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五十六章 玄符

第五十六章 玄符

(为新诞生的三位盟主,再加更一章)

世族宗门,可铸造符器。

鳞马铜车、塔楼巨弩、葛异等沧澜武士所穿铠甲,都刻印有能牵动天地灵气的玄符,具有种种异能,都可以说是世族铸造的符兵符甲,强大异常,绝非寻常的兵甲能及。

然而,除了天罡符钱正反面刻印相对简单的玄符外,鳞马铜车、巨弩以及符甲之上刻印的玄符秘篆,都极其玄奥繁杂,却非普通人能辩识。

陈寻此前除了身上这两枚天罡符钱外,还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过符器,心想这试炼铁牌在沧澜城里,也要算相当不凡的一种符器吧。

这枚试炼铁牌,部族子弟携之进沧澜城,不仅可以成为学宫弟子,以后随身携带、也是身份标识的印信,更有种种妙用,还要等到进沧澜学宫之后,才会传授。

单就这试炼铁牌,就值得各部族厮杀争夺一番。

陈寻收敛心神,将试炼铁牌交给宗崖贴身藏好,就见周遭虎视眈眈的眼神,都从他身上,转到宗崖身上去了,恨不得当场就将宗崖生吞活剥了。

宗崖也是夷然无惧,右臂按住腰间的乌鞘长刀,镇定自若的看向周遭心怀不善的众人。

经过苦冬之后,宗崖虽然左臂叫恶狼齐肘咬断,再难修复,但心智是真正的成长起来,从他坚毅沉稳的脸上,实难看出有半点年仅十五岁的稚气。

陈寻心里只是一笑,看左右众人的神sè,也知道真正能感应到试炼铁牌内荒兽残魂气息的,仅有极少数,但就是极少数,也是将他们此行最主要的对手,修为差不多都在蛮武六层的巅峰。

也确实,唯有到蛮武六层颠峰过后,蛮魂才会滋生一线灵识。

照着规则,出天马湖寨城,试炼就算开始。

参加试炼的部族子弟,需要明日晨曦覆盖这片大地之前,必须踏上前往沧澜的征途;而所有护送子弟到天马湖城寨参加试炼的部族蛮武,则要留到三日后才许留开。

陆陆续续的有部族子弟走出寨城,隐没在山林之中。

现在才是黄昏,陈寻他们要是拿着试炼铁牌走出寨城,势必成为众矢之的;黑山等部拿到试炼铁牌的部族子弟,跟陈寻他们一样,都坐在校场之上,安静的等待夜幕的降临。

**********************

为了避免引起他人的注意,陈寻也不再与阿公宗图他们多说什么,就在校场泥地上盘膝而坐,闭目观心。

极静而入寂,魂海倏然打开,散发出去的灵识就清晰的感应到另四枚试炼铁牌的所在,仿佛暗寂夜幕之中耀眼的星辰。

他的灵识虽然最远只能感应六百米外的微弱气息,但试炼铁牌所禁锢的荒兽残魂,是那样的凶烈;就算远在十数二十里外,他都能感应到。

他能感应到别人怀里的试炼铁牌,别人必然也能感应到宗崖怀里的试炼铁牌。

蟒牙岭北山诸部族,将年轻一代的精锐悉数派出,参与此次试炼,争夺进入沧澜学宫的名额,其实不乏晋入换血七层的高手。

特别是开始就拿到试炼铁牌的部族子弟,除黑山、乌蟒外,其他三家都是蟒牙岭北山公认的强族,他们不会就为保证手里已有的一枚试炼铁牌就满足。

那虎目眈眈看过来的数十道眼神,陈寻闭着眼睛,也能清晰的感应到。

离天黑还有些时间,陈寻左右无事,让宗崖将试炼铁牌拿给他看,托在手心里,仔细端详。

小印周身所刻玄符秘篆,更是深奥复杂。

陈寻细看片刻,直觉眼花缭乱,根本就无法辩识。

陈寻心想再玄奥繁杂的玄符秘篆,也在天地之法的范畴内,心念进入魂海,欲汲取气血神华,要将这繁杂无比的玄符在魂海之上刻画出来。

然而心念刚起数笔,魂海之上凝出几道虚线,就觉心神消耗极大,灵识也有崩溃的迹象。

陈寻赶忙将那几道虚线散去,默诵缚龙诀,在魂海之上泛起玄钟梵音,将有崩溃迹象的心神稳住。

陈寻想起苏棠说过灵识修练,是施展符器、术法的基础,真是不假。

他修练缚龙诀的时日还短,灵识仅修炼细若游丝的程度,试炼铁牌上的深奥玄符,根本不是他此时就能驾驭。

陈寻当着众人的面,就将那枚试炼铁牌贴到藏在自己的怀里,又掏出一枚天罡符钱,盘膝观想……

天罡符钱所刻玄符,则要简单许多,只从气血汲取些许神华,就能在魂海之上观想成形。

然而凝成的玄符黯淡无光,空寂的悬在魂海之上,就像死物。

蛮魂可以通过身与意合的蛮武,释出蛮煞、融入拳脚刀甲之间,具有极强威势。

玄符的力量,要如何激活?

