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三章 床下血印

第三章 床下血印

我有点儿糊涂了,再一次想起了阿贵昨天跟我们讲起的事情来——我们,是不是在莽山那个破庙里得罪了人,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要不然,我昨天瞧见阿贵的时候,怎么会感觉他跟那穿黑袍子的家伙,眼神一模一样?

王磊跟我,两人大眼瞪小眼,过了老半天,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不会吧,阿贵那个人迷信,说不定是在自我催眠呢?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看了他一眼,想要反驳,但是脑袋烧得一塌糊涂,实在是没有什么jīng神,昏昏沉沉,就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到了天黑,其间迷迷糊糊地被挂吊水之类的,都没有清醒过来,到了傍晚的时候,我被那个胖乎乎的护士给叫醒了过来,告诉我一天没吃饭了,好歹也得吃一点,问要不要帮我叫份外卖。

我点头,草草吃过了晚饭之后,浑身酸疼,不过睡了一天也待不住,勉强爬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就跑到了窗子边。

我先是看了一眼楼下的花坛,那儿已经被清理过了。

我瞧不见阿贵的遗体,只看见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血迹。

说到血迹,窗台这里也有一块,拇指大,我瞧了一眼,好像黑sè的血迹下面,覆盖着一种扭扭曲曲的图案,不知道是什么,看着就有些奇怪。

我看了一会儿,脑子里又浮现起了昨夜阿贵跳楼时,回头瞧我的那一眼。

我自己把自己吓得一阵哆嗦,越想越害怕,于是去护士站,找护士帮我换一间房,不然我就不住这里了,出院得了。

护士站几个小护士被昨天病人跳楼的事件给折腾得心情不好,我这么一闹,她们也没有什么好脾气,跟我解释了一大堆理由,就是不给我换房。

我在护士站跟她们吵了好久,最后搞得自己头晕脑胀,被人扶回了病房。

换不了房,我让人帮我检查了病房里的每一个灯,确保都是亮着的,而且还千叮咛万嘱咐,说一个灯都不要关,护士们被我折腾得没有办法,不得不答应我这个要求。

那些人走了之后,我又跟王磊讲,今天晚上,我们得值班,一个人上半夜,一个人下半夜,可千万不要出事。

王磊瞧我紧张兮兮的样子,被弄得没有办法,只有答应,说让我值上半夜。

我睡了一天,按理说应该很有jīng神,结果睁着眼睛,没多一会儿就又有些昏昏沉沉了,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头上一样。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浑身发冷,人顿时一阵激灵,坐起来一看,瞧见房间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又过了一会儿,我的眼睛有点儿适应黑暗了,突然发现,那窗子边,居然又站着了一个人。

我的心给吓得一下子就提了起来,睁眼瞧去,却见那人也回过了头来,朝着我惨然笑了一下。

这个人,是王磊。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王磊……

飞!

当王磊纵身从那窗台上跳下去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住了,不能说话,不能动弹,脑海里全部都是他临走前的那一双眼睛。

眼神里,有着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味道,好像是嘲笑,又好像是讥讽。

它像一支箭,刺入了我的内心之中。

疼!

过了好一会儿,我这才反应过来,一边疯狂地拍着床头的护士铃,一边歇斯底里地大声叫喊着:“来人啊,有人跳楼了!来人啊……”

我后来听人回忆,说我当时就好像疯了一样,整个人都从床上直挺挺地摔下来,一边扭动,一边口吐白沫。

事实上,我确实给吓到了。

一连两晚,我亲眼看到两个人,从这窗户上跳了下去,搁谁能受得了?

而且王磊在跳楼之前,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张了张嘴巴。

我事后仔细琢磨了一下,感觉好像是这一句“不要急,你反正也是要死的……”

我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而到了后来,我觉得天旋地也转,房间里面的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亮了起来,好多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在我身边转来转去,转得我脑仁儿发晕。

有人拍打我的脸,这些我都知道,但就是说不出话儿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渐渐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娇艳欲滴的美女,红唇欲吻,弄得人心痒痒的。

我下意识地想要噘嘴上去,结果听到女警察的声音传来:“病人好像醒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原来又是警察到了。

问询我的,依旧是那两个警察,依旧都板着一张脸,好像我欠他们钱一样,不过这个时候的我心里面却充满了一种怨恨,倒也不怕他们。

为什么?

