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四十二章 斗鱼

第四十二章 斗鱼

(求点南、求收藏、求红票、求月票……)

陈寻也叫巨大的冰块打得措手不及,用铁弓打碎一块巨冰,堪堪跳上河岸,转身见那数十蛮人,几乎没有人能及时跳上岸,都落在冰寒无比的水中。

有人在半空就叫巨大冰块砸得血肉模糊,鲜血瞬时染透冰雪、河水;更多的人掉在冰水里挣扎。

转瞬,激飞的冰块又从半空呼呼砸落,水中的蛮荒族人更是避之不及,惨叫连连。

陈寻只能手持巨弓,将就近落下的冰块打碎,救人上岸。

那蛮族少年反应也是极速,落水后就用重锋矛打碎一块砸落的冰块,寻得空隙,爬一块浮块,救落水族人。

此时,一头黑背巨鱼,从河床底猛烈跃起,又从半空猛扎入水中,荡起巨大的水浪,将苦苦挣扎爬上浮冰的蛮荒族人,又震落水中。

而在巨鱼落水之际,陈寻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落水的蛮人,叫巨鱼齐腰咬断,半截身子被吞入鱼腹之中。

四五米宽的巨大鱼头,露出锋寒雪亮的巨牙,每一颗都像一把锋利的巨刃……

那蛮族少年也知道,不能将怪鱼击退,落水的族人几乎无人能幸免,他踩踏浮冰,举起重锋矛,高高跃起,就冲鱼头劈刺而去。

那蛮族少年虽说身高两米,但相比较巨鱼却又是那般的渺小,仗着身形灵活,将重锋矛狠狠的劈在鱼额两眼之间。

鱼额之坚硬,鱼皮之坚韧,远超乎常人的想象,重锋矛两侧锋利的开刃,竟不能将鱼额两眼之间的厚皮破开。

那蛮族少年出手无功,重锋矛即被巨大的反震之力弹起,连带那蛮族少年也被高高的抛到半空之中。

怪鱼也知蛮族少年稍具威胁,当即张大鱼嘴,鱼身缩紧,就要从水里高高跃起,将蛮族少年一口吞下……

看玄黑鱼背弓起所蓄之势,竟藏无穷力道,光线在这一刻竟似扭曲起来。

陈寻心想真要让怪鱼成功跃出水面,在半空不及转变身形的蛮族少年势难幸免,当即顾不上再去救其他落水之人,灵识锁住鱼眼,抽箭急射。

怪鱼灵识也是惊人,铁箭及眼之际,堪堪避开柔软要害。

陈寻此时已经是上阶蛮武,灵识修炼更有叫玄妙威能,射出铁箭,威力无穷,两三米厚的坚石,也能一箭射透,但鱼骨坚硬远超寻常,箭头射入鱼头,入皮四寸,竟再难进入分毫。

这头怪鱼在左右水域称霸多年,还没有人兽能叫它受半点伤,此时竟叫铁箭射入头骨半寸,又惊又痛又怒,当即甩尾抽向在半空中横身变向的蛮族少年,巨大鱼躯破开水浪,就冲陈寻跃游而来。

蛮族少年在半空已横身变向,手持重锋矛刺杀甩来的鱼尾,还是叫鱼尾所藏的可怖巨力抽飞数十米外,也不能伤怪鱼分毫。

鱼躯巨大,冲开水浪势大如山崩石倾。

陈寻此时才看到怪鱼半掩水中的完整兽躯,鱼头宽四五米,黑鳞似甲,鱼身长达十数米,实难想象野马溪中竟藏有这样的巨大凶鱼。

陈寻夷然无惧,身体浮出黑幽神华,蛮煞聚于双手,抽箭灵识锁住鱼眼,就等待怪鱼扑杀之时,也将手中铁箭射出。

巨鱼破浪击来,进入百米之米,巨嘴突然张开,一道巨大无比的凌厉水箭破空射来。

水箭势威如山,侵凌而来,破空厉啸。

水箭看着是冰寒河水凝聚,但内蕴无穷力道,其坚如钢,边缘闪烁寒光也是锋锐无比,给人莫不能御的威猛之势,似乎任何一切挡在其前的物体,都会给击成粉碎!

