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大荒蛮神最新章节列表>> 更俗新书 第三十五章 肉身劫

第三十五章 肉身劫

小说:大荒蛮神     作者:更俗    发布时间:2014年7月25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月票竟然真刷满五百了,四千四百字的大章送上;看兄弟们今晚有没有能力,让我再加更一章——点书页下的“抽奖”,就有可能抽中月票!)

见苏棠一脸嫌弃的样子,陈寻嘿嘿一笑,说道:“蛮武修练,就是如此啊。”

“明明就是修练不得法,还狡辩?”

苏棠嘟着嘴说道,又问陈寻,

“你既然没有练过专门的功法,怎么又能控制玄寒之气入体,不伤及五脏六腑?”

这数日来,陈寻将聚元膏都省给苏棠用,夜里藏身雪洞,也不敢消耗聚元膏修练,这还是苏棠第一次近距离看陈寻观想蛮魂淬练筋骨。

陈寻不觉得利用玄寒之气与蛮魂神华双重淬练筋骨,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将他利用玄寒之气淬体的情形说给苏棠听。

“没想到你修练蛮魂已经到这程度了,虽说粗陋,但用蛮魂神华护住五脏六腑的道理却是不错,难怪十三叔都觉得你的资质不错,”苏棠说道,“不过,蛮魂神华其性极烈,只用蛮魂神华淬练筋骨,自然会慢慢变成大老粗。只要修练伏元功,将蛮魂神华与其他玄气融合,练到冲虚融和,就没有这个弊端了……”

“怎么才能练到冲虚融和?”陈寻疑惑的问道。

乌蟒的九幽战矛,威势极大,但不留余力的专走极端,也是极大的弊端。

陈寻心想问题应该就在“冲虚融和”二字上;乌蟒难出天蛮,也极可能就是对蛮魂神华的理解跟修练,还有很大的欠缺。

“你以前所学,还真是粗陋啊,”苏棠头痛的挠挠脑袋,故作为难的说道:“只是教你伏元功的话,又要害我再被老祖骂一顿……”

她心里却暗暗得意,现在教你这么多,你进了沧澜学宫之中,还不乖乖拜我为师?

“那就算了吧。”

陈寻知道苏氏像苏棠这么和善的,绝对不多见,大多数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他要是私学苏氏玄功,事情泄漏出去,真是非同小可,当下就打消学伏元功的念头。

见陈寻打起退堂鼓,苏棠倒急了起来,说道:“你现在这么丑,我看了都会做噩梦,不学伏元功怎么成?你放心,伏元功只是让你变得不那么丑,你不说出去,别人绝看不出来的。”

听苏棠这么说,陈寻直想翻白眼,他现在一脸粗犷,没有半点娘娘腔,哪里丑了?

“蛮魂神华极性暴烈,不修练其他元气伏元调和,以后想突破还胎境,会异常艰难,”苏棠继续诱骗陈寻道,“你修练两种蛮魂,又能引玄寒之气淬体而不蚀五脏六腑,伏元功对你来说,学起来也简单……”

听苏棠仔细讲解,陈寻才知道,他以前的修练,自然藏有很大的凶险。

除了世间叫各大宗门占据的那几处灵天洞府之外,天地之间生发的玄息灵气,都跟玄寒之气一样,都有极性。

无论是武修,还是道修,没有修练到易血换髓的地步,肉体都很难承受种种极性灵气对身体的侵蚀;只是在人类宜居之地,天地间的玄息灵气,都极其的稀微,对人体的侵蚀不明显。

无论是武修,还是炼气,天地灵气越是浓郁,修练精进越是神速,然而不能克服极性灵气对肉身的侵蚀,害处更大。

世族宗门都有独特的伏元玄功,帮助筑基阶段的子弟在晋入还胎境之前,就能利用浓郁的极性灵气修练。

陈寻修练九幽蛮魂,蛮魂神华也算一种极性元气,而且蛮魂越是强大,极性越是暴烈,若无伏元功降伏冲和,非要极其强悍的肉体才能承受。

“千年以来,涂山周遭的蛮荒部落,都没有一个天蛮能晋入天元境,你想想,也知道伏元功有多重要了吧?”苏棠得意洋洋的说道。

“要是千年以来,涂山没有一个天蛮突破天元境,为何拥有天元境强者的苏氏,八百年为了夺沧澜荒原,跟乌蟒等蛮荒部族打了近一百年的恶战?”陈寻好奇的问道。

乌蟒与苏氏当年延续百年的对峙,《沧澜杂录》里有详细的记裁。

苏棠见陈寻竟然怀疑她的话,横了他一眼,说道:

“乌蟒天蛮所修的九幽蛮魂,其性极烈,故而威力奇大,修练到极致,确能对抗天元境的强者,但乌蟒千年以来的天蛮,有几个寿命长的?”

