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四章 真传之争

第四章 真传之争

流言这个东西,就如无根的漂萍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

比如说王通勾结妖族的流言,在盛行了两个月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说法,青涧山的妖王蛇姬是在与小寒山合作,王通只是代表小寒山与之联系罢了,两族互市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至于宗‘门’与妖族合作,那也是有前提的,早在合作之前,宗‘门’便与青涧山中的妖族有了互不侵犯的协议,而一直以来,青涧山的妖族都能够严格的遵守着这个协议,所以两族的互市才能够维持的下去,在这一方面,王通是劳苦功高的,之前的种咱流言,俱都是那些心怀叵测之辈放出来的,现在已经完全澄清了。

一夜之间,流言翻转了,仿佛雨过天晴,小寒山也好,各路散修也罢,都在等着云池坊市重开互市。

不过,等了一个月,云池下院那里竟然还没有任何的动静。

“小师弟,也差不多了,宗‘门’那边已经过来催问了好几次,问这互市什么时候能够重开!”

云池下院,掌院静室,金子扬一脸无奈的对王通道,“互市关系到宗‘门’的大局,你这样的话,恐怕又要惹起非议啊!”

“关我屁事!”王通挑了挑眉头,目光从手中的玄机谱中移开,”又不是我不想开,是青‘蒙’那边不愿意,我有什么办法。”

“几位长老擅自行动,宗‘门’已经给予了处罚,而且已经有两个长老陨落在青涧山,这样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我们觉得够了,可是她却觉得不够。”王通摇首道,“莫名其妙的被宗‘门’袭击,现在说两句好话就想让人家罢手,怎么可能呢?我们这边损失了两名长老,青涧山的损失也不小啊,双方‘交’战,哪有不死人的。”

“那你的意思呢?!”

“我没有什么意思,反正我知道那边很不满意,所以我现在也不会去青涧山,我和蛇姬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个地步,万一被他当成是出气桶,死了岂不是窝囊,许家不是有本事吗?许寒平又是新晋的真传弟子,让他去啊,这种事情,本该就由真传弟子前去,我一个入室弟子去算个什么事情,地位太不对等了。”

“原来你还在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啊!”

“不是我耿耿于怀,事实就是这样,青涧山此战已经展现出了能够与小寒山分庭抗礼的力量,至少能够让小寒山元气大伤,这样的对手我们应该给予足够的尊重,先是偷袭,然后又让一个入室弟子去和谈,这叫什么,摆明了看不起人嘛,小寒山也是梁州大派之一,难道连这么点规矩都不懂,说出去让人笑话。”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蛇姬的意思?!”

“当然是蛇姬的意思喽。”王通眨了眨眼睛,坏笑连连,“先让他们去谈,看看谈的结果再说。”

“好吧,这我就去回话。”金子扬无奈的道,“这一次青鹏一系损失了两名金丹天的长老,剩下的三名金丹长老个个带伤,没有数年之功难以恢复,可以说是元气大伤,不过大家之间虽然有过节摩擦,但毕竟都是同一宗‘门’,没有必要‘逼’的太狠,否则的话,宗‘门’恐怕也会有意见。”

“‘逼’?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没有‘逼’任何人,我只是做好我自己的事情罢了,只是我看不惯那帮王八蛋提了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嘴脸,既然他们那么有本事,让他们自己来好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入室弟子,哪里有那么重的分量。”

“师弟,我需要一个准话。”金子扬苦笑道。

“宗‘门’的态度究竟是什么?!”

“互市对宗‘门’非常重要,绝不能因为一些误会而停止。”

“好,告诉宗‘门’,我的身份太低了,到蛇姬那里简直是丢脸,至少要有一个真传弟子的身份才行。”

“师弟,这样不好,传出去的话,有胁迫宗‘门’之嫌,便是让你成了真传弟子,未来在宗‘门’之中的名声也不好。”

“你当我真的那么傻吗?还有一件事情,他寒平不是觉醒了什么狗屁血脉才成为真传弟子的吗?告诉他们,我也觉醒了血脉,按照‘门’规,我是不是也能成为真传弟子?”

“你说什么,你也觉醒了血脉?!”金子扬猛的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通,“师弟,这话可不是闹着玩的,你……!”

“上古大力魔象的血脉,如果不信的话,可以过来验证!”

