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大荒蛮神最新章节列表>> 更俗新书 第五十九章 遇敌

第五十九章 遇敌

小说:大荒蛮神     作者:更俗    发布时间:2014年8月3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求保底月票,求红票、收藏……)

左丘走进族人藏身的山坳,直觉半片身子僵冷,差点从山崖上摔下去。

身材瘦小的千兰,见她哥身子走步踉跄,脸sè苍白,面露惊容,疾步上前将他扶住:“怎么回事?”

“乌蟒那小子,真是厉害!他灵识比你还要敏锐,你们藏在这里,他远在十数里,就能感应到试炼铁牌的气息。”左丘坐在一块山岩上歇息。

“难道他生来也是通灵剑心?”千兰讶然问道,借着微光,见哥哥左丘右肋皮肉撕破一块,露面惨白的伤口,像是给冻住一般。

“不像,像是修炼什么玄功。我藏身三百米外,中了他一箭,半片身子差点冻僵掉,”左丘回想刚才惊魂一箭,心有余悸,怕乌蟒与黑山部的人联手追来,催促千兰与其他族中子弟,快随他下山,“我们快走,他们要追过来,你们挡不住他。”

左丘率人踏冰越过野马溪,翻过好几道山岭,确认没有人从后面追过来,才稍作休息。

关键之时,身子挪开半边,仅左肋皮肉被铁箭射穿,伤势算不上多重,但透体而入的极寒玄气,剔肉蚀骨,叫左丘好生难受,实不知对手修练的是什么玄功,竟如此玄妙。

左丘花了小半夜的工夫,待晨曦洒来之际,才将侵入体内的玄寒之气炼化,心里也是暗暗心惊,要不是他反应敏捷,及时纵身逃走,再中一箭,他怕是要交待在那里。

*********************

为减少与北山部族子弟的冲突,陈寻与古剑锋、宗崖等人,都是昼伏夜出。

山间荒兽又不会刻意收敛气息,陈寻灵识过人,夜间走路也能避免凶禽猛兽的巢穴,白天就找一个崖洞藏身进去。

只要不担心撞上凶禽猛兽,宗凌、南溪年纪虽小,但也都有蛮武四层巅峰的修为,夜里翻山越岭,敏捷得就像猿猴,也不会拖慢陈寻、古剑峰他们的速度。

四天时间,他们就有惊无险的穿过蟒牙岭东麓的山岭,走进沧澜荒原的边缘山区。

北山部族子弟之间为争夺试炼铁牌,血腥残杀却无日或休,陈寻他们沿路就看到好几十具暴露荒野的尸体,叫荒兽啃食得不像样子。

看着那些还没长成的残肢断骨,陈寻也是心硬如铁。

进入沧澜荒原,虽然距沧澜城已不足两千里地,但才真正的凶险起来,陈寻也没有那闲工夫,去惋惜这些丧命山岭的北山部族子弟。

沧澜城的春天,要比蟒牙岭北山来得要早许多。

此时冰封了数月的河流都开始解冻,稍大些的溪河,河道里都挤满从上游飘来的浮冰,河道叫浮冰堵住,洪水冲破天然形成的泥堤,到处漫灌。

即使是丘山密林的边缘,也都是泥泞一片。

而除丘山密林里的凶禽猛兽,湖泽里的毒虫蛇蛟蛰伏一冬之后,也都纷纷从泥穴里钻出来,正是凶烈残暴之时。

试炼铁牌所禁锢的荒兽残魂,不仅叫部族子弟拼死争夺,而对那些蛰伏一冬、饥饿难耐的毒虫蛇蛟来说,也是肥美的诱饵。

而春后沼泽间生发的毒瘴,更是致命的陷阱。

陈寻与古剑锋、宗崖等人,逆风而行,避开一团有数百米方圆、颜sè粉红的诡异雾瘴,踩着树干削成大木板,穿过一片泥泞的沼泽,钻进一座密林。

密林边有几具骨骸,血肉都叫毒瘴腐蚀尽,旁边还有几杆重锋矛都严重锈蚀,像是在潮暴的水汽中暴露了好些年头——古剑锋暗暗心惊,他们昨天夜里还看到这几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没想到毒瘴从他们身上飘过,就落得如此的下场。

“绕到上风口,真就避开这些毒瘴呢!”宗凌见真绕过雾瘴,略带兴奋的说道。

“荒原地形多变,风势也是变幻莫测,还要小心风向变化……”陈寻嘱咐宗凌道,让他不要因为小小的发现而得意。

蛮荒部族,即便是蛮武传承,都是以秘传方式口口相授,其他方面的知识积累,几乎等同于无。

陈寻原本想进入沧澜荒原之后,他带着目标显著的试炼铁牌,与古剑锋、宗崖他们分开走,等到沧澜城后再汇合,未曾想他们平日一个个少年老成,但在进入沧澜荒原之后都如此措手不及。

陈寻不得不改变计划,还跟他们一起,沿着沼泽与密林的边缘,摸索着前进。

古剑锋打小就与族人一起捕渔狩猎,早就是部族中坚力量,但离开熟悉的山岭,进入陌生的荒原,才算是大开眼界。

听阿爸说,陈寻四年前就与其父在蟒牙岭深处采药修炼,之后意外走散,才流落到乌蟒,心想他年纪少自己两岁,修为、心智不说了,没想到荒野之中的生存经验,也远远不是他能及,心里愈加敬佩。

实在想象不出,要没有陈寻,他们怎么穿过荒原,走到沧澜城去?