陈寻想想也是,阿公宗图也是巫蛮颠峰的修为,但年岁不过五十,就苍老得不像样子,叫人怀疑他再有几年,血肉就会枯竭,点头说道:

“青木道人在帛书《道蕴残解》里,也确说蛮魂修练有肉身劫难渡。”

“就是啊,蛮魂绝武是强,但蛮魂修练到后期,极性也将越发暴烈,一旦超过肉身所能承受范围,若不散功,肉身就会崩溃。乌蟒八百年前,是有一名天蛮,肉体强到能抗法器,但最终他不是被人击败,而是承受不住更加暴烈的蛮魂,肉身崩溃而亡。肉身劫是天蛮难逃的结局,就算荒古之时的蛮神,肉体强如天人,也难逃天人五衰之劫。你现在就不担心吗?”

“要是强如天人,都难逃肉身劫,想来也不是苏家的伏元功所能冲和的?”

陈寻想得很开,笑道,

“虽然《沧澜杂录》说还胎境的强者就能有一百五十年的寿元,但就算平平安安活到一百五十岁之后,还是难逃一死。荒原生存,何等惨烈,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漫山遍野的蛮荒凶兽斗,谁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活着,考虑那些久远干什么呀?”

苏棠睁眼盯着陈寻,心想这小子的语气,未免太老气横秋了吧,竟然“教训”起她来了?

不过想想他说的,也是有道理,她都现在不知道两人能不能平安返回沧澜,考虑以后太多的事情干什么?

苏棠有些丧气,但还是将坚持伏元功的口诀及修练之法教给陈寻:

“青阳境巅峰,有一百岁的寿元,但寻常蛮武不散功,想活六七十岁都难。而且就算气血足够精纯,观想蛮魂也受到肉身强度的限制,而在沧澜,武修也是前期强、后期弱——修练伏元功的好处,可比你想象中要多……”

听苏棠这么说,陈寻长期以来一些修炼上的困惑也豁然开朗:

照道理来说,他服食灵药时,观想蛮神能源源不断的汲取气血神华,魂海之上的蛮魂相,应该不断突破才是,但他此时观想大鹏五势,须眉皆全的蛮魂相最多只能凝聚五寸高矮,再高一分,蛮魂相就会变得虚散……

他一直在猜测,这可能受到肉身淬练强度的限制,但一直都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没想到竟是蛮魂神华的暴烈极性所致?

除了不断突破肉体淬练的极致之外,他要是能修练伏元功,改善蛮魂神华的极性,是不是同等的修为层次,就能观想更强大、神华更精纯的蛮魂?

这么看来,伏元功还是了不得啊!

陈寻又问苏棠:“我与黑山部的蛮武打斗过,黑山蛮武所释蛮煞,与乌蟒蛮武迥然不同,要不是蛮魂神华,都是气血所出,为何会有两种不同的极性?”

苏棠见陈寻修炼还真是粗浅,只能耐着性子教他:

“气血所藏真阳,本性冲和,但在修练蛮魂时,蛮魂神华淬练筋骨皮肉的同时,也在改变气血。气血越发精纯,极性也就越强,而到蛮武七层换血,气血属性就会彻底的改变……”

“那修练两种蛮魂,能不能达到平衡?”陈寻问道。

“理论上可以,传说中的赤明天图,修练者能在魂海同时具相太阴、太阳,能做到阴阳调玄、极性冲和的地步。你要是能学得这门传说的武修玄功,就不用惧肉身劫。”苏棠说道。

陈寻咂咂嘴,知道苏棠这是故意寒碜他:

赤明天图对苏氏都是传说中杳不可及的玄功,他从哪里学去?

苏棠带有着戏谑的“恶意”,又说道:“当然,你要是一直坚持修练大鹏秘拳,弊端也会比修练乌蟒的九幽蛮魂小得多……”

陈寻以前主要在魂海观想大鹏拳势进行修练,但他这次深入湖泽荒原,特别是到这极寒之地,非观想九幽蛮魂不能抵挡玄寒之气对五脏六腑的侵蚀,他就主要修练九幽蛮魂了。

修练九幽蛮魂,更加精纯的蛮魂神华,不仅能抵挡玄寒之气对五脏六脏的侵蚀,对筋骨皮肉的淬练极致有新的突破,同时观想九幽蛮魂炼化药力的速度也是是倍增。

陈寻原以为这乌蟒九幽蛮魂修炼的强大之处,却没想到同时会带来这么大的弊端跟副作用。

看来这伏元功,还不得不学了。

*********************

伏元功的根本,就是利用两种不同极性的玄息灵气相互降伏融和,达到精纯冲和的目的。

陈寻不畏玄寒之气浸体,就已经有修练的基础,只是还不能更精微的控制跟修练。

陈寻记性绝佳,口诀、修练之法很快就记牵,但此时也没有那个闲工夫去修练,伏元功是种水磨玄功,也不是一时半会修练就能有成,见双臂上青筋似虬龙缠结,说道:

