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四十五章 苦冬

第四十五章 苦冬

(今天的月票都超六百了,哈哈,加更一章送到——感谢白衣轻扬今天投出191票、青孤主投入101票,江南风情投出101票、学弹琴投入82票)

刚才陈寻寨墙一战,可不是只有宗桑一人看到。

宗崖却是笃信无疑,他看了一眼蜷在陈寻脚边的幼豹,踢了一脚,问道:“这只狸猫,你从哪里捡回来的,怎么就知道睡啊?”

陈寻哈哈一笑,都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大家,这头嗜睡的嗜睡幼兽,是他从大孤峰深山里带回来的一头小玄豹,只是皮sè跟寻常的玄豹有很大差异,也不知道是发生变异,还是母豹子跟其他荒兽偷情而生。

他见阿公宗图还在盘膝炼化药力,心想一些事还是待跟阿公商议过再做决定,便换了话题,跟宗崖说道:

“阿公有没有让你练大鹏秘掌?”

“左手断了一截,不能双手握矛,只能练大鹏秘掌。只是拳掌练得再厉害,还是难挡刀矛……”宗崖说到这里,还是难免有些丧气。

修到蛮武换血七层,贯注蛮煞,拳掌硬如神铁,也有极大威势,但与同等境界的人相敌,还是难挡神兵利器。

黑山与山侗不敢贸然攻寨,说到底就是秋后陈寻从苏氏手里换得一批兵甲,叫黑山与山侗深有所忌。他们两部联手,就算有能力将乌蟒灭绝,但蛮武族众伤亡过重,也只会害自己沦为他族眼里的肥肉。

“那就好,”陈寻说道,“我在荒原数月,又想起一些事情,大鹏拳势或许可以融入刀势之中,可以教你……”

“真的!”宗崖欣喜的问道。

“我骗你做什么?”

寨墙上的防备不能松懈,谁也不知道黑山部、山侗部会不会突然攻进来。

过了片刻,除了宗桑、南獠、宗崖三人外,其他人也都回到寨墙上戒备。

南獠与宗桑守护巫公宗图炼化药力,看巫公宗图身上渐散发出勃然生机,想来是压住伤势了,修为甚至有进一步突破的迹象,也不知道陈寻此行湖泽荒原,又遇到什么机缘,当真是又惊又喜。

巫公宗图身为九层巅峰的巫蛮,是乌蟒不可或缺的战力,而他的智慧更是带着千余族众在蟒牙岭北山扎根生存的关键。

南獠不以为离开巫公宗图,他有能力率领族众在这生灵涂炭的北山艰难的生存下去。

南獠甚至打定主意,要是巫公宗图不幸逝世,他就只能将巨狼尸骸交出去,然后率领族人从蟒牙岭迁出去。

只是茫茫荒原,离开这个好不容易扎根的石寨,千余族人又能到哪里挣扎求存?

陈寻坐在一旁,听宗崖述说过去数月,乌蟒如何从寒潮苦冬中煎熬过来,心里也是沉痛。

全寨千余众,冻死的老人以及病弱的妇孺,就有近百人。

入冬后,蛮荒异兽频频下山,但这些凶兽猛禽极少成群出动,即使靠近寨子,寨子里抛三五头活兽出去投喂,也差不多能打发,并没有给寨子带来多惨重伤亡。

真正恐怖可怕的,还是从湖泽荒原而来的兽群。

两个月前近千头青狼的围攻乌蟒,才叫乌蟒创痛不已。

开悟蛮魂的中阶蛮武,五人丧生狼口;一到三层的初阶蛮武,更是死了四十六人。

最终好不容易将领头的金狼单独诱入寨中,宗桑、南獠与阿公宗图等人艰难围杀,才逃过亡寨之劫。

然而阿公宗图为杀金狼,施展远超过他此时境界的巫术,几乎将全部的生命力都透支掉;这两个月来只是苦苦的吊着一口气的命没有撒手归去。

宗崖也是那一战,左臂齐肘叫那头金狼一口咬断……

南獠右腿骨也给咬断,虽然保住右腿,现在走路却有些瘸,修为也大为减弱。

幸运的,那头被诱入寨中的巨狼被斩杀后,狼群就退了。

而在阿公宗图的坚持下,所有有修练潜质的孩童都重点保护起来,没有一人伤亡;这些是乌蟒再度崛起的种子。

只是大家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将寒潮苦冬熬过去,黑山部与山侗部就联手过来趁火打劫,要乌蟒将那一战的收获都交出去。

陈寻这才知道,南下的狼群,到蟒牙岭后,实际分作好多股,分别袭击北山的不同部族村寨,不然蟒牙岭没有一个部族能同一时间承受数万头青狼的袭击,就不知道蟒牙岭以前的部族,有没有受到狼群的袭击。

在兽袭中,北山五六十家部族,差不多有三分之一没能守住,就全寨覆没、全族灭绝;就算守住,也跟乌蟒一样,伤亡极度惨重。

黑山部要好一些,但也好不了多少,此时急于想恢复元气,就打起趁火打劫的主意了;而且跟乌蟒也是新仇旧恨,打算一起算清楚。

陈寻估计蟒牙岭北山五六十个部族,差不多生存有十五到二十万蛮荒族人,未曾想会近一半人没能熬这个寒冬。

这个寒冬真是叫人心苦啊!

