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大荒蛮神最新章节列表>> 更俗新书 第六十二章 生擒

第六十二章 生擒

小说:大荒蛮神     作者:更俗    发布时间:2014年8月4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之前纵横粉丝值数据抽风,我从外地回来,还以为多出三位新盟主,激动得想连续加更三章庆祝。这次应该没有错吧,那就为新盟主国宝I熊猫兄弟的热情捧场,加更一章,感谢!!)

“难怪看你眼熟,”陈寻想起他古剑锋在黑岩峰汇合时,左棘部有人被他射了一箭,那人也是北山罕出的少年强者,问千兰,“你的族人呢,只有你一个活着走到这里?”

“鬼奚族有数百子弟,在白狼河沿线专门猎杀北山的部族子弟。我哥让我先逃,他们还在北面的山里,跟鬼奚族的子弟恶斗。求求你去救我哥……”千兰焦急的说道,眼眸里泪水欲涌,她决计不会独生,但她一人赶回去,也绝难能救族人性命,只巴眼眼前这人能施以援手。

“我又不是神仙,”陈寻冷冰冰的说道,“你身上有一枚试炼铁牌,还是先赶去沧澜,以后等修炼有成,再想着报仇血恨吧……”

他救千兰,也是看到千兰竟然也会大鹏秘拳,猜想她要么就拜在青木道人的门下,要么就有其他牵连关系,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而左棘部暗中觊觎他们的帐还没有算,陈寻怎么也不会好意再赶过去救人?

他独斗楼适夷就耗用珍贵无比的一枚九元养窍丹,压根就是赔本的买卖,要是叫楼适夷与上百鬼奚族人汇合,他再赶过去,不是送死是什么?

“你为什么又要救我?我身上的试炼铁牌,你真就不想要?”千兰咬牙问道

陈寻没想到千兰以为救她,是为她怀里那枚试炼铁牌,无语笑道:“我不抢北山部族子弟的试炼铁牌。”

箭囊射空,陈寻颇为惋惜的将箭囊解下来,跟铁胎巨弓一起埋到腐叶之下,减轻行装准备再上路。

“你是陈寻?”千兰咬牙问道。

陈寻惊悸回头,不知道千兰怎知他的名字,但转念想到一事,吓得背生冷汗,拉起千兰就往北面的山岭狂奔而去。

楼适夷与上百鬼奚族子弟沿路猎杀北山的部族子弟,千兰必然是从古剑锋或宗崖他们嘴里知道他的名字。

****************************

陈寻每踏一步,双足光华隐现,山石崩裂,虚空留下数道残影,下一刻在二三十米外落地,身形就又像炮弹射出,转瞬间人就在里许之外。

感应到前方密林里恶斗正烈,陈寻嫌千兰是个累赘,中途又将她丢下,拔出乌鞘长刀,踩踏巨树根茎,往前方极速掠去。

近两百人堵在一处峡谷里,恶斗不休。

两边都是嶙峋怪牙,近两百人在中间极窄的峡谷里,前扑后继,已经战至白热,断肢残骨与碎石断木到处横飞,是那样的残酷跟血腥,实叫人难以想象,堵在峡谷里残杀不休的都是仅有十五六岁的蛮族少年。

陈寻禁不住会想,自己十五六岁时,还仅是少不更事的中学生。

楼适夷就比陈寻早一线赶至战团,身化无尽剑芒,当即打破战局的平衡,将左丘、古剑锋组成的矛阵绞碎一片。

古风受剑气摧折,矛断臂折,身体也不堪一击的横飞出去,人在半空狂喷鲜血。

古剑锋、左丘见楼适夷竟在此时赶至,心想千兰多半已遭毒手,心中生出绝望,情知对方多楼适夷一人,战力倍增,他们四五十人这趟绝难幸存。

然而就在古风在石壁上撞得粉身碎骨之际,陈寻从天而降,在半空中伸手将古风的身体搂住,用肩背化去古风身上所承受的雄浑巨力,将他丢到阵后。

“陈寻!陈寻来救我们了!”

见阿寻竟赶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间,如天神降临,身受重创退到阵后的宗凌兴奋得大叫,撑手要站起来,却是一大口血直喷出来。

陈寻无暇去管宗凌的伤情,身藏刀芒之中,纵身上前,将古剑锋、左丘所组矛阵被打碎的一角补上,让打得吐血不止的宗崖退下去,他再度与剑芒极盛的楼适夷战到一处。

“你省些力气!”宗崖退出战团歇力,咽下一口聚元膏,又将药瓶塞给宗凌嘴里,让他炼化药力疗伤要紧。

陈寻见与古剑锋并肩而站的那少年,确是那日在黑岩峰窥探被他射了一箭的左棘部族人,不知道古剑锋、宗崖他们怎么会跟左棘部的人走到一起。

而除了左刺部的族人外,还有好多北山部族子弟,与古剑锋他们并肩则战。

他们四五十人都持弓矛,组成锥形阵列,以古剑锋及左棘部少年为首,在楼适夷赶来之前,堪堪挡住鬼奚部族人的进攻。

也不知道怎的,陈寻才与古剑锋分别数日,而此时的古剑锋手持重锋矛,战势凌厉之余,又有说不出的灵动。

看着古剑锋气力没有增涨多少,但出矛灵动,也知他这数日时间里,竟晋入换血七层。

陈寻暗道,也难怪古剑锋能与左棘部的那名少年能支撑这么久。

此处地形狭窄,鬼奚部虽然人数众多,但战力无法尽然铺开,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古剑锋、宗崖他们都还没有这个见识;选择在此地狙击鬼奚部的追兵,或许是左棘部那个少年的主意。

