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六十四章 见者有份

第六十四章 见者有份

“什么,北山这些小杂碎要我们手里所有的试炼铁牌,要我们护送他们进沧澜城,还要十件符器!”

鬼奚部族主楼钧怒不可遏,满脸红髯就像一团火,气得就要烧起来,握着腰间的巨剑,恨不得将眼前的天地斩裂,以泄心头之恨。

苏青峰微微眯起眼睛,问葛异:“这些条件确是陈寻他们所提?”

“属下绝不敢有半句隐瞒。”葛异说道。

苏青峰也就问了这么一句,不再多说什么。

楼离眼眸里阴火暗燃,问葛异道:“适夷与陈寻相遇时,身上就有三枚试炼铁牌,要是我们交出三枚试炼铁牌,他也不会知道喽?”

“陈寻只说鬼奚部子弟不能经宿武尉府推荐进沧澜学宫,鬼奚部手里到底有多少块试炼铁牌,我不知道他清不清楚……”葛异说道。

楼离长叹一声,跟族主楼钧说道:“沧澜学宫定下的试炼规则,我们一定要遵守,而适夷不能不救——我们交出三枚试炼铁牌,再凑十件符器给他们,想来他们也不敢违誓!”

苏青峰知道鬼奚部手里有六枚试炼铁牌,虽然鬼奚部答应陈寻的条件,就不能再有子弟占有宿武尉府的推荐名额,但多出的三枚试炼铁牌,价值不在符器之下,他们完全可以用来跟其他部族换三件符器,减少损失。

不过,苏青峰亲自出面,主要也是保证鬼奚部不破坏规则,震慑楼钧、楼离等鬼奚部的还胎境强者,不敢贸易对试炼子弟出手,对其他自然也是假装不见。

这次鬼奚部可以说连裤衩子都输掉了,想要减少些损失,也在情理之中。

**********************

楼适夷身上的丹药,都用去救治伤者;叫陈寻暗叫可惜的,楼适夷被他一矛击中时,他所持的那把符剑被震飞,落入鬼奚族人阵中,没有夺过来。

不过,除了那件已经破损的金刚玄甲外,楼适夷随身皮囊里还有好几张符纸。

这种一次性使用的玄符,价值远远不如可以持续使用的符器,但对陈寻这些没有见识过世面的土豹子来说,都是价值千金的异宝,陈寻自然也是毫不犹豫的都拿了过来。

楼适夷除了外面穿的金刚玄甲最为珍贵外,里面还穿了一件能抵寻常兵刃的柔软内甲。

这种内甲没有刻印玄符,陈寻自然不稀罕,但古剑锋他们不会嫌弃。

忍住心中的仇恨,没有将楼适夷千刀万刮,就已经是极度克制的,绝对不会怜惜将楼适夷扒个精光,绑起来扔雪堆上。

到夜深时,葛异再度与两名沧澜武士骑跨鳞马赶来。

十件符器一件不少。

四件金刚玄甲、三把玄符刀剑,三枚九元养窍丹。

陈寻见一枚九元养窍丹,竟然抵得上一件符器,心里差点吐血。

这一次恶战,包括之前宗崖给古剑锋服食的那枚九元养窍丹,他们先后就消耗了三枚九元养窍丹,消耗可谓惨烈。

“九元养窍丹,真的能抵一件符器?”陈寻有些不相信的问葛异。

见陈寻竟然怀疑九元养窍丹的价值,葛异哭笑不得:

“对鬼奚这些强族来说,少年子弟开悟蛮魂容易,但想在十六岁之前,就突破六层巅峰的桎梏,晋入上阶蛮武,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九元养窍丹有培元养灵之效,能助六层蛮武滋生灵识,落在寻常人手里,确是不值多少,但在大族手里,实要比寻常符器还珍贵。要不是我们手里没有多余的符器,不然我们就会跟你们这三枚九元养窍丹……”

