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大荒蛮神最新章节列表>> 更俗新书 第二十六章 这是我交的保护费

第二十六章 这是我交的保护费

小说:大荒蛮神     作者:更俗    发布时间:2014年7月22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感谢0风雪夜归人0等兄弟的捧场,感谢感谢——大家不要忘了投红票、加收藏啊。这章往后,会进入真正的剧情,第一女主也会出现;汗,前期铺垫,是太长了一些……)

陈寻辞别阿公,走出石屋,天sè已黑,石殿前燃起数堆篝火,却见南獠、宗桑他们还留在广场上,守着那堆兵甲。

“宗桑叔、南獠叔,你们怎么还在这里?”陈寻问道。

“这个,这个,”宗桑摸着脑袋,指着地上一堆兵甲,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么些东西,不是还没有人替你拿吗?你要拿到哪里去?阿叔帮你。”

陈寻忍不住要笑,真想帮他将这堆兵甲搬到他窝棚里去,也不用等到现在,也不用宗桑、南獠两个硕果仅存的上阶蛮武候在这里。

陈寻有一杆重锋矛,又挑了一把乌鞘刀、一把长弓、十壶铁箭、一副鳞甲捧在手里,指着剩下的兵甲,说道:“剩下,就算是我交给寨子的保护费!”

“保护费?”宗桑不明所以,保护费算什么东西?

“黑山部的人欺负我,宗桑叔你得帮我呀。”陈寻说道。

“嗯,嗯,”宗桑听明白了,连忙点头,拍着胸脯说道,“古护那鸟货,再敢欺负你,阿叔就将他的鸟蛋都打碎掉,”

兴奋得也顾不上掩饰,宗桑呼喝着,让藏身左右看形势的族人都出来帮忙,

“兔崽子们,不要躲躲藏藏了,阿寻都说这些兵甲当保护费交给寨子了,你们都给爷出来,把这些搬到石殿去,咱夜里就商量着怎么分掉……”

宗桑迫不及待的就想分赃。

南獠有些脸红,咳嗽了两声,想到掩饰一下尴尬,只是左右的族人一哄而上,围着陈寻夸他:“阿寻就是好娃子,什么事情都想着寨子里,阿叔没有看错你啊。”

“黑山部的那些怂蛋,要再敢欺负你,就跟阿叔说。乌蟒部的娃,只能自家人打,外人谁打都不行。”

“还打自家娃呢,你就打得过阿寻?黑山部那个牛逼哄哄的古雷,都叫阿寻杀了,你还能比古雷更牛逼哄哄?”

看着一干人等七手八脚的捧起地上的弓矛刀甲,南獠也只能嘿然干笑两声。

三十杆重锋矛、三十柄乌鞘刀,寨子里二十名中阶蛮武,人手一杆、人手一把还能多。

开弓拉弦足有一千斤力的铁胎巨弓,更是乌蟒以往所没有的射杀利器。

进山狩猎,鳞甲派不上太多的用场,但部族间搏杀呢?

有了这批兵甲,周遭部族哪个再敢欺压乌蟒,定杀得他人抑马翻。

宗桑是迫不及待的拾起一杆重锋矛,作势挥舞数下,重重矛影透漏的黑sè神华,有如实质,压得左右蛮武,几乎透不气来,纷纷退避。

“操他娘的,真是爽啊!”宗桑兴奋得哇哇大叫,放下重锋矛,又拿起铁胎巨弓,拉弦试力。

松弦之际,轰颤颤的绷出一声雷鸣巨响,叫人一点都不怀疑,弦上有箭,肯定射得石崩山裂。

陈寻不管宗桑兴奋得跟个小孩子似的,他捧着兵甲、帛书,走回窝棚。

他拔出乌鞘刀,青峰刃长三尺,迎着从窝棚墙隙里洒进来的月光,散射凛然寒光。

不知哪种铁料铸就,乌鞘刀形看着一点都不笨拙,刀形通直流畅,掂在手里却足有三四十斤重;坚硬的铁柞木,也是斫劈即断。

陈寻暗感要是这次进山,能有这么一把乌鞘长刀在手,与青眼雕搏杀,绝不会这么狼狈。

铁胎巨弓,拉弦需一千斤力。

陈寻如今拉开铁胎弓,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弦张如月之际,就觉得背脊部的筋肉给极大的抻开,暗感张弓练筋练力,这话真不是白说的。

陈寻此时两膀子有两三千斤的气力,但连续将铁胎弓满弦拉开五六次,也有筋肉酸麻、难以为继之感,心想大概只有宗桑、南獠这样的上阶蛮武,才能不受限制的,在最短时间里将满满一壶铁箭射出去吧?

