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八十章 当下的传世之战?

第八十章 当下的传世之战?

  山野鄙夫很少走官道,钟山风雨剑恰好有官家气,庙堂中人爬山怕辛劳,也能找到对付的剑招,然则苟寒食轻道一声,关飞白剑折有神,瞬间便由山野而庙堂,长剑光明磊落,贵气堂堂,如何能破?

  只是瞬间,陈长生的脑海里便闪掠过无数种可能,却无法找到一招能够破之,像汶水三式那般的燃杀强剑应该可以应对,但他没有教过落落,而他知道的有些奇门险剑,以落落现在的实力境界也无法施展出来。

  直至此时,他终于体会到此生从未有过的那种感受,想起那句本以为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话——书到用时方恨少。

  他看过无数道藏,在修行方面的认识却有极大欠缺,当然,大道三千包涵世间所有,只要给他两年时间,他便有绝对信心将道藏上记载的内容转换成修行方面的知识,即便面对苟寒食也敢言胜,但现在他还做不到。

  书读的太少,终究还是时间太少。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能知道更多,也能教落落更多。

  但现在,他找不到剑招帮助落落破掉关飞白的山门剑。

  看着落落满是稚气的小脸,看着她眉间的专注,看着她眼中对自己绝对的信心,陈长生有些惭愧。

  他没有去想,这是因为落落没有学会自己知道的所有剑法,因为那等于是把责任推给了她——那夜在国教学院,他和这个小姑娘第一次相遇,从那之后,她便把所有的信任都给了他,他便要承担所有的责任。

  如果可以,他愿意像那天夜里一样,站在她的身前,面对从天而降的网,或者剑。

  但今夜他只能站在她的身后,帮助她面对敌人。

  这时,陈长生的眼睛忽然亮了一瞬。

  他想起国教学院那夜,想起那名魔族强者,于是想到了方法。

  无法破剑,那便暂避,就像先前苟寒食教七间的那样,只要能够避得开对方由山野转庙堂的第一剑,其后对方的剑势必然衰竭,再也无法像此时这般强大无匹,剑意完美磅礴到毫无漏洞。

  怎样避过这一剑,当然也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找不到剑招破,那便用身法破之!

  “雪晴!”

  “冰壶!”

  “鱼旋!”

  陈长生向场间踏进一步,连喝三声。

  这是夜空里的三颗星辰,代表着三个方位,同时,也是三种趋避身段。

  世间只有一种身法,能够如此简单却又无比精确地言明。

  落落执剑,脚尖微动,身影微摇。

  殿前广场上起了一道清风。

  不知为何,她便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关飞白的剑,就此落空!

  殿前石阶上,响起一声轻噫,显得很是吃惊。

  茅秋雨抚着胡须的手微微一僵。

  苟寒食神情变得极为凝重,下意识里向前踏了一步。

  “耶识步?”

  落落先前展现出来的身法,真的震惊了很多人。

  因为看上去,有些像雪老城里魔族强者的耶识步!

  直到下一刻,茅秋雨等大人物才看的清楚,那并不是真正的耶识步,而是某种简化版本,或者说改头换面的简单身法。

  但已经足够避开关飞白的剑!

  苟寒食的神情依然凝重,很是震惊。

  即便只是简化版本,或者徒有其形,但能够做出简化或者说模仿,至少证明那人懂得耶识步!

  耶识步是魔族某部的不传之秘!

  这个少年从哪里知道的?

  “西出十三归!”

  陈长生没有理会场间众人震惊的目光,也没有看苟寒食,毫不犹豫继续说道。

  用似是而非的耶识步帮助落落避开关飞白蓄势已久的那记山门剑,接着便要反攻!

  说出西出十三归这五个字时,他的眼神很清澈。

  因为他的心神很平静。

  他平静是因为很确信,下一刻落落便会获胜。

  西出十三归是北方某个部落的剑法,那套剑法其实没有名字,如果非要给一个名字,在《北归记》的记载里,被国教某位前贤记录为塞上剑。

  没有人知道这套剑法,就算是陈长生,也是在十岁那年,在西宁镇旧庙蒲团的下面,偶尔翻出来的这本书。

  这本书不在三千道藏之中,只是一本游记,纯粹的游记。

  先前苟寒食用东林七星剑等小宗派的偏门剑法,将他和落落陷入困境,此时他便要用更偏门的剑法胜了对方!