“丑就由他丑去,男人又不靠脸吃饭。”

苏棠气得横他一眼,心中无语,只能自顾调息道蕴真阳。

服食乌玉芷之后,她枯寂多日的玄窍已现一分生机。

虽说极微弱,但玄窍生出些许真阳,叫苏棠看到复苏的希望就在眼前。

她也不得不承认,陈寻看着只有十三四岁,但在荒原生存的经验真是要比她老道得多,没想到照陈寻的方法进山,这几天真能与大孤峰之中的蛮荒异兽相安无事。

当然了,前提还是她早就将山里绝大多数凶禽猛兽的巢穴都摸清楚。

待苏棠修练完毕,陈寻长身而起,将药篓背起来,两人往山左方向摸去。

前面密林里传来数声凄厉兽吼,但很快又嘎然而止。

陈寻与苏棠在密林里顿住身形,十数日朝夕相处,两人换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的意思。

他们是尽可能不去招惹山里的凶禽猛兽,但不意味着凶禽猛兽恶斗,他们不能跑过去捡个漏。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陈寻与苏棠贴着密林的边缘往前面摸去。

却见密林深处,一大片树木倒伏、碎裂,狼籍不堪,有两头蛮牛大小的玄豹伏尸躺地,刚死不久,热腾腾的鲜红血液还正汩汩流出,流到冻得结实的林地里。

玄豹是陈寻绝不敢招惹的蛮荒异种,寻常只有山猫大小,就凶悍异常,堪比上阶蛮武。

这两头玄豹体形比蛮牛还大,头尾躺在地上有六七米长,不知道在这座山林里消遥了几百年的岁月,竟然伏尸密林深处。

陈寻见左右没有异常,与苏棠摸过去,赫然见两头玄豹周身都无伤痕,只是天灵颅骨被暴力揭开,里面的脑汁被吸食一尽,血汩汩流出……

陈寻心生惊悸:山林之间,喜食脑汁、还如此强横的凶兽,能有多少?

他拉住苏棠的手,就往外逃:“快走!”

苏棠神sè骇然,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那头恶猿竟然也南下进入大孤峰,就在这密林里狩猎觅食!

听到身后大树摧折、轰然巨响,想来也是知道那头恶猿感应到她的气息,正这里急速追来。

逃?能逃到哪里去?

苏棠想挣脱陈寻的手,说道:“你快逃!”

陈寻将苏棠横抱过来,纵身往北狂奔,仗着肉身强悍,沿路遮挡的树枝藤叶,都暴力撞开。

“咔嚓嚓”,枝断藤崩,但身后的轰然巨响也越来越近。

巨猿在密林之中,更是以强悍肉身,将一棵棵参天巨树撞断,飞速追来。

这一气的狂奔,虽然时间极短,但几乎榨尽陈寻体内的气血。

陈寻抱住苏棠逃到断崖前,就见那头金sè巨猿在两三千米外的密林里高高跳起,化作一道长虹,往这边掠来……

“要是那头恶猿不死,你回沧澜,答应我,一定不要让它进蟒牙岭!”陈寻说过这句话,就将苏棠抱在怀里,一起往千米断崖下跳去。

苏棠当即就明白陈寻此举用意:

陈寻跳下千米断崖,就是要引那头恶猿也学他们跳下。

千米断崖之下,溪谷之中,就是禁困那头凶兽的那座小孤峰,唯有将那头恶猿引到小孤峰上,才有可能击杀那头恶猿。

只是他们要引恶猿入彀,他们必须在恶猿追到的瞬时,先跳下断崖,先跳到小孤峰上。

只是,那石壁凶兽射出的金sè电蛇,神力之强、之精纯,谁都不能抵挡!

陈寻这是要以身作饵,诱杀恶猿!

苏棠在陈寻怀里挣扎起来,心想她在身后,承受这一击,说不定能有一线机会,保住陈寻的性命。

然而,陈寻身如铁铸,将苏棠死死抱在怀里,从崖断纵落,将及小孤峰石崖之际,背脊又陡然像巨弓一样弯起,以迎从石壁射出的那杀神灭魔一击。

“我不要你为死。”

苏棠哑声大叫,随即一股雄浑巨力传来,将她震出陈寻的怀抱。

她飞在半空中,就见陈寻的后背叫石崖陡然释出的一道电蛇雷光击中,半片身体瞬间就叫金sè电流覆满,下一刻血肉就化作灰烬……

而在他们之后,那头金sè巨猿也跳落崖头,这时候有更多更粗的金sè电蛇从石隙中矢射而出,将恶猿笼罩住。

喜欢《大荒蛮神》吗?喜欢更俗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五章 肉身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