陈寻当无犹豫,弦动如雷、箭出如电,将其势如山的巨大水箭轰成无穷水浪,一脚踢在掩藏在水浪之后咬来的鱼头,腾身飞到半空。

陈寻在半空之中,身形稳健,连连抽箭怒射,三支利箭都射在怪鱼厚唇之上,最后才从容踩冰上岸。

这时也觉得踢在怪鱼头骨的右腿隐隐作痛,陈寻未想怪鱼头骨坚硬如此,他一脚能将铁柱踢折,竟不能伤其分毫,要是落入水中,他绝非怪鱼之敌。

怪鱼也知陈寻是个难缠硬茬,当即就撇开陈寻,专心去捕食落水之人。

陈寻虽然想救更多的人,也不想将自家性命搭上,就留在岸上射箭纠缠。

那蛮族少年与另两名中阶蛮武,虽然修为不高,却勇猛无比。

为多救一名落水族人,他们明知不敌,还是持矛贴身冲上去,或借浮冰、或踩鱼背,与怪鱼拼死搏杀,为更多的落水族人逃上岸争取时间。

好在陈寻修过缚龙诀后,箭术通玄,时时锁住怪鱼双眼要害,牵制住怪鱼不能全力对付蛮族少年三人。

蛮族少年及另两名中阶蛮武,虽然险象还生,但终未丧命鱼腹,待四五十名族人差不多都爬上岸,才趁势跳上岸,不再拼命与怪鱼纠缠。

那怪鱼见水中无人可食,也就带伤潜水而去,陈寻他们也奈何不了它。

诺大的河面,很快又叫浮冰挤满,恢复平静。

周遭的鱼群又挤到破冰处透水呼吸,只见冰隙里鱼鳞闪烁,只有那叫鲜血染红的河水、河冰,证明就在刚才数十息的时间,发生过生死大战。

蛮族少年三人上岸就大口咯血,跪倒地上都站不起来,惊骇未定的族人跑过来,掏出丹药给他服用。

蛮族少年虽然已有淬筋练力的蛮武六层修为,但与另两名中阶蛮武,相比较怪鱼还远不够看,不用尽全力,难给怪鱼丝毫威胁,而他们用尽全力,所受反震之力也巨,想来是短短数次交锋之际,内脏早就给震得重伤。

“多谢相助,他日有何差遣,你到黑山部来找我,古剑锋绝不推辞……”蛮族少年缓了一口气,在族人搀扶下,挣扎着站起来跟陈寻道谢。

“举手之劳,你也不要放在心里。”陈寻哂然而笑。

他远远看到古剑锋等人的颈脖子上,都挂了一串兽牙,就猜到他们可能是黑山部族人。

湖泽荒原一行,陈寻看到蛮荒族人在暴烈天威与蛮荒凶兽面前,是何等的脆弱跟渺小,就觉得部族间的仇恨,实是微不足道啊。

刚才短短数十息,黑山部竟有十名族人丧生鱼腹,其他黑山部族人,也没有露出太沉重的悲痛:能救,拼了命也要救;不能救、丧命鱼腹,这就是万千年蛮荒族人应有的宿命跟觉悟。

生存在这片荒原,大家把生命都看得透彻。

故而要战,也都能以命搏杀、悍不畏死。

在湖泽荒原苦修后,陈寻很多事也就能看淡。

陈寻知道古剑锋是黑山部族长古护之子,以前只听说其名,但没见过其人,没想到他十六岁左右,竟然也有蛮武六层巅峰的修为。

要不是自己这次北上荒兽苦修数月,还真未必能打得过他。

除古剑锋外,另两名中阶蛮武也是身受重伤,一人服过灵药后,勉强挣扎坐起,盘膝观想蛮魂稳住伤势。

另一人,服食一颗丹药却无效果,还躺在族人怀里大口吐血,血中竟带有些器脏碎块,显见五脏六腑在刚才的恶战中被震碎,生命垂危。

古剑锋也是急得无法。

部落之中,最缺的就是灵药,刚才族人为了救他,两枚聚血灵丹都先喂他吃下;另两人只是分服一枚聚血丹。

这时也无灵药救人,古剑锋除了破开几条大鱼的背脊,挤出有些微生命精元的鱼血喂食伤者外,只能招呼族人将伤者抬起,赶紧回寨子。

“等等,”陈寻从怀里一瓶仅剩些许聚元膏的青铜小瓶,递给古剑峰,说道,“你把人抬回黑山寨,怕是救不活了。”

古剑峰打开瓶盖,青铜小瓶即散发出灵蕴药气,比黑山部的聚血丹还要强上三分。

蟒牙岭北山,部族最缺的就是灵药。

黑山五千余族众,一年也就能炼制百余枚聚血丹,分到二十多名开悟蛮魂的蛮武手里,一人也就四五枚。

非保命时不敢轻用,但就是用来保命,又能有多少?

青铜小瓶里的聚元膏虽然只剩少许,但足抵五六枚黑山部的聚血丹,这在蟒牙岭北山可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蟒牙岭举手之劳救人还是小事,舍丹才是大义。

而在经历这个苦冬之后,救活一名开悟蛮魂的中阶蛮武,对部族的意义,甚至要百倍于普通族人。

陈寻不去管古剑锋拿聚元膏救人,见怀中幼豹竟然全程酣睡未醒,捡起岸边一支弹落、插在冰屑里的铁箭,装入箭囊,就等古剑锋将聚元膏喂那名蛮武服下,他好拿回青铜小瓶。

要保证灵蕴药气不流失,装丹药的器皿很有讲究。

这样的青铜小瓶,陈寻也只有四只,与青铜药炉是一套,他看得比聚元膏还要重要。

足抵五六枚聚血丹的灵膏入腹,那名蛮武总算是缓过经来,稳住伤势——经苏棠改良过的聚元丹,滋补气血、修复创口的药力更是强劲——他也知眼前这个少年对他的救命之恩甚重。

蛮人轻易不叩头,那蛮武顾不得继续炼化药力,见陈寻要走,当即翻身跪在雪地上,叩头谢恩:“古元想问恩公姓名,转世也要给恩公做牛做马!”

“转世啊?”陈寻心想这方天域或许真有轮回转世这事,转头看了古元一眼,笑道,“黑山与乌蟒他日若有厮杀,你能不参与,就尽量不要参与。其他什么的,就算了。”

陈寻也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化解乌蟒与黑山几十年来积累下来的仇恨,又捡起一根插在冰屑里的铁箭,装入箭囊,转身往蟒牙岭里而去……

“乌蟒!”古剑峰等人看着陈寻消失的方向,心里震惊,坐在雪地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救他们竟然是与黑山为争猎厮杀多年的乌蟒族人。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二章 斗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