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四章 去东莞

第十四章 去东莞

一只黑猫!

这只黑猫窝在一个酒气熏熏的女孩怀里,瞳孔凝聚,嘴巴张得大大,冲着我“喵”了一声,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浑身的毫毛都竖起来了一般。

这个女孩子身边有四五个同伴,有男有女,都是喝得酒气熏熏的,瞧见我一个人缩在电梯里,都忍不住哈哈大笑,无论男女,都露出了鄙视的神态来,仿佛在看什么笑话一般。

按道理说被人鄙视,是一件很难以释怀的事情,然而瞧见这些一眼就知道是学生的男女,我整个人却放松了下来。

这些是活人,活生生的人!

走了!

那脏东西应该走了,我没有管这些人诧异的目光,踉跄地走出电梯来,一看楼层,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楼这儿,不远处的出口那儿,我能够瞧见二十四小时的门岗。

我如释重负,像傻子一样哈哈大笑。

黑猫眯眼瞧着我,然后懒洋洋地伸出爪子来,用粉嫩的舌头舔了舔。

它似乎对我十分厌恶。

黑猫辟邪,这说法古已有之,难道我之所以能够摆脱困局,是因为正好碰到这黑猫?

我没有再理会这些学生,而是快步朝着门岗那边走去。

我在这儿住了两年多,门岗亭的几个保安我都挺熟,瞧见我光着胳膊跑过来,都笑着问我什么情况,我没有敢跟他们讲,找水龙头把手给洗干净了之后,问人借了一根烟,抽到了一半,决定打个电话求助。

电话是打给林警官的。

尽管知道这个点对方估计在休息,不过时值如今,唯一能够帮助我的人,估计也就只有林警官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林警官睡得迷迷糊糊,不过听到我的讲述,她让我在原地等着,她半个小时之后就会赶到。

挂了电话,一个熟悉的保安大哥过来,扔了一件旧大衣给我,让我包着,注意一下形象。

我又跟他要了一支烟,毫无风范地蹲坐在台阶上,一边抽,一边思考着。

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我的头脑一直都处于一片空白之中,等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我开始思考起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之前在医院发生的事情,罗平解释是因为马全蛋身上被人画了受灵纹,被控制了。

后来马全蛋被罗平破去了禁制之后,背后捣鬼的那人被吓走了,一切仿佛都恢复了平静,没想到一个多月过去了,同样的事情又发生在了我的身边,这事儿,到底是之前的那个人在捣鬼,还是另有原因呢?

我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反而弄得自己脑仁儿发疼。

过了没多久,配套楼前面来了一辆车,车灯照在我的身上,弄得我眼睛疼,我眯眼瞧了过去,是一连蓝sè的宝马mini,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从车上走了一个长腿美女,径直朝着我走了过来。

那人走到跟前,我才发现是林警官。

她穿着宽松的白sè体恤,短牛仔裤,露出两条白晃晃的大长腿,长发蓬松,显然也是刚刚睡醒就过来的。

我从台阶上站了起来,而那几个保安哥们瞧见这大长腿美女是过来找我的,忍不住朝着我吹口哨,起哄调侃,我有点儿担心林警官会生气,没想到她完全没有理会,而是走到我跟前,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我如实地把事情重复了一遍,听到我的讲述,林警官眉头一扬,对我说道:“走,上去看看。”

我刚刚从虎穴逃出来,哪里敢再回去,一个劲儿的摇头,结果林警官手一挥,颇有气势地说道:“王明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怎么说那小黄也是你室友,你就没有一点儿责任心?”

好吧,明明知道这是激将法,不过我还是上了她的套,硬着头皮点头答应。

不过林警官倒也不是有勇无谋之辈,拿出了工作证,让门岗亭派了两个保安,陪着我们一同回到了十一楼。

来到房门前,我推了一把,发现里面是反锁着的,我出门的时候惊慌得很,根本就没有带钥匙,回头看了林警官一眼,她把我推开,然后开始敲门。

过了一会儿,里面有人应了一声,紧接着灯亮了,小黄开门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不过和之前那一副僵硬的脸孔不同的是,小黄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他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抱怨,不过当瞧见外面这么多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一脸迷惑地问我道:“老王,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门开之前,我们都在全神戒备,而瞧见小黄这副模样,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林警官带着人进了宿舍,简单检查了一番。

