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二十七章 寒冬苦修

第二十七章 寒冬苦修

(新一天,还想俺继续厚道的三更吗?请用红票、点击、收藏戳我吧……感谢官风的小红、幽侠、瘦死的马老兄弟们的捧场!)

入秋后,蟒牙岭周遭又连下数日暴雨,野马溪水势暴涨,洪水从山口倒灌进来,将乌蟒石寨北侧的谷地尽数淹没。

但大水未退,刺骨剔髓的寒潮又突然袭来,几乎就在两天之间,近二十里纵深的狭长淹水山谷,就冻得结结实实,覆盖上一层冰盖。

暴雨隔天转为漫天大雪,将蟒牙岭的崇山深谷覆盖成一片雪白。

野马溪冻上之后,北岸黑山诸部过来突袭,就变得异常容易;陈寻也只能暂时放下修练,与宗桑等乌蟒蛮武,顶着风雪一起到野马溪南岸的谷口戒备。

这是陈寻到这方天地,所经历的第四个寒冬,感觉今年的寒潮来得特别早,从谷口灌进来的寒风也格外的刺骨。

他差不多都有蛮武五层巅峰的修为,身裹兽皮、外穿鳞甲,裸露在外的手脚,还是叫刺骨寒风割得生疼,这还才刚刚入冬,都不知道这个寒冬,寨子里又会有多少人熬不过去。

一夜间冻得严严实实的冰盖下,有许多鸟兽的尸体,也有许多溺毙的蛮荒族人,不知道从野马溪上游什么地方被洪水冲过来,在冰盖下露出溺毙前挣扎而绝望的神情。

谷口约六七百米宽,出谷就是野马溪,天然形成的泥坝,早就叫暴涨的洪水冲得支离破碎。

陈寻将重锋矛横在膝盖上,蹲在一块巨石上,看着冰雪下谷口,心想乌蟒要是能组织人手,在这里筑一道六七百米长的石堤,近二十里纵深的峡谷就将成为旱涝难浸的宝地。

虽说乌蟒此时将野马溪南岸数十里方圆内的山岭都据为己有,还能不受限制的进入蟒牙岭深山狩猎,但这些狩猎区绝大多数都是崎岖不平的崇山深谷,仅石寨南面的一小片缓坡跟这座峡谷,是蟒牙岭里难得的山坝平地。

这座峡谷,深近二十里,最窄处的谷口,仅六七百米宽,最宽处也不过三四里,但谷底地形平坦开阔,作为山中难得可用来耕种的平地。

又常年有野马溪的洪水带入大量的肥沃土壤,就显得极奇珍贵了。

陈寻看《沧澜杂录》,才知道沧澜先民早在千年之前,就有部族采集野生谷物在平坡地耕种,而牧养草食禽兽的历史更久。

真要将这座峡谷平坝利用好,乌蟒族人根本就不用担心千余族众的粮食问题。

然而乌蟒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实力还不够。

就算乌蟒此时有能力在谷口修筑石堤,挡住夏秋季节从野马溪上游暴发而来的洪水,种植谷物、畜养禽兽,但除了野马溪北岸黑山诸部的觊觎外,出深山猎食的凶禽猛兽大量聚集,更是严重的威胁。

看到阿公宗图与南獠走过来,陈寻将衣甲上的雪粒振掉,从巨石上跳下来,走过来,说道:“阿公,今年的冬天,真是冷啊。这么大的风雪,寨子怕是还要多做些准备。”

“十年一度的寒潮,不容易熬过去啊!”巫公宗图皱着眉头,老树枯皮一样的老脸挤在一起,有着说不出的忧虑。

“寒潮?”陈寻到这方天地才经历第四个冬季,还不知道十年一度的寒潮,对生存在蟒牙岭以北的蛮荒部族会是多大威胁。

“阿寻,今天往后,一直到开春,你都不要再进山了,”巫公宗图认真的说道,“这次寒潮,比往年都要厉害几分,不知道会有多少蛮荒异兽会从深山里走出来觅食,寨子的石墙也要加紧再修一修……”

蟒牙岭虽然只是涂山的支脉,但最深处的主峰也是高入云宵,山顶深处云深处,半山腰常年都叫冰雪覆盖,远望一片白。

寒潮袭来,位于峡谷里的石寨都滴水成冰,云宵之上的崇山峻岭之上,又将是何等的严寒?

这还刚刚入冬,整个漫长的冬季,将要持续五六个月。

为避严寒,大量鸟兽都会从严寒的高山往能避风的山下迁移,而那些常年不出深山的蛮荒异兽,虽然不畏严寒,但为觅食,寒冬季节也将更为频繁出现在蟒牙岭的边缘地区。

而寒潮从北方袭来,北部湖泽荒原区将遭遇更残酷的考验,大量生存在北部湖泽区甚至更北面荒域的凶禽猛兽大规模南迁避寒,将会给周遭的部族带来更致命的威胁。

《沧澜杂录》就有诸多整寨部族被兽群吞噬的记录。

似乎为了印证陈寻的担扰,这时候北方远空传来两声尖唳的长啸,陈寻转头看去,就看有两点黑影从远空掠来,眨眼间就见两头巨鹫从青空往山谷里扑冲下来。

眨眼间,一头巨鹫就抓起一头山豹再度飞腾跃上天空,另一头巨鹫很快也从谷山里抓住一条巨蛇翱翔远空,一起往南面的蟒牙岭深处飞去。

巨鹫从上空掠过,展开肉翅比蛮牛还要巨大,浑身布满青灰sè的甲鳞,竟无一根毛羽,硕大禽躯仿佛神铁铸就,在白冷太阳的照射下,散射寒冷光茫。

鳞鹫!