  此时落落与关飞白相距十余丈,各在东星,星位相应,正是他一直在等待的画面。

  二人的位置,最适合那记塞上剑迸发异彩、斩断草原狂风!

  只要落落施出这记西出十三归,以她这数月苦修所得的本事,这场比试,国教学院便赢定了。

  苟寒食一直看着陈长生。

  他看到了陈长生眼神里的平静与信心。

  他听到了陈长生报出来的剑招名字,却想不起来,这招剑诀来自何处。

  世间竟有自己不知道的剑法?

  苟寒食有些吃惊,盯着落落执剑的手,准备接下来的应对,却发现自己第一次在类似这种模式的较量里感到没有信心。

  殿前一片安静,广场间风起无声。

  很多人察觉到,这记剑招是陈长生放出来的胜负手。

  所有人看着落落,等待着那记西出十三归究竟有何等样的威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落落终于动了。

  她回头望向陈长生,可怜兮兮说道:“先生,我也不会……”

  殿前响起茅秋雨的叹息声。

  “西出十三归?……好久不见。”

  他的脸上有些感慨,有些感怀,有些感伤,也有笑意。

  “如果殿下会这招,国教学院,今夜大概便胜了吧。”

  ……

  ……

  没有如果,落落没有使出那招传说中的西出十三归,所以战斗还要继续。

  只是个插曲罢了。

  陈长生有些微愕,却也没有什么挫败的情绪,反而因为这个小插曲完全摆脱了先前的紧张,他马上说出另一记剑招的名字。

  又重新回到了钟山风雨剑。

  苟寒食微微一笑,重以东林七星剑相应。

  一应,或者说一和之间,场上的局势重新回到先前。

  仿佛斜风细雨飘在青林之间,静美。

  然而就在观战的人们稍觉平静之时,风雨骤然加速。

  “第七式。”

  “山门剑十一。”

  “周宗剑落回。”

  “金乌剑起势。”

  “倒金乌!”

  “第三剑!”

  陈长生和苟寒食的声音越来越快!

  一人刚刚出招,另一个便马上相应,先前偶尔还会冷场、需要时间,现在二人出招之间已然没有任何停顿,没有任何断绝!

  观战的人们听都有些来不及,他们二人哪里还有什么思考的时间!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快,场上落落与关飞白出招的速度自然也越来越快。

  片刻时间过去,二人便已经各出数十招。

  离山剑宗诸法堂诸山门的剑法,关飞白以一剑展现。

  国教学院藏书馆里那些黄纸上的往年故剑,今日在落落的手间重现。

  没有停滞,没有休息。

  陈长生和苟寒食继续出招。

  落落和关飞白继续出剑。

  剑意如风,激荡夜色,剑意如雨,滂沱而至!

  随着时间的流逝,无数种剑法,无数种身法,都出现在未央宫前的广场上。

  有些剑招明明各属不同剑法,但被陈长生和苟寒食一一道来,被落落和关飞白一一演来,竟能连贯如虹,仿佛天生!

  有些剑招明明是著名的连击剑法,却被陈长生和苟寒食强行拆散,隔了十余招后续才在落落和关飞白的剑间出现,却更有奇效!

  站在殿前石阶上观战的众人瞠目结舌,不时发出惊呼。

  “这样也行?”

  “这是什么招?”

  “老师,这招太没道理了吧?”

  “师叔,你知道这招吗?”

  夜色深沉,繁星闪耀,剑光纵横。

  今夜国教学院与离山剑宗之间这场别开生面的比试,看的京都诸院师生以及南方使团里的人们如痴如醉。

  陈长生和苟寒食展现出来的渊博见识与能力令人震撼,而场间举剑相迎的两人,亦令众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从开始到现在,陈长生和苟寒食已经说了数百记剑招,除了那记西出十三归,落落和关飞白全部都使了出来,而且没有丝毫偏差,没有任何错误,堪称完美,这是多么难以做到的事情!

