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大荒蛮神最新章节列表>> 更俗新书 第六十五章 沧澜

第六十五章 沧澜

小说:大荒蛮神     作者:更俗    发布时间:2014年8月6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沧澜学宫规定试炼路线百里范围内,禁止部族蛮武进入,但在这区域之外,各大强族无不派出人手盯着试炼区域。

无论是消息传递,还是丹药、兵甲补给,甚至暗中调遣子弟进行更有力的猎杀、狙击,这些强族都无所不用其极,绞尽脑汁去钻规则的空子。

苏氏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蛮荒弱肉强食,各部族愿意将这么多的资源堆上来,为抢一枚试炼铁牌,血腥相残,苏氏做梦笑都来不及。

也由于这些因素,鬼奚部最为看重、十二岁就突破蛮武六层巅峰,最有希望在二十岁之前晋入还胎境的子弟楼适夷,竟然折戟名不经传的蟒牙岭北山部族子弟之手的消息,一时间也在沧澜荒原传得沸沸扬扬。

十件符器,换作任何一家强族想想都会肉痛得三两。

鬼奚部竟然舍得花这么大的代价,去换一名子弟的安全,这名子弟将来的修炼潜力到底会有多大,也就可见一斑了。

然而,诸部族更好奇的,鬼奚部寄望厚望的子弟,到底折在谁人之手?

这名北山部族子弟天资到底强到何等的程度,能不能折桂这一次的新人王,也叫诸部族满心期待。

至于去抢试炼铁牌、去抢玄兵宝甲,各部族都知道希望渺茫。

除非晋入还胎境的天蛮强者出手,不然仅靠参加试炼的子弟,真不知道要伤亡多少,才能抢到试炼铁牌、玄兵宝甲。

剩下近千里的路程,陈寻他们就一路平安的走到沧澜城。

****************************

“好大!好高!”

翻过最后一道山脊,差不多深入涂山近千里的深处,沧澜城就赫然出现眼前。

涂山南北绵延万里,东西绵延三四千里,是云洲与西荒的界山。

涂山以西,即为荒土。

涂山深入云端的绝峰巅山高达万丈不止,绝岭处万年冰川覆盖,是人间禁地,至烈至纯的天罡玄风无时不在呼啸,还胎境后期的强者闯进去都会被吹得血肉不剩。

即使是天元境以上的绝世强者,进入涂山深处,也要冒着生命危险;绝大多数的修者以及大小部族,都只敢在涂山的边缘山区生存。

然而沧澜大裂谷是个例外。

涂山分南岭跟北岭,南岭与北岭之间有一条巨大的裂谷,曲折绵延数千里,成为普通修者从云洲穿越涂山,进入西荒绝域的唯一通道。

由于涂山深处凶禽猛兽无数,这条深嵌在南北岭山腹之中的狭长裂谷,虽然不会有冰川覆盖,虽然没有天罡玄风整日吹拂,但也绝对谈不上安全。

沧澜城就位于涂山大裂谷的西口上,苏氏在此筑城立足已经有千年。

《沧澜杂录》记载沧澜是西荒第一雄城,但在走过最后一道山脊之前,陈寻很难想象,沧澜作为人烟稀微的荒疆绝域城垒,能有多大的规模?

虽然岭脊还有残雪,但从高耸入云的岭脊往下看,绿草正沿大道两侧缓坡而下,仿佛绿毯。

隔着百里的距离,透着无尽苍凉跟孤寂的沧澜城墙,宛如黑sè巨龙,横亘眼前。

“这就是沧澜?”

宗崖也为眼前的沧澜城所震撼,回头看了陈寻一眼,不那么确定的问道。

陈寻看向葛异。

越过山脊,就正式进入沧澜城的范围,葛异他们也不再潜形匿踪,就走出来跟陈寻他们同行进城。

陈寻他们身上携有宿武尉府的试炼铁牌,谁要挑衅他们,就向挑衅宿武尉府的威势。

“这就是沧澜,苏氏立族千年的沧澜!”

葛异也有三四个月未归沧澜,想到城中家人,心里发热,略有些激动的回答陈寻。

立族千年?

四千年的帝朝、一千年的世族。

为熹武帝朝守御西荒疆域千年的苏氏,到底是何等根深蒂固的所在?

