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九章 剑惊四座

第九章 剑惊四座

说罢,一道锐利无比的剑意从他身上暴发出来,青‘sè’的飞剑出鞘,化为一道流光,直击而来。。更多最新章节。

“来的好!”王通淡淡的赞了一声,赤龙血纹剑划出一道极简的剑光,将这凌厉的一剑挡了下来。

圣灵剑法,剑一!

一剑将剑光劈开,王通‘揉’身而上,一剑刺出,极速的的剑光正好点中李浮云的喉间。

“好!”李浮云发出一声赞叹,被王通点中的身体蓦然之间消失,竟然只是一道幻影。

瞬间,剑啸之声大作,青‘sè’剑光暴涨,凌厉的剑意透骨而入,将王通淹没。

“不愧是太白峰的大弟子,厉害!”

面对如此凛冽粗暴的剑光,王通并没有退却,更没有紧张,手中的长剑翻转,轻轻的划出一个十字,将漫天的剑光切割开来。

“哈哈哈哈,想不到师弟的剑术竟然如此的了得,倒是我太过小看你了。”

两击无攻,李浮云不怒反喜,漫天的剑光一敛,一人一剑,纵跃而起,全身化于青‘sè’剑光之中。

矫若游龙,动若惊鸿。

“小青龙剑!”

主席台上,看到李浮云如游龙般的剑光,山主‘玉’太玄不禁动容起来,“太白师弟,想不到你竟然连小青龙剑也传给浮云了。”

“子云败亡,浮云便是我太白峰的希望,也是我太白峰惟一的真传弟子,我将剑诀传给他,有什么不对吗?!”风太白挑了挑眉头,淡然的道,语气之中,含着一丝不悦,仿佛在说,我传弟子什么剑诀难道你也要管不成?

“呵呵,没有什么不对,只是意外而已,小青龙剑可不是普通的剑诀啊,想当年,你我同习此剑诀,我足足‘花’了五年时间方才掌握,倒是太白师弟你,只用了一年时间便已经纯熟自如了,不知浮云是何时修炼此剑诀的?!”

“两年前!”

“两年前吗?两年的时间便能够有此造诣,看来此子的剑术资质远在我之上啊,恐怕比起师弟来也不遑多让。ē

“不错!”提到自己的得意弟子,风太白的面‘sè’微微的缓和了下来,“当年我也是足足‘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方才将这剑诀练到如此的威力,论起资质,浮云比我还要强上一筹,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似乎还有一个资质更好的。”

“什么?!”‘玉’太玄神‘sè’一动,看到擂台上的情形,面‘sè’不由一滞,‘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这是什么剑术?!”

“这恐怕就要问王师兄了。”风太白道。

“呵呵,我这个弟子一向出人预料,他的剑术都是自己钻研了,我只是传了他小天星剑法和星河天道剑而已,不过他现在施展的并不是这两套剑诀中的任何一种。”王槐笑着道,同样心满意足的‘摸’着胡子,“不过看他的剑术,似乎仅仅只是基础的剑术而已,倒像是梅‘花’七剑的变形。”

“梅‘花’七剑吗?!”‘玉’太玄和风太白同时一怔,若有所思。

擂台之上,面对那一条如同活过来的青龙剑光,王通手中的剑术便简单了许多,看起来只是用着最为基本的剑术动作。

若是硬要说什么剑术的话,只能说是有点像是梅‘花’七剑,时不时的抖出一团剑‘花’,却是梅‘花’形态,一看就知道是最基础的剑术。

可就是这最基础的剑术,非常轻易的挡住了李浮云的小青龙剑。

时间一点一点的往后推移,李浮云的剑光越来越盛,最后竟然化为了一条青‘sè’的蛟龙,呼啸来去,尖牙、利爪、鳞尾无一不具现无疑,每一击都是一道凌厉的剑光,但是王通还是如原来那般漫不经心的,一剑接着一剑的接着,看起来似乎只有招架之功。

“不对啊!”

台上众人,不乏修为深眼力好,更兼是剑术造诣极高的真人,看着看着,一个个的面‘sè’都变的严肃了起来,这哪里是只有招架之功啊,这是在戏‘弄’啊,看似不经意的一剑,每每都点在青蛟最为薄弱楸一点之上,攻其必救,最恐怕的是,每一剑看起来极简,但速度却都要比李浮云快上一分,正是快的这一分,让李浮云连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有,即使他咬着牙行那两败俱伤之事,可是不等他的剑光到达,王通已经将他一剑封喉了。

“这到底是什么剑术?!”风太白先是紧张,随后目光越来越亮,最后竟然站了起来,走到了主席台眼,目光死死的盯着王通的剑光,一动也不动。

“攻其必救?不,不是,是预测,他能够预测到浮云每一招每一式,甚至提前几招之前便已经布局,将浮云的剑光引到了死路!”

