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七章 各逞心机

第七章 各逞心机

“胡闹!”王槐面‘sè’一正,低喝一声,打断了一头乎劲儿童湘,“天机术不是戏法,你当你师兄是街头的算命先生啊,天机岂能随意泄‘露’,五峰大比只是宗‘门’内的较技,不是什么危险的任务,更不会危及生命,如果能够使用天机之术。。更新好快。”

“弟子知错!”童湘没想到自己一句戏言,竟然引来了王槐的呵斥,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看到童湘的样子,王槐也知道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了,不过他还是语重心长的道,“你们还年轻,不明白天机之术的厉害之处,天机之术与冥冥之中的天道有着联系,即使修成了也不能随意‘乱’用,否则的话,引起天道的反噬,不仅仅会消耗气运,还会折损寿命,严重更有可能身患不可治的恶疾,‘药’石无医,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出现过很多次,通儿,你虽然在天机术上有些天资,而且气运浓烈,但切不可因此而放松,不要万不得已的时候,切不可使用天机术来推算天机,明白吗?!”

“弟子明白,谢师父指教。”

一年的修行,王通自然明白天机术的挂碍之处,王槐的一席话虽然严厉,但却切中要害,不由得他不感‘激’。

“好了,闲话少说,三日之后,便是五峰大比之期,你们都回去休息准备吧,养足‘jīng’神,不要给我连云峰丢脸。”

“是!”五人齐声道,声动四方。

………………

…………

“寒平,五峰大比就要开始了,你的定风术修炼的如何了?!”

小寒山,许家静室

许天川看着刚刚出关的许寒平,眼中‘露’同一丝欣慰之‘sè’,定风术是许寒平所领悟出来的天赋神通,可以定住周围的风元气,而风元气,是所有元气之中极为特殊的一种,它融入所有的元气之中,仍然一种元气的流动,都会产生风,风元气也随之而生,定住风元气,也就是定住了所有元气的流动,换句话来讲,定风术一旦成形,理论上可以限制住所有属‘性’元气的流动,而限制住元气的楸动,便相当于限制住了所有的术法运转的可能,也就是说,在定风术的范围之内,想要施展出法术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在斗法的时候,占尽了先机。

“方圆十丈之内,定风术可以完全定住元气流动。”许寒平流‘露’出极为自信的神‘sè’,“百丈之内,也可以限制元气的流动。”

“嗯,不错,不过还不够,那王通并非以法术著称,他的剑术非常厉害,你想击败他,光靠一个定风术还是不行的。”

“父亲放心,我的飞砂走石与狂风刃卷都已经练成了,足以对抗他的剑术。”

“好。”许天川点了点头,似乎非常的满意,“飞砂走石是三级术法,狂风刃卷则是四级术法,你觉醒了血脉,再加上这两‘门’术法,胜算大增,不过还是要小心谨慎,王通也觉醒了大力魔象的血脉,大力魔象以蛮力著称,同时也拥有强大的防御力,你要小心他以力压人。”

“以力压人,我倒是希望他如此,到时候看看是他破的了我的狂风刃卷,还是我把他碎尸万段!”

狂风刃卷是四级风行术法,施展出来,便能够凭空的生成一个充满风刃的龙卷风团,被卷入之后,不仅仅要面临龙卷风的力量,还要面临龙卷风内部的无数风刃,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切割器一般,将所有卷入其中的物体都切成粉碎。”

四级术法,便是在金丹天修真者的眼中也算是极为强力的术法了,若非许寒平觉醒了自己的血脉,现在是万万施展不出来的。

“你有信心就好,这个王通自翻身以来,对我许家还有青鹏一系造成了巨大的威胁,若是能够在这一次的五峰大比之中将其解决,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想到自己在青涧山中的遭遇,饶是许天川一个金丹天修真者也不禁心生寒意,更是将间接造成这一后果的王通恨的牙痒痒的,谁也没有料到青涧山的那位蛇姬竟然有那么强的实力,也没有想到青涧山内部除了蛇姬之外还有另外两名强大的金丹天妖修,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蛇姬的万蛇岭上竟然早已经布下了威力极大的防御阵法,三个没想到加起来的结果就是两名青鹏一系的金丹长老陨落,剩下来的三个,包括他在内,全部身受重伤,即使有‘门’派的资源与各种丹‘药’疗伤,也要有数年之功方才能够恢复元气。

自修成金丹之后,他还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经此一例,他倒是更加的了解自己的儿子对王通的恨意了,的确是太可恶了。

“父亲,我在五峰大比之上杀死王通真的没事吗?他现在也是真传弟子了,而且后面有王槐和鹤鸣一系撑腰。”

“所以这件事情要做的光明正大才行。”许天川眼中闪过一道寒意来,“只要你在比武擂台之上,光明正大的杀死王通,最后完全可以以刚刚掌握术法不久,无法完全控制,王通自己逞强与你对抗,失手将其杀死的理由搪塞过去,只要人死了,一切都好办了,宗‘门’绝不会为了一个死掉的天才来追究一个活着的天才,即使连云峰和鹤鸣一系再愤怒,也只是小麻烦而已,你最多被宗‘门’小小的处罚而已,没什么关系,关键是你要有一举杀死他的实力。”

“我明白了,父亲放心。”许寒平信心满满的道。

………………

……

“想要杀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咧!!”

