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三十七章 修炼要学会捡漏

第三十七章 修炼要学会捡漏

(哈哈,起床发现今天的月票已经破六百!感谢两位新盟主生蚝医院2、甜食者的捧场!今天六百张月票,你们贡献很大吧,这是要逼我将存稿用光啊!感谢……)

陈寻此时也深深感慨传承的重要,世族宗门的博大,真不是寻常的蛮荒部族能比,也难怪苏氏有层出不穷的还胎境高手问世,而蛮荒部族想出一个天蛮比登天还难。

苏棠接着说道:“真阳境九重与蛮武九层,要旨都在淬练己身。晋入还胎境,实指肉身换血洗髓修成混元,回到胎体先天境界,天地灵气能在筋骨血肉间无碍运转。蛮武又其称破肉障。也只有晋入还胎境、破开肉障,藏于玄窍之中的魂海异相,才会再度转为荒古血脉。到时候血脉越是精纯,神通越是有着世人难以想象的强大,但也有致命的弊端……”

乌蟒所传的天蛮,只相当于云洲修者的还胎境,而在还胎之上,还有天元、元丹等诸多大道境界,需穷尽一生攀登求寻。

陈寻以前对这些,了解甚少,现在算是更清楚些,又问苏棠:“荒古血脉既然如此珍稀,为何又有致命弊端?”

“荒古血脉,带有神魔气息,又焉是普普通通的胎体肉身就能承受的?”苏棠反问道,“荒古血脉越是精纯,肉身越难承受,破开肉障的难度越高。我也是老祖入涂山极深处,采得一株九叶芝才突破换血洗髓的肉障难关,晋入还胎境的。你的魂海异相如此奇伟,想来以后晋入还胎境的难度,怕是十倍于我……”

陈寻想想也是,他的魂海异相是六臂巨魔血所化,要能承受这滴魔血,他的肉身真不知道要修炼到怎样的强度才够!

不过,那一切都是后话,不需要现在就考虑太多。

陈寻长身而立,站起来眺望见大孤峰已在南面两百里外,讶异的问苏棠:“我昏迷多久?”

“你昏迷了小半天。”苏棠说道。

“那你怎么抱着我往奚岭方向走?”陈寻又问道。

“你叫电蛇雷光击中,身体里竟还有游丝生机,我要带你回沧澜,根本赶不及救你,心想奚岭之中说不定有能治你的灵药……”苏棠喃喃说道。

陈寻无语道:“你是蠢啊,还是真蠢?你把自己牺牲了,百奚五尊就真会容我活下来,然后让你们苏家找到借口,跑到奚岭灭亡其族?”

“总归有一线机会呀?”苏棠没想到又给这小子抓到机会教训,心虚的为自己辨解道,“百奚五尊捉住我,应会将我献给玄寒宗……”

陈寻哑然失笑,苏棠却是不笨,暗道苏氏要多几个苏棠这样的子弟,沧澜或许要美好一些吧。

“那头恶猿与那石壁里的凶兽,有没有分出胜负?”陈寻问道。

“你从崖头跌下后,我就抱着你跑出大孤峰,没有留下看那恶猿与凶兽相斗,”苏棠想起陈寻抱她从断崖纵身跳下的凶险,犹有余悸,说道,“过去这么久,那头恶猿都没有追来,我想,要么两败俱伤,要么那头恶猿已经叫石壁里的凶兽击杀了……”

****************************

陈寻冒死将那巨猿诱下断崖,可不甘心什么好处都捡不到,拍拍屁股就走。他现在伤势痊愈,修为甚至还精进一层,自然是与苏棠一起,再往大孤峰潜去。

离大孤峰甚远,极远处就传来阵阵兽吼禽啸。

陈寻抬头远望,就见溪谷方向的原始密林在剧烈颤动,一蓬蓬飞雪与断枝残叶从密林里飞射出来,不知道密林里的厮杀有多猛烈。

“怎么回事?”陈寻与苏棠面面相觑,心里暗道:那巨猿不可能跟石壁中的那头凶兽,厮杀到现在都没有停休吧?

再看密林震颤的方位,与溪谷的那根孤峰石柱所在也有所偏离,陈寻心想困在石壁中的那头凶兽,没那么容易挣脱孤峰石柱的束缚,而远处传荡来的兽吼禽啸,也远不止两只凶兽在搏杀。

听这声势,似有整座大孤峰里稍有实力的蛮荒异兽,都赶到溪谷里狂疯残杀。

为什么整座大孤峰的蛮荒异兽都发疯的躁动起来?

