宗图说道,“沧澜三令九尉,每三年推荐总共不到两百人名额,数千部族每三年为争两百人名额,就要争得血流成河。而学成之后,亦是要到所推荐的令府、尉营效力十年,才许返回部族……”

绝学难得,哪怕是为苏氏效力十年,诸多部族也会为此争破头;何况进尉营效力,也未尝不是继续修习的过程——苏氏大概也是籍此控制沧澜大小部族吧,真是虽非王侯,实同王侯啊。

三令九尉应是沧澜的官职,苏青峰九尉之一的副职,果真是沧澜的权贵人物。

苏青峰都亲自为通商交好之事出动,又许诺推荐部族子弟进沧澜学宫,或许苏氏真想将手狠狠的往南伸;当然,也难怪古护、古辰在苏青峰面前,姿态卑贱得就像是奴仆。

“苏氏到底有多强?”陈寻忍不住又问道。

“苏氏有多强?”宗图眯起眼睛,似又陷入对往事的沉思,悠悠说道,“据说苏氏堪比天蛮的还胎境强者,就有百人以上吧,而在还胎境之上,苏氏还有深不可测的天元境绝世强者!”

“啊……”陈寻心里泛起惊涛骇浪,有些事还真不是他现在就能奢想的。

他又想起一件事,将怀里两枚看着像是松实的青sè坚果拿给阿公看,“这也是我从青眼雕老巢所得,外壳坚硬无比,阿公知道是什么东西?”

宗图接过两枚青果,用蛮术也是无法探察坚壳所藏何物,摇了摇头,将青果递给陈寻,说道:“外壳如此坚硬,想来不是凡物,你贴身收好,不要叫他人知道……”

财不露白,陈寻将两枚青果贴身收好,又将大鹏秘拳的五幅图谱拿出来,递给阿公,说道:

“这五幅拳谱,我已经练熟,留在身边无用。这些天,我将拳谱的功诀推敲了一遍,译成蛮文,或许不十分精淮,但可以让宗桑叔先试着修练,看有没有差错……”

陈寻之前三年通过压榨身体极限的方式进行苦修,然而能轻易进入身与意合的入微境界,进行观想具相,他如今已经掌握大鹏五势,故而能反过来推敲功诀上的云洲文字。

云洲文字虽然要比蛮文复杂许多,但字源相同,陈寻花了一番工夫,将五幅拳谱的功诀译成蛮文。

陈寻不确定翻译就一定准确,刚入门的蛮武贸然修练,有可能出岔子,但经宗桑、南獠等上阶蛮武修练确认过,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就可以让更多的乌蟒蛮武修习。

乌蟒千年传承的九幽战矛,威力虽然强大百倍,但太过深玄。乌蟒千余众,也仅有二十人开悟蛮魂,绝大多数蛮武,终其一身,都不能跨进开悟这道门槛。

大鹏秘拳要比乌蟒九幽蛮魂战武粗浅得多,但正因为粗浅,也就意味着更好入门。

完整的传承,应该要有难易不等的多种蛮武绝学,形成一个严密的体系。

而一旦籍大鹏秘拳入门,观想具相蛮魂,再去参悟乌蟒蛮像,也将变得相对简单,也就意味着乌蟒将来能够培养出更多的上阶蛮武,甚至天蛮。

宗图珍惜的接过拳谱,贴身收好,也深感阿寻做什么事都能深思熟虑,绝非普通十三四岁的少年能及,乌蟒能得到他相助,实获至宝,跟他说道:“这往后,黑山部或许会恨你入骨,你以后出寨采药,我会让宗桑专程跟着你……”

“这怎么成?”陈寻说道,乌蟒除阿公外,就只有宗桑、南獠两个上阶蛮武,是猎队的绝对核心,要是宗桑专程保护他,乌蟒其他千余口人的吃食,怎么解决?

宗图笑道:“宗桑跟着你,收获未必比带猎队进山要少。”

陈寻想了想,他也不想搞得太特殊,说道:“那我以后还是跟猎队进山吧,黑山部往后,未必还敢再冒犯乌蟒……”

“那也成。”宗图笑了笑,心想这么安排也好,苏青峰这次到乌蟒来,明显是看到阿寻,对乌蟒有所戒心,要是其他大部族或者苏氏不在背后捣鬼,黑山部以后对乌蟒也不能再算是什么威胁。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五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