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五十一章 握手言和

第五十一章 握手言和

(凌晨十二点还有一章……)

古剑锋代表黑山部,过来释怨言和,所带来的赠礼也是极有诚意。

除了兽筋、兽骨、兽皮、兽肉、青铜器皿、粗麻布匹等外,还有取自那头巨狼的数滴兽心血。

“黑山本无脸抬回那头荒狼,只因我阿叔古辰在兽袭时身负重创,需要那头荒狼的兽心血保命,才厚颜将那头荒狼取回,”

古剑锋说到这里,也有些汗颜道,

“荒狼血肉,都叫山侗分走,黑山取了两滴兽心血给我古辰阿叔保命,其他黑山部分得的筋骨以及三滴兽心血都在这里,阿爸让我还回乌蟒。而为我阿叔古辰保命所用掉的那两滴狼心血,黑山只能希望这张聚血丹的丹方能补偿一二……”

荒狼血肉充满生命精元,食用能滋壮气血,但兽心血才算是真正入品级的宝药。

三滴兽心血的价值,甚至都不在一枚九元养窍丹之下;要懂炼制的丹方跟方法,与其他灵药异草合药,就能炼制三枚九元养窍丹。

而比起三滴兽心血,聚血丹的丹方更是黑山部的不传之秘。

乌蟒得到这张丹方,每年就能炼制百十粒功效仅比乌蟒丹稍差的聚血丹,细水长流下去,十年百年所炼制聚血丹的数量又会积累到何等惊人的地步。

黑山将聚血丹的丹方抄送给乌蟒,也真正彰显握手言和的诚意。

巫公宗图也没有说立即就收下这张丹方,而是让族人先领着古剑锋及随行蛮武,到旁边的石屋休息。

*********************

陈寻在石案后坐下,见在座除了阿公宗图、南獠、宗桑等人外,都是寨子里能参与族议的重要人物。

在古剑锋表示出黑山部的诚意之后,他们也都极乐意跟黑山部握手言和。

乌蟒就千余族众,这个苦冬又损失了那么多的蛮武,更需要时间跟空间来休养生息,但与黑山部怎么握手言和,大家暂时还没有取得一致意见。

古剑锋这次代表黑山部,送来这批珍贵礼物,乌蟒要怎样回礼,也有分歧。

“为什么要回礼?那头荒狼本就是他们从乌蟒强抢过去的,他们只是送还一部分而已;其他的,我们还要找山侗部讨要呢。”宗桑素来是直性子,握手言和,少些厮杀,他是乐意的,但收下古剑锋带来的礼物,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才不觉得需要拿珍贵之物,回赠黑山部。

巫公宗图无奈一笑,黑山部表达诚意,乌蟒也要表达足够的诚意,两族才有可能放下戒备,握手言和。

要是不能让黑山部对乌蟒放下戒备,两族的关系还是难以最终改善。

“是不是收下一些,意思意思,其他的都原样奉还,”南獠问道,“经过苦冬,寨子里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送还黑山部……”

乌蟒有十五枚九元养窍丹,在北山算是一等一的奇珍异宝,但这事绝不能透漏给石殿以外的人知道,自然更不能拿去回赠黑山部。

南獠心里想,最好的办法,就是象征性的收下几样礼物,其他的,包括那三滴兽心血跟聚血丹的丹方都退还回去,这样才能表明乌蟒并无贪心,而确有跟黑山部握手言和的诚意。

“阿寻,你觉得呢?”巫公宗图问陈寻。

陈寻虽然不是乌蟒族人,年岁又小,但宗图此时征询陈寻的意见,大家都不觉得突兀,都觉得也应该听听阿寻的意见。

大家心里都清楚,要不是阿寻,乌蟒这次能不能保住,都难说得很。

“握手言和,双方就应该确定好各自的狩猎疆界,约好发生纠纷的协商办法。再个,就是两族应该要互通有无,”

陈寻稍作沉吟,也不再藏拙,说道,

“黑山部将聚血丹的丹方抄送乌蟒,是他们的诚意,我觉得乌蟒大可以收下来,至于回礼,为什么不可以将乌蟒丹的丹方抄给他们?而以后,黑山部所产药草丰裕,而乌蟒稀缺,以及其他种种物产,都应该彼此交易,互通有无,部族子弟也应该鼓励相互婚嫁,真正的去化解两族多年所结的仇怨……”

乌蟒曾纵横沧澜,旗下天蛮武勇逾百,是何等的风光,而此时聚寨而居的族众仅有千人,又是何等的仓皇?