连云峰,弟子‘jīng’舍。

王通手掌之上,三枚黄‘玉’钱翻转,眼中泛起冷笑。

“定风术、飞砂走石、龙卷刃风,还有一件下品灵器,想用这种手段对付我,许寒平,你还太嫩了一些。”

相对于许寒平而言,王通经历多次生死搏杀,又在昆墟界和诸天轮回之地来回穿梭,见识过不少强者的对抗,眼界要比许寒平高出许多,在他的眼中,许寒平的信心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即使是在他看到的画面之中,自己被龙卷刃风卷入其中,也没有身死,只是受了一些创伤而已,最后还是凭着蛮力,撕开了龙卷风刃,击败了许寒平。”

“可惜啊,你现在还不能死,正好借此机会给你种下魔种,为我的道心种魔**做准备。”翻转着手中的黄‘玉’钱,王通默默的想道,道心种魔**,玄妙莫测,如今他却是已经修炼到了一个瓶颈了,仅仅凭借自己的负面情绪,已经无法满足魔种的需要,想要更进一步,便要另僻蹊径了。

“像庞斑那样找人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事情是不能干的,不过我反其道而行。”

如何反其道而行,王通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个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并不成熟,只是略有一个大致的计划而已,而他的这个计划之中,许寒平和周凝雪都是其中重要的一员,所以王通才会强抑制住自己对许寒平的杀意。

……………………

…………

三日之后,五峰大比正式开始

现在王通已然是真传弟子,五峰大比对他而言意义已经不是很大了,前几日的外‘门’弟子较技比试,入室弟子的争夺,并没有什么值得他看在眼中的人才,虽然各个世家,各个派系之中,也涌现出了一些新人,展‘露’出了令人惊讶的实力,甚至有几个默默无闻的家伙一举晋入了凝煞之境,成为‘jīng’英弟子的有力争夺坟,他也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并没有像上次一般发现一个轮回者。

他现在关心的只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便是梅云曦的实力再次提升,剑术境界更是让人感叹,成为了真传弟子最有力的争夺者之一,另外一件事情便是连云峰这一次算是大出风头,金子扬、长孙骥与童湘三人一举杀入了十大‘jīng’英之列,直接淘汰掉了三名原本的‘jīng’英弟子,让人大跌眼镜,直呼沉寂数年的连云峰终于要崛起了。

到了第四日,最‘jīng’彩的一幕终于出现了,十大‘jīng’英弟子争夺两个真传的席位,不出王通所料,实力大进的梅云曦横扫群雄,顺利的夺得了一个名额,而另外一个名额的争夺则非常的‘激’烈,经?半日的鏖战,金子扬胜出,夺取了另外一个真传弟子的名额,至此,九大真传,十大‘jīng’英尘埃落定,连云峰成为了这一次五峰大比最大的赢家,王槐高兴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按理来说,所有的一切排名尘埃落定,五峰大比就余下了最后一项,十大真传的排名战。

只是在小寒山,十大真传的排名战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因为数届的真传弟子对于自己的实力都非常的清楚,也都认同这个排名,自然不会有排名战这种事情,而这一次的五峰大比则不然,新晋的梅云曦和金子扬不去说他,刚刚成为真传弟子,自是不会去惹事,但是另外两个,排名第六的许寒平与排名第七的王通,这两人同时都觉醒了血脉的力量,实力在十大真传之中都属于上游,自然不会甘心现在的排名,另外便是这两人有着极大的恩怨,五年前,王通挑战许寒平,最后虽然败了,但也让许寒平的真传梦碎,并且放言要在五年之后与许寒平争夺真传之位,虽然这五年的形势变幻莫测,两人都提前成为了真传弟子,但是这并不意味王就会放弃挑战了,从之前发生的事情来看,王通这厮应该不会甘心排在许寒平之后,必然会向许寒平发出挑战,以雪五年前的战败之仇,而许寒平也必然会接受王通的挑战,为自己正名。

这场龙争虎斗,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事实也正是如此,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之中,王通轻叹了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看网友对 第七章 各逞心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