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八十七章 白头山(二十)渔人利

第八十七章 白头山(二十)渔人利

dsdx;

“绿袍,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这一,佩服,佩服”

巫长此时居于劣势,对绿袍似乎已经恨到了骨子里头,语带怨毒的道。

“嘎嘎嘎嘎嘎嘎”绿袍的渗人的笑声在传承之地回‘荡’,“你们这两个九‘sè’会的蠢货,老祖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来自末法之地的蠢货,只知道追求强大的力量,不停的兑换,兑换,就知道兑换,兑换来强大的力量也不知道怎么用,当真是愚蠢至极”

说话之间,只见他的眉心之中‘射’出了一道绿光,绿光飞出,化为一枚绿‘sè’的珠子,晶莹的碧光闪动,在银雷与巫长两人惊骇无比的目光之中又变成了一个绿袍。

玄牝珠,第二元神

两个绿袍同时怪笑,剑光几乎同时闪动,在漫天的雷电与黑雾之间穿梭,轻易的撕开了雷网与黑雾。

“不”

首当其冲的便是实力稍逊的巫长,绿袍几乎没有费什么劲,剑光便穿过了巫长的护身黑雾,直刺巫长面‘门’。

巫长发出绝望的怒吼声,口一张,一只奇形的异虫从他的口中飞出,缠绕着黑雾迎向剑光。

“蠢货,蠢货,竟敢在老祖面前玩虫子,老祖我玩虫子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绿袍哈哈大笑,一只金‘sè’的蛊虫从他的左眼之中冒了出来,扑到黑‘sè’异虫之上,三口两口便将这只异虫吞噬了个干净,至于巫长,则在两道剑光之中被直接切成了三截,神魂俱灭。

与此同时,天空中,属于巫长的那一枚印记在巫长被杀的瞬间,闪过一道强光,‘射’向了绿袍的印记,绿袍的印记光华大作,速度陡然之间一快,迅速的超过了银雷的印记,冲向了天空中的末法之眼。

“吼”银雷发出一声怒吼,周围身的电光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缠绕全身,终于化为一尊三丈余高的雷电巨人,伸出巨掌,拍向那枚印记。

“傻大个就是傻大个”

两个绿袍发出一声冷笑,其中一个身化剑光,凶猛的冲向雷电巨人。

“找死”

看到冲来的剑光,银雷所化的巨人眼中闪过一丝狠‘sè’,雷光长枪一横,猛烈的掷向剑光。

同时身上爆起一阵暴烈的电光,在身前化为一张五六丈高的雷光盾牌,挡在身前。

“嘎嘎嘎,蠢蠢蠢”绿袍的怪笑之声响彻底整个传承世界,剑光似急实缓,灵巧无比,如灵蛇一般的避开了直刺过来的雷光长枪,穿过遍布周围的雷网,不过瞬间便冲到了雷光巨盾的面前,狠狠的撞向了雷光巨盾。

“玄牝珠,爆吧”

随着绿袍老祖的厉声巨吼,剑光炸裂开来,绿‘sè’的元气搅动着整个传承空间的风云变幻。

一团绿‘sè’的蘑菇云升起,绿袍肆意的笑声再次响起,“嘎嘎嘎嘎嘎,银雷,这玄牝珠乃是老祖我修炼了八百年的宝物,百余年前才堪堪大成,如今和你同归于尽,也不辱没你了”

天空之中,属于银雷的印记瞬间黯淡了下来,而绿袍的印记光华再次大涨,疯狂的冲向了天空中的那枚眼瞳。

“想我死,没那么容易”

一道雷光自爆炸的中心冲了出来,雷光之中,银雷的身形若隐若现,望着冲向末法之眼的绿袍,眼中闪动着极为仇恨的光芒。

绿袍看到银雷的模样,心中闪过一丝凛然,经此一役,两人已然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啊,若不趁着这个机会除掉银雷,将来回到诸天轮回之地又是一个大麻烦,不过他表面上没事,但刚刚炸掉了自己辛苦培养了数百年的第二元神,神魂自然也受到了重创,实力不足全盛之时的三成,只是表面风光而已。

他为什么要炸掉自己的第二元神,身外化身,就是为了能够一举炸死银雷,至少让他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这样他才能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完成这一个支线任务,而这个支线任务完成之后,他所能够得到的好处要远远的大于自己的第二元神,毕竟他在修炼第二元神的时候,只是蜀山世界的一个土著,虽然号称南方魔教的老祖,可是他那个所谓的南方魔教也不过是小猫小狗两三只的局面,称之为教实在可笑,最重要的是,他当初的第二元神玄牝珠的修炼法‘门’也仅仅是得自南方魔教的残藉,并不完整,修炼出来的第二元神缺陷极大,后来到了诸天轮回之地,总算是得到了完整的玄牝珠的传承,可是他的玄牝珠早已经练成,想要回头却是难上加上,只能重新修炼。