双方各有强援加入,战团一时间又难分难解起来。

楼适夷剑势极盛,而陈寻加入战团,凌厉刀势也无半点消弱。

刀气四溢,玄寒之气在阵前四益。

楼适夷修练的是玄冥阴劲,不受极寒玄气的影响,但他身边的族人却是难捱,气血僵滞,凌厉的攻势硬生生的给削弱几分,叫北山诸族少年抢回些优势来。

楼适夷暗暗心惊,刚才没有察觉,没想到眼前这小杂碎,刀势之中还藏有这样的玄妙,不知道他修练的是何种玄寒功法,竟比自己修炼的玄冥阴劲都要高深许多。

楼适夷却是不知道,陈寻刀势有此玄妙,实是他的玄寒灵体所致,要是真有修炼玄寒功法,威力更将倍增。

楼适夷年纪虽小,但心狠意坚,不为陈寻强势摧折,当下就催动剑芒,大力劈斩。

身在族人保护之下,楼适夷再不用留任何的余力,玄冥阴劲转动极速到极致,霜寒乌金剑摧动剑芒滋长数丈,无坚不摧,怒劈而来,势要横扫一切。

北山子弟有两人抢出,叫剑芒斩中,身躯顿时叫无坚不摧的剑芒劈成两半,血肉横飞。

陈寻所穿鳞甲,也叫剑芒余势劈裂,身边更有数人被气劲卷动横飞,未曾想数人竟不能抵御楼适夷的一招半式。

古剑锋、左丘都面露惊容,心生震颤,鬼奚部这小子看上去也只有十四五岁,竟然强横到这地步,这还要怎打下去?

陈寻心志弥坚,知道此战不是敌死就是他亡,怒喝道:

“给我重锋矛!护我左右!”

古剑锋当即将重锋矛交给陈寻右手,换过乌鞘长刀上前,与正缓劲歇气的楼适夷杀作一团,叫他一时间无法纠缠陈寻。

左丘见古剑锋如此信任陈寻,当下也不犹豫,抢杀过来,将陈寻护在身后。

陈寻接过重锋矛,魂海之上,九幽蛮魂隐现风雷,无穷尽的气血神华像暴风一般,从百骸狂卷而出……

未待陈寻释出蛮魂神华,楼适夷心魂就深深悸颤,就觉无比凶烈气焰像九幽寒狱的怒火喷薄而出。

九幽蛮魂!

鬼奚与乌蟒缠斗多年,楼适夷虽然才十四五岁,但从长辈人嘴里,早就知道九幽战矛的凶悍。

即使身穿金刚玄甲,一向小心谨慎的楼适夷还是闪身躲到一名族人之后,掏出丹药,咽入口中吞服,心想只要避过此式,他下一招,就将北山这最难缠的三人,尽数斩杀。

而下一刻,陈寻双手凝结莲形幽煞,手中重锋矛即以无比凌厉之势逆刺而来,即使身前是一头苍古巨龙,这一刺也势要将龙之逆鳞刺透。

楼适夷无法形容这一刺之威,极凶气息,直欲将他的魂海神火扑灭,又觉那支巨矛如捅薄纸的,就捅穿他身前族人的身体,竟没有一丝的滞碍,接着就刺中他的腹部。

楼适夷所穿金刚玄甲爆出一团耀眼无比的金光,却没有挡住逆鳞一刺的威势,金刚玄符瞬即破碎无形……

楼适夷直觉腹部一痛,低头看去,三尺寒刃竟有一半穿透他的身体,他竟然都没有想到,两重金刚玄甲,竟不能化解这一刺之威!

陈寻一击发出,气血一时间枯竭,无力跪坐在地。

他腹中还有没完全炼化的九元养窍丹,这时药力就像沸流一样,疯狂的滋补他枯寂的气血……

古剑锋、左丘没想到陈寻此招竟有如此威势,见鬼奚部族人疯狂攻来,想将被巨矛捅穿的楼适夷救走,当下也不犹豫,以最强杀招杀出,化身团团刀光矛影,将鬼奚部族人狙击战团之外。

十数息时间瞬息即过,陈寻恢复气力,有如天神一般站起来,将重锋矛从楼适夷身上抽出,将三尺寒刃压在楼适夷比麦秸杆还柔弱的脖子上,喝道:“你们要不要看楼适夷身首异处?”

陈寻施展如此灭绝天地的大招,竟然在短短十数息的时间恢复过来,鬼奚部子弟一律惊呆!

更不要说身受重伤的楼适夷还在别人手里,当下鬼奚部子弟往后收缩,退到一处断崖之下,不再攻来。

陈寻也不心软,重锋矛连划数下,当即就将楼适夷的手筋、脚筋割断,叫他绝无挣扎的余地,然后才将他怀里所藏的丹药取出,都丢给古剑锋,让他救治己方受伤之人。

宗崖走过来,恶狠狠的将一口血痰吐楼适夷的脸上,问陈寻:“为什么不杀了他?”

“杀了他能有什么价值?”陈寻问道,“南溪呢?”

“我在这里。”南溪叫宗凌抱着走过来,他的手脚尽折,倒支撑住没有断气。

“我是左丘,他日有什么差遣,陈寻兄,敬请吩咐。”左丘已知被楼适夷追杀的左千兰,是眼前陈寻所救。

“我们还有账要算。”陈寻嘿嘿一笑,不理会左丘,先看南溪的伤势,见他双手骨骸尽碎,生命却是无碍,就取出一瓶聚元膏,让他服食炼化药力。

左丘心头发窘,知道陈寻是说当时他暗中觊觎乌蟒、黑山部一事。

喜欢《大荒蛮神》吗?喜欢更俗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二章 生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