无论是她,还是我,都没有什么发现。

小黄身上并无污垢,仔细闻,也只有沐浴露的香味,而我的床上,被子折得整整齐齐,好像根本没有人在这里睡过一样。

两个陪同过来的保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而林警官看我的时候,也是一脸疑惑。

至于小黄,半夜被人扰醒的他自然是满肚子的火气,不过在这个陌生的长腿美女面前,他还是能够保持一点儿男士的风度,但看向我的眼神,却多少有些不善。

每个人,都把我当成了说谎jīng,而看到面前的这些,我自己都觉得刚才发生的都不过是幻觉。

只是,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真实的幻觉么?

我的目光巡视,最后落在了门后角落一件揉成一团的t恤,那是我之前仓惶之前脱下来的,我走过去,俯身捡了起来,闻到上面有一股腥臭味。

旁边的小黄瞧见,忍不住抱怨:“老王,你这人也太不讲卫生了,穿过的衣服随便扔……”

事情好像结束了,两个保安笑嘻嘻地跟我们告别离开,而我换了一件衣服出门,找到准备离开的林警官,一脸严肃地问道:“林警官,你觉得我刚才的话,是在说谎么?”

她看了一眼我那亮着灯的宿舍,没有回答,而是问我要不要找个地方喝杯咖啡?

我实在是不敢再跟小黄待在同一个屋檐下了,忙不迭地答应,于是林警官开着车,带我来到了附近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厅里,两人各点了一杯浓浓的咖啡,坐在角落里,林警官这才认真地看着我说:“我相信你。”

说真的,她讲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在一瞬间就落了下来。

被人冤枉和不理解的时候是最让人难过的,而林警官的理解,让我实在是有些激动,问她为什么会选择相信我?

她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红绳挂着的玉佩,对我说道:“这是一个玉符,别人送的。那人跟我讲,说只要遇到yīn气浓郁的情况下,它就会发热,刚才在你宿舍的时候,这东西烫得吓人……”

我看了那玉符一眼,碧绿碧绿的,上面雕着一只独眼貔貅,方方正正,古朴而亮泽。

尽管林警官没有讲,但我却知道,这一定是罗平送的。

林警官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又说道:“你知道么,这块玉符,现在也很烫。”

什么意思?

林警官说这玉符在遇到yīn气浓郁的情况下会发热,刚才在我宿舍的时候,有中邪的小黄在,它发热正常,而这个时候发热,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我左右打量了一下,最后发现林警官一直在盯着我。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脸sè难看地说道:“你不会是怀疑我也中邪了吧?”

林警官摇头说道:“中邪倒未必,不过你应该跟马全蛋一样,可能是被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所以才会这么倒霉——我刚才听你的讲述,觉得你还是挺幸运的,倘若是没有那只黑猫在,估计你得活活吓死在那电梯里面了……”

我想起之前在电梯里面的事情,不由得心寒胆战,有一种不敢回首的感觉。

是的,倘若没有那黑猫,我估计就在电梯里吓破了胆,恐惧而死。

马全蛋出院之后,就一直没有上班,据说是被二老板送到香港,估计是找人平事去了,而像我这种无权无势的人,哪里请得起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师?

林警官瞧了我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这样吧,我打电话给罗平,问问他能不能帮你再看一下。”

说完她拨通电话。

由于隔着桌子的距离,我听不到电话那头在说什么,但两人似乎谈得不太愉快,林警官谈完我的情况之后,没一会儿,脸sè就变了,端起咖啡杯,咕嘟喝了一大口,胸口有些起伏不平,脸上yīn晴不定,显然有些生气。

然而过了一会儿之后,林警官突然深深地望了我一眼,在我略显紧张的目光注视下,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对电话那头说道:“好,你刚才说的条件,我答应你。”

说完,她就挂掉了电话,起身朝我说:“走,我们去东莞。”

我心底不禁过意不去,犹豫地看着她,说罗平是不是对你提出过分的条件了?要是这样的话,我宁愿不去。

林警官杏眼一瞪,没好气地朝我吼了句:“不去?那你准备今天晚上等死?”

她一句话,噎的我哑口无言。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 去东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