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一章 又一道器

第十一章 又一道器

有人!!

王通心中一惊,旋即便?一阵的狂喜,妈的,终于看到人了,到诸天轮回之地近半个月的时间,除了那几个契约者之外,他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过,人类,毕竟是群居动物,太久了没见到人总归有些不爽。.最快更新。

进入这一座大山之后,更是人烟全无,茫茫大山,寻找一个小部落,这其实也和大海捞针差不多,他心里也已经做好失败的打算了,诸天轮回之地开启可是有时间限制的,也就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若是再寻几日找不到的话,他就要放弃了。

想不到这个时候,却让他听到了人声。

能够听到人声,说明离的不远,他全力催动神魂力量,将灵觉护散开来。

终于听清了人声。

“少族长恕罪,小的真的已经完全尽力了。”

“尽力,乌魁,你在耍我吗,已经半年了,你一点进展都没有,敢说尽力了。”

“少族长,我虽然已经是高级战士,可是并不足以接触部族的核心,那个秘密被几个老家伙死死的把持着,甚至族中都没有几个人知道,我如果‘露’了口风,一定会被发现的。”

“被发现,你怕被他们发现,就不怕本少主的虫丸吗?!”

听到“虫丸”两个字,那声音猛的顿了一下,颤抖道,“少族长饶命,少族长饶命。”

之后便是一阵“咚咚”的扣头求饶的声音。

只见那少族长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十天,你现在只有十天的时间了,十天之内,一定要探听到东西藏在那里,否则的话,有什么后果,你自己清楚。”

“少族长……!”对方的声音已经显‘露’出哀求之意,但是丝毫无法打动这位少族长,只是冷笑着拂袖而去,声音遥遥传来,“十天,记住,你只有十天!”

“十天!”王通慢慢的潜出了藏身之处,来到了两人所在之处,只见一名身披重甲耳吊金环的大汉跪在地上,面上流‘露’出无尽的惶恐之意。

至于发声的另外一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位的打扮看起来倒像是出身部落啊!”

部落,在王通的心目之中就是落后的代名词,眼前这位非常的符合王通心目之中对于部落之民的形象,事实上,就算是不符合又能如何呢?

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他又怎么会轻易的放弃了。

过了一会儿,这名叫做乌魁的大汉一脸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望着刚才那少族长消失的方向,眼中‘露’出极怨毒之‘sè’,不过很快,这缕怨毒便被恐慌所取代。

“十天,我只有十天的时间!”乌魁喃喃自语着,失神的朝着山林的深处行去。

这一片山林对王通而言乃是非常的庞大复杂,根本就分不清方向,但是这个乌魁行走起来却是非常的熟悉,东绕西绕,七拐八拐的,走了大约两个多时辰,其间也遇到不少夜间出来捕食的异兽怪虫,见到乌魁全都避让而去,丝毫没有给他造成什么麻烦,这倒也便宜了王通,王通的潜行之术极为到道,一直跟在他十丈范围之包,乌魁没有发现,而那些异兽怪虫就算是发现了,也会因为前方的乌魁缘故而自动的避让开来,不与王通接触,省却了许多麻烦

两个多时辰之后,夜‘sè’已经完全深沉起来,乌魁终于停下了脚步,再不像刚才那般在山林之中的自如,而是屏起了气息,开始变的小心翼翼起来,王通也停止了前进,因为他已经看到了火光。

这是一座位于群山深处的部落,周围山势险峻,许多条溪流从山顶流淌下来汇入了山谷盆地中间,形成了一个不大的小湖。

湖面如镜,周围高高矮矮的林立着许多建筑,这些建筑大多都是木石结构,最多的还是木屋,有些甚至非常的简陋,只有十几根木头搭建起来,铺上些干草便成了栖息之地,而越是往后看,木石相合的结构就越来越多,到了山谷的尽头,王通甚至能够看到几座高大的完全由巨石垒成的建筑,看起来像是原始的神殿或者是祭祀用的祭祀。

“果然是一个原始的部落!”王通心中微动,心底却丝毫不敢放松,轮回之盘可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个部落的最强者乃是一名金丹天的长老,虽然实力与小寒山无法相提并论,可是王通现在也只是一个人罢了,根本就无法力敌,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还没有确定这个部落是不是就是自己要找的地方,而他寻找的东西又在什么地方。

“不要怀疑,我要你找的地方就是这里了,这里是乌槐部,石槐山百族之一,你要的东西就在这个部落里头。”

轮回之盘的声音非常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夜深沉,鬼语现

倒是把王通吓的不清。

“你能不能每次出现的时候不要这么惊悚啊?!”

王通在脑海之中抱怨道。

“东西究竟在什么地方?!”

“这是我能够帮你的最大极限,有没有机缘,便要看你了。”轮回之盘的声音是再次消失。

王心中咬牙暗恨,该死轮回之盘,比起那些什么主神还不如,人家好歹在发布任务的时候会把任务说清楚,这厮倒好,云里雾里的搞神秘,‘弄’的王通进退不得。

“求人不如求已,我倒要看看这乌槐部究竟有什么好东西!”