陈寻想到那头在大孤峰所见的神狼,要是那头神狼就是狼王,身处狼群之中,又食得恶猿的荒古血脉,这以后恐怕就算是传说中的天元境强者,都未必能伤其分毫。

在下一个十年寒潮席卷湖泽荒原之时,乌蟒还能不能幸运逃过劫难?

**********************

到半夜,巫公宗图才将九元炼窍丹的沛然药力勉强炼化,垂死多日、枯寂无神的三角老眼,也透漏几分勃勃生机。

“阿公醒了……”陈寻与宗崖移步坐到阿公宗图的身边。

宗图这些天意识时昏时醒,对发生的事情都大体清楚,只是苦不能言。

这时他醒过来直接拿起石案上的一只陶碗,冲着宗桑的铁头就砸过去,破口大骂:

“你个混账,你是要害乌蟒灭族啊,你个混帐!你说,是那头死狼重要,还是全族千余老小的性命重要!你们公推南獠当族长,你们这时候怎么又不听他的话?”

陈寻这才知道南獠主张委屈求全,将金狼尸体交出去,以求保全族众;宗桑则强烈反对。

而全寨在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伤亡,才将那头巨狼斩杀,黑山、山侗竟然在这时候趁火打劫,绝大多数愤怒的族众、蛮武都站在宗桑这边,要跟黑山、山侗死战到底。

巫公宗图与巨狼一战之后,身受重伤,陷入昏迷,口不能言,也是苦于口不能言。

蛮荒生存艰难,看过太多的族灭寨亡,巫公宗图知道,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苦口婆心的说道:“天亮,我就出寨,找古护谈,看他们要什么条件,才答应退走!”

“阿寻在外面苦修数月,战力不在上阶蛮武之下,一箭就将山侗部石川射杀在寨墙下。我们好不容易熬到现在,熬到阿爸你醒过来,为何不将古护那些鸟货杀个卵朝天,还反过来还要向他们屈膝下跪?我想不通!”

宗桑头硬得很,一只陶碗在他头上砸得粉碎,却半点都没有伤,闷声坐在那里,不听他阿爸的使唤。

“阿寻,你说呢?”巫公宗图看向阿寻,见他脸颊还显稚嫩,但知道这个少年眼睛里藏着的老成智慧,实非徒有热血的宗桑能及。

陈寻心想阿公宗图苏醒过来,再服用一枚九元养窍丹,就能恢复巅峰鼎盛,加他与宗桑、南獠,确实是能将围在寨子外的黑山、山侗部的蛮武杀个措手不及,但是将这两部杀溃之后,残局怎么收拾?

乌蟒此时并无实力压制蟒牙岭北山的部族,也无实力彻底兼并黑山、山侗两部,而乌蟒昔日的大敌,无不对乌蟒存有戒心。

不要说沧澜苏氏了,就连蟒牙岭南山的鬼奚部,也绝非此时的乌蟒所能抗衡。

阿公宗图率领族众,迁入蟒牙岭北山忍辱负重,不容易啊。

“我回乌蟒时,古护之子古剑锋率族人在野马溪上凿冰捕渔,不料水下有异兽食人,我帮他们将异兽赶走,又送了些丹药给他们疗伤。”陈寻只是将他途中遇到古护之子古剑锋的事情说出来。

“古剑峰那个王八崽子,你怎么去救那个王八崽子?”宗桑急得额头青筋暴露。

“救得好,”巫公宗图拍着大腿,跟南獠说道,“这么看来,也不用你我亲自出寨跟他们谈了。你让人将巨狼送出寨去,再让人问问古护,得了这头巨狼,黑山部十年之后,是不是就能不受寒潮兽袭之害,是不是就能在蟒牙岭北山称王称霸?”

“金狼是要送出去,但也不能叫他们这么就轻易得了,不然他们以后对乌蟒索求无度,也是害事,”陈寻想了想,跟阿公宗图说道,“我们怎么也要叫他们付出些代价……”

“对,是他们付出些代价!”宗桑拍着大腿说道,现在他们明明占了强势,还要一味忍让,不是他的性格。

听陈寻说过,南獠点点头,说道:“阿寻说的有道理,山侗、黑山这次也伤亡惨重,才不敢强攻石寨,我们开出这样的求和条件,他们也没有脸拒绝。”

陈寻随阿公宗图、南獠他们到厢殿去。

那头金狼尸骸封存一块巨大的河冰之中,除了半颗头颅被打碎,血肉模糊之外,其他都还栩栩如生,浅金sè竟还保留有生前的几分凶焰气势,叫人望而生畏。

陈寻与苏棠在大孤峰的溪谷里,看过两头差不多体形的巨狼卧尸溪衅,毛sè也是浅金,但比起那头体形秀小的神狼,实际上都要差一大截。

但就算如此,这头被河冰封住的金sè巨狼,也绝对是堪比还胎境天蛮强者的凶兽。

真是难以想象,阿公跟宗桑、南獠他们合力斩杀这头背脊就高两米多的金sè巨狼,是何等的惨烈跟艰难!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苦冬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