故而,借此机会将自己的玄牝珠废掉,阻拦银雷,完成支线任务,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而他也对自己的第二元神自爆之力极有信心,觉得即使不炸死银雷,至少也能够让他完全失去战斗力,不会影响自己的行动,只是现在看来,银雷这厮的保命能力似乎有些出乎他的预料,看起来非常的狼狈,但竟然还保留着些许的战斗力,这样一来,他便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究竟是继续冲上去完成支线任务,还是回头将银雷彻底的杀死,如果选第一个,不管不顾的直接冲上去,万一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之中银雷再爆个种子,坏了自己的好事怎么办

但如果选择第二种,那么,势必要费些手脚,这传承之地中是安全了,可是在传承之地之外,却有着十多名元婴真君,其中还包括两个元婴后期的真君在攻打着禁制呢,那禁制虽然玄妙,但是在这样的高压之下,也已经岌岌可危了,要是在自己和银雷纠缠的时候,让那些元婴真君冲进来的话,麻烦可就大了。

这一切的想法看起来复杂,但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绿袍仅仅是权衡了一下,便一咬牙,不再管地面上的银雷,怒吼一声,冲向了天空中的末法之眼。

看着绿袍冲向末法之眼,地面上的银雷眼中流‘露’出一丝绝望来,对于绿袍而言,他只需要做一个选择题而已,但他银雷的处境却是差的不能再差了,在传承之地受了重创,没有完成支线任务,主线任务也没有完成,回到诸天轮回之地必然会受到惩罚,而绿袍只要完成这一个支线任务,将会得到巨大的好处,从他甘愿自爆第二元神来阻止自己便能够看出来,他能够得到的好处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待到他消化了支线任务的好处,实力必然会有一个巨大的飞跃,此消彼长之下,两人的实力差距势必会进一步的拉大,自己不但报仇无望,还要面对一个恐怖的敌人,这在步步危机的诸天轮回之地实在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竟然有一种心灰若死的感觉。

看到银雷无所动作,绿袍心内大喜,看来自己赌对了,银雷被自己的第二元神重创,虽然活了下来,但已然失去了所有的底牌,只能安静的等待着任务失败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功夫不负有心啊,这末法之眼,终究还是要便宜了老祖我啊”

绿袍狂笑着,指挥着印记冲向末法之眼,在这一刻,他是最得意的,所有的威胁都已经消失了,所有的压力都已经释放了,他可以安心的去完成这一项支线任务了。

然而,天下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异,气运不足的家伙也就是这样的倒霉,往往在最得意的时候被对手一脚从高处踹下去。

譬如现在的绿袍,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掌控的局面的时候,骨海之中突然冒出了一大团金‘sè’的烈焰,瞬间冲到了他的面前。

绿袍一见大惊失‘sè’,这团烈焰来的如此迅速,火力四‘射’,让他完全没有防备的心理准备,最重要的是,随着这道金焰,还有一道剑光冲天而起,从白骨海之中冲了出来。

“王通,小寒山王通”

绿袍看清来人,不由目眦‘欲’裂,从白骨海中冲出来的竟然是王通,那个小寒山的弟子,那个他一直以为葬身于传承之地的小寒山弟子,他竟然没有被末法之眼的光华炙到,看起来甚至没有受伤的模样,显然这厮从一开始便隐藏了起来,而且隐藏的很深,否则不可能在刚才的末法之眼变化之中一点事情也没有。

金焰与剑光‘射’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王通那一往无前的气势,这一剑,凝聚王通所有的‘jīng’气神。

煞气、希望、决绝的意志都化在了这一剑中

绿袍刚刚自爆第二元神,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又要‘花’费自己的心思引导自己的印记与末法之眼融合,再面临王通蓄意已久的突袭,一时间,一股热血涌上喉间,眼中满是仇恨之‘sè’。

“小子,你找死啊”

绿袍奋起余力,但见金‘sè’的虫云泛起,扑向王通。

金‘sè’的焰光在空中一分,陡然化为一道火云,绿袍释放出来的虫云笼罩于其间,只见一阵如爆竹炸裂的声音响起,火云之中,金‘sè’的蛊虫纷纷跌落。

剑光依旧,划破长空,在绿袍惊骇不解的目光之中,狠狠的刺入他的头颅之中。

…q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七章 白头山(二十)渔人利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