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617章 雏凤之鸣清而已-择天记

第617章 雏凤之鸣清而已-择天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可能很久,可能很短,陈长生醒过神来,逃也似的向着远处掠去。

  小黑龙看着消失在夜sè里的他的背影,眉眼间流露出一抹煞意,尤其是竖瞳里的情绪变得异常寒冷。

  王之策留在石壁上的禁制,让她无法回复真正的境界实力,但如果她愿意,依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把陈长生抓回来一口吃掉,不然她怎么可能成为皇宫里所有人不敢提及的所谓“忌讳”。

  但她没有这样做,竖瞳里的怒意渐渐消散,剩下的只是孤单委屈和倔强。

  她很清楚,陈长生之所以要逃,并不是真地怕被自己吃掉,而是要逃避别的一些东西。

  没有小黑龙的帮助,陈长生没有办法通过那面池塘回到地面,他选择的道路是当初第一次误入地底时的路线。当他推开那扇沉重的石门,回到那座已经很久不见的冷宫后,望向远处的未央宫,难免生出了一些感慨。

  当初莫雨动用两心通的神通,借用皇宫里的阵法,把他从未央宫困入这里时,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真的有勇气进入地底去直面传说中的“忌讳”,从而觅到了一线生机,同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忌讳”是个表面暴烈冷酷、实际上却有些天真懵懂的龙族小姑娘,而他居然和这个小姑娘之间有了如此多的联系与故事。黑し岩し阁最新章节已上传

  站在黑龙潭畔的秋树里,看着这座著名的桐宫阵,他若有所思。他通读道藏,对阵法也颇有研究,虽然及不上徐有容和苟寒食的水准,放在世间修道者里也算得上是佼佼者,所以当初被困在这里时才能发现这座阵法的生门在寒潭深处。

  为了解除王之策布下的禁制,他准备了很长时间,加上徐有容的帮助,他相信最多只需要十年时间,那两道铁链便会逐渐被侵蚀失效,小黑龙能够重获自然,如果她同时修行他留在地底的那本光yīn卷抄本,时间甚至还能再缩短一些。

  只是,那个时候他应该已经不在了。

  千载岁月,白云悠悠,物是人非,亭亭如盖,便是如此。

  可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下的人或事。

  南溪斋有件神器与这座冷宫里的著名阵法名字相同,都叫做桐宫。

  桐宫在她的手里。

  她这时候应该正在皇宫里,距离自己没有多远。

  陈长生绕过潭边,顺着一条石道走出桐宫的后门,来到一片树林中,望向远方那片宫殿群。

  他不喜欢孤单地死去,但他不想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被她看见。

  他准备稍后去周园,那里没有人,没有人能进。

  在这之前他还要做一些事情。

  树林前方响起一阵细细索索的声音,正在变黄但青意犹盛的树叶落下来数片。

  黑羊从树林里走了出来,看着陈长生微微歪头,似乎有些疑惑,为什么今天你会出现在这里而不是在池塘边。

  陈长生对黑羊长揖及地,很认真地行了一个大礼,说道:“多谢你这两年的照顾。”

  黑羊回首,望向远处宫殿群里的某一处。

  陈长生明白它的意思,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去那里。”

  黑羊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他,幽暗的眼眸仿佛最深的夜sè。

  “我这辈子都活的认真,或者说很死板,因为希望这样能够多活几年,现在确认没办法多活几年,仔细想来,最大的遗憾却是自己从来没有放肆地活过,我修的是顺心意,其实又哪里真的顺过心意呢?”

  自从确认自己的死期后,陈长生没有向任何人流露过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时候却向这只黑羊表明了心意。

  “所以在死之前,我决定去做一件自己很想做的事情,如果能够成功,我想自己应该会很高兴。”

  ……

  ……

  杀东杀西杀东西,原来不过是一个杀字。

  把所有反对您的人全部杀光,那么自然就没有反对您的人了,把敢于违逆您意志的天地杀伐颠倒,这天地自然也要臣服于您的意志之下,只是如果天地人尽皆顺服之后呢?天地之外又该如何?人心又如何?