上古大力魔象虽然不是传说中的巨兽,但却是以力量称雄于世,乃是一种极为有名的强大血脉。

这也是王通深思熟虑的结果,为自己的未来做出来的铺垫,也算是一种造势吧,毕竟随着他的名声愈大,受到的关注也就越多,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虽然隐蔽,但还是有种种的迹象,而这大力魔象,以钢筋铁骨,天生神力著称,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的老祖宗,白象真君王苏当年也同样觉醒了这种血脉,正是可以为王通的种种表现做出完美的注脚,不虞‘露’出破绽。

至于他真正觉醒的血脉,王通根本就不敢说出去,他相信,只要他敢说出去,九大极道‘门’派便敢直接把他抓回去,‘抽’筋剥皮,提取血脉。

而大力魔象,则是一种完美的掩饰。

事实上,大力魔象也是他所觉醒的那一种巨兽的血裔之一,只是血脉浓度太低罢了,王通相信,当年王苏之所以能够觉醒大力魔象的血脉,其中恐怕也有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功劳。

“当真是大力魔象?!”

“当然!”王通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来,“那许寒平不是以血脉觉醒上位的吗?我现在也血脉觉醒了,难道宗‘门’要厚此薄彼吗?!我为宗‘门’立下了多少功劳,他许寒平又有多少?”

“这下子,恐怕有点麻烦了!”金子扬无奈的道,还有一年便是五峰大比的时候了,而五峰大比最大的亮点便是真传弟子的争夺,小寒山这样的‘门’派,真传弟子的位置有限,只有七名,也只能负担七名,原本因为梁州之‘乱’,损失了一名真传弟子,所以空出了两个名额,现在被许寒平占据了一个,还余下一个,如果王通再以血脉觉醒的原因成为真传弟子,那么,一年后的五峰大比便会失‘sè’许多。

虽然说以王通的实力,最后一个真传弟子的名额一定是他的,但也不是没有意外发生,像四年前的五峰大比,许寒平便是最大的热‘门’,最后还不是被王通暗算失去了争夺的资格,谁又能保证这一次的五峰大比不会出现意外呢?

这下子好了,王通也觉醒了血脉,五峰大比的真传之争没有了,那就真的要轮到宗‘门’头疼了,毕竟在小寒山立派数千年,无论是哪一届五峰大比,都会千方百计的空出一个真传弟子的位置作为最后的压轴。

“你这家伙,难道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嘛?!”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七名真传弟子,那是以前,这一次宗‘门’得了巨大的好处,资源并不缺,再多出两三个真传弟子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

“再多二三个真传弟子?!”金子扬心中一动,眼中闪过一丝常人难以觉察的野望来。

“一年时间,若是能够再多出两个真传弟子的名额,师兄应该有机会吧?!”金子扬修炼道心种魔**以来,不仅修为尽复,而且进境颇快,早已经有了晋升真传弟子的实力,只是前面有着王通这么一个拦路虎,他知自己不是王通的对手,所以也一直没有起这个心思,但是王通的话却是给他指了一条明路。

“梁州局势平稳之后,宗‘门’也有扩大真传弟子的想法,不过时间实在是太急了,许多资源并没有完全消化,所以准备在六年之后的五峰大比时增加名额,只是到了那个时候,我恐怕……!”

“所以这一次才要争取。”王通打断他的话道,“时不我待啊,师兄,若是一年之后的五峰大比有位置缺,宗‘门’便不会考虑在这一次的五峰大比中增加名额,但若是我提前晋升真传弟子的话,那么,增扩名额便是件水到渠成的事情了,真传弟子,谁不想当,只要这个消息传出去,根本就不需要我们使力,其他各峰,各个派系,也会努力推动的。”

“还是师弟想的周到。”金子扬也是一个聪明人,闻弦琴而知雅意,真传弟子谁不想做,每一次真传弟子的争夺不是打的头破血流的?只是因为名额有限,能够成为真传弟子的只是极少数的幸运者而已,而这一次好不容易空出了两个位置,其中一个却被许寒平给占了,另外一个则要面对王通这么一个在弟子之中堪称恐怖的人物。

小寒山年轻一代的弟子中高手虽然不少,但真正有信心与王通一战的一个都没有,换句话说,最后一个真传弟子的位置肯定不是他们的,如果突然之间多出了两个真传之位,又不用与王通相争,这必然会在宗‘门’之中引起轩然大‘波’,那些自认为有资格的弟子都会支持,而有资格的弟子一般都有相当的背景,比如说他金子扬身后站着的便是五峰首座之一的王槐,其他人也都一样,长老的弟子也好,世家的子侄也好,都盯着呢,所以这件事情只要传出去,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在背后推动,自然会有人向‘玉’太玄施压,自然而然的便会形成一种大势,谁若反对,谁便是与大势为敌,得不偿失,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件事情必成。

看网友对 第四章 真传之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