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三十八章 收获

第三十八章 收获

(再有一百来张月票,就要更新今天的第四章,压力好大啊!)

陈寻不管玄寒灵体是好是坏,苏棠是富家小姐,破腹取胆这种粗活,还得是他这个出身破落的穷小子来干。

只是他一张稚脸憋得通红,用尽吃奶的力气,却是不能将雪猿的胸腹皮肉徒手撕开。

陈寻万万未料到雪猿死后的皮肉,竟然还坚韧如斯。

他近三个月的苦修,又晋入蛮武第七层易血境界,双臂怕有不下六千斤的气力,竟然还不能将雪猿的皮肉撕开,这头雪猿活的时候,肉身该强悍到何等的程度?

“雪猿自幼生存冰原之上,天性就能用玄寒之气淬体,生存百年以上的雪猿,肉身强悍都堪比还胎境的强者。”苏棠说道。

“你怎么不早说?”陈寻无语的说道,他现在的实力再强,也不能可能徒手撕开堪比还胎境强者的肉身,心里也暗暗心惊,要是让那头体身滋生神力的恶猿领着几十头雪猿闯进蟒牙岭,对乌蟒等族来说,该是何等的灾难。

此外,这大孤峰之中的荒兽,也未免强得过分,与这数十头雪猿恶斗,虽然死伤惨重,但也没有落下风。

要是那头恶猿的尸体,这叫这山的荒兽得到,它们食之,实力会增长到什么地步?

苏棠不知道陈寻心里担忧起其他事情来,侥有兴趣的说道:“我还以为你灵气塑体后,能徒手撕开雪猿呢?”

陈寻无言以对。

好在满地猿尸,有不少已经叫其他更强横的荒兽开膛破腹。

这些雪猿,有些体内胆器已经破损,青黑sè的珍贵胆汗流得到处都是,有些猿胆不见所踪,兴许叫荒兽摘走吃掉,但陈寻还是从破损的猿尸里,摘到三颗完整猿胆。

苏棠嫌陈寻摘胆太过血腥,往溪谷里跑去。

陈寻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里,下身仅围一张兽皮遮挡,空手拿着三颗巨如椰果的猿胆,远远看见苏棠从溪谷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他们之前丢失在溪谷深处的断剑。

陈寻记得他将两截断剑都用兽皮包裹放在药篓里,他跳下断崖,后背叫电蛇雷光击中,药篓自然化为灰烬,却不想断剑夷然无损。

见苏棠只捡回半柄断剑,陈寻问道:“还有剑头呢,还有我那把乌鞘刀呢?”

“这半截断剑还能当兵器,要那剑头作什么?”苏棠问道,“你那把乌鞘刀,已经叫电蛇雷光熔断,成了废铁……”

陈寻心想苏棠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盐贵,那截剑头不知何物所制,半截轻薄剑身就有二三百斤重,很可能就是《沧澜杂录》里所讲的九幽铁炼制。

苏棠视为废铁,但他要将这段九幽铁带到乌蟒去,还不知道阿公他们会激动成什么样子。

陈寻也没有想到腰间的乌鞘刀会在他跳下断崖熔断,也暗感电蛇雷光所含神力之精纯,他纯粹是仗着体内的那滴六臂巨魔血扛过一劫。

“还有这个,你好好收藏着,千万不要叫别人看了?”苏棠又递给陈寻一物。

陈寻见是他在青眼雕石巢里捡到的那两枚青sè坚果,应该是与断剑一截落在溪谷里,不曾想苏棠又郑重其事的替他捡回来。

“这个是什么,你认识?”陈寻问道。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青梧籽。”苏棠说道。

“啊……”陈寻震惊得张了张嘴巴。

《沧澜杂录》里就有青梧的记录:青梧籽,青鸾喜食。

沧澜杂录有关青梧籽的记载,就这简短七字,但能叫青鸾这样的荒古凶兽喜食,青梧籽怎么想都不会是凡品。

陈寻抛了一枚青梧籽给苏棠:“送枚给你,当作记念。”

青梧籽实珍贵实不在四品级灵药石蛇莲之下,而且籽分雌雄,苏棠本意要陈寻将两枚青梧籽实都贴身收好,但转念还是将那枚青梧实珍惜的藏在怀里,让陈寻拿着断剑,赶紧给那些尸身完好的雪猿破腹取胆……

苏棠说她的这柄乌金剑、剑断灵散,已成凡物,陈寻操持这柄断剑,给满地的兽尸开膛破肚,却甚是便利。

即便是他徒手撕不开的雪猿死尸,断剑割下去,坚韧到极点的皮肉,也应声割开,陈寻也只是略觉得手涩而已。

真是饱汉不知饿汉子饥,这柄断剑,看着只剩两尺青锋,却不知道要比重锋矛、乌鞘刀珍贵多少倍,苏棠竟然嫌沉要丢在荒原里,真是败家女啊。

“南面的打斗好像就要停了,你快点动作,我们还要赶紧离开。”

