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三十章 小姐,别装了

第三十章 小姐,别装了

(今天继续三更!请拭目以待……)

远望奚岭横亘百里之外,陈寻在密林的边缘停下北上的脚步。

此地此时的寒气已经极重,入夜之后,更是能叫血液都冻得僵透。

陈寻此时观想具相蛮魂,也只能勉强抵御极寒;玄寒之气再强一分,陈寻非但不能借用来淬练筋骨皮肉,甚至有可能受严重的内伤,冰毙在雪原之上。

再者,奚岭千里纵横,不要说那些百奚部族不是好惹的角sè,深山绝谷之中的蛮荒异兽,甚至要远比蟒牙岭密集、强横,陈寻此时还没有能力翻越奚峻,再继续北上。

算着时间,陈寻也该要返回了。

不然的话,拖到开春之后,湖泽之上的冰雪融化,除了路途越发险阻外,蛰伏冰雪之下的毒虫蛇蛟才是更要命的威胁,将阻断他南返的道路。

陈寻很想就近看看生存在奚岭之中的百奚部族,但想到百奚部族强者如林,都不是好惹的角sè,他一个小小的中阶蛮武,要是被当成奸细捉住,分尸裂骨都是轻的,实在犯不着去冒这么大的凶险。

如此极寒天气,奚岭南山的百奚部族,其蛮武猎队不会轻易出山不说,更要防备深山里的蛮荒异兽躁动。

而周遭百里都是百奚部族的狩猎区,陈寻观察了两天,确认这些密林里,没有太多的凶禽猛兽存在,要相对安全得多。

陈寻就打算在这里多停留几天。

除了打算将过去十数日采集到的药草,再炼制出几瓶聚元膏,以备南返途中不时之需外,陈寻也要好好利用此时天地之间浓郁的玄寒之气,淬练筋骨。

经过两月的苦修,陈寻周身皮肉已经淬练到一个新的极致,真正达到强韧如甲的程度。

神魂识海之上,观想九幽蛮魂相,也越发凝实,仿佛一樽黑幽毫光四溢、四寸高矮的乌蟒武神,存在他的神魂识海之上。

他周身气血,也越发精纯,甚至比他在溪谷与黑山部蛮武古雷恶斗时,都要再精纯一倍。

蛮魂具相是蛮武修练的根本。

即使有充足的灵药进食,与敌搏杀之时,汲取气血神华的速度也受到蛮魂强弱的限制。

修练越是深奥强大的蛮魂,意味着体内凝聚神华的速度,能十倍、百倍的提高。

然而,越是深奥强大的蛮魂,越是需要精纯气血的支撑。

这也是乌蟒九幽蛮魂的深奥强大及难练之处。

陈寻能观想如此清晰凝实的九幽蛮魂,意味着他在气血精纯程度上,已经与乌蟒六层巅峰的蛮武相差无比,差就差在肉身淬炼的火候上。

不过,陈寻这两个月来,最大的收获,还是将大鹏秘拳五势很好的融入刀技之中。

与敌搏杀,陈寻体内蛮魂神华能源源不断涌出,融入重重刀光之中,实使他个人的战力,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也许是这两三个月来,陈寻不断接受玄寒之气与蛮魂神华的双重淬练,气血也叫玄寒之气浸透,他施展蛮魂战刀时,透漏些许凛冽的玄寒气息,刀气威力更更增强两三分。