南獠担任族长起,就一起在想要怎么去减少与周边部族的磨擦,真正的蟒牙岭北山之中扎根下来休养生息,但听陈寻这番话,越琢磨越有味道,拍着大腿赞道:

“阿寻年纪不大,但见识真是要超过我们;我看陈寻说的办法,行。”

“嗯,阿寻这小子说的话,我也觉得中听!”宗图生性坦淡,更不会因为陈寻的年纪小,更看轻他的话,点头赞道,“阿寻肚子里的学问,真比我大得多……”

见大家纷纷点头赞许,陈寻心里好笑:

放在地球,只要读过些历史书的人都知道部族想要放下残杀、握手言和,无非定界、贸易、交流、通婚等办法,没想在乌蟒竟成了极高明的见识。

巫公宗图心里也极高兴,说道:

“那就这么决定下来,黑山部的礼物,我们都收下来。明天,我就亲自送古剑锋回黑山,带上乌蟒的回礼,跟古护谈言和之事。今晚,就盛宴招待古剑锋他们,大家都要热情一点,谁敢惹事生非,都拿棍子敲回去,以前的仇怨,谁都不许再提……”

******************

与黑山部握手言和,以野马溪为线定立彼此的疆界,对乌蟒的意义极大。

这意味着乌蟒春后,就可以在野马溪的南岸谷口修筑石堤。

虽说为了避免引来凶禽猛兽猎食,不能在北面的山谷里蓄养食草的禽兽,但撒上谷物,这座纵深近二十里、最宽处有四五里的平坝,秋后的收成也足以养活全寨千余口人,不用再担心春荒苦冬难熬了。

以前的乌蟒,纯粹是靠天吃饭。

虽然有不少部族都有种植野生谷物的传统,但山里能用来耕种的肥沃土地极少,除了渔猎外,乌蟒族人这些年来更多的,是采集浆果以及一些野生谷物充饥,大家都过着饱一餐、饥一餐的难苦生活。

无论是互赠丹方,还是彼此交易富裕的药草、互通有无,都能极大增加两族的灵药产出,为部族子弟提供更有力的支撑。

部族之间化解仇怨,维系更长久的信任关系,也没有比通婚更好的办法。

次日,陈寻也随阿公宗图,一起越过野马溪,送古剑锋等人返回黑山石寨。

而得族人提前返回通知的古护,也一早就出现在野马溪的对岸,欢迎巫公宗图、陈寻等人进入黑山部的领地。

部族之间残杀是荒域司空见惯之事,猜忌也深。

陈寻深入湖泽荒原,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都是远远的绕开那些部族村寨,这还是他第一次走进乌蟒之外的部族。

野马溪在蟒牙岭北山的深峡沟谷间曲折盘绕,盘出无数道大小河湾,才最终流出蟒牙岭。

从乌蟒石寨北面的谷口,沿着此时还叫冰层履盖的野马溪先往东行二十数里,绕过一座高近三千米的高峰,再往北拐一个大弯,行二十多里地登岸,就是一座三面夹山的宽阔谷地。

黑山部的石寨就建在这座谷地里。

虽说蟒牙岭深处的高峰直插云宵之上,高不知其顶,但在差不多要出蟒牙岭的北山边缘岭区,三千米左右的高峰还是极其罕见。

这座高峰,可以说是北山岭区的主峰,从一片千米高矮的险峻山岭中突兀拔起,显得异常高峻。

山顶通体都是乌黑的岩石,左右蛮荒族人称之为黑岩峰。

黑山部也因黑岩峰而得名,迁徒在此定居,已经有好几百年。

黑岩峰左右的溪峡极深,也不知道冰下有多少凶恶水兽潜伏,陈寻、阿公宗图等人,与古护等黑山部的迎接人马汇合后,没有走野马溪的冰层,而是从黑岩峰西侧的岭脊直接翻过两道山口,进入黑山部的核心领地。

认真说起来,乌蟒与黑山两族,挨得相当近,就隔着两道千米高矮的山岭。

爬上陡峭的山坡,从石崖下到深谷之中,越过一道深涧,再爬上一道陡坡,就是黑山部的核心领地所在。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乌蟒与黑山挨得如此之近,也难怪两族厮杀猜忌多年不休。

虽说两道千米高矮的山岭险峻无比,但岭谷间有猎队、药民踩踏出来的山路,要远比深山里的崇山峻岭好走得多,陈寻他们只用小半天就赶到黑山石寨。

一行人刚从南面的山谷下来,还没有走进黑山石寨,在东面谷口山脊上放哨的黑山部蛮武,就“呜呜”的吹响蛮牛巨角,示意有大批的人马,沿着野马溪往黑山石寨而来……

“嗒、嗒、嗒……”

雷霆一般的马蹄踏冰声从山脊那边传来,很快就见一匹高大无比的鳞马载着一名披甲武士出现谷口,扛着一杆迎风飘展的黑sè大旗,上写“沧澜”两字。

却是苏氏宿武尉府挑选部族子弟推荐进沧澜学宫的人马,恰好今日也到了黑山部。

(PS:推荐李青牛的新作《丹武狂仙》,大家可以去看一看,书号是380967)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一章 握手言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