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六十章 少女千兰

第六十章 少女千兰

(第二更送上,求红票、求收藏、点击、月票……)

陈寻不多久就知道楼适夷与那两个蒙氏少年分道而行。

他一路都是夺路狂奔,与楼适夷三人交手实在有限。

就感觉而言,楼适夷与蒙氏兄弟实力相仿,但楼适夷与蒙氏兄弟联手,在荒原夺取他族子弟手中的试炼铁牌,却能比蒙氏兄弟二人多得一枚,说明楼适夷身上极可能还掩藏了实力,他一时没能看透。

这也不奇怪,鬼奚等大族,能供给子弟修练的资源,远非乌蟒能及;就算楼适夷等人所穿衣甲的底细,就非陈寻所能看透。

陈寻细想,无论是与楼适夷正面交锋,还是跟蒙氏兄弟撞上,他的胜算实际上都极为有限。

他能轻易逃脱,主要是楼适夷与蒙氏兄弟彼此并不信任,在追杀他时,都留有余力、相互戒备,不想跟他拼个两败俱伤,而叫另一方渔翁得利。

陈寻不是纠缠之人,想透这些,也不管楼适夷与蒙氏兄弟分道而行,是不是引他入媾的陷阱,当即就选择另一条道,去找古剑锋、宗崖他们汇合。

早在走出蟒牙岭东麓峡谷时,陈寻就计划他带着试炼铁牌,与古剑锋、宗崖他们分道走,但也约好,若是途中遇到难以抵挡的凶险,便到几处地方躲藏,方便相互援救。

这次分开算是迫不得已,陈寻心想古剑锋、宗崖等人要是遇上难以克服的凶险,多半会躲藏到这几处约好的地点等他过去救援。

陈寻在荒原里搜索两天,连续找好几处约定地点,都没有看到古剑锋、宗崖他们的踪影,便不再坚持,就放开脚步直接往沧澜城赶去……

而离沧澜城越近,陈寻沿路遇到参加试炼的部族子弟也越密集。

而到这时候,几乎各个方向的部族子弟,都差不多聚到沧澜城附近,其中不乏楼适夷这样的少年强者。

争夺试炼铁牌也到了最后的白热时刻,部族子弟之间的残杀,更是凶险、残酷。

很多人到这时都杀红了眼,也不单纯只为争夺试炼铁牌,谁身上携有神兵玄甲,谁身上藏有丹药宝物,都成了抢夺的对象。

水泽、密林、荒山、野岭,到处都能看见部族子弟的尸体,无数荒禽野兽争先来食。

看到这种种情形,陈寻又担心起宗崖他们的安危来,心知他们绝难安全通过这些区域,就再转身往回搜寻。

半天后,陈寻走到清芷河衅,未料没找到古剑锋、宗崖他们,却见楼适夷在追杀一个身材瘦小的少年。

楼适夷此前身上有三枚试炼铁牌,陈寻此时已经感应不到,不知道他是找到跟青铜药炉相似的法器遮住试炼铁牌的气息,还是将试炼铁牌交到他的族人手里,好方便他能隐身暗处,猎杀他族子弟。

楼适夷这人极度难缠,此前他与蒙氏兄弟追杀自己,绝对是隐藏了实力,陈寻此时潜伏密林里,但见他此时剑芒如虹,一道道剑芒暴斩而下,坚硬的石坡地即被犁出无数巨大沟痕,剑气摧折、碎石崩飞。

而那少年实力看似差楼适夷一大截,被追杀毫无还手之力,瘦小身影在前面夺命狂奔,然而脚下步法却异常玄奇。

每到关键时,楼适夷斩出的剑芒,看似劈中少年不堪一击的身体,少年却都能异常诡异的躲过致命一击。

但就算如此,那少年逃到这里也是强弩之末,脸sè苍白,眼神惊慌错乱,气血也将枯竭,似乎每借玄奇步法躲过致命剑芒,都消耗甚剧,脸sè都会惨白一分。

陈寻暗感,这样的追杀再持续片刻,不要等楼适夷出手,那少年就会先气血干竭而亡。

虽然陈寻也与楼适夷有仇在先,但他此时更主要的是找到古剑锋、宗崖他们,不想去惹是非。

再者说,就算他站出来面对楼适夷,胜算也实在有限。

沿途看到死亡太多,陈寻的心也硬,看着这瘦弱少年将要死在楼适夷的剑下,心里也无一点怜惜。

陈寻转身就要悄悄走开,而那少年或许自知逃生无望,被逼到一处断崖前,前方再无退路,只能转身面前追杀而来的楼适夷。

楼适夷满脸兴奋,十四五岁的脸稚气未脱,眼睛里却满是嗜血的狂热。

少年脸sè惨白,胸口剧烈的喘息,伸展双臂欲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陈寻心魂震悸,瘦弱少年此时的身姿,他再熟悉不过。

明明竟然是大鹏秘拳第一势翔击!