陈寻即使到这个世界有四年之久,但还是难以想象这其中种种。

陈寻与古剑锋、左丘、宗崖等人,跟随葛异等人之后走下山坡。

离沧澜城越近,黑sè城墙给人壮阔苍凉的感觉,越是震撼人心。

走到城墙脚下,细看这座峙立在荒原边缘的雄城,陈寻才确认,筑城的乌金巨石,每一块竟然都比他人还高。

巨石看着都是一般大小,层层垒砌,往上形成极陡的斜坡,从墙脚跟到城头垛城,陈寻细数一共有四十九块巨石。

陈寻暗暗咂舌:整堵城墙从基础到顶部,差不多有近百十米高!

陈寻不知道垒城巨石是何种石料,年深日久却没有半点风化的痕迹,倒是墙隙石缝间露出些斑驳的锈迹。

他伸手摸了一下,一手铁锈,心想《沧澜杂录》记载沧澜筑城,熔化亿万斤的铁汁,浇入墙隙石逢间,竟然是真的!

实难想象,苏氏为筑沧澜城,到底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或许,这才是修者的世界,才是修者所筑的城池。

**************************

“你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将人交出来了?”楼离压着心头的怒火,轻纵鳞马,横身堵在城门之前,枭戾的眼珠子,盯着陈寻等人,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掉。

陈寻也未料楼离尚未出手,仅透漏出来的气势就如此之强。

他身上所穿的金刚玄甲,这时也自生感应,透漏淡淡灵光,抵御这强盛凶烈的气息,陈寻暗道:楼离真要出手,他身上这件看似玄奇的玄刚玄甲,只怕难挡楼离全力一记。

然而,陈寻面对已半步跨入还胎境中期的楼离,却无半点惧sè。他们携带试炼铁牌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是沧澜学宫的弟子。鬼奚部再强大,此时也要仰仗苏氏的鼻息生存,楼离敢在沧澜城门之下,斩杀沧澜学宫的弟子吗?

楼离真要有志气杀了他们,也绝对不会拖到沧澜城门之下。

楼离气势再强,杀机再盛,陈寻心间也是无惧,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手脚绑得结实,给古剑锋扛在肩头的楼适夷。

这情形,楼离心里更是怒不可遏,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他堂堂半步踏入还胎境中期的天蛮强者,在气势竟不能压制真阳境筑基后期的少年,他真恨不得将眼前这小子生吞活剥。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等陈寻将人交出来。

这三天,陈寻也没有为难楼适夷:

手筋、脚筋挑断对拥有数名还胎境强者的鬼奚部来说,肯本就算不上是多重的伤。他除手足捆住之外,吃喝拉撒,陈寻都安排人专门伺候;上路还让古剑锋负责扛在肩头,不费他走上一步。

至于楼适夷心里觉得受到侮辱,恨不能咬舌自尽,这个就不是陈寻能管的。

“啊,那个大高个扛的小子就是鬼奚部的宗子啊,怎么这么惨啊,手脚绑成那样子,跟条待宰的狗似的?”

“鬼奚部是蟒牙岭第一强族,麾下蛮武三千,纵横北原,诸族莫不能敌,你胡说八道,不能想活了?”

“鬼奚再强,在沧澜城还没有他们放肆的地方?你再看,鬼奚的宗子就跟条狗似的,牙齿都被打落了,你还怕他们咬人呀,哈哈哈……”

人群在城门口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热闹得就像集市。

沧澜学宫三年一次招收弟子,来自荒原各部族的子弟,仅仅是来源之一,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不到,然而这次的部族子弟试炼,是那么的血腥,自然也是激起城中众人的兴趣跟好奇,实在想知道到底有哪些部族弟子活下来,最终夺得试炼铁牌。

除了城门口的大道给围观的人群挤满,城门内还有无数人探头往外看,翘首相望。

虽说这次有四五万部族子弟,参加两百枚试炼铁牌的血腥争夺,但大家心里也清楚,鬼奚这样的强族子弟,争得试炼铁牌的机会更大。

只要是人,就都喜欢看冷门,都喜欢看咸鱼翻身,都喜欢以弱凌强。

今年,第一次经宿尉府推荐参加试炼的蟒牙岭北山子弟,就是最大的冷门,就是最大的咸鱼翻身,谁对他们不好奇。

虽来这几天来,陆续有许多的试炼子弟进城,但都没有今日热闹。

鬼奚部虽然在蟒牙岭称雄,但在沧澜城没有他们发威的余地,大家都恨不能将楼适夷抢过去,扒个精光看一看鬼奚宗寄以厚望的宗子,这次怎么会败得这么惨?

