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七章 进入(四更,求月票)

第十七章 进入(四更,求月票)

自乌魁离开之后,乌槐部便陷入了一片平静之中,部落的大长老闭关修养,不再问事,族长乌伯开始为百族之会挑血‘jīng’兵强将以求在百族之会上谋取更多的利益,一切都和以往的百族之会前没有什么区别,而少族长乌飞则被乌伯关了起来,对外宣称是闭关,提升实力,但是真正的原因没有人知道,至于部族之中失踪了两个人,没有人在意,在这凶险的石槐山中讨生活,谁没有风险,打猎会死人,争斗会死人,甚至到村边散步也有可能被突然之间窜出来的凶兽吃掉,失踪,实在是太过平常的事情一件事情了,完全不需要太过的在意。

“阿爹,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是夜,一座高大的石屋之中,失去了一只耳边的乌飞满脸眼的怨毒,恶狠狠的道,“难道我们就放过那个杂种了?!”

“哼,不放过又能如何,你能把他怎么样?!”

“我要杀了他,阿爹,我要杀了他,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羞辱,那个‘混’蛋,那个‘混’蛋竟敢把我的耳边割下来,竟敢……!”说到气愤之处,他的双眼竟然布满了泪‘花’,“阿爹,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报仇?哼,怎么报?”乌伯一脸愤怒,一脚把他踹在地上,骂道,“我早就跟你说过行事要谨慎,要小心,不要以为你是我的儿子就没有人敢动你,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被一个高级战士抓住了,还被用来胁迫老子我,你说你有什么用?你有什么用?!”

“阿爹,我……!”被踹倒在地,乌飞满脸的委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能怪我吗?我怎么知道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又不是跑到寨子外头去,我是在寨子里头啊,而且还是和乌婆婆的孙‘女’约会,这会出什么事情,要知道,乌婆婆可是寨子中实力仅次于大长老的长者,在这个小小的寨子里头,还有谁敢同时得罪乌婆婆和族长呢?

可是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疏忽才栽了这么大的跟头。

“好了,不要多说了听我的尽力养伤,用心修炼,这一次的百族大会你就不要参加了。”

“不参加?为什么?!”

“为什么,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难道老子丢脸丢的还不够吗?!”乌伯冲着他怒吼起来,来回的在屋子里头踱着步子,回来数趟之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对乌飞到,“还有,我们去参加百族会议之后,你立刻离开乌槐寨,去赤槐寨投奔你舅舅,听到没有。”

“舅舅?!”乌飞猛的一惊,“为什么,阿爹?”

“唉!”乌伯叹了口气,无奈的道,“你也不少了,事到如今,有些事情你也要多想想了,那乌魁为什么抓你?!”

“是为了寨中的宝物!”乌飞道,旋即面上‘露’出了奇异的神‘sè’,“阿爹,寨子之中竟然有这样的宝物,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呢?!”

“要是你听说了,还叫秘密,还叫宝物?!”乌伯横了他一眼道,“是的,是为了宝物,我并没有骗乌魁,这件宝物的秘密,历代以来只有族长和大长老知道,这也是乌槐部最后的底牌,但是这张底牌并不好动用,刚才大长老的模样你也看到了,虽然成功的动用了宝物的力量,击杀了来敌,但是本身也受到了重创,被反噬了,想要恢复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更重要的是,这件宝物的消息已经泄‘露’了出去,乌魁便是对方安排在族中的内线,也就是说,有人在打这件宝物的主意了。”

“谁?!”

“我怎么知道。”乌伯苦笑起来,摇着头道,“我不知道是谁在打这件宝物的主意,但是我知道乌槐部肯定是保不住这件宝物了。”

“啊?为什么?!”乌飞一惊,他是乌槐部的少族长,而且潜力很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大长族和长老的保驾护航之下,不出二十年,必然会成为乌槐部的新族长,到时候,那件宝物自然有他的一份,现在听说有人在打这个宝物的主意,他立刻便觉得一阵热血上涌,怒为冲冠。

“当然保不住,乌槐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在百族之中也仅仅处于中下游的地位,根本就没有能力保住这样的宝物,否则的话,也不会将秘密守的那么死了,今天大长老是失态了,竟然当着百族使者的面展现了宝物的力量,终究还是透了口风,便是没有乌魁这一出,也会有其他人来打这件宝物的主意的,小子,不要妄想了,那件宝物并不是你我能够染指的,乌槐族大祸将至,我是逃不掉了,倒是你还有机会,先去你舅舅家,然后想办法让你舅舅把你送出石槐山,到时候天高地远,任你逍遥。”

“阿爹……!”

乌飞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他的眼中一向是英武高大的父亲竟然说出了这么丧气的话来,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

“好了,不要说了,去吧,这是我给你留下的东西,你走的时候带在身上,不要再回来了,另外,这件事情不要透‘露’给任何人,特别是那个乌宛,不然的话,你就走不了了,明白吗?!”

“阿爹,我知道,可是,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没有了,乌槐部已经被人盯上了,实力不足,又身怀巨宝,也就只有灭亡一途了。”乌伯重重的叹息一声,一时之间仿佛老了十岁一般。

“这个乌伯,倒是有一些自知之明。”一直在暗中跟踪查探的王通心中暗道,“乌槐部的实力的确是保不住这件宝物,而且这件宝物这么特殊,根本就移不走,说不得为了得到这件宝物,保住这个秘密,对方会将整个部族屠灭,不留一个活口,可是真的能够保密的了吗?”

