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二十八章 修练要吃药

第二十八章 修练要吃药

(第二更,大家红票投起、收藏点起!)

陈寻小心翼翼的趴在雪堆里,用一把骨铲将冰雪掘开,将给冻实的两株地葵,连着冰块挖出来,这么一来,炼制乌蟒丹的十六味药草就齐全了。

陈寻跟随阿公宗图炼制巫药,早就熟知乌蟒丹的炼制方法,但蛮魂需修练到神华外放的程度,他才能利用蛮魂神华融合药力,炼制乌蟒丹。

这两株地葵全株长十三瓣叶,根部的四五片茎叶已呈深紫sè,想来在这湖泽深处,已经生长了四五十年都不止。

陈寻这时深入湖泽荒原才两百多里,所寻都是生长有好些年头的药草,心想自己这次能炼制出来的丹药,比寻常的乌蟒丹要胜上数筹都不止。

陈寻换了一处地方,挖出一个雪洞钻进去,放下药篓子,取出小刀、石研棒、石钵,将十六味药草,依着次序研碎捣成汁液,用双层麻布滤去残渣,取青液与青铜瓶装的乌蟒蛇涎,在青铜药炉里搅绊、混合……

青铜药炉仅有六寸高矮,三足立地,两侧是蟒首兽耳,铸制得十分精美,腹壁雕刻鸟兽图纹以及诸多比蛮文还要古老的字符,透漏神秘气息,是乌蟒族祖传之物。

乌蟒石殿之中,也就一大一小两樽炼制丹药的青铜药炉。

陈寻将那些多的兵甲献给寨子后,巫公宗图就将小号的炼丹药炉送给陈寻。

南獠、宗桑他们也无异议,青铜药炉虽是乌蟒祖传珍物,但那些重锋矛、乌鞘、铁胎巨弓、鳞甲,更为珍贵,更是乌蟒此时所急缺之物;他们不能平白要陈寻这么多东西,只能将小青铜药炉拿出来交换。

陈寻钻出雪洞,看周遭都无异象,就钻回雪洞,就用雪封住洞口,将青铜药炉放在柴炭之上,燃火熬煮。

待药汁熬煮到粘稠之际,陈寻口含一枚聚元丹,盘膝观想九幽蛮魂,黑幽神华自双手透漏而来,在双手之间结成乌黑有如实质的莲瓣煞化。

青铜药炉中静伏不动的药液,此时受到气机牵引,骤然间滚沸起来,无数液汁似要从药炉中沸腾出来。

陈寻小心翼翼的将双手探入药炉之中,忍受药液的灼烫,看着双手透漏而出的黑幽神华一点点的融入粘稠药液中。

待粘稠药液不能再融入蛮魂神华,陈寻就再合上青铜盖慢火熬煮。

异样药香扑鼻而来,在陈寻藏身的雪洞里翻腾,使这处平淡无奇的雪洞,就像藏有什么奇珍之物,仿佛灵天洞府;还有些许灵蕴药气从冰雪中溢出,叫陈寻担心会不会引来什么凶禽猛兽。

只是他身上的聚元丹就剩下三枚,他还想在湖泽雪原上再滞留大半个月回寨子,只能在冰天雪地里炼丹,才能支撑接下来大半个月的消耗。

待药液熬成药膏,灵蕴药气完全收敛进药膏,不再溢出,陈寻才松了一口气,知道这炉药算是炼成了。

看药膏呈乌青sè,表面自然凝出奇异玄奥的纹路,品质果真是比寻常的乌蟒丹要远胜一筹。

这倒不是阿公宗图炼制乌蟒丹的能力不行,实是乌蟒族人三十年来都在寨子周遭百里的山岭里采药,哪里还有多少灵气充足的药草可摘来炼药?

乌蟒丹与苏氏所制的聚元丹,都只算最低微一级的灵药,灵蕴药气毕竟有限,熬成膏状就算药成,不会自行散聚成丹。

陈寻当下熄了柴炭,将药膏小心翼翼的揭起,装入一只青铜小瓶里,仅留一小些拿手指抹了含在嘴里,就觉药力化作滚滚暖流散入百骸,气血几乎要沸腾起来。

果真比寻常的乌蟒丹,药力要强上一倍不止;只是这一小瓶药膏,不成丹,又是乌青之sè,在sè泽上倒更像沧澜苏氏所炼的聚元丹。

或者叫聚元膏,更合适些吧,陈寻心里暗想。

这一小瓶聚元膏看着不多,但足以支撑他在湖泽的湖泽雪原再修练大半个月。

观想蛮魂,与敌搏杀,消耗极为剧烈,甚至施展一次逆鳞,就要榨干陈寻周身的气血,但蛮魂修练,利用蛮魂神华淬体,要将蛮魂神华一丝一毫都融入筋骨皮肉之中,淬除杂质,过程却非常的缓慢。

