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四十章 分别

第四十章 分别

(求收藏、红票、点击,还有月票。照例老规矩,保底两章,五百张红票加更一章……)

密林里的凶险太多,陈寻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荒兽闻着血腥味袭来,也不去追杀那两头逃亡的棘虎,与苏棠拿寒雪擦去两人身上的血迹,简单收拾一下,割下两块血气精纯的虎肉,就往密林边缘潜去,尽早脱离这是非之地。

潜回到原始密林与湖泽的边缘,见无凶横异兽追来,陈寻才在一处断崖下挖了雪洞,与苏棠藏身进去歇息。

听苏棠说起遇袭的过程,陈寻才知道这五头棘虎一直都在大孤峰的外围徘徊,未敢进溪谷跟那些强横荒兽争食,但见苏棠抱着幼豹钻进林,才猛然袭杀过来。

好在苏棠服食过乌玉芷后,玄窍恢复生机,已能生发道蕴真阳,与那五头棘虎在密林里周旋缠斗,不仅持弓射伤两头棘虎,还坚持到陈寻来援。

那头幼豹身上的血水已经叫苏棠拿冷雪洗净,陈寻这才发现这头幼豹,竟然它的母亲不一样,全身滑如锦缎的皮毛竟然是极为澄澈的天青sè,真是少见:

真怀疑它妈是跟隔壁王叔生下的它。

幼豹眼睛还没有睁开,窝在苏棠的怀里,蜷起幼小的四肢,伸出粉sè的嫩舌在苏棠雪嫩的手臂上乱舔。

***********************

虽然溪谷那么多生命精元充沛的精纯血肉,都叫最后争胜的几头凶兽分食,但陈寻与苏棠收获也不差。

蛮荒异兽,大多肉身强横,皮肉坚韧,是制甲的上佳材料,而熊狮长有雪白细绒的柔软腹皮更是制作内甲的极品。

苏棠与金sè神猿恶斗,在最终一击时保她性命、但被震得粉碎的内甲,就是以一头千年熊狮的腹皮基础之上,炼制而来。

三张有三五百年气候的熊狮腹皮,在沧澜少说也值六七百枚天罡符钱。

那头身长二十米的巨蟒,也是大孤峰深山里罕有的异兽,采摘出来的蛇眼双瞳,只有鸡蛋大小,清湛湛的绽发毫光,在雪洞里无光而亮,仿佛两颗夜明珠。

苏棠也不知道这蛇眼瞳珠有何妙用,但绝对是奇珍之物。

除了这些之外,雪猿、巨蟒、玄豹以及熊狮的肝胆,陈寻也采集了一大堆,还从这些荒兽尸体里收集了四小瓶可以炼制真血的兽心血,这些都能用来炼制对蛮武修练有奇效的宝药。

此次所得,精纯宝药如此之多,不要说蟒牙岭了,就是放在沧澜城里,也会轰动一时。

陈寻心知不能将这些奇珍宝药都带回乌蟒,不然的话,消息稍有走漏,必然会给乌蟒招来滔天巨祸。

苏棠也知道怀壁其罪的道理,不能让陈寻将这些奇珍都带回部族去。

接下来的日子,她就与陈寻带着那头幼豹,在湖泽荒原里寻找灵药,与雪猿、巨蟒之胆、兽心血等奇珍,合药炼制九元养窍丹。

九元养窍丹算不上极品灵丹,但对筑基期、特别是修练到真阳境或蛮武后期的修者,有培灵养窍、易血换髓的奇效,价值不弱于一件符器。

炼制九元养窍丹,苏棠一日服一枚,仅用半个月,修为就恢复到真阳境九重巅峰。

苏棠想要彻底弥合神魂识海所受到的严重伤势,恢复到她还胎境中期巅峰的修为,会有很大的难度,还需要回到沧澜长期潜修,但她修为恢复到真阳境九重巅峰,实力就已经不在刚晋入还胎境的强者之下。