  听完圣后娘娘的话后,徐有容安静了很长时间。

  这是娘娘的霸气宣告,也是娘娘对她——这个唯一的继承者的教诲。

  她需要思考一下,同时,她也在默默地进行着推演计算。

  当初她对陈长生说自己要进皇宫去找娘娘求情的时候,陈长生便说过这没有任何意义。

  现在看着圣后娘娘的冷漠态度,似乎真是如此。

  其实这是谁事先都应该能想到的结果。

  但她还是来了皇宫。

  为了尽人事听天命?只是希望能够替陈长生乞求到十数日安静的遗世时光?

  不,她是道门中人,却自有锋芒,不修无为。

  从离开寒山到昨天夜里,她一直在推演计算,纤细的指尖没有离开过命星盘。

  她试图看到天道,想要拔开命运的迷雾,看到真正的前路,但无数次推演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要让陈长生从命运的困局里摆脱出来,唯一的那抹近乎虚无缥缈的命运细线,另一头都是连在娘娘的身上。

  按常理来看,陈长生受到的天道之罚,本就是娘娘当初献祭星空时的誓言在生效,最想他死的人也是娘娘,那么想要解开那根命运的线条,当然应该要着落在娘娘身上。

  但她知道命运隐隐显现出来的意思并非如此。

  看山是山,不是山,还是山……山终究都是山,意味却不同。

  所以她才会离开国教学院来到皇宫。

  她坚信此行一定会带出一些变化,然而,从白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变化却始终没有发生。

  瓷杯依然在指尖转动着,从白天到黑夜仿佛没有停过,就像溪上的水车,就像时间本身。

  “推演之术,最终便是穷其变,然而天道不可言不可数,如何能算?”

  圣后忽然把瓷杯搁到了桌上,看了她一眼,这一眼仿佛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已经看穿。

  徐有容沉默了会儿,应道:“虽不能真实触及,但总能接近一些。”

  圣后说道:“你现在连人心都还算不清楚,又谈何接近天道?”

  徐有容的脸sè变得有些苍白,因为她隐隐感觉到,自己等待的变化已经发生了,然而……那变化却不是自己想要的。

  “你在国教学院布下剑阵,再请离宫派人相助,然后你来皇宫见我,以为这样就能把他隔绝在世界之外,把我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然后等着天道自然运转,试图觅到一丝变化,然而你算来算去,却算漏了一件事情。”

  圣后看着她平静说道:“你忘记了他自己也在算。”

  徐有容知道自己错了。

  如果陈长生自己离开国教学院怎么办?她不在场,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他的离去。

  娘娘召她进宫,就是要给陈长生创造这样的机会。

  换句话说,当她在试图替陈长生选择一条可能的出路时,娘娘早就已经清楚陈长生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娘娘,你这么了解他,就因为你们是母子吗?”徐有容看着她,声音变得有些清冷。

  圣后说道:“到这时候还没有忘记时刻提起此事试图动我心弦一瞬,你这孩子倒也执着。”

  徐有容美丽的脸上显现出倔强的神情,说道:“但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当然不是事实。”圣后的声音仿佛金玉一般沉着:“我了解他,只是因为我了解过他。”

  她站起身来,再一次走到窗畔,向宫殿外的远处望去。

  暮时的晚云已经变成了满天繁星,她的声音也比白天的时候更加淡漠,甚至显得有些寒冷。

  “凡夫俗子眼中,所谓圣人能知万物,却不知,越过那道门槛之后,依然还在红尘之中,圣人之所以不会犯错,是因为圣人不能犯错,一旦有错,便会红尘覆身,再难解脱。”

  这些字句伴着清冷的声音,落在了徐有容的耳中以及心上。

  “天道、命运这种东西,我未曾畏惧过。它把你我当作牛马,我便把它当作牛马,拿缰绳套着,拿重犁挂着,用它开疆辟土,用它风调雨顺,然而现在想来,我对天道命运有利用之心,便是承认它有用,承认它有超过我自身能力的强大之处。而这便是我当年犯下的最大错误,一朝如此论断,神魂之间便有尘埃,再也无法洗去。”

  圣后转过身来,看着徐有容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论及天道的缘故,她的神情很肃穆,完美的容颜里多了很多神圣的意味。