没有那能吞噬兽魂的乌蟒蛮像辅助,陈寻他自行通过观想蛮魂,想要充分的炼化一枚聚元丹,差不多也需要一天的时间。

这样,接下来大半个月,陈寻白天狩猎采药,夜里就挖个雪洞钻进,口含相当一枚聚元丹剂量的灵膏,观想蛮魂修练。

身藏雪洞之中,虽然不受寒风吹袭,但深夜极寒,寒气直往陈寻筋骨里钻,修练要比平日在寨子里放缓许多。

蛮魂神华与玄寒之气在周身筋骨深处交锋,使得筋骨的淬练更为深入、坚密,似乎有一丝玄寒之气缓慢的融入筋骨之中。

透入肌理的玄寒之气,普通人不堪承受,寻常蛮武也不敢轻易让寒气侵入体内,但青木道人在《道蕴残解》里,则认为玄寒之气实为天地玄息灵气的一种。

没有晋入天蛮之前,普通蛮武不能直接汲引天地灵气淬练己身,但身处极寒之地,人自然会受极寒玄息的侵袭,只要控制得当,同样能利用玄寒之气淬练筋骨皮肉。

当然了,要是控制不好,让玄寒之气透过百骸,侵入五脏六腑,就会形成极严重的不治内伤。

乌蟒蛮武,越是酷暑或极寒天气,越会刻苦修练,就是这个道理。

陈寻也是知道这个道理,才没有说急着采完药就赶回寨子,而是将采药之旅当成一次苦修。

在神魂识海之上,玄寒之气也非无形,而是呈淡青sè的毫光神华,只是远没有那次在溪谷具六臂巨魔相聚引月华那么浓郁,就在他周身骨骼之中,与从气血溢出的蛮魂神华对抗交锋,陈寻能清晰的感觉到,周身骨骼受到双重的淬练,一点点的变得更加坚密。

或许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下去,骨骼终有一天,能真正的坚硬堪如金刚骨。

只是在半个月后,陈寻再藏身雪洞中修练蛮魂,就发觉骨骼淬练就不再有任何的精进。

在晋入天蛮之前,蛮武利用蛮魂神华,对周身筋骨皮肉的淬练都是有限度的,这说明他经过大半个月的苦修,已经达到蛮武五层巅峰。

陈寻又想,不同的蛮武,即使同为五层颠峰,身体淬练后的强化程度也有极大的区别,这仅仅是因为个人天赋的不同吗?

陈寻试着用心念引导蛮魂神华,将透体而入的玄寒之气往体表逼去,在他以为早已经淬练到极致的皮肉处,蛮魂神华在玄寒之气的压迫之下,竟又双双缓缓的往百骸皮肉里渗透,被皮肉融合吸收……

果真是如此。

陈寻想起他以前通过压榨身体极限进行修练,心想利用蛮魂神华淬体筋骨皮肉,大概也需要不断的尝试极限,淬练才会越发精纯。

陈寻原想修练到蛮武五层巅峰,就返回寨子,现在发现自己对皮肉肌理的淬练,远没有达到极致,甚至随着气温的进一步降低,天地之间的玄寒之气越发浓重,周身骨骼还有进一步淬练的余地。

陈寻就更不急着返回寨子,当下就又用这半个月来采得药草,又炼了一炉聚元膏。

药成,在陈寻雪洞里里也是筋疲脚麻,看着些微毫光穿透雪层,照进洞里来,陈寻心想又是一夜过去了啊。

陈寻刚想要推开盖在头顶的雪顶,忽的一阵心悸,吓得他手脚麻痹,当即明白有极强横的凶兽就在雪洞之外徘徊。

陈寻不敢打开青铜小瓶,只是在神魂识海之上观想大鹏拳势,收敛气息,灵识散出,“观见”数匹身形巨大的狼形凶兽,正围着雪洞外警觉的嗅来嗅去……

青狼!

而且每一头青狼,散发出来的气息,旺盛得都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狼形青焰。

随着修为的精进,陈寻灵识感应越发敏锐,二十米之内,即便是蝼蚁的气息也能敏锐感应,更不要说像这几头青狼散发出来的凶焰,旺得跟夜中明灯了。

定是刚才炼药散溢的灵气,将这几头青狼诱来。

陈寻在蟒牙岭深山处遇见的那两头青狼,有牛犊大小,他此时的修为,力敌那样的一两头青狼不成问题,但雪洞外的五头青狼体大如牛,像铁胎弓一样弯起的背脊,能有一人高矮,这他娘的叫他怎么力敌?

幸亏早一刻心生警觉,不然从雪洞里走出去,跟这五头青狼大眼瞪小眼,那真是连抹鼻子大哭一场的机会都没有。

药成,灵蕴药气就极少溢出,陈寻敛住气息,雪洞之上覆盖着厚厚的雪层,虽说不能完全遮住气味,但五头青狼或许以为冰雪里是头冰死的鸟兽,嗅了一圈,不见其他异常,冲着北方长声嗥吼……

狼吼渗骨,陈寻并没有五头青狼掉头南下,就轻松下来。

过不久,就有千军万马奔腾而过的狼蹄,震动冰雪,从北往南而来。

狼群!

刚才五头青狼,只是狼群的前哨。

冰雪震塌下来,陈寻被埋在雪洞里,就觉有千万匹青狼从他身上踏过。

陈寻心里骇然,这边离蟒牙岭就三四百里。

这么庞大的狼群,几乎都不用一天时间,就会抵达蟒牙岭的外围丘岭,要是乌蟒石寨叫狼群一头撞上,该如何是好?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章 修练要吃药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