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绝代武神 > 第十二章 悯农商行(下)

第十二章 悯农商行(下)

  众人议论纷纷,他们真的没有听说过什么是鉴定师。

  商行伙计旁,两个主家常年安排在商行,负责商行安全的家丁苦着脸,满是无奈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常年跟在少爷身边,经常听到少爷说,要考鉴定师。虽然他们也不是很懂,但是少爷一直想要考的,那一定是非常厉害的。

  这么一个一看就是偏远村子的老农,他们怎么会认识一个这么高身份的大人物?

  早知道这样,他们就不坑这些农民了。这下好了,闹的商行难办了,更重要的是,商行的名声。

  要是名声坏了,那以后谁还会来商行买东西啊?商行就等着倒闭吧。

  这责任,他们可担不起!必须尽快通知少爷!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其中一人上前,一反之前的嚣张,深深的弯下腰,走到林一鸣身边,脸上堆微笑道:“这位大师,你们说的事情,我们不知道,我们也无法做主。我们要问过东家之后,看看东家怎么说如何?麻烦您现在这里等一会。您看怎么样?”

  “好,那就快去通知能做主的人来。”林一鸣说了一声,便不再搭理这人,不过他也这等事情对方做不了主。

  两个家丁离开之后,很快来到了一片到处都是深宅大院的住宅聚集区,熟门熟路的走进门前门匾上,写着刘府字样的府邸走了进去。

  不长时间,两人来到一处别院,别院中,一个年轻的男子正面sè不愉的训斥着府中的一个丫鬟。

  “看来少爷今天心情不好。”两人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看到的尽是无奈,明知道少爷现在不开心,可话还是要说的。

  两人硬着头皮,一路小跑到年轻男子面前,小心翼翼的出声道:“少爷不好了,商行出问题了。”

  “嗯?”刘通正训斥着丫鬟,突然听到两个手下的话,转过头来,看着神sè慌张的两人,心情越发的不快了:“慌慌张张的,像个什么样子,什么事?说!”

  说完,他的目光又落到了身边的丫鬟身上:“你是猪脑子吗?还不快滚,商行里的事,是你能听的吗?”

  丫鬟闻声,连忙躬身跑掉,一直望着她消失不见,两个家丁才开口汇报起来。

  “少爷,你还记不记得几天前,我们卖得那一批粮食?”

  “你们说的可是,本少爷用麦糠和石头掺起来,坑那群乡巴佬的事?”刘通一脸得意的笑了起来。他一听到手下的话,立刻反映过来,这阵子,能称得上是大买卖的就只有一笔了。

  这可是他的得意之作,想当初,他接手商行后,就一直琢磨着怎么扩大商行的利益。

  想啊想的,就让他想到了这么一招。这一次,更是因为机会能攀上刘玉良大少爷。

  他和刘玉良虽然都姓刘,说起来都是刘家的人。

  可是刘玉良那是刘家的嫡系大少爷,他父亲只是刘家的旁系罢了。

  这一次,就是刘玉良找到他,告诉了他,那群土包子来买粮食,让他想办法让对方买不成粮食。

  巴结刘玉良,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他才不管对方到底是因为什么的最了刘玉良,反正坑他们就是。

  “是的少爷,就是那一次,他们现在找上门来了。”两个家丁小鸡吃食一般机械的点这头。

  “找上门来又怎么了?”刘通不满的瞪着两个手下,这两个废物,就因为这点小事来麻烦少爷,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刘通不耐烦的一摆手:“你们以前跟着少爷,也没少做这种事情。还用得着少爷再交你们怎么做吗?把封条给少爷撕了,就说是他们自己贴的封条,他们是想要坑咱们钱。这点事都不会做,你们做什么行!”