陈寻默诵缚龙诀,而缚龙诀所生玄钟梵音刚在魂海荡起,玄符就被缚龙诀所具的神秘力量震碎,散成无数细微碎光,散入百骸。

陈寻此时气血精纯,在魂海观想凝聚十道玄符,也不会枯竭。

即使玄符叫缚龙诀震碎,神华散入百骸,同样有淬练的效果,他就一遍遍的去观想聚符,再用缚龙诀生发梵音震碎。

服食相当数枚乌蟒丹的聚元膏后,陈寻在魂海刻画的玄符就倍加凝实,虽说缚龙诀泛起的玄钟梵音震得晃动不休,光影扭曲,但终究是没有震碎,而是岌岌可危的悬在魂海之上,还隐隐对枯井无波的灵识产生些微的吸噬之力。

陈寻心知这枚最简单的玄符,算是叫他初步掌握,便用缚龙诀驾驭一点灵识注入其中。

玄符当即毫光四溢,在魂海之上熠熠生辉,心念也是混成无隙的融入其中,感觉整枚玄符在魂海之上,就像活过来一般。

陈寻的灵识,才修练细若游丝的程度,更是不会与玄符相应的口诀,自然也就无法掌握与这枚玄符相应的符术……

陈寻心里暗感可惜,即使掌握这枚玄符,但没有办法发挥其效用,此行战力还没有得到实质的增强。

陈寻感觉静坐四周的部族子弟开始有了动静,心知天sè已暗,他们准备借着夜sè踏上试炼征程,也就打算停止观想,与宗崖他们收拾行装,准备上路。

然而陈寻心念将从魂海退出之际,那枚毫光四溢的玄符,却没有像以往那般散成细碎神华,散入百骸,而是继续光华熠熠的照彻魂神。

陈寻迅即明白过来,这就是符法与蛮魂修练的区别所在。

蛮武修练蛮魂,体内无法储存真元,全凭气血精纯与肉身强导师,与敌搏杀时,瞬时观想蛮魂,瞬时施展蛮魂战武。

若无灵药服食,气血神华何时耗尽,战力就透支到底,不能再继。

玄符却能在魂海之上保持不熄不灭,实际平时修练时,就能将气血神华以玄符真元的形式,储存在魂海之中。

越是强大的玄符,储存的神华真元越是磅礴,即使没有灵药,依靠平时的修练积累,与敌搏杀,也能发挥双倍甚至数倍时效的战力。

陈寻睁开双眼,心念不在魂海,但也能感应到玄符存在魂海之上,不熄不灭。

**************************

此时天幕已暗,乌云滚滚,四周只有松脂火把在“哔剥”作响、熊熊燃烧,照彻校场。

葛异站在塔楼之上,看着陈寻等人收拾行装,准备走出天马湖寨城。

“十三爷看中的少年,果真是不凡啊,却不想他竟然不领十三爷的情,铁心要跟乌蟒小族绑在一起,十三爷知道了,会不会有些伤啊?”楼离拔弄嫩如青葱的手指,轻松无意的在葛异身旁笑道。

葛异早就知道陈寻修练的不是乌蟒的九幽蛮魂,但见他停下观想站起,身上都还隐隐有玄寒气息透漏,也是暗暗心惊,以他的见识,还不知陈寻“家传玄功”到底是哪种,但也能看出不凡来。

才十三四岁的少年,就有如此精纯的修为,真是不简单,就算是苏氏宗族的嫡系子弟,也没有几人能够做到。

不过楼离的话,葛异听得十分刺耳,肃然说道:“乌蟒与他有收留之恩,他要是撇下乌蟒,独善其身,即使进得了学宫,我想十三爷也未必不会喜欢……”

听得出葛异话里的隐隐针对之意,楼离嫣然一笑,说道:“哦,是嘛?”

见楼离男儿脸膛却学女人媚笑,葛异心生厌恶,虽然他不怕楼离,但也无需得罪楼离,只是说道:“我这就随诸部族子弟南下,天马湖这边,一切都要渠帅费心了……”

“这个好说,为沧澜效命,楼离敢不用心?”楼离笑道。

葛异也不再多说什么,待最后一批参加试炼的部族子弟走出天马湖寨城,没入夜sè之间,他就与左右随扈,牵出鳞马,缓缓驰入夜sè之间……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六章 玄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