“是布局!!”主席台上,又一个人猛的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盯着擂台上的王通,仿佛看着一块绝世的瑰宝一般,“从第一剑开始,他就在布局,看起来好像是在拼命抵挡,但每一剑都有深意,看似简单的一剑,却能够直直的将李浮云所有的剑路封死,只余下一路让李浮云走,待到几十招下来,现在李浮云的剑势已经无路可走,气势也已经散尽,便是想要同归于尽,也是后继无力了!”这人却是‘玉’剑宗前来观礼的一名长老。

仿佛是在印证他这番话一般,擂台上的李浮云陡然之间暴喝一声,剑光暴涨,那条青蛟陡然之间涨成了十余丈长,一副要发大招的样子。

只是来的快,去的也快,还没有来得及发大招呢,剑光凝成的青蛟又猛烈的缩小起来。

一道赤‘sè’的剑光突然出现在蛟首之上,轻轻的一点,剑光消散,李浮云落到擂台之上,面‘sè’青白,大口的喘气,汗透全身,双眼无神,青‘sè’的飞剑无力的落在擂台地面之上,赤龙血纹剑的剑尖正抵在他的眉心,虽然仅仅是轻轻的一点,一触即收,却已经宣示着这一战的结局。

“你败了!”

“败了,我败了!!”李浮云双眼已经变成茫然一片,仿佛还沉浸在刚才比试之中,“我败了,我怎么会败,为什么会这样?!”

“还不醒来!”

就在他还‘迷’失在自己思维之中时,耳边传来一声断喝,震的他一阵头晕,失去了焦距的双目这才渐渐的凝聚,却见风太白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

“师父!!”李浮云的目光有些闪躲。

“胜就是胜,败就是败,败了一场,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后赢回来就是!”风太白道,一把拉起失神的李浮云,又狠狠的瞪了王通一眼,“你这小子,剑道修为如此之高,怎么赢不是赢,非要这么干?!”

王通显得很无奈,抱歉一笑,“师叔明鉴,弟子最近闭关偶有所得,这一战只是验证一下心中所想罢了,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偶有所得,这也叫偶有所得,其他练剑的都可以去****了!”风太白哼哼了两声,拉起李浮云,便回到了主台之上。

王通局促一笑,‘摸’了‘摸’鼻子,看了台下一眼,笑眯眯的问道,“诸位师兄师弟,可还有哪位想要指教?!”

一连问了三遍,台下无人回应,王通的目光又扫了一遍真传弟子的位置,除了梅云曦点头示意之外,其他人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了的目光。

“既然如此,那我就下去了!”摆了摆手,王通闪身离开,至此,小寒山五峰大比结束。

……………………

…………

“你这剑术,是从哪里学来的?!”

小寒山,连云峰,王槐用一种极为诡异的目光看着王通,问道。

“我如果说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师父信不?!”

“信,当然信,为什么不信。”王槐眉头一挑道,“你现在是小寒山第一真传弟子,你说的话,我敢不信吗?!”

“嘿嘿,师父,您还别说,这剑术还真是我自己想出来的。”王通不要脸的道。

“什么?!”王槐‘露’出极为意外之‘sè’,“真是你想出来的?我怎么看不出来,你竟然是一个剑术天才呢?!”

“其实也没什么,您也知道,我这闭关主要是在研究天机之术嘛,烦的时候就在练剑,不过那天机术数繁杂无比,便是练剑也练不安心,总是想着那卦相,也不知怎么的,时间一长,我发现自己练剑的时候总是会在剑法之中融入一些天机术数,您也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梅‘花’七剑,梅‘花’七剑也简单,所以便将梅‘花’易数融入这梅‘花’七剑之中,也不知道效果如何,正好今日李师兄向我挑战,我便……!“

王槐头疼的‘揉’了‘揉’心中,摇手道,“算了算了,你不想说就算了。”

梅‘花’易数,梅‘花’七剑,有关系吗?

明显是扯收吗?梅‘花’易数虽然有“梅‘花’”二字,但和梅‘花’的关系并不大,而是天机术之中一‘门’极为高深的法‘门’,怎么可能和梅‘花’七剑扯上关系,不过想想擂台之上王通的剑术,的确有天机术的影子,仿佛未卜先知一般,准确的预测并封堵了李浮云的剑路,最后将李浮云带到沟里去了。

也就是说,王通说的天机术数融入剑法确有其事,只是究竟是怎么融的,是从哪里学来的,却是不得而知,想来是他在研究天机术的时候得到的机缘,甚至很有可能是因为得了这一‘门’剑术才会突然之间去研究什么天机之术,对,一定是这样,否则他怎么可能却研究什么狗屁的天机之术,而且竟然还让这厮研究出了一点‘门’道来。

看网友对 第九章 剑惊四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