古剑锋胡思乱想着,但见陈寻突然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就见他蹲下身子,眼睛瞅着前方的密林,挨过来,小声问道:

“怎么了?”

“前面有人,好像有冲突!”陈寻低声说道。

这一路都靠陈寻灵识敏锐,避开绝大多数的凶险,古剑锋摒息宁神,也努力感应前方密林中的异常。

只是冲突打斗发生在极远外,除了风穿密林以及林兽走动的动静,古剑锋什么都感应不到。

“停了……”

陈寻要古剑锋等人小心警惕,他也将身后铁胎巨弓取在手里,穿过密林,往打斗处摸去,只见五具尸体横在密林边缘的水泽边。

“古孚!”古剑锋看到这五具尸体,眼珠子都快暴出来。

他一路过来就在担忧黑山部分道而行的七人,在路会遭遇不测,但不曾想会在这里亲眼看到他们的尸体暴露荒野,右臂青筋暴露,几乎要将一根骨矛捏得粉碎……

水泽边留有一串足印,古剑锋拿起双矛,就要追上去。

陈寻将他拉住:“对方很强……”

“他们杀了古孚!”古剑锋额头青筋暴露,压着声音吼道。

“对方很强。”陈寻还是那句话,古剑锋追上去只是送死。

古剑锋拿重锋矛将一棵两人合抱的巨树抽断,心间的愤恨却难以发泄:

试炼之路的血腥,早就知道,能恨谁?

恨杀死古孚的人,还是恨顽固己见,坚决不同意跟乌蟒联手的古辰阿叔跟古山他们?

阿叔古辰要是知道他的独子暴尸横野,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陈寻蹲下来看几具尸体脖子的创口,都极小,被极锋锐的利刃割开,创口又像是被火灼过一般,血流得也极少。

对方应是修练炎煞之类的玄功,而古孚等人尸体都没有分散开,几人几乎同时丧命一势之下,对方实力真是极强。

陈寻虽然有一战之力,但他犯不着替黑山部的人报仇血恨,他眼下更主要的是保护宗崖、南溪他们能安全的抵达沧澜城……

“不好,他们赶回来了,我们快走……”陈寻感应到有数人往这边急掠而来,想必是古剑锋刚才愤怒抽断巨树,叫对方看到异常。

他当即拉起打算挖泥埋葬五具尸体的南溪,与古剑锋、宗崖、古风等人,往密林里钻去,往西边撒腿狂奔。

然而对方如疽附骨,缀后尾后怎么都摆脱不了,而且越追越近。

“宗崖,你将铁牌给我,你们不要等我,就先赶去沧澜,我们在沧澜再见,”陈寻将试炼铁牌拿过来,贴身藏好,又与古剑锋说道,“你能保宗崖他们周全,到时即使没有试炼铁牌多出,也必有其他报答!”

“废话不要多说,不能保全宗崖,我无脸活着见你!”古剑锋也不多说,知道他们留下来只会分陈寻的心,当即就与宗崖等人撒脚折向往南潜逃。

陈寻腾身上树,站在树冠上就见远处有三道人影,踏着树梢往他这边追来,看着有七八里之远,但眨眼之间就缩短里许。

陈寻暗感这三人踏着树梢掠行也快如奔马,修为都不在他之下。

陈寻持弓在手,知道试炼铁牌在身上,他藏不住行踪,但也敛住气息,抽出一支铁箭搭在弦上,待为首那少年追至近前、身化鹏形俯冲之际,就抽弓怒射。

箭如浮光,潜形无声,楼适夷心生惊悸,玄劲九转,身形瞬间滞停在半空中,硬生生让过暗藏无限杀机的铁箭。

楼适夷心头暴怒,他当然感应到试炼铁牌所透漏的凶烈气息,但不曾想到携带铁牌之人,故意收敛气息,让他以为是个弱者,连金刚玄甲都没有启用,未曾想这一箭会有如此威势,差点将他整个人都射穿。

“楼兄,这是个硬茬,是不是交给我们兄弟俩练练手?”随后两人如影附形,瞬息就赶到楼姓少年身旁。

其中一人伸脚踏中陈寻射出的铁箭,脚底似生一股吸力,竟将那根贯注数千斤力道的铁箭粘在脚底,随手掐动法诀,即射出两道烈炎箭。

烈炎箭脱手而出时,不过两道炎火玄符虚影,下一刻旋即化作两团烈火,在虚空中合成一支烈炎巨箭,就冲陈寻的脸面激射而来。

陈寻挥弓怒斩,黑铁弓臂即透漏诡异黑幽的蛮魂神华,朝烈炎巨箭击去。

凝聚无穷烈炎玄气的炎火符箭,瞬时崩碎,散成无数火星,席卷左右。

空气里弥漫烧灼的硫磺气息,而被炎火巨箭余势席卷到的巨树,无一给烧焦一大片,陈寻暗道随后而至的那两人,实不比楼姓少年稍弱,修练的竟然还是传说中的法术。

楼氏是鬼奚部大姓,陈寻未料到追来的三人竟然不是同族之人,而是鬼奚部与他族强者联手,在这沧澜荒原之中猎杀其他携带试炼铁牌的部族子弟。

陈寻能感应这三人身上至少有五枚试炼铁牌,心知少说已有三拔人丧命在他们的手中。

陈寻也不再隐藏身形,纵跳站在林梢之上,哈哈大笑:“楼兄,你我联手斩杀这两人,他俩身上两枚试炼铁牌,全都送给你,我一枚不取,可好?”

喜欢《大荒蛮神》吗?喜欢更俗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五十九章 遇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