  徐有容很清楚这也是教诲,而且大概是除了自己之外,再也没有人听过的真义。

  自童年到现在,这样的场面发生过很多次,她早已习惯,此时却不然。

  因为娘娘说的是至玄至高至妙的天道,谈的是对天道极为不恭的内容。

  而且她隐约明白娘娘为何要对自己说这些。

  “将来总有一天,你会变得像我一样强大,我希望你能更强大,所以我不会允许你犯下和我相同的错误。”

  圣后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若天道在前,当斩杀之,若情丝在前,更应斩去。”

  徐有容听着最后这句话,证明了自己的猜想,身体微寒。

  “你是我的继承者。”

  圣后走到她的身前,居高临下看着她,平静说道:“任何会坏你大道之人之事,我都会斩杀之。”

  徐有容脸sè变得更加苍白,往常明亮无比的眼眸里多了一抹黯然的意味。

  “秋山我很喜欢,但你不接受他,这我很喜欢。”

  “你喜欢陈长生,虽然他有很多值得喜欢的地方,但我还是不喜欢。”

  “你的生命,不应该浪费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

  “所以你越在意陈长生,我越要杀他。”

  徐有容沉默了很长时间。

  她的脸变得越来越白,直到最后仿佛雪一般,再看不到任何别的颜sè。

  她的眼睛却逐渐回复了明亮,仿佛雾霭过后、重新迎来晨光的山林。

  然后,雪原里仿佛生出了一株腊梅,多了一抹红sè,渐渐梅丛盛开,她的脸变得越来越红。

  嗡的一声响,大殿里狂风呼啸,两道十余丈的洁白双翼在她身后展开!

  她飞到了空中,散发出极为炽烈的光线,还有一道神圣而强大的气息。

  她燃烧着体内的天凤真血,把境界提到了最巅峰的状态,甚至可以说是超越了本身能够承受的范围上限。

  她是国教圣女,代表着圣洁与光明,挟着无数星空赐予的神圣力量。

  她现在还只是通幽巅峰境界,当然没有真的进入神圣领域,但这种状态下的她,已经有了些许神圣领域的特征与意味,与逍遥榜前列的高手都有一战之力,甚至八方风雨这等级数的强者想要完全镇压住她,也需要些时间和手段。

  她没有想过能够威胁到圣后娘娘,只想争取一些时间,来破掉这个不知道是天道还是人心织成的局。

  哪怕只能绽放一点光明,若能照亮大周皇宫,或者也能照亮京都,让离宫看见。

  然而就在下一刻,宫殿里的风便停止了。

  那些四散的圣洁光线消失无踪。

  她身后那对洁白的羽翼无力地垂落了下来。

  一只手扼住了她的咽喉。

  那是圣后娘娘的手。

  那只手看上去很秀气,这时候却显得无比可怕。

  圣后的身形并不如何高大,伸出手臂,却把徐有容举在了空中。

  一道百余丈的黑sè羽翼在她的身后展开,破开了阔大的宫殿两侧,在夜sè下缓缓地起伏。

  这画面显得异常妖异,却又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看网友对 第617章 雏凤之鸣清而已-择天记 的精彩评论

8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5年09月02日

    我是彻底看不懂这个圣后了,她到底追求的是啥?什么都斩断,那是修道?可修道又何必当皇帝,当这么久,不愿退位,一直停留在一地,不去别的大陆、各种奇地探寻机遇,不和各种高人交流,如何进步?既然她不愿屈服于天道,难道不知道这么压迫徐有容,就相当于是徐有容的天道,徐有容永远不会屈服于她的思想正如她不屈服于天道,即使陈长生死了,也不会改变。那这样徐有容永远不会成为她所希望的那个样子。实在不明白。

  2.  板凳# 匿名 : 2015年09月02日

    秃驴和宇宙去哪了

  3.  地板# : 2015年09月02日

    有容长生一起死也是件很美的事

  4.  4楼# 哈哈 : 2015年09月02日

    为了游戏需要,娘娘还是要当反派,大boss

  5.  5楼# 匿名 : 2015年09月02日

    这章写得不错……

  6.  6楼# toucHero : 2015年09月02日

    陈长生去天书挑战神将,然后遇到了师傅……

  7.  7楼# 任性的猫大 : 2015年09月02日

    师傅要出场了吧

  8.  8楼# 匿名 : 2015年09月03日

    武断的说,娘娘不会是大反派,择天记的择,可不只是选择,还有武则天的则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