只是,陈寻不知道这样的增强,后期会不会有隐患,也不知道要如何变得更强。

这大概也是乌蟒蛮武传承,没有严密体系的最大坏处。

乌蟒千年传承的蛮武,只为蛮魂修练提供一个大概的方向,很多事情,都要自己慢慢的去摸索,很难摸到门道,也极易走入歧途。

而回到正常的蛮魂修练轨迹上来,陈寻周身皮肉淬练,到达一个新的极致之后,还想再有进步,就非要到奚峻或蟒牙岭更高的山峰上去,接受更纯粹的玄寒之气淬练。

奚峻、蟒牙岭的深山绝谷,都有大量强横的蛮荒异兽蛰伏,还不是他现在就有能力闯进去。

此时已是极冬,陈寻也北上深入湖泽荒原近三千里,密林边缘的玄寒之气要比他初进湖泽荒原时,浓郁精纯一倍不止。

他刚进湖泽荒原,自以为淬练到极致的周身骨骼,这时同样有进一步淬练的余地。

陈寻就打算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将周身骨骼再好好淬练一番,再考虑南返之事。

这十数日,陈寻在湖泽荒原与大片原始森林的边缘,收获极多。

除了炼制聚元膏的十六味药草外,陈寻还收获许多灵蕴药气更充足、但他此时还识不得的灵药异草。

陈寻在密林深处,挖了一个雪洞,藏身进去,炼制两小瓶聚元膏后,就耐心藏身雪洞修练,白天也不出来活动。

玄寒之气,昼夜更替间会有强弱变化,极强之时,陈寻非要全力汲取气血神华,才能抵御;稍弱时,陈寻则用蛮魂神华护住五脏六腑,任玄寒之气侵透、淬练身体更深处的血肉。

到第四天时,陈寻心念沉浸神魂识海之中,忽感周围的玄寒之气骤然紊乱,仿佛乱流,几乎要将他体内的五脏六腑绞碎。

陈寻心惊之余,忙将侵入体内的玄寒之气逼出,静伏雪洞之中,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玄寒之气骤然紊乱,可能是寒潮发生强烈变故,但这种可能性显然极微。

寒潮生发,是西荒的天痕地势所致,是极大之道。

除非西荒的地势发生斗转星移、移山倒海的巨大变化,不然寒潮本生绝不会轻易变乱。

而局部的紊乱,最有可能的就是周围有天蛮境界的强者,在影响天地间的玄息灵气。

玄寒之气波动激荡,有如乱流,陈寻心知,应有两个天蛮境界的强者就在附近激斗,他按耐不住的好奇心,从雪洞里探出半颗头颅,就见东边十里外的矮山上,一人一兽正激斗不休。

陈寻看清那人的身形,心里震骇:

那人赫然就是在孤谷断崖看他举火焚烧尸骸的少女,这世界还真是小啊。

孤谷断崖之后,陈寻就没有再见这少女的行踪,没想到她此时也在奚岭。

山头的恶斗是那样的激烈,陈寻就见少女手持神剑爆出道道耀眼神华,砍杀在一头体形硕大无朋的金sè巨猿身上。

那一道道神华,威能将断山裂谷,几乎将周遭十数里的密林照得透亮,然而砍刺金sè巨猿身上,除了爆出一蓬蓬更为惊人的光芒之外,却不能伤那头巨猿分毫。

少女身高,不在陈寻之下,而那金sè巨猿足有十米高,是少女的五六倍,衬托得少女异常的渺小,但见巨猿随手拔起一棵巨树,抡着就朝少女轰砸。

也不知道少女有什么玄功或宝物护体,携无比威势的巨树砸来,她的身体就爆出环形光华,将巨树击在碎片。

只是巨猿神力无穷,一棵巨树轰碎,随手又拔一棵,攻势连绵不断,临了又挥舞比磨盘还大的巨拳,朝少女轰砸,那耀眼的光芒频频闪现。

激斗虽在山巅之上,但形成的重重气浪摧折周遭树木。

陈寻眼睁睁的看着山巅上那一棵棵五六人才能合抱的参天巨树,就像柔弱的枯草,被气浪打断

陈寻虽在十里之外,但气浪扑来,威势犹是不减,割得他脸皮生痛。

而无数山林里无数鸟禽惊飞,则被层层气浪割得肢残骨断,不及逃亡,就纷纷落地。

从密林里吹拂而出的雪粒、枯枝败叶,更形成巨大的云团,往四周散射,遮得天昏地暗,星月不见。

也亏得陈寻离得近,不然也看不清楚人兽激斗的情状。

那日见这少女化身长虹而去,陈寻就知道她的修为极强,但也没有想到她强到这种地步,或许修为不会宿武副尉苏青峰之下。

这少女极强不假,但在金sè巨猿的强攻,还是岌岌可危,神剑不能伤巨猿分毫,而她身上频频爆起的护身神华却渐渐黯淡。

陈寻一直以为这处密林里没有强横荒兽,密林里的那座山岭那座又矮又小,却不是想有这么一头金sè巨猿藏身其间。

陈寻心里想,大概是这头巨猿压根就瞧他不起,所以才任他在密林边缘折腾修练吧?