陈寻心想也是,十六岁就突破蛮武六层,晋入上阶蛮武,这样的优秀子弟修炼潜力会有多大,对鬼奚这些大族来说,价值会有多大,还真是不比普通的一件符器稍差。

苏棠在离开湖泽荒原之前,用大孤峰采集的兽心血、雪猿肝胆等奇珍,与其他灵草合药,总共炼制了三十枚九元养窍丹。

陈寻是土豹子捡到金砖,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么多的九元养窍丹,是何等的珍贵;而且他在晋入中阶蛮武时,蛮魂就已经滋生灵识,也没有认识滋生灵识实是寻常蛮武晋入上阶最难过的一道关卡,故而他一直都轻视了九元养窍丹的真正价值。

陈寻心里想,要将葛异知道他在此之前,已经将七八枚九元养窍丹,当成普通灵药服食用于修炼,会不会气疯掉?

陈寻先将三枚试炼铁牌拿在手里,指着地上的刀兵,跟古剑锋、左丘说道:“你们来先挑两样……”

“啊……”古剑锋、左丘都是一怔,没想到还能有他们的份,很是意外,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楼适夷是陈寻击败,也是陈寻擒住楼适夷,他们才避免全军覆灭之危,从鬼奚部敲诈的这些宝物,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都应归陈寻所有。

“峡谷一战,哪族伤亡最重,也可以从中取走一件符器作补偿。”陈寻说道。

陈寻知道他势单力微,而乌蟒才千余族众,今天要是吃独食了,他日必会遭到鬼奚部的严厉报复。

要对抗鬼奚,北山诸部族就得抱团。

陈寻又将宗崖、南溪、宗凌叫到一旁商议:“我们又得三枚试炼铁牌,但我想让出一枚给古剑锋,你们觉得可好……”

陈寻现在手里是有四枚试炼铁牌,刚好够他、宗崖、宗凌、南溪一人一枚都进沧澜学府,但陈寻希望能让一枚试炼铁牌给黑山部,自有他的考虑。

与古剑锋出生入死,彼此也能信任;更重要的,天马湖寨城与黑山部毗邻,要让黑山部看不到一点胜算,就有可能彻底的倒向鬼奚部——这不是古剑锋个人能决定。

要想黑山部彻底的跟乌蟒联手,对抗鬼奚部,最好的方式,就是将获得鬼奚部的三枚试炼铁牌,分一枚黑山部。

有福同享,有难谁都不要逃过去。

宗凌、南溪还有些不明白陈寻的用意,但宗崖心里透亮,说道:“该。我左手残断,就算进沧澜学宫,也难有什么成就。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阿凌、阿溪能安然走进沧澜城中。这事过后,我还要回乌蟒去,阿公、阿叔、跟南獠叔他们三人撑着寨子,太辛苦了……”

陈寻点点头,走回到古剑锋身边,暗里将一枚试炼铁牌塞他手里。

“这……”古剑锋愣怔在那里,数千子弟在荒原血腥搏杀,就是争一枚试炼铁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会将一枚试炼铁牌塞他手里,两眼泪花欲涌,哽咽说道,“这怎么成?”

陈寻嘿嘿一笑,没有说什么,就抽回手来。

两个男人手握在一起,他还真不习惯。

************************

别人不知道什么,但左丘能感应到陈寻塞到古剑锋手里的东西是试炼铁牌,也是愣怔了半晌无语。

左棘部保住己有的一枚试炼铁牌,已是饶幸,自然不会有更多的贪心。

左丘也是要优先保证千兰能进沧澜学宫,但没有想到陈寻会将一枚能掀起无数腥风血雨的试炼铁牌送给古剑锋。

葛异也能知道陈寻将一枚试炼铁牌,暗中给了黑山部的古剑锋,暗暗心惊,实在不知道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十三爷知道。

倘若告诉十三爷知道,十三爷必对此子有所猜忌;要是瞒着不说,也有违他当初所立的誓言。

葛异心里矛盾,但见左右同僚眼露精光,知道他们也有感应,心里轻轻一叹,他不能将此间细节瞒过不说。

陈寻不管葛异心里在想什么,就见左丘愣在那里,笑着问道:“左棘部先挑东西,你选好了没有?”

