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五十四章 黑山部的分歧

第五十四章 黑山部的分歧

天马湖约期聚集的前一天,陈寻、宗崖、宗凌、南溪四人,就在巫公宗图与南獠的陪同下,提前赶到黑山石寨。

“黑山不与乌蟒联手,保住那枚试炼铁牌的希望能有多大?”巫公宗图三角老眼,神光炯炯的盯住古护,压低沙哑的嗓音直截了当的问道。

作为在天马湖南岸借地的代价,葛异代表宿武尉府,同意直接将一枚试炼铁牌交给黑山部的子弟携带去沧澜。

对黑山部来说,想从其他部族争一枚试炼铁牌难度极大,但有一面试炼铁牌在手里,多牺牲几名子弟作诱饵,分散他族的注意力,保住这枚试炼铁牌的机会则要更大一些。

古护没想到,宗图会领着乌蟒子弟提前一天上门来,要求跟黑山部联手。

古护心里惊疑不定,眼睛却瞅向陈寻,压着声音问道:“听葛异将军说,宿武副尉苏将军对你青睐有加,希望你能跟他们一起去沧澜,并不需要参加部族子弟之间的血腥竞夺;你真的要放弃这个机会,跟宗崖、宗凌、南溪他们三人同行?”

陈寻点点头,说道:“是的。”

陈寻不希望宗崖、宗凌、南溪哪个人去当诱饵,那样的牺牲不值当,而且从蟒牙岭到沧澜城,迢迢三千里,山高路险,牺牲一人作饵,也争取不到多少时间。

陈寻就想着,要是能与黑山部联手,在途中抱成一团,同时保住两枚试炼铁牌进入沧澜城的胜算会更大。

古护有时候不得不羡慕乌蟒,四年前竟能收留下这个在蟒牙岭深处与父亲走失的少年。

宗凌、南溪是宗桑、南獠之子,能看出他们已经有蛮武四层巅峰的修为,而在去年苦冬被青狼咬断左臂的宗崖,更是将全身骨骼淬练到坚硬如铁的地步,但这三人想在数千部族子弟的血腥竞夺中,保住那枚宿武尉府直接交给乌蟒的试炼铁牌,怕是难于上青天。

但多了陈寻一人,情形就完全不一样。

那日,古护虽然没能来得及赶到寨前截住陈寻,但站在远处,将陈寻站在寨墙上射杀石川的情形完全看在眼底。

眼前这个身世神秘的少年,脸上稚气未露,但身上透漏的淡淡气息,古护也不得不承认,在那么近的距离里,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逃过那诡异一箭啊。

剑锋要是跟他们抱成一团,携带试炼铁牌闯进沧澜城的胜算,确是要增加许多。

“不行。”

陈寻往石殿下首方位看去,见出声阻止的竟然是在溪谷被他废掉双腿的古山,心里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古山双腿弯处的筋腱,都叫他拿骨刃切断,虽然救回来后经过大半年的修养,已经能走路,但想两腿弯处的筋腱能恢复伤前的状态,就绝非普通灵药能及。

曾经的他,是黑山部的核心蛮武,地位仅在古护、古辰数人之下,虽然现在黑山部族议没有将他排斥在外,但他心里也知道,他现在的修为甚至连个普通蛮武都不如。

虽然黑山部大多族人都同意与乌蟒握手言和,这个形势也不是古狈一人能逆,但想他熄灭对自己的怨恨,估计也难。

陈寻心静如水,瞅着丑脸狰狞的古山,问道:“怎么不行?”

“这小子狡诈如狐,他说与我族联手,心里必有奸计,族主,我们不能受他蛊惑?”古山不理会陈寻,径直跟古护陈述己见。

“我要想出手抢黑山部手里的那枚试炼铁牌,需要什么奸计?”陈寻忍不住苦笑道。

沧澜学宫规定部族子弟有十八岁以下的子弟,才可以参加推荐名额的争夺,他不觉得黑山部除了古护、古辰两人外,还有谁能是他的敌手。

陈寻虽然一脸苦笑,但淡淡话语间透漏的自信跟强势,却叫古山难以反驳,咽口堵在那里,狰狞老脸憋得通红,更加的丑陋。

古护确实给宗图说动了心,但古山跳出来反对,他就不能专断独行,转头看向古辰,希望他能支持乌蟒的提议。

古辰目光森冷的看向陈寻,实不知他修练何种玄功,气势竟如此的寒峭如峰,问道:“你本可以直接随葛异将军去沧澜,却一意要与乌蟒三子同行。你们要不是觊觎黑山部的这枚试炼铁牌,我想问你,一枚试炼铁牌,能叫几人进沧澜学宫?”

陈寻也是语塞,他是诚意诚心想与黑山部联手,抱团去沧澜,但不想获得别人的信任是这样之难。

黑山部与乌蟒握手言和,实是情形所迫,或者是古护、古剑锋父子等人更倾向跟乌蟒握手言和,但其他的黑山部族人对乌蟒的戒心并没有消减。

“不错,乌蟒待你有恩,你要报答,所以放弃跟葛异同行的机会,而确保宗崖、宗凌、南溪能顺利抵达沧澜,但你要保乌蟒能有一人进沧澜学宫,你自己又要怎么去进沧澜学宫,还不就是想着在进入沧澜的那一刻,抢我们手里的那枚试炼铁牌?”古辰声音冰冷的质问,“黑山部虽然愚昧,但还不至于愚蠢到白白贴上去给你们利用?”