《沧澜杂录》及《西荒经》都提到这种异禽,是比青眼雕强横百倍的空中霸主,体形彪悍、爪牙凶猛的山豹,在鳞鹫的铁爪之下,根本就没有挣扎的余地。

陈寻看此情形,暗暗心惊。

“看来寨子也还要再多准备一些活兽……”巫公宗图看着天空往蟒牙岭深处远掠的鳞鹫,满心忧虑的跟南獠说道。

就算合全寨蛮武之力,能擒杀一头这样的凶禽猛兽,必然也死伤惨重,但全寨蛮武,开悟蛮魂才二十人,任何一人都损失不起。

要是这样的凶禽异兽过来袭寨,乌蟒能做的,也只是将早就准备好的活兽扔出去,以保全族人。

“阿公,离寒冬真正到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想到北边的湖泽区走一趟……”陈寻跟阿公宗图说道。

陈寻以前没有能力从这周遭山岭走出去,就只能局限在乌蟒狩猎区内活动,甚至就连北面五六十里外的湖泽平原,都没有机会去看过一眼。

现在北山的各大部族,都忙着备荒备寒,猎队都极少大范围的出动,陈寻在荒原野地恰巧遇到黑山部蛮武的可能性极微。

就算他不幸在野外遇到古护这样的上阶蛮武,不能力敌,也不是没有逃命的机会。

明年春后,宿武副尉苏青峰就会派人到蟒牙岭来,挑选推荐进沧澜学宫的部族子弟,陈寻考虑再三,决定还是要尝试一下。

乌蟒的九幽战矛虽说精深玄奥,远非大鹏秘拳能及,但蛮魂修练不要说没有天蛮之后的玄功秘籍了,就连先蛮真血该怎么凝聚,乌蟒也没有详细的修练功法。

就眼下来说,陈寻想要修习高深的蛮武绝学或者其他的修练玄功,沧澜学宫是唯一之途。

不过,看过苏陵、苏毅这两个苏氏纨绔子弟的作为,陈寻也知道沧澜不是易居之所,苏氏也绝非善男信女。

他想春后去沧澜,自身的实力还要继续加强,才更有底气。

虽说手里还有十枚聚元丹,但十枚聚元丹只够他全力修练一个月而已。

现在蟒牙岭深处的蛮荒异兽开始躁动不安,再进山采药会变得凶险无比,他想要找到更多用于修练的灵药,眼下就只到北面的湖泽区去撞撞运气。

《沧澜杂录》记录,从寒潮初发到大规模兽群南迁会有一两个月的滞后,陈寻就想着借这个时间,到北面的湖泽区走一趟,看能不能采到什么灵药。

虽说寒潮冷冽刺骨,但陈寻此时修练到蛮武五层,也需要这样的苦修,淬练周身骨骸。

************************

此行北上,陈寻没有想到要与人斗,重锋矛、鳞甲都放在窝棚里,带上乌鞘长刀、铁胎巨弓以及一壶铁箭,就背着特制的药篓,迎着凛冽的寒风,就越过野马溪,翻山越岭北上。

蟒牙岭北面的湖泽区,此时已冻成一片广袤无垠的冰原,大量的荒草杂木都被埋在冰雪之下。

湖泽区虽说地势平坦,草木生长茂盛,大片的原始密林里,栖息着繁多的鸟兽,但春夏秋三季,变幻无常的暴雨以及大量的冰川融水,都会从蟒牙岭、涂山西岭等周遭深山高岭奔流而出,在平原区形成纵横交错的江河湖泽。

这些区域,蛮荒部族偶尔进入狩猎可以,但隔三岔五就到处漫灌的洪水,没有哪个部族能在里面长期生存;而湖泽区大片原始密林之中生存的蛮荒异兽,不见得就比崇山峻谷里的凶禽猛兽稍弱。

只有零散的一些部族,据湖泽区星点分布的高山丘陵艰难生存。

寒流袭来,也绝非没有一丁点好处。

原始密林边缘的深湖沼泽,本是极凶之地,此时却给寒流冻得严严实实,大量的毒虫蛇蛟都蛰伏在冰层下进入冬眠,轻易不会破冰而去伤人。

而冰盖雪原之上,更是一马平川,没有地形上的阻碍。

当然,不想沦为猛禽的猎物,陈寻也不敢大咧咧的走在雪原之上,而是沿着湖泽与原始密林交界的疏林区,一路小心翼翼的北上。

他出蟒牙岭,头带白绒兽皮帽子、身穿白绒兽衣,铁胎巨弓与乌鞘长刀,也用白sè的兽绒包裹伪装,与冰雪融为一体,这样才能叫他更专注的在冰天雪天寻找修练所需的灵药异草。

有些灵药异草,平时都有毒虫蛇蛟相伴,罕有药客敢深入湖泽区采集。

入冬后,毒虫蛇蛟要么钻入泥穴,要么钻入湖泽深处蛰伏,湖泽边缘、冰雪之下,只要耐心找寻,陈寻此行的收获,要远比进蟒牙岭深山多得多。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 寒冬苦修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