  “少爷,我们就是按照您说的做的,可是这一次,遇到了麻烦。”家丁眼看少爷的脸sè变得不好看,吓的连忙开口解释道:“他们来的人里面有一个说是鉴定师,那个鉴定师说,他能鉴定出封条到底是谁拆的。”

  “他们有鉴定师。”刘通舒服的躺在摇椅上的身子一下站立起来,留下身后的摇椅不断的摇晃着。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本来去考核鉴定师,应该是自己风光的时候,可是自己的光芒完全都被那个乡下来的土包子给掩盖了。

  现在,自己随便骗的一群乡巴佬,竟然还找了过来,里面还有鉴定师。自己卖粮食骗人,也从来都是找那种,一看就是乡下来的人骗,这都能遇到鉴定师。今天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刘通自己就是鉴定师,他知道,鉴定师自然是能鉴定出封条是谁拆的,这一下,真是麻烦了。

  “走,随本少爷去看看的。”

  刘通沉吟了片刻,随即带着两个家丁离开府院,走向自己家的商行,一路上,渐渐的,他的心也渐渐的平复下来。

  事情不见得就跟想象的那么麻烦。

  自己一直都在关注鉴定师,镇子上的鉴定师,自己也都认识,现在自己也是鉴定师了,想来对方的鉴定师也会给自己点面子。

  那些乡下的穷鬼,估计是跟那鉴定师能攀上什么亲戚关系,这才找来了对方。到时候,自己跟那鉴定师说几句,再给点好处,事情已经就能解决了。

  倒是那些乡巴佬,竟然害的自己又要损失钱,这笔帐,自己一定要好好和他们算算。

  一路思索着,没多久功夫,刘通已经带着两个家丁,走到了商行的门口。

  一抬眼就能看到,商行的外面,早已经围满了人。很明显,这些人里面有不少是来看热闹的。除了这些人外,还有一群,一看就是明显从乡下来的乡巴佬,他们围在一辆辆马车的前面。

  “是他……”

  突然,刘通双眼一凝固,目光停留在了一众老农中的那个少年身上。

  林一鸣,竟然是他!

  刘通眉头顿时皱起,脸sè变得就像是吃到了苍蝇一般,难看非常,心中更大是不爽,就是这个小子,如果不是他,在鉴定盟中,出风头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现在又来找自己的麻烦,这人是成心和自己过不去吗!

  可他也知道,这一次真的麻烦了,对方是一个鉴定师,而封条确实也是自己的人拆下来的。如果对方质疑要纠缠下去,自己这一方肯定会赔钱的,而且还会影响商行的名声。

  如果是别人还好,可林一鸣,他就是个乡巴佬,甚至有可能和那些乡巴佬是一伙的。

  虽然商行经常用欺骗的手段谋财,可是对象都是那些偏远农村的乡巴佬,对镇子上的人,商行从不欺骗,所以商行的名声在镇上还是很不错的,可不能因为这件事,败坏了商行的名声。

  可是倘若同意赔钱的话,不说钱不想给,名声也是落实了,这可不行,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

  刘通双目打量着林一鸣还有附近的老农们,突然,他心中一动。

  林一鸣他们这些人分明都是老农,怎么他们反而会到镇子上来买粮食呢?而且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卖粮食季节,他们买这么多粮食,一定是急着用。而现在,似乎快要到粮食丰收的季节了,他们卖粮食很有可能,就是要应付他们租地的大户人家。

  前阵子刘玉良更是找到过自己,镇子上,很多人家租种的土地可都是他们家的。这么说,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应付刘玉良!

  刘通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他是做粮食生意的,他很清楚,镇子下面的那些村,很多村都是没有自己的土地的,他们都是租的镇上大户的土地,每年他们都要交一定收成的粮食,收成不足,土地他们就租不下去了。

  眼前的这些人应该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这才来买粮食。

  还有,这些人看起来也没什么钱,一个个穷鬼,如果说跟他们打官司,想来他们可能连讼棍都请不起,何况,他们现在应该很急,他们也好自己耗不起。

  等过几日,大户去收租的时候,估计那时候他们也没有经历再追究粮食的事情了。

  

看网友对 第十二章 悯农商行(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