王通心中暗道,拿出了久违的六枚黄‘玉’钱。

“忘了告诉你,你的担心的确有道理,六爻神算这种窥测天机的东西最好还是少用,不过后果也没有你想的那般严重,天道主要反噬的并不是你们这些能够看到未来的家伙,他们反噬的是那些随意泄‘露’天机的家伙,你推算出什么东西来,只要不告诉别人,害处不会太大。”

“我靠,现在才说。”

自从对六爻神算产生警惕之心后,王通便一直有意的不再依赖六爻神算,行事之时,便少了许多的信心,如今被轮回之盘这么一点,他终于放下了半个心,轮回盘只是说没有泄‘露’天机那么严重,但是也有一定的后果,以后用起来只需要谨慎便行了,最重要的是不要泄‘露’。

“怪不得摘星楼和天命谷那么神秘呢,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原来不是他们不愿意说,而是不能说啊!”

对于摘星楼和天命谷的作派,王通一向看不上,但是经此一说,倒也理解了许多,那些神棍一天到晚像是看透世情一般的扮高人,原来不是他们想扮,而是被天道‘逼’的不能不办。

便是给人算命的时候,也总是小心谨慎,生怕泄‘露’了天机,反噬自身,那轮回之盘神神叨叨的是不是也有这个原因的存在呢?

此时王通也无暇多想什么,六枚黄‘玉’钱在他的手掌上翻飞起来,大量的‘jīng’神力量被‘抽’取,一副画面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但也仅仅只是一瞬的时间罢了。

王通却是怪叫一声,向后仰去。

“什么人?!”

“何人在此?!”

“有人举入寨子,快传警讯!”

王通的一声惨叫,在寂静的夜空中传的老远,顿时便引起了寨中人的警觉,现在虽然是深夜,但是处在这么一个深山之中,部落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在入口出设了两个哨卡,有三组人轮流值夜,这些值夜的家伙全都由寨中的高级战士领队,选的也都是耳聪目明之人,王通的一声惨叫哪里能够瞒的过他们的耳朵,一听到声音,立刻便发动了起来。

“歹势啊!!”

王通心叫暗骂一声,不敢多留,身形潜入黑暗之中,‘摸’索到一株大树,直接爬了上去,不久之后,便听到寨子里头传来一阵噪杂的声音,十数名和刚才乌魁一般装扮的身着重甲耳吊金环的家伙一个个的赶了过来,呼喝声一片,在林子里头仔细的搜索了起来,不仅仅是人,还有几个家伙牵着一种类似于猎犬一样的妖兽,在周围细细的搜索着。

不过一来王通藏的地方够隐秘,二来这些部落之人在夜间也不敢距离山寨太远,搜了一个时辰无果之后,便又悻悻的回归部落了,不过,在部落的入口之处,警戒的人明显增多起来。

经过这一番的折腾,天‘sè’也渐渐的亮了起来,王通隐在茂密的枝叶之间,遥望着部落,眼睛眯了起来,“很警惕啊,难道这个部落一直都是这样,还是因为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他这个方位便可以明显的看出这个部落的位置乃是‘jīng’心挑选的,除了入口处外,周围全都是高山险峰,飞鸟难度,观察了这么久,王通都没有发现这山寨的山空有什么东西在飞,鸟也好,虫也好,一个都没有,这至少说明这个部落有类似于禁空的法阵,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使得周围的飞鸟飞虫乃至于飞兽都要退避三尺。

“诸天轮回之地的部落,也不知道他们的修炼法‘门’是什么,贸然的举进去,恐怕会有些危险!”

王通眉头轻轻的皱起,看着渐渐发亮的天空,颇有些一筹莫展。

“天‘sè’已经亮了,现在不进去,到了天‘sè’大亮的时候,恐怕更瞒不住了,罢了,先去探探虚实再说。”

又观察了一会儿,王通趁着天‘sè’还没有大亮,有些晦涩的时候潜到了入口左近,若是平常他断不会如此的冒险,可是脑海之中的画面却让他心‘潮’澎湃。

为什么?

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件道器。

是的,一件道器,虽然是残破的,但是在那股来自远古莽荒的气息却是无论如何也瞒不过他的,那种气息,只有道器才能够发出来,他也仅仅在白头山传承之地的末法之眼中才感受过。

不过,这股气息比起末法之眼来更加的晦涩,虚弱,仿佛受到了重创一般,但即使如此,猝不及防的一次对撞,便差一点伤了他的识海元神。

最重要的是,道器之上那一股子来自远古莽荒的气息告诉他,这件道器的历史非常的久远古老,恐怕比传承之地的末法之眼要古老,说不定是仙界破碎之间遗留下来,这样的东西,你让他如何不心动?如何能够按捺的住?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又一道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