虽说陈寻此时已晋入蛮武第七层易血,但实力还难跟那些蛮荒异兽相抗,而苏棠也是刚刚稳住伤势,更不宜轻犯险境。

陈寻爬着一个巨树,眺望溪谷方向,待溪谷里渐渐平静下来,轰天动地的搏杀声势渐渐绕往大孤峰的右麓,到山南去,两人才往溪谷方向摸去。

开阔的溪谷里一片狼籍,巨树摧折、石崩地裂,冻得结实的十丈玄冰,也是给砸得到处都冰屑。

到处都是荒兽的尸体,兽血流趟一地,将溪谷染红,刺鼻的血腥味到处弥漫。

陈寻在蟒牙岭数年,入冬后深入湖泽荒兽,也看到过不同兽群间厮斗搏杀,但没有见到这样的荒兽残杀。

那一头头他平时见了唯恐避之不及的强横荒兽,一具具倒伏在场,断骨残肢,尸骸不全,实不知刚才那场恶战,剧烈到何等的程度。

这些异兽尸体,有大如蛮牛的玄豹、有腋生肉翼的翼虎、有高六七米的熊狮、有顶生金冠巨瘤的鳞鹫,有体形丝毫不比熊狮稍小的巨狼,还有粗如窝棚、长近二十米的巨蟒……

无一不是强横到极点、堪比还胎境强者的荒原霸主,此刻竟然都肢伏残断的横尸在溪谷里。

这情形真是诡异、惨烈到叫陈寻难以置信。

看到这么多的荒兽尸体,几乎怀疑整座大孤峰山里的异兽都被击杀在这小小溪谷之中。

而除了这些玄豹、翼虎、熊狮、鳞鹫、巨蟒、巨狼等蛮荒异兽外,在这些断肢残骸中,死得最多的,竟是毛sè雪白的巨猿,足有十八九具之多。

这些巨猿,除了毛sè不一样外,与金sè巨猿长得一模一样,个个都有七八米高,倒在地上也像一座巨大的窝棚,但此时都肢残骨断,样状更是惨不忍堵。

“是那头恶猿率领大小雪猿,与山中凶兽搏杀吗?”陈寻也深感困惑。

大孤峰看着只是一座孤峰,但峰脊刺天高达三四千米,绕山一周有三四百里,山域也是极大。

巨猿就算率几十头雪猿在大孤峰之中安营扎寨,也不应该叫山中其他的异兽如此躁动、以命相搏?

难道,大孤峰山中的异兽,都叫石壁中的凶兽控制住,势要将那头金sè巨猿毙杀在山中?

要是石壁中的凶兽有这能耐,为何不驭使凶兽助它脱困?

他们之前进山,那石壁中的凶兽,对崖头千米之外的人兽,根本也不在乎,唯有威胁到崖头那朵石蛇莲,才会射出电蛇雷光击杀。

至于那朵石蛇莲对石壁中的凶兽,为何如此重要,那就不得而知了。

陈寻猜测,最大的可能就是金sè巨猿已经叫石壁中的凶兽击毙,但尸体跌落溪谷,山中凶兽纷纷过来争夺,而诸多雪猿则想护住金sè巨猿的尸体,双方才疯狂厮杀起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金sè巨猿体内有荒古血脉,甚至滋生出神力,其死后尸体,岂不就是一具极品宝药?其珍贵程度,要远在开春乌蟒所得的那头乌鳞狡之上!

当然,也可能是那头恶猿率众多雪猿进山吞食兽脑,激起众怒,山中众兽趁其受伤,围而杀之。

听着厮杀声势往山南而去,陈寻心想那些雪猿与山中凶兽的搏杀,怕是一时半会还不会停息。

当然,越是剩到最后的凶兽,越是凶悍强横,陈寻自然与苏棠不会赶到山南去凑热闹,仅这溪谷里遍地的兽尸,就叫他绝不虚此行。

四五十具玄豹、雪猿、鳞鹫、熊狮的兽尸遗骸,要是都运到沧澜去,该是何等惊人的财富啊?

当然,陈寻也只是稍作幻想,心知雪猿与山中凶兽在山南一旦分出胜负,就会有凶兽折返到溪谷,食这些荒兽的血肉,留给他们的时间实际极有限。

而且这些玄豹、雪猿、鳞鹫、熊狮,兽尸庞大,就连最“瘦小”的苍狼看着不到一人高矮,但周身铜头铁骨,身子骨极沉。

一头苍狼就有近两千斤,这么多的兽尸,要赶在雪猿与山中凶兽分出胜负来之前,陈寻他能带出多少?

“你将那些雪猿破腹取胆,对你以后修练,极有益处……”苏棠见陈寻犹豫,知道他难取舍,忙提醒他道。

陈寻叫电蛇雷光击中时,身上的乌鞘刀以及用兽皮裹住放在药篓子里的两截断剑都落在溪谷里,不知所踪,他只能徒手撕开雪猿的胸腹……

“呀!”

陈寻观想蛮魂,蛮魂神华贯注双臂,直觉双臂充满沛然莫御的力道,他接手搭手在雪猿的胸腹,竟有丝丝极寒气息从双手透漏,转瞬间空气里竟凝出雪白寒霜。

陈寻满脸惊容,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苏棠见陈寻满脸疑惑,感慨的告诉他道:

“你受重创,半身血肉都烧成灰烬,魂海异相汲取天地灵气,直接重塑肉身,其中玄寒之气最为磅礴,助你在片刻之间,就突破进入七层换血境界,你周身气血自然就转成玄寒极性。换句话说,你现在就是诸宗门都要抢着收进门当徒弟的玄寒灵体。换了别人,就算修练上等的玄寒道法,数十年修炼,气血都未必有你精纯。你的魂海异相,还真是难以想象的强大……”

“玄寒灵体?”陈寻摸了摸后脑勺,“那对修练九幽蛮魂,是好是坏?”

“玄寒灵体,修练玄寒灵气,远较他人迅速,也更容易晋入还胎境,”苏棠笑着说道,“至于对修练九幽蛮魂是好是坏,我也不清楚了,毕竟身具灵体之人,我也没有见过。不过,你的魂海异相如此强大,要是对玄寒灵体不满意,大不了可以打碎了用其他灵气重塑一回……”

陈寻嘿然一笑,他这才知道魂海本相这次为何消耗如此巨大,要是再照这么来一下,那滴六臂巨魔血的潜能只怕会提前耗尽。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七章 修炼要学会捡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