陈寻气得够呛。

苏氏对沧澜各部族,摆明了有拉拢之心也有防备之意,即使招部族子弟进沧澜学宫,也不会将真正的玄功绝学拿出来传授。

他要进沧澜学宫修练缚龙诀一级的玄功绝学,万不得以的情况下,他还可以去找苏棠,甚至他可以留在沧澜城多等三年,等到下一次沧澜学宫招收子弟再以散修的身份进去。

这三年间,他就算只修练苏棠传授他的伏元功跟缚龙诀,也不会耽搁修练。

只是苏棠的事,陈寻绝不会跟黑山部的人讲,这时候竟是叫古辰质问得无言反驳。

巫公宗图与南獠对望一眼,撑着石案站起来,说道:“黑山部既然无意联手,那就算了……”

古护见在座的族众都对乌蟒还有戒心,他虽然是族主,却不能独断专行,心里异常纠结,当下却只能跟宗图说道:“容我们再作商议,明天告诉你们最终的决定,好不好?”

“好吧。”巫公宗图点点头,他能看出古护眼里的歉意,但此事终不能成,他们也无以为计,便与与南獠等人站起来,离开黑山部的石殿,趁夜赶往天马湖。

**************************

半个月不见,天马湖南岸空荡荡的坡谷,此时已经变成一座巨大的营寨,规模甚至不比乌蟒石寨稍小,叫人暗感鬼奚部的动作好快。

巨木深插入土,围出来的寨墙高达十米。

只有一座寨门,朝向野马溪汇入天马湖的河口,寨门两侧的塔楼更是高出寨墙一大截。

虽说寨墙里还没有什么建筑,以兽皮帐蓬,但这哪里是什么商栈?明明就是扼守天马湖河口要隘的寨城。

陈寻抬头看塔楼上除了数名守夜武士外,木制塔楼里都还架有一座巨大的金属弩,探出塔楼垛墙的弩枪,比常人的手臂都粗。

在月光的照耀下,三棱锋刃闪烁森冷的寒光,仿佛挡在它之前的一切,都会被轰射成渣。

陈寻眼力极佳,能看到微微从垛口露出一角的弩弓侧壁刻满玄奥的古老符文,更能敏锐感应到有微弱的天地玄息受篆刻符文的牵动。

这种玄奥的古老符文,陈寻在葛异等首领级沧澜武士所穿的铠甲上,在苏青峰、楼离所乘坐的古朴铜车,以及苏陵、苏毅所持的宝弓弓脊上都看到过,云洲修者称之为玄符。

陈寻从怀里掏出两枚符钱;这两枚符钱还是他击杀黑山部古雷之后所得,正反两面所刻印的也是这种玄奥的古老符文,同样能极微弱的牵动天地玄息聚集左右缓慢流转。

虽然这些都是最低级的玄符,但刻印兵弩器物之上,所生出的妙用,也足以叫蛮荒部族羡慕不已。

陈寻仅仅将两枚符钱随身收藏,时时聚集的微弱灵气,潜移默化之间对肉身淬练也有些微的增益作用。

塔楼上那两架巨弩,弩身上刻印的就是跟陈寻手里这两枚符钱相似的玄符。

陈寻不知道玄符激活后,巨弩会有多大的威力,但塔楼防守天马湖河口方向,想来就是用来防备可能突然天马湖底突然袭上岸的水兽,普通还胎境的强者或许还不能正面抵挡这两架巨弩的射杀之威。

陈寻见天马湖寨城看似简陋,但已经处处都暗藏杀机,心里轻叹:世族与宗门的实力,还真不是能简单用还胎境或者天元境的强者数量去衡量的。

有些路途遥远的部族,也都提前赶到天马湖来聚集,都是陈寻所不认识的面孔。

看着天马湖寨城中密密麻麻的搭满兽皮帐蓬,陈寻也知道推荐名额的竞争,虽然注定血腥,虽然充满杀机,但蟒牙岭北山没有哪个部族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平时的厮杀哪里又少了?

特别是去年苦冬,面对成群涌来的蛮荒异兽,北山部族伤亡那么惨重,近三分之一的部族遭受灭顶之灾,现在子弟能进入沧澜学宫修练玄功绝学,谁不想拼死争一把?

陈寻先与阿公宗图去见葛异。

听得陈寻要与乌蟒子弟同行,葛异也是一怔,说道:

“你知道此行凶险异常,能不能成,全靠机缘?”

葛异不便将话说得太明白,陈寻也知道他好意提醒自己:

宿武尉府在蟒牙岭周遭发放的二十枚推荐试炼铁牌,都是通用的,鬼奚等蟒牙岭南山的大族必会中途设下埋伏,抢夺北山的这五面试炼铁牌。

修炼一道,肉身强悍仅仅是一方面,神兵利器甚至种种异宝,更是争强致胜的关键。

即使跟他一样,都是换血七层,资源丰足的鬼奚等大族子弟,不仅修练的玄功秘术要比他高深、更有体系,还另有玄甲神兵异宝在身,综合战力绝对不会在他之下。

“那就靠机缘吧……”陈寻淡淡说道。

葛异对陈寻颇有好感,但不觉得他现在陷入部族子弟的血腥争夺,就能有多大胜算,劝告他:“你坚持如此,那你最终若不能夺得一枚试炼铁牌,十三爷也不便再推荐你进沧澜学宫了啊?”

“宗崖、宗凌、南溪与我都情同手足,我不能独善其身,”陈寻施礼道,“陈寻多谢苏将军、葛将军的厚爱。”

告辞葛异出来,陈寻他们就在天马湖寨城里,找了一处空地,搭起兽皮帐蓬,凑合着过了一夜。

看网友对 第五十四章 黑山部的分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