瘦弱少年他看着眼熟,必定是他在天马湖寨城里看见过的北山部族子弟。

大鹏秘拳在云洲是大路货,流传极广,但在蟒牙岭北山部族之间却是秘不外传的玄功绝学。

陈寻不知道眼前这瘦弱少年跟青木道人有什么关系;若有关系,而他此时能救不救,事后必会抱憾终身。

陈寻虽然没有见过青木道人,但他是籍青木道人所著的《道蕴残解》才踏上修练之途的。

青木道人虽然终其一生,都没能突破巫蛮九重的限制上,晋入天蛮,但他对蛮武修练的见解,实远在他人之上,有着居高临下的开阔视野;就连苏棠也认为青木道人对武修在真阳境筑基阶段的剖析,实已达到明达通透的地步。

陈寻籍《道蕴残解》踏上修炼之途,要比其他散修幸运得多;他还一直都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到青木道人跟前求教。

陈寻心念转动,下一刻,就从箭囊抽出一支铁箭搭在弦上,遥指杀机正盛的楼适夷。

楼适夷身生玄冥阴劲,催生剑芒,将想将眼前这左棘部的小子斩杀,心里忽生惊悸,抬头却见陈寻持弓站在石梁之上,铁箭闪烁寒光遥指而来。

弓弦未动、铁箭未出,但一股凌厉之极的杀念已欺凌而至。

楼适夷不敢托大,即挥动剑芒,就朝着那股沛然杀念劈斩去。

下一刻,弦动如雷,铁箭即化浮光掠来,与剑芒暴击在一起,在白昼即化作一团耀眼光芒,气浪催折,石木崩飞……

虽说这一箭叫楼适夷轻易化解,然而陈寻并不气妥,他每迈出一步,即射一箭,不叫楼适夷能腾出手来杀那少年。

三十步,三十箭。

箭囊射空,陈寻也到楼适夷身前,他口含一枚九元养窍丹,弃弓,拔出腰间乌鞘长刀,从一块巨石上高高跃起,人在半空化作一道玄寒无比的凌厉刀芒,直朝楼适夷当头劈斩而去,极寒玄气透漏,周遭空气在这一刻竟凝出无数霜华降落。

“又是你这不知死活的小杂碎赶过来受死!”楼适夷冷冷喝笑,迎着陈寻自上劈下的刀芒,怒目而立,玄冥阴劲贯注剑身,也怒劈而去。

两人一刀一剑,刀光剑芒纠缠,神华煞芒四溢,仿佛蛟龙恶斗,当即就打得昏天黑地。

楼适夷越打越心惊:

他所持是寒霜剑,是玄符秘剑,滴血祭炼后,他只要注入一点灵识,就能汲取从天地之间汲取玄寒之气,打斗时他并不需要消耗太多的气血,就能持续催发玄冥剑芒。

眼前这小子,所持不过是寻常的乌鞘刀,气息之悠长,远超乎他的想象,缠斗了这么久,竟无半点气血枯竭的迹象,楼适夷心想就算这小子事先口含灵药,但药力是何等精纯的丹药,才能支撑这小子缠斗这么久?

楼适夷要是知道陈寻战前所咽下的一枚九元养窍丹,价值堪比一件符器,就绝不会如此惊讶了。

也在分别前,苏棠帮陈寻炼制了那么多的九元养窍丹,才让陈寻能如此奢侈的滥用这种层次的灵丹。

缠斗渐久,楼适夷先渐感不支……

陈寻缠斗甚紧,哪里会给楼适夷有伸手取丹药服食的机会,一把乌鞘刀如影附影、如疽蚀骨,化作濛濛芒雨将楼适夷罩在其中,“噼哩啪啦”刀剑相击,仿佛火树银花绽放。

那瘦弱少年插不上手,但也没有能先逃走,而是站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住楼适夷。

这少年修为虽弱,但灵识过人,叫他盯上,楼适夷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如疽蚀骨,多少也怕这少年暗藏绝杀之招,只等他露出破绽,就会像毒蛇一样扑上来。

楼适夷总是撑不过去,伸手入怀掏出玉瓶取药。

陈寻窥着破绽,两道刀芒化作长虹怒斩而去,然而眼看要斩中楼适夷的头颅,就见楼适夷身上闪现两道金光,当即就将陈寻斩出的两道刀芒消弥无形。

陈寻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得手,但也不气妥。

真阳境修者能御使的法器、异宝,再强大也极有限;也可以说再强大的法器,在真阳境修者手中,也只能发挥极有限的作用。

真阳境后期,虽然已经可以开始修练灵识,但灵识强度有限。

苏棠都说过陈寻的灵识异常强大,而陈寻此时想在魂海强行刻画试炼铁牌所篆刻的玄符秘篆,灵识也会崩溃,陈寻就不信楼适夷能凭借向身上的神异宝甲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楼适夷心里暗叫苦,别人见识过他所穿金刚玄甲的威力,多半会心生怯意,而眼前这小子却越战越勇,玄寒刀芒越发暴烈,似烈阳照地,哪里有半点怯退之意?

金刚玄甲虽然玄妙,但也不是没有限制。

要是突袭而来的暴击之力超过金刚玄甲的限度,金刚玄甲也会碎裂。

此外,金刚玄甲与他手中所持符剑一样,汲取天地灵气的速度都有限,一旦在持续不久的攻击之下,灵气耗尽,又无法及时补充,就会与寻常鳞甲无异,也会损毁。

都说北山所住都是生蛮,但看这小子凌厉不绝的攻势,想必早就知道金刚玄甲的破绽所在,这更叫楼适夷心苦。

这么想,楼适夷心里就无缠斗之意,拼得金刚玄甲再受一记重创,转身就跳下断崖,往远处掠去。

楼适夷绝意要逃,陈寻想追也难,归刀入鞘,转身问那少年:“你是哪族的?”

“我叫左千兰,是左棘部的……”瘦小细声说道。

听少年柔弱的嗓音,陈寻没想到竟是个女孩子,皮肤有些黑,一对眼珠子却是说不出的灵澈明亮,仿佛夜空之上的星辰。

看网友对 第六十章 少女千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