苏棠嫌弃不会做开膛破腹的血腥之事,她就站到巨树冠梢之上,一边观望大孤峰西南坡的荒兽搏杀,一边指导陈寻割取这些荒兽最有价值的部位。

四五十头荒兽横尸溪谷,虽说血肉都极其精纯,但陈寻没有能力将这些荒兽的血肉都背回乌蟒去。

就算他有几辆鳞马拖拉的铜车,将这数十万斤血肉载上,一路也不知道会诱来多少凶兽过来疯狂争食。

他们眼下只能趁山中凶兽还是那些雪猿在南山杀作一团之际,尽可能从这些兽尸里割取一些最有价值、体积又不大的部位,包裹着带回乌蟒去。

陈寻这数年来早就习惯蛮荒生存,破腹剥皮之事,做起来极为熟悉。

雪猿肝胆、巨蟒眼胆、毒囊、蛇牙、熊狮腹皮、鳞鹫嗉囊……

陈寻只挑最珍贵的部位割取,一盏茶的时间,也将四张熊狮腹皮包着鼓鼓囊囊。

还有一头巨大无朋的玄豹,在溪谷上游方位,半片尸体叫冰屑掩盖。

这头玄豹,体形比陈寻在山巅看到叫巨猿击毙食脑的那两头玄豹还要巨大三分,躺在溪谷边的石滩跟冰屑之中,也有大半个人高,全身皮毛深黑,仿佛如神铁所铸,死去多时,还闪烁金属一样的光泽。

这么大的一头玄豹,不知道在大孤峰里逍遥快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头都有,但看其体形比这溪谷里任何一头荒兽都要巨大,也知它在大孤峰里必定是罕有敌手的霸主,怎么早早死在溪谷?

再看其半片头颅都血肉模糊,想必是叫哪头强横无比的雪猿用巨掌拍烂。

陈寻也不管这头玄豹到底是怎么死的,知道玄豹心胆都是奇珍,要能将血肉快除剔除,一身宝骨更是制器炼药的良材。

陈寻忍着溪谷里传来刺鼻的血腥味,当下就将这头重逾万斤的玄豹,从冰屑里拖了出来。

冰屑浸了血泊之后,又重新冰结实,陈寻费了好一番气力,才将这头玄豹拖出来,累得人仰马翻,还差点叫刺鼻的血腥味薰倒。

“不对……”苏棠从树冠跳下来,看出异常,拉住要下剑剖开豹腹取胆的陈寻。

陈寻这才看到玄豹腹部极轻微的跳动一下,他伸手摸去,玄豹腹部出奇的柔软,确有一头幼小胎体在腹中蠕动。

说来奇怪,隔着一层皮肉,他竟感应不到胎体的生机。

玄豹体形额外庞大,光看外形,感应不到腹中有额外的生机,还真看不出这是一头怀孕的母乳。

陈寻小心翼翼的将玄豹的腹部剖开,却是一头还没有睁开眼的小豹子,蠕动着从鲜血淋漓的豹腹中钻出来。

幼豹比狸猫还小,跟身体粗大的母豹简直不成比例,浑身血淋淋的,眼睛还未睁开,四肢蜷着,也都不伸开,只是下意识的蠕动。

然而这头幼豹在陈寻剖腹取出的瞬时,却像火光燃烧一般,透出格外强烈的旺盛生机,甚至不在一头成年苍狼之下。

也难怪这头母豹早早就战死在溪谷里,原来腹怀幼豹,正值虚弱之时。

陈寻暗叹:都这么虚弱了,还跑过想争食神猿,这不是找死吗?

这头母豹死去多时,幼豹憋在死豹腹中这么久不能出来,竟然还有如此旺盛的生机,还真不亏是蛮荒异种。

苏棠说,荒兽与灵药都分十二品,陈寻暗感这头幼豹,品级不会太低。

陈寻拿断剑割断脐带,拿一块熊狮腹皮将小如狸猫的幼豹包裹好,纵身上树,就见大孤峰西南麓的争斗已经停息,有动静往溪谷这边而来。

陈寻七手八脚,用寒雪擦净身上及熊狮腹皮上的血迹,让苏棠带着幼豹先退出溪谷,他拿断剑隐身溪谷边缘的巨树之上。

要是那头恶猿侥幸未死,待其在大孤峰里养好伤势,对蟒牙岭始终是个极大的祸害跟威胁。

陈寻想着,这头恶猿即便侥幸不死,此时也应是强弩之末,他说不定能有下手的机会。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 收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