有的时候,一个秘密可以保住一个部族的安全,但是同样也能够将一个巨大的部族毁灭掉,显然,乌槐部就是那个注定要被毁灭掉的小部族,但是取代乌槐部的人能够保住这个秘密和部族吗?王通不知道,他也不关心。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很快就要到来了。

………………

…………

“乌魁,你确定那个老鬼真的受了重伤?!”

“是的,少族长,那个老鬼为了对付乌罗,借用了族中宝物的力量,虽然击杀了乌罗,但是他的身体也无法承受那股力量的反噬,已经闭关三天了。”

“哼哼,当真是不自量力,道器的力量又岂是一个小小的金丹天能够掌握了,真是笑话,不过这个蠢货已经将乌槐部有宝物的消息泄‘露’出去了,很快就会有其他部族的人到来,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少族长,您准备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趁他病,要他命,直接闯进去便是,难道乌槐部还能挡住我石龙部的勇士不成?!”少族长笑容愈发的‘yīn’冷了起来,“哼哼,乌槐部,很快就要消失了,心长老,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少族长,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到时候我会和信一起出手,挡住那个大长老,如果他听话的话就留他一条‘性’命,若是不听话,便直接击杀,相信以我们两人联手之力,应该没有问题。”

“好,其他人就‘交’给石卫吧,不过那件宝物既然是秘密,只有大长老和族长知道,我想,除了那大长老之外,应该不会有其他人了吧,倒是省了我们不少的事情,出发。”

话音落下,十数人一跃而起,非常准确的找到了那一条通往石槐部的隐密小道,钻入了石槐部中。

“来了!”看到这数十道黑影,早早就等候在祭坛神殿附近的王通心中一动,身形低伏,将自己隐藏在浓浓的‘yīn’影之中。

对于石槐山中所有的部族而言,祭坛神殿是部族之中最为神圣的地方,也是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因此基本上都派了高级战士把守,同时还有数名的战将在守护,对于一个部族而言,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不过这一次趁夜入侵的人实力太过强大,光是金丹天的长老便有两人,面对这些最强不过是炼罡境的战将和灵根天的战士,只是略施手段H便让他们无声无息的倒地,生死不知。

“石虎、石豹,你们带着个弟兄们在周围看守,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和两位长老进去。”

“是,少族长!”

对这名少族长而言,金丹天以下的强者在这一次的行动中根本就不会起什么作用,带他们来就是让他们冒充祭坛神殿的守卫,为自己把风的,真正的战力只有他自己和两名族中长老,当然,还有乌魁这个带路党。

一行四人进入了祭坛神殿,按照乌伯之前所画的地图,很快便找到了地下神殿的入口钻了进去。

“大家小心,我已经施展秘法掩盖了大家的气息,那乌程不可能发现我们的,不过大家走路的时候要轻一点,不要发出声音,先以雷霆手段解决乌程再说。”那名叫心的大长老传音道,其他三人一齐点头。

通往地下神殿的通道长的出乎他们的预料,甚至几人一度以为自己被乌伯给耍了,给了一张假地图,就在他们的耐心将要耗尽的时候,前方终于出现了一缕光亮。

“就是那里了。”乌魁有些兴奋的道,“前面应该有一个石室,那里是神殿的外层入口处,里面还有两条通道,一条是通往宝物,另外一条是通往埋骨之地的,千万不要走错了,万一惊忧到先祖的英灵,说不定会遭到英灵的反击,到那个时候就麻烦了。

“哼,如何行事,我等自有分寸,不需要你多言,带路便是!”另外一名叫做信的长老冷声斥道,“快走!”

“是是是!”乌魁此时哪里还敢多言,低着头,慢慢的向前‘摸’索而去,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之后,四人终于走到了光亮之处。

四人的走到光亮之下,便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们终于来了!”

“乌程?!!”

四人一惊,这才发现,光亮之处的确是一个石室,石室不大,只有十来丈的方圆,室顶上悬浮着一颗明珠,将石室照的通透无比,乌程便盘坐在明珠之下,面‘sè’憔悴苍老,须发已然全白,身上的皮脚也都开始收紧,甚至开裂,‘露’出血红‘sè’的肌‘肉’,他盘着‘腿’,弯着腰,呼吸的声音大的仿佛风箱一般,完全没有一丝金丹天长老应有的气势。

“呵呵呵呵呵呵,竟然是石龙部的朋友啊,想不到第一个来此的竟然是你们。”

“乌程,少说废话,把宝物‘交’出来吧。”

“呵呵呵呵!”乌程一听,又发出了恍如风箱一般的喘笑声,“宝物,‘交’出来,我要是能拿的动宝物,又如何能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石信,石心,两位长老,宝物便在这石室的底下,你们如果真的想要的话,自去取便是了,只要你们能够拿到手。”

“哼,乌程,不要故‘弄’玄虚,本少主不吃你这一套。”石龙族的少族长冷笑道,“两位长老,你们看着他,不要让他耍‘花’样,我去取宝。”

“是,少族长!”

虽然这名少族长只有炼罡的修为,但是两名金丹天的长老却还是以他马首是瞻,对他的安排并没有任何的怨言。

“呵呵呵呵,几十年不见,你们两个还是那样,没有胆量啊!”

“乌程,少废话吧,在我们的面前不要想着动什么心思,我们是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

“机会,哈哈哈哈,机会,你们以为我还会有机会吗?”乌程猛的抬起头,眼中流‘露’出疯狂之‘sè’,“我从来就没有过机会,从来就没有过,你们想要宝物,就去拿吧,去把宝物拿出来啊,为什么不去呢?!”

“这家伙疯了吧?!”石信的神‘sè’有些难看,乌程的状态有些不正常,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强大的金丹天修真者,倒像是受到反噬之后,心神受损,快要陷入疯狂,处于走火入魔边缘的家伙。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进入(四更,求月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