陈寻看那些高声议论的,多半也是看鬼奚部极不顺眼的人,此时能有机会羞侮鬼奚部一番,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除了沧澜城的壮阔叫陈寻心受震憾外,再看城门前围观的人群,大多身穿麻葛衣裳,也有不少穿着绵罗绸缎,暗感在连一件粗麻衣裳都珍贵无比的乌蟒,真是难以想象沧澜城的富足,而沧澜城看似普通的人,见识也远非他们从蟒牙岭北山来的土豹子能及。

陈寻忍不住心里想:苏氏身为沧澜之主,据此雄城,为何那么急于往蟒牙岭北的古寒之地扩张?

楼离不知道陈寻心里在想什么,见他没有反应,并不急着适夷交出来,而周遭围观人群又一心想看鬼奚的笑话,他心里极怒,但脸sè越发平静;然而对楼适夷来说,这样的侮辱简直就像最后一根稻草,要将无隙的道心压垮掉。

换作平时,楼适夷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当场拔剑,将那些羞辱他的人杀掉,此时的他只能羞愤欲死的闭上眼睛,努力控制着,不叫屈辱的泪水从眼睑滑落。

“那就是活捉鬼奚宗子的北山少年吗,看上去也没有多强啊!”

“你懂个毛,这叫返璞归真,懂不懂?你没看见他身上穿的那件金刚玄甲,仅金刚玄符就刻了两重,仅这副甲就够你在沧月楼快活一辈的。能将这副玄甲穿在身上的,这还不够强啊?”

“北山那破落地方,哪个部族能攒得出一副金刚玄甲?这玄甲还是宗子被活捉后,鬼奚部交出去赎人的……”

“这北山少年凭着一身的破铜烂铁,就将鬼奚宗子活捉,那不是更了不得?”

“那是自然,这次进沧澜学宫的部族子弟,他就算没有身上这两样符器,多半也能跻身三甲。至于他会不会是学宫今年的新人王,直接成为紫衣弟子,就要看苏氏宗族以及城里其他大小宗族,有没有人压他一头了?”

“可惜啊,苏氏宗族真正的杰出子弟,从来都是直接进琅寰书院修习的,旁系子弟怕是没有人能与此子争锋。至于那些云洲散修,怕是也不会有什么天纵之才,跑到沧澜来修炼……”

楼离眼神阴郁的扫过围观人群,空气里压抑得几乎要将人心都冻起来,他开始有些不耐烦,陈寻故意拖延时间不交人,除了羞侮鬼奚外,只怕适夷的道心也会被摧毁。

陈寻则不慌不乱的朝围观的人群作揖施礼:

“乌蟒陈寻,见过各位父老乡亲。鬼奚组织数千人手在白狼河一线,劫杀我北山参加试炼的子弟,人神共愤。我们被迫还手,将鬼奚什么鬼劳子宗子楼适夷活捉。但我们北山子弟都是爱好和平的,即使有数百子弟枉死,即使受鬼奚强横欺凌,我们仍然愿意息事宁人,并没有杀了楼适夷报仇雪恨。鬼奚为此立下誓言,只要我们将人将被还,事后绝不会为难我北山子弟,还请各位父老乡亲做个见证……”

“鬼奚部都是不要脸的,乌蟒那小子,我们看你还是杀了楼适夷省事!”没有人看热闹嫌事大,人群里立时就有起哄要陈寻杀了楼适夷。

楼离轻哼一声,跟葛异说道:“葛爷,该你主持公道了。”

楼离这一声轻哼,看着声音不高,然而有一股异力暗藏声线之中,冲陈寻击来,在耳畔如阴雷炸开,当即就炸得陈寻神魂震荡欲灭。

陈寻体内神华运转数息,才将楼离声线侵入体内的玄劲异力消弥,陈寻眼睛平淡的看楼离一眼,见他竟玩这样的小动作,心里冷笑,朝围观人群说道:“今日暂且留楼适夷这条活动,但倘若鬼奚他日敢违今日誓言……”

说到这里,陈寻陡然拔出寒霜刀,就朝身后被绑得跟死狗似的楼适夷斩去,霸烈刀气将楼适夷裹在身上的兽皮炸裂,露出他稚嫩肤白的身体却不伤分毫。

陈寻收乌金刀归鞘,缓缓说道,“他日鬼奚敢违今日誓言,杀害我北山部族子弟,陈寻必叫鬼奚全族都如此子身上这张兽皮,粉身碎骨,万世不存……”

陈寻如此嚣张,楼离也是气极而笑,说道:“好志气,我倒要看你如何灭我鬼奚的全族!”当下就解下身上的黑sè袍衣,将赤身裸体的适夷遮住,交给族人抱起来,先行驰入城门。

喜欢《大荒蛮神》吗?喜欢更俗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五章 沧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