也亏得魂祭兽筵所食的乌鳞狡精纯血肉,叫寨中蛮武实力大增,不然也找不齐人能用这些铁胎巨弓。

然而比起这些兵甲,更叫陈寻珍惜的,就是换下的那十卷《沧澜杂录》。

《沧澜杂录》,自然不是什么玄功秘籍,记录的都是涂山以西的沧澜地理风物。

陈寻叫六臂巨魔携来这方天地,一直都没有能力走出百里方圆。

乌蟒部虽然有些兽皮书,但蛮文记事十分简陋,就连博闻多识的巫公宗图,见识也局限在蟒牙岭周遭。

陈寻还是在得到青木道人所著的《道蕴残解》之后,结合此前的帛书《西荒经》,才对这方天地有一个大体的认识。

不过《道蕴残解》,更多记录的是青木道人与云洲修者讨论筑基修练的手记,对云洲、对西荒、对沧澜的描述,也只有寥寥数笔。

而这十卷《沧澜杂录》,从山河地理形貌、部族城寨、渔猎耕牧、甚至诸部族所修蛮武种种,都有较为详尽的介绍,甚至可以说是一本沧澜的简本百科全书。

这对最终还是要走出蟒牙岭、想到更深刻认识这方天地的陈寻来说,《沧澜杂录》就显得极为珍贵。

*************************

蟒牙岭以北的荒山野岭里,生存大小五六十个部族。

小者,千余族众;大者,万余族人。

还没有哪个部族,有足够的实力能够称雄北山,叫其他部族降服。

没有天蛮问世,对蟒牙岭北山大小部族而言,除了族众多寡外,决定实力的关键,还要看部族内开悟蛮魂的中上阶蛮武的数量。

黑山部,族众多达五千余,在蟒牙岭北山已经是大部族,但将古辰、古护算上,开悟蛮魂的中上阶蛮武,也就二十人。

深山溪谷一战,两名中阶巅峰的蛮武一死一残,对黑山部来说,是实难接受的重创。

特别是古雷,蛮魂神华都修练到外发的程度,要不是身殒溪谷密林,只要再有两三年的火候锤炼,晋入上阶蛮武,将是黑山部压制乌蟒、称雄周遭山岭的新生力量。

魂祭兽筵,乌蟒蛮武及孩童,吃下满含生命精元、连苏氏都视为奇珍的乌狡血肉,不仅像宗桑、南獠这样的核心蛮武实力大增,三个月之内更有四名蛮武开悟蛮魂,实是乌蟒近三十年来所未有之事。

而从苏氏手里换得这批兵甲,更是叫乌蟒蛮武的实力拔高一节。

乌蟒从族众人数上来说,只是蟒牙岭北山的小部族,但以蛮武绝对实力来说,在蟒牙岭北山,则堪称一流。

苏青峰离开后,黑山部再没有提两名中阶蛮武死残之事,甚至在入秋之后,黑山的猎队就再没有出现在野马溪的南岸,实际上就是将野马溪以南近二十里纵深的山谷让了出来。

乌蟒的狩猎区,能往蟒牙岭外围多扩大近二十里的纵深,意义非同小可。

虽说蟒牙岭深山的凶禽猛兽,血肉多含精纯的生命精元,是蛮武修练所需的大补之物,但狩猎凶禽猛兽,也意味着更多的凶险。

乌蟒百余蛮武,开悟蛮魂仅二十人,一个都损失不起。

青眼雕溪谷石巢所在的深山,宗桑、南獠等人,不是没有实力带猎队进入,但为寨子考虑,他们都极少这么深的进入蟒牙岭深处狩猎,说到底就是怕遇到不能力敌的蛮荒异兽,而遭受难以弥补的重创损失。

甚至可以说,只要宗桑、南獠两人有一个发生意外,乌蟒与黑山之间的实力平衡就会被打破。

而从乌蟒石寨往南的蟒牙岭外围,虽然猎不到多少血肉精纯的凶禽猛兽,但近二十里纵深的谷地要相对安全许多,普通蛮武就能带队捕鱼猎兽、采集野果、野菜及草药。

野马溪每逢汛季,都会洪水泛滥,低矮的谷地不宜居住,但洪水退后,积淤的黑sè土壤却十分肥沃,草木生长旺盛,还生长许多野生谷物,秋后可以采集下来作为渡冬的粮食储存;同样也会诱来诸多鸟兽,在谷地里栖息繁衍。

能将这片谷地完全掌握,乌蟒千余族众的过冬储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采集狩猎等事,交给普通蛮武去做,而在入秋之后,乌蟒二十名中上阶蛮武,也是分作两队。

一队留在寨子里,负责蛮武修练等事务,组织防御,防务凶禽猛兽以及其他部族的突袭;一队则组成更精锐的猎队,进入蟒牙岭深处,专门猎杀那些血肉精纯的凶禽猛兽,到深山野岭寻找灵药异草,以供族中蛮武修练所用。

寨子里一些更小的孩童,则都集中起来修练蛮武、识读蛮文。

陈寻这段时间,也不再天天进山寻找药草,而是每隔三五天才随猎队进一次山,更多时间都留在寨子里修练。

他现在体内气血精纯倍增,修练速度快了许多,正式晋入蛮武第五层,但要将周身骨骸淬练到坚如铁铸的巅峰,还需要一个过程。

而蛮魂修练,在魂海观想大鹏拳势甚易,观想九幽蛮魂还有些勉强,一次观想,就能将体内的气血神华,抽个干净。

逆鳞一击,还真暴烈啊,简直就是不给自己留一点余地。

一旦出手,不是敌死,就是己亡。

无论是随猎队进山,还是留在寨子修练蛮武,陈寻除了勤练弓箭外,同时还要抽出大量时间,识读《沧澜杂录》。

云洲文字,虽然与蛮文同源,都是象形表意字符的范畴,但要复杂许多。

陈寻通过修练大鹏秘拳,将云洲文字写就的功诀,通过反推,译成蛮文,实际上更多的只是通过实际演炼拳势,将心念、呼吸、气血、气劲运转等体验,用蛮文写出来,并不是严格的将云洲文字翻译出来。

不过,《沧澜杂录》十卷帛书,第一卷跟《西荒经》所记载的内容大同小异,这实际又为陈寻提供了一部云洲文字与蛮文互译的“字典”。

入秋之后的两三个月,陈寻就是通过反复推敲、比对,硬是将十卷《沧澜杂录》通读了一遍。

只是,宗桑、南獠他们不知道陈寻的辛苦,还以为他逐渐恢复记忆后,自然就认识这些云洲文字了。

喜欢《大荒蛮神》吗?喜欢更俗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 这是我交的保护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