我昨天的时候,就告诉过他们,这里面有古怪,结果都不当一回事儿,把阿贵的死往自杀那边靠,这样省事是省事了,可他有想过我们这些还活着的、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的人没?

屁民也有怒火,我不冷不热地把刚才的事情阐述完了之后,那老警察有些不满地对我说道:“你同事死了,你好像一点儿也不悲伤嘛……”

我牙齿一咬,瞪他一眼道:“他本来是可以不用死的,昨天我说要换病房的,要是换了,就没事了!”

老警察看了一眼身旁的女警,女警察点头说道:“他昨天是有要求医院换房,不过院方又没有空的病房,就没有准。”

老警察饶有兴趣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换病房呢?”

我跟他讲,说这病房yīn气森森的,搞得我很不舒服,我感觉有人要害我……

老警察问我理由,我就将之前跟阿贵、王磊几个人议论的事情讲了出来,女警察听到了,皱着眉头,撇嘴说“迷信”,反倒是态度一直不好的老警察脸sè变得凝重起来,问我有没有什么证据。

我摇头,说不知道,就是感觉。

断案子自然不能靠感觉,不过那个老警察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在病房里转了几圈,一会儿在卫生间鼓捣一下,一会儿又跑到窗台边打量,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到了最后,他居然蹲在地上,将头伸到王磊那病床下面去瞧。

我躺在床上,从我的角度看,他头探下去瞧的时候,身子明显地僵直了一下,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古怪的东西。

老警察叫女警察拿手机过来,用闪光灯拍了一张照片,两人看了一眼,脸sè都有些发白,女警问老警察这是谁搞上去的,老警察摇头不说,又过来瞧以前阿贵的病床。

他们又拍了一张照。

完了他们就来到了我的床前,老警察的头就往下面探。

两人的行为弄得我有点儿心慌,问到底怎么了,从床下爬起来的老警察摇了摇头,说没有。

完了他拿出手机来,给我看到:“在那两张床的背面,都有看到这么一个图案,你瞧一瞧,看看眼熟不?”

我瞪着眼睛瞧,看见那图案很不规则,有点儿像是小孩子胡乱的涂鸦,不过在中心处,却对称着一双黑点,很像是一对眼睛。

这图案鲜红鲜红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画上去的。

我摇头,说不知道,老警察也没有任何意外,吩咐女警察回局里面,去找人过来化验。

我瞧见两人有要走的意思,慌忙拉住那老警察的手,说别走啊,你们走了,我怎么办?

那老警察劝我,说小哥,别相信那些没缘没由的事情,一切结果,都得等我们调查结束之后才知道,再说了,你床底下,不是也没有那玩意儿么?

我哪里能被他忽悠,说等我床下有了,我就不在这里了,人都到停尸房去了。

老警察劝不动我,没办法,就让护士那边安排了一下,帮我换了一个病房——毕竟一个病房连死了两个人,而且都是不明不白跳楼死的,晦气得很,对病人的恢复也没有什么帮助。

经过协调,我换到了四楼的病房,其实我更想住一楼,不过再往下就是门诊了,调配不了。

我换过来的时候,在窗子边站了很久,琢磨着我要是从这里摔下去,不知道会不会死?

得出的结论是——要是下面有一个消防气垫,说不定我就会不死。

要不然,唉……

我是半夜三更换的房,到了第二天清早的时候,才发现同病房里的病友中,还有一个我们公司的人,是财务部的小张。

他是负责考勤审核的,跟我也算是点头之交,不过在这种情况下,难免同病相怜,问起我这几天的跳楼事件,他也吓得直哆嗦。

我问小张这几天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他摇头,说没有。

他这么说,我就稍微有点儿放心了。

白天中午的时候,公司又有人过来看我们,不过不是二老板,而是行政部的,稍微关心了一下,然后就没影了,接着就是公安局的,过来又挨个儿问了好久,又给我们检查了一下,便没有多讲。

到了傍晚的时候,小张她姐姐、姐夫过来给他送饭。

说起这事儿的时候,他姐夫就邹起了眉头来,说莫不是撞邪了?

看网友对 第三章 床下血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