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三十九章 棘虎

第三十九章 棘虎

(一千张月票到了没?先上传这章,先要去睡觉了。看到骷骼腹肌等老兄弟们,还一如既往的关注、喜欢我的新书,很开心……)

这场疯狂搏杀的最后胜利者们,很快就从密林里钻出来,出现在溪谷边缘。

九头荒兽,个个都血肉模糊,在这场疯狂的搏杀中,身上都难避免的遭受极重创伤,但从密林深处里钻出来,却又个个虎姿熊势、凶焰极盛。

这几头荒兽虽然彼此警惕,但没有厮杀到一起。

陈寻心想这几头荒兽,应该都是大孤峰及周遭密林里的霸主,彼此争斗数百年,对彼此的根底都相当清楚,早就形成一定的平衡跟妥协,故而将外敌驱逐之后,彼此间能相互克制,不再疯狂残杀。

为首是头乌金sè的巨狼,体形要比倒毙在溪谷里的那两头巨狼小一号,看体形只跟普通青狼相仿,头尾仅长四五米,背脊也有一人来高,更不能跟身旁那头高达七八米的熊狮相比。

然而这头体形看似“秀小”的神狼,却最先冲出密林,跳到一块巨石上,冲着其他凶兽怒吼,似乎宣告溪谷之中的猎物,它有优先挑选权。

其他凶兽不甘心,也朝着神狼怒吼,但最终没有谁先冲出溪谷,超过神狼所立的巨石。

陈寻暗暗心惊,经过这场疯狂的搏杀,这头神狼不仅活下来,还如此的威风凛凛压制众兽,足以说明它的可怖与凶悍。

陈寻潜伏在千米之外的树冠之中,神魂犹叫这数声狼吼震得神魂动荡,暗感他在没有晋入还胎境之前,怕是连站在这头金sè巨狼之前的资格都没有。

神狼乌金铸就似的狼躯,流淌莹莹、金属质地的光泽,驻足站在溪谷的巨石之上。

虽然半片身子的血肉给咬得模糊,露出可怖深能见骨的创口,但威风凛凛依旧,透漏凶煞强悍到极致的气息;那对青碧sè的狼眼,更是有着慑人心魂的凶煞之焰透出。

陈寻想到他刚入湖泽荒原之时,遇到可怖的青狼群,不知道这头神狼是不是就那群青狼的狼王,心想要真是如此,对蟒牙岭来说,还真是噩讯啊。

神狼独挑了那头死去多时的母豹,也许是看到剖开的腹中已经没有幼豹,神狼狂怒的吼叫起来,震叫极远的林梢覆雪都纷纷震落。

见神狼双眼血光凶焰的冲这边看来,陈寻吓得骇然心跳,不曾想这头恶狼的灵觉如此敏锐,他在千米之外收敛住气息,还能叫这头恶狼察觉。

陈寻心知这头恶狼其实受伤极重,此时也是强弩之末,他不是没有一战的机会,但还有其他七八头凶兽,要是一哄而上,他该怎么办?

好在神狼也只是冲陈寻这边望了一眼,没有其他动作,而是慢慢的将那头母豹拖到一旁,安静的享受起来其生命精元精纯无比的血肉来。

其他凶兽也察觉到溪谷密林里有人存在,齐齐怒吼,似警告陈寻不得接近。

刚才一场残杀过后,这些凶兽厮杀也都是强弩之末。

除了分食掉那头金sè巨猿之外,溪谷里的收获品也足够丰盛。

这些凶兽彼此之前都不能信任,此时也不想再大打一场,只想将埋伏在溪谷边缘的敌人吓走,不要跑过来争夺他们的战利品即可。

陈寻心知这场血肉盛宴过后,这几头蛮荒异兽会变得更加强横,但他此时修为低微,没有能力趁机将这几头身受重创的凶兽诛杀,也只能悄然退出溪谷,与苏棠先汇合再说。

***********************

陈寻赶回到他与苏棠之前潜伏的密林边缘,只见林地里一片狼籍,却不见苏棠的身影。

灌木丛压倒一片,血染雪地,两头体形彪健的棘虎,左眼各插一支铁箭,正在雪林里垂死挣扎,如泉鲜血从伤眼中涌出,竟然还未死去。

苏棠遇险!

陈寻心里惊骇欲绝,暗恨之前太自以为是了,还以为原始密林与大孤峰之上的凶兽,都赶到溪谷里与那群雪猿争夺金sè巨猿的尸骸,却未曾想还有好几头棘虎暗藏在密林里,落单的苏棠竟被偷袭。

风吹林啸,四周远处的动静早给风声淹没。

陈寻抽出断剑,狠心将两头伤虎的喉管割断。

密林里淡淡的血腥味,也早就给寒风吹散,只有不间断的断树残枝留下苏棠与凶兽死命搏斗的痕迹。

陈寻没有照这些痕迹追去,这些痕迹在林间曲折,想来苏棠与棘虎在林间缠斗有一会儿。

他猿身爬上一棵巨树,立足冠梢,四野眺望,就见西边二三十里处,密林震颤,隐隐有兽吼传来。

陈寻蛮魂神华贯注双足,撒脚往那处直线狂奔,就见苏棠叫三头巨形棘虎死死逼住,只是挥舞铁胎巨弓苦苦支撑。

箭囊落在十数米外,苏棠箭术不比陈寻稍差,但无铁箭在手,仅靠巨弓支撑,险象频生。

苏棠背抵一棵巨树,右臂衣裳也给撕下零碎,几块兽皮条下子露出雪嫩玉臂,鲜血正从又深又长的创口淋漓洒落,散乱的鸦sè长发遮住苍白的脸,清艳的脸颊也划破好几道血痕,她胸前兽衣鼓鼓撑起,想必她最危急之时,也没有舍得将幼豹舍出喂这几头棘虎,而是藏在怀里贴身保护。

看到陈寻及时赶到,苏棠才稍稍露出心安的神容。

那三头巨形棘虎,也是惊觉机敏;陈寻纵身冲到身后,三头巨形棘虎就左右散开,堪堪叫那透漏丝丝极寒的断剑,斩落空处,无功而返。

陈寻此举无意竞功,只能诱开三头棘虎的注意力,给苏棠解围,断剑落空,他即进身树下,将苏棠护在身后。

“吼!”