想想也是一身冷汗,无论少女与野兽最终谁胜谁负,陈寻知道他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知道少女与巨猿恶斗,会不会引出奚岭之中的绝世强者。

无论是少女身亡,还是巨猿败死,身上必有异宝,引人觊觎。

这里离奚岭又如此之近,只有百余里,百奚部族的天蛮强者,绝对不会觉察不到,说不定此时已经有人潜过来观战,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

陈寻知道他没有做渔翁的资格,要不想被路过的百奚部族天蛮强者顺道收拾了,眼前还要赶紧跑路,脱离此地。

当下不再犹豫,趁着巨猿与少女恶斗不休,陈寻收拾药篓,就往南狂奔而去。

陈寻身处密林边缘,放脚狂奔,势如奔马,而口含聚元膏,观想蛮魂,神华源源涌出,气力也无穷无尽。

满口所含的聚元膏药力消耗一空时,陈寻已经是一口气跑出五六十里之外,浑身都叫汗液浸透,稍停歇下来,就叫寒风冻成冰渣子,刺得背脊难受之极。

陈寻转身回看,才见少女与巨猿在缠斗中也是不断的往南快速移动,他实际没有脱离战场多久。

操!躲都躲不过吗?

陈寻暗暗叫苦,又取出些许聚元膏,含在口中。

他待要马不停蹄的接着往南边狂奔,就见激斗处猛烈释放一道耀眼无比的光芒,其中一道身形,有如流星一般,往他这边疾坠而来。

就在此时,奚岭方向有五道长虹纵身而出,想来这些潜伏在暗处的人,看到少女与巨猿已分胜败,就赶着跑出来捡漏了。

由不得陈寻内心挣扎,“砰”的一声巨响,那白衣少女就在他身后百米外砸出一座深七八米的巨坑,激起漫天飞、尘土、枯枝败叶,更有十几棵大树被砸断……

陈寻撒腿跑过去,见那少女躺在坑里,除了一脸煞白外,身体竟然看不出有多大的损伤,但白衣就剩几片破布,白衣里面所穿的护体内甲也四分五裂、黯淡无华,初雪一般白皙的肌肤就暴露在极寒的空气之中。

少女大口的往外咯着黑血,那柄乌金神剑断成两截,斜插坑底。

陈寻跳下深坑,少女双眸露出凛冽寒sè。

陈寻不屑问道:“我要杀你,你现在还有能力拦我?”

少女吐了一口血回应他的话。

陈寻顾不得心痛,掏出一瓶聚元膏,就往少女嘴里灌。

看着不少聚元膏连同黑血,叫少女一起咳出来,陈寻心里直叫痛。

只是留给他救人的时间不多,他将背后药篓、铁弓移到身前,将几乎赤身裸体的少女背起来。

“百奚五尊,都有还胎境中期的修为,你救不了我的,你自己逃命去了。”少女说一句话,血吐了陈寻一脸。

“别装了,你要不是指望我能救你,会刚好落在我旁边?”陈寻抹去脸上的血,嘿嘿一笑。

他猜测这少女可能从孤山之后,就跟在他的后面,不然很难想象她今天会凑巧就在他十里之外,与那头金sè巨猿恶斗。

只是她的修为太高,陈寻一路都没觉察而已。

而少女跟巨猿恶斗之时,陈寻都往南逃出五六十里,要是少女负伤后,不指望他能救她,能恰好落在他百米之外?

少女煞白的脸泛起一道红晕,没想到眼前这十三四岁的少年,心思真是巧密,只是她此时的伤势远超乎想象,实知道这少年能救她的机会极渺茫,又不想将他的性命再搭上。

看网友对 第三十章 小姐,别装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