苏棠大体恢复后,也没有直接飘然南下返回沧澜,而是继续留在荒原之中,替陈寻采集那些能淬练肉身的筑基灵药。

苏棠心想陈寻身具荒古血脉,想突破蛮武九重的难度极大,想要晋入还胎境,需要大量的筑基灵药淬练肉身。

虽说有些奇药,包括雪猿胆、兽心血,合药炼制九元养窍丹很有些浪费,但苏棠还是尽可能的替陈寻多炼制一些筑基培灵所用的九元养窍丹;也将炼制方法教给陈寻。

分别之时,陈寻与苏棠来到那座被狼群吞没的孤山石寨,这也是他们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圆月如盘,大地生发春气,夜里已不再有滴水成冰的严寒,苏棠长身而立,虽然身穿兽皮衣裳,但清艳容貌脱尘出俗,而周身透漏的气息,更像是一方长期浸入极寒玄气的熠熠宝玉,散发凛冽寒光……

这就是沧澜天之骄女的气势吧?

陈寻坐在崖头石梁上,看着修为恢复真阳境巅峰的苏棠,心里多少生出些高不可攀的感觉。

苏棠恢复到真阳境巅峰,就给人如些清寒凛冽的感觉,待她修为完全恢复,甚至晋入还胎境巅峰,高高站在众生之上时,又会具怎样的气势?

苏棠不知道陈寻心里在想什么,看着洒下山谷的月华,似还有无数亡魂在山谷里呜咽不去,隐夹鬼哭狼嚎,心里对即将的离去有着许多的不舍,但最终还是将怀中的幼豹递给陈寻,说道:

“再有一个多月,十三叔就应该会派人到蟒牙岭挑选部族子弟推荐进学宫,你到时候记得要过来找我……”

“哦。”陈寻也不确定进沧澜学宫后,要不要去找苏棠,似乎那是极遥远的事情,只是随口应道。

修为恢复到青阳境巅峰的苏棠,也已经不再是处处依赖他、需要他照顾的小女孩了。

“那我们就说好了:你到学宫后,我就收你为徒。”苏棠说道。

“拜你为师啊?这个就算了吧,”陈寻打了哈欠,说道,“能有幸拜你为师,必是苏氏的嫡系,而我始终要回荒原的……”

苏棠讶异的看了陈寻一眼,不知道他的疏淡语气,怎么会有些许生分?

“你要不想别人看过你身具荒古血脉,你可以对外人说你从小修练的是烈霜刀意……”

“烈霜刀意?”陈寻疑惑的问道。

“对,修练烈霜刀意,也能生发极寒玄气。烈霜刀意跟大鹏秘拳一样,都不是什么玄门绝学,在云洲流传颇广,你说是家传,他人也难怀疑……”苏棠说道。

陈寻明白过了,他受致命重创后,半边身体的血肉都被电蛇雷光击毁,是魂海本体生发异相汲取磅礴玄寒灵气重塑,他的肉身也因此转为玄寒灵体。

虽说玄寒灵体在云洲世族及宗门,是修练的绝佳资质,但相比较之下,那滴六臂巨魔血所化的荒古血脉、魂海异相更为玄奇、珍异。

陈寻若不想体内所藏的那滴六臂巨魔血,引起他人觊觎跟疯狂争夺,连灵气塑体、白骨生肉这种种异事绝不能说给外人知道。

不过,他现在只要施展蛮魂战武,蛮煞自有极寒玄气透漏,难以遮掩,最佳的借口,就是对外人说他修练过玄寒属性的玄功。

他已经将大鹏秘拳五势融入刀技,冒充烈霜刀意,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陈寻心想苏棠一切都替他考虑周全,又将那截断剑、蛇眼瞳珠等物,用三张熊狮腹皮包裹起来,递给她,说道:

“这些东西,我带回乌蟒,只会给乌蟒惹来大祸,你都带去沧澜吧。还有,荒原之事,我不会跟任何人提起,以后在沧澜,有机会我们再见面吧……”

说罢,陈寻背起铁胎巨弓,将剩不到半壶铁箭的箭囊也挂在腰间,先纵身跳下断崖,往远方掠去……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 分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