领头的棘虎,身高将有四米,仿佛一座石屋堵在陈寻身前,周身棘皮布满荆棘肉刺,又厚又韧,仿佛泥巴里滚过的一身巨甲,披裹在虎躯之上,它冲着陈寻张嘴怒啸,张开的血盆大口,既腥且臭。

巨牙锋税如矛,牙缝里还嵌有血淋淋的兽肉,寒光闪烁,不知道有多少凶兽丧命其口;小灯笼大小的一双虎眼,满是血光凶焰,瞅着陈寻的喉管,缓缓逼来,直欲将眼前这猎物的喉管一口咬断。

而另两头巨形棘虎,更是没闲着,趁着领头的棘虎从正面逼近陈寻,一左一中剪尾纵来。

虎躯身形极速,在半空中张开的血盆大口狂吼怒啸,似有无尽狂风从血盆大口里呼啸而出,席卷林间雪地里的枯枝败叶,直欲将陈寻看似瘦弱的身子骨吹成粉碎。

陈寻暗感这三头棘虎一起狩猎久了,配合也真是默契到极点,他要是不从巨树前闪躲开,三头巨虎就会不分先后的一起将他扑咬在爪下,甚至虎啸狂风还隐隐生出的怪力,束缚他的手脚,叫他身形滞涩,难以灵活进退。

陈寻暗感这三头棘虎竟然初具神通了啊,但他面不改sè,魂神之上九幽蛮魂具相,他赤裸的胸膛似有黑sè火焰浮出,极瞬之间,熊熊蒸腾的九幽蛮煞就都贯注双臂之中,如有万钧巨力注入,他隐隐束缚手脚的怪力就一挣而碎。

陈寻不退反进,纵身跃起,撇开两侧扑来的棘虎,举起断剑,便朝身前这头棘虎怒劈而去。

断剑青锋神光烁烁,在半空中更化作如匹虹影,自上横贯而下,虹影之外,更是极寒之意四溢,直要将那头棘虎冻僵当场。

这头棘虎也甚是机敏,心生警觉,堪堪避开头颅要害,左肩则连皮带肉,则给陈寻血淋淋的削下一大片,露出森森白骨。

断剑未断之前有四尺青锋,一断两截后,陈寻手里这把带柄的断剑,就剩两尺青锋可用。

不然一击将当前这头棘虎的左腿连肩膀子都卸下来,陈寻暗感可惜。

两侧棘虎扑落空,但陈寻也不容它们转身再扑杀过来,他左掌布满蛮煞,黑幽煞光闪烁,硬如神铁,更是透漏极寒气息,一拳就冲左侧棘虎的下颚轰去;而右腿更是如铁柱横扫而出,侧踢右侧棘虎如铁鞭一背的背脊。

左侧棘虎体形硕大,足有四五千斤重,虎头就像块巨大磨石横在眼前,但陈寻神拳如锤,力有万钧。就听着“砰”的声响,左侧那头棘虎,叫陈寻一拳打得虎嘴皮肉震晃,整个虎躯往旁边的巨树倒去,咔嚓声响,将那两人合抱的一棵巨树,压断成两截。

而右侧那头棘虎硬如铁鞭的脊背,叫陈寻一脚踏实,也不好受,脊背虽然没有叫陈寻这一脚踩踏粉碎,但万斤之斤压得虎躯不由自主的矮趴在地,呜咽滚身躲闪到一边。

陈寻也未料三头棘虎,肉身强悍到这程度,除了断剑建功之外,他贯注神力的一拳一脚竟只能将两头棘虎逼退,而无法伤其筋骨。

不过,陈寻筋骨也都淬练到大成,挥拳踢腿,即使有巨力反震,他也是夷然无损,不像在蟒牙岭深处,与青眼雕恶战,右臂先被震伤。

他此时也是信心倍增,无惧这三头凶兽的进逼。

陈寻挥舞重重剑影如山,朝三头棘虎压去,苏棠借机拾回箭囊,抽出铁箭压在弦上。

弦满如月,道蕴真阳注入弓身之中,散发湛湛清光,而叫苏棠整个人就像一柄浸梁极寒玄气的利刃,气势凛冽、震慑心魂。

看苏棠如此,陈寻暗叹:这才有点天之骄女的样子啊?

弦动如雷,箭出如电,苏棠精准无比的射杀一头棘虎的左眼。

陈寻旋身上前补刀,自上而往怒劈,当即将这头棘虎的铁头劈成两半,而白的脑汁与红的虎血没有喷出,就在半空凝起血sè冰渣洒落,那九幽蛮煞似乎九幽寒狱喷涌而去。

断剑之威如此凶煞可怖,另两头棘虎鸣咽卷尾逃入密林。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棘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