  先前茅秋雨院长的点评,已然令京都诸院学生惭愧不已,离山剑宗对弟子的培养果然已经超过大周朝,神国七律果然都是坚毅苦修的非凡之人,但那个小姑娘呢?身为无比尊贵的白帝独女,她又如何吃得了这么多苦,学会如此多剑法?

  惊呼的声音渐渐低落,议论的声音渐渐消失。

  夜殿前一片安静,那代表着敬意。

  茅秋雨看着场间,忽然说道:“当年周****与太宗陛下在洛阳城那一战,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听着这话,离他稍近的那些大人物神情顿变。

  徐世绩沉默不语,因为他这时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留王大惊道:“院长何出此语?”

  周****是何许人?举世公认的大陆千年最强者!太宗皇帝陛下又是何等人物!今夜国教学院学生与离山剑宗弟子的这一战,固然精彩,又如何能与当年洛阳城那传世一战相提并论?

  “他们现在自然远远及不上周****与太宗陛下。”

  茅秋雨感慨说道:“但当年洛阳一战时,周****与陛下正值盛年,而现在的他们又才多大?”

  ……

  ……

  (怪叫三声,这两天真他嘀的太难写了,累死本少年了!默,但我很满意,从择天记开书,我一直想写剧情流,想写非虚的情节,所有努力,都在大家看到的内容里,已尽全力。这时候去休息,胜利在明天等着我们!大家明天见!)

看网友对 第八十章 当下的传世之战? 的精彩评论

27 条评论

  1.  沙发# 1414 : 2014年07月31日

    一楼 哈哈

  2.  板凳# !!! : 2014年07月31日

    2楼 哈哈!!!

  3.  地板# 匿名 : 2014年07月31日

    文笔流畅,修辞得体,深得魏晋诸朝遗风,更将唐风宋骨发扬得入木三分,能在有生之年看见楼主的这个帖子

  4.  4楼# 日音里着辶米 : 2014年07月31日

    二楼 第一次前排

  5.  5楼# 匿名 : 2014年07月31日

    二楼。

  6.  6楼# 王八蛋 : 2014年07月31日

    我终于也上前排了 ,

  7.  7楼# 华文侯 : 2014年07月31日

    第一次前排哎

  8.  8楼# 太宗 : 2014年07月31日

    又是第八

  9.  9楼# 缘好短 : 2014年07月31日

    胜利在明天等着我们!

  10.  10楼# 匿名 : 2014年07月31日

    赶上了

  11.  11楼# 长生天 : 2014年07月31日

    哈哈哈

  12.  12楼# 免贵姓啥 : 2014年07月31日

    周****?周星星星星?

  13.  13楼# 日和 : 2014年07月31日

    嘿嘿,猫大写得真好

  14.  14楼# 日和 : 2014年07月31日

    周某 某会不会是陈长生的师傅讷???

  15.  15楼# 周**** : 2014年07月31日

    我是谁?

  16.  16楼# 匿名 : 2014年07月31日

    陈长生会不会和落落结合之后生下一个孩子,名为“陈某”,就是“将夜”里的那个馆主啊?

    •  ↓1层 : 2014年07月31日

      去死!

      •  ↓2层 我长的就是帅 : 2014年07月31日

        师徒恋 啊!~~你个变态。长生都定下媳妇了~***

  17.  17楼# 嘻嘻嘻 : 2014年07月31日

    康师傅?

    •  ↓1层 免贵姓啥 : 2014年07月31日

      周师傅

      •  ↓2层 某某某某 : 2014年07月31日

        康师傅周永康

  18.  18楼# 爱洋洋 : 2014年07月31日

    呵呵。。。。。

  19.  19楼# 呵呵。。。 : 2014年07月31日

    呵呵呵呵

  20.  20楼# 笑千金 : 2014年07月31日

    我爱猫大,你们知道吗?:P

  21.  21楼# 饕餮 : 2014年07月31日

    最近真有意思

  22.  22楼# nice : 2014年07月31日

    周什么什么啊???

  23.  23楼# 匿名 : 2014年07月31日

    她回头望向陈长生,可怜兮兮说道:“先生,我也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