左丘回过神来,诚心说道:“此战,我们能幸免于难,就谢天谢地,不敢再有贪心。”

左丘这么客气,而其他人都盯着岩地上一件符器暗吞口水,却不动弹,陈寻心里一笑,蹲下来细看这些刀兵。

这些符甲符剑,非要到蛮武六层巅峰,蛮魂修炼到滋生出一点灵识,才能使用。

陈寻不想给宗崖、宗凌、南溪三人留一两样,那样会害他们成为众矢之的;也不想都送回乌蟒去,那显得乌蟒太贪心。

北山诸部族应该绑到一棵树上对搞鬼奚强族,就得同享其成。

陈寻他自己要一件金刚玄甲护身;三把乌金炼制的刀剑,他都试了试,一把玄符乌金刀,入手就感有霜寒之意透漏,刀身玄符秘奥,刀柄处还刻有“寒霜”两字古篆。

这把寒霜刀正合他用,陈寻就拿在手里,又捡起一只装九元养窍丹的黑楠木盒子,站起来跟左丘、古剑锋说道:

“大家走到此地,都不容易,刚才一战,谁出力多,谁出力少,你们两人手里最清楚——我就取这三样东西,其他的你们俩决定分配,不要寒了大家的心……”

陈寻将金刚玄甲穿身上,将霜寒刀挂在腰间,就看着古剑锋、左丘两人将其他五件符器跟两枚九元养窍丹分下去。

左丘、古剑锋也能明白,这次是彻底得罪鬼奚部了,北山各部族更要抱成一团。虽说站在这里参加试炼的,多为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年纪最大不过十八岁,但都不可否认都是各部族年轻一代的绝对核心。

古剑锋最终也是代表黑山取一件金刚玄甲,心想他阿爸要是穿上金刚玄甲,实力必能增加一倍上。

而左丘为左千兰取了一枚九元养窍丹,心知左千兰就算顺利进入沧澜学宫,想要得这么一枚灵丹,也是极难,而左千兰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突破巫蛮七层,都决定着她将来的修炼潜力。

除了他们之外,最终抱团走到这里,还有五家部族的子弟,各家都分得一样符器或九元养窍丹。

其他五家手里,都没有试炼铁牌,这次也就没有人能有办法进沧澜学宫,但能活下来,还能得到一样符器,带回族中也绝对是镇族之宝。

当下大家都绝无二心跟异志,信誓旦旦要抱成一团,前往沧澜城。

见陈寻将试炼铁牌以及十件符器都分下去,葛异又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交给陈寻,说道:“照着约定,你们不能再伤害楼适夷。这枚丹药主要用来保元护命,鬼奚部希望你们能尽快让楼适夷服下……”

离最后截期还有三日,陈寻要是慢悠悠的拖上三日再到沧澜将楼适夷交出去,这么重的伤势必然会影响楼适夷以后的修炼潜力。

说实话,陈寻也怕鬼奚部反悔。

不要说鬼奚部天蛮级别的强者,就是堵在山下的数百名鬼奚部试炼子弟一哄而上,也绝非他们能敌,当下能相安无事,顺顺利利的进入沧澜城最好。

“鬼奚部要是不放心,可以让葛爷跟在我们后面监视啊……”陈寻笑道。

葛异笑了笑,知道陈寻打什么如意算盘。

他们真要现身跟着陈寻等人身后,其他部族子弟自然不会再过来抢试炼铁牌。

不过,情形到这地步,他们现不现身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要说鬼奚部数百试炼子弟会全力保护他们,以换取楼适夷的周全,而陈寻他们四五十人抱成一团不说,又新得了十件符器,实力爆涨,其他部族子弟只会躲着他们走。

谁没事来找他们晦气,那简直就是送钱菜上门。

看网友对 第六十四章 见者有份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