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四章 矮老爷

第二十四章 矮老爷

我感觉那不过是几只猴子,实在没有什么可怕的,然而老鬼说得严肃,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和他一起,从林子里缓慢靠近。

再往前一点儿,我才发现这些玩意并不是猴子,它们长着一张介于人与猿猴之间的脸孔,有点儿像是七老八十的老人模样,浑身都是毛,青草绿,手很长,足有三十多公分,垂落在地,几乎等于自己的身高。

这些小矮子在几颗树下面叽叽喳喳,闹个不停,它们的叫声吱吱,音节短,急缓有致。

它们好像是在吵架一般,至于原因,也许就是因为我摘走了那红果子?

莫非这些小矮子,就是老鬼口中的看守人?

我满脑子疑惑,目光移动,不经意往上瞧去,却将自己给吓得一哆嗦。

我白天的时候根本就发觉不出任何异常,而到了晚上的时候,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这才发现那三棵树上的果子绿油油的,跟果核一模一样扭曲的鬼脸,在夜空之中闪耀浮动着,让人心中胆寒。

果然是鬼树。

老鬼在我耳边低声说着,然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说走,赶紧离开这里。

我有些不舍,问那些猴子很厉害么?

老鬼低声说道:“这些东西在我们家叫做矮老爷,是一种山魈野怪,有些道行,喜欢恶作剧,凶起来也很可怕;关键是记仇,要是被它标记了,能惹一屁股的骚。咱们得好便收,不要多生事端。”

这个家伙本领高,却十分谨慎,一边低伏身子,一边带着我往回撤。

我比较害怕那树上浮动的鬼脸,下面这七八个矮老爷跟那动物园里的猴子一般,倒也不觉得恐怖,不过老鬼发话,我也不敢违抗,跟着他往回走。

没想到我刚才黑暗中走了两步,脚下踢到一个东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却瞧见一张沧桑可怖的脸,裂开嘴,全是獠牙,眼睛红,里面布满了血丝,让人止不住地毛骨悚然。

近距离地看这矮老爷,那可是吓人得紧,我没有一点儿防备,下意识地就尖声大叫了一声。

啊!

尽管我赶忙止住了尖叫,但这尖厉而短促的声音却在夜空里显得格外明显,我能够感觉到自己在一瞬间,被无数的目光给聚焦;而与此同时,被我踢到的那矮老爷也腾地一下,从地下窜了上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襟。

这家伙的手上有着锋利的爪子,爬上来的时候,我身上火辣辣的痛,知道这是被划出了伤痕。

我下意识地用手拍打,结果那玩意张开嘴巴来,正好咬在了的手背上,剧烈的疼痛让我眼泪一下子就迸了出来,不过那一声闷声终究被我忍住。

但这个时候,已经是没有啥用了,我听到草丛之中有急促的声音传来,显然是那鬼树下的矮老爷都赶了过来。

矮老爷的牙齿尖锐而又密集,咬人的时候痛彻心扉,甩也甩不脱,我强忍着痛苦甩动,感觉左手一片麻木,好像不再是自己的一般,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抓住了那东西,紧接着老鬼在我耳边低吼道:“别乱动。”

我吓得慌忙停住,却听到一声“咔嚓”的脑壳碎裂声。

老鬼居然凭着双手,将这东西的脑壳给捏碎了?

我诧异非常,而老鬼则帮着我把左手从那家伙的嘴巴里面拔了出来,完了之后,他还舔了一下指尖混合着脑髓和血浆的粘液,一脸嫌弃地说道:“呸,真难吃。”

大哥,你是正常人么?这么恐怖,你也下得去嘴?

我心里乱糟糟的,老鬼却一把拉住我,低声喊道:“你傻啊,快走啊?”

我如梦方醒,慌忙朝着回路退去,而老鬼却并没有跟我一起,而是停留在了原地,一夫当关,举手投足间,却是把凶猛扑来的好几个矮老爷给砸飞,这才折转过来追我。

我发足狂奔,一阵没命的疾跑,结果跑了二十几米,突然间草丛里就蹿出了一个黑影来。

我一百三十多斤的汉子,豕突狼奔,结果却被这家伙给一把扑倒在地去。

我失去平衡,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翻滚,十几圈,整个人都快要晕了,正头昏脑涨的时候,那东西猛然一下扑到了我的脸上来,口中喷着腥臭的气息,想要咬我的脸。

我的肩膀被这狗东西给抓得血淋淋的,尽是伤痕,不过比起现在咬脸的架势来说,就什么都不是了。

我伸出手,拼命地抵住这狗东西,不让它咬下来,而我的脸也使劲往旁边偏去。

这个时候,我已经再也没有对这些又瘦又矮的矮老爷们,心生半点儿轻视之意,想着这玩意的恐怖,真的比那猛虎、野狼还要强上许多。

我在这里与对方奋力拼搏,每一秒钟都度日如年,好在这个时候,老鬼也匆匆赶到,一把揪住那家伙背上的毛,朝着地上猛然摔去;我一脱离矮老爷的撕咬,立刻连滚带爬地爬起来,却见老鬼一脸凶狠地一脚,重重地踩在了刚才那头矮老爷的身子上面。

嗤……

我不知道老鬼这一脚有多重,却瞧见那小矮子的身子像气球一般地破裂,鲜血和内脏迸射而出,喷了一地。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感觉这玩意的血,居然是蓝sè的。

卫斯理蓝血人么?

走!

老鬼再次冲着我大声喊叫,而这个时候的我感觉到浑身火辣辣地疼,刚才已经麻木了的左手又恢复了知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钻我的骨髓一般,一阵多过一阵,让我浑身打颤。

疼痛让我迷失了方向,我一边奋力往前走,一边哭着对身边的伙伴说道:“老鬼,我感觉我扛不住了,实在不行,你自己先逃吧?”

啪!

我左脸一阵火辣辣的痛,却是被老鬼给呼了一巴掌,紧接着我的胳膊给他猛然一拽,拉着我就奋力往前。

奔跑在,老鬼一边喘气,一边对我说道:“你个二货,能不能有点儿斗志,遇到点挫折就只知道放弃?早知道你这么不争气,老子何必带你逃走,让你给人开膛破肚不更好?”

老鬼的话语虽然激烈,然而我却从他的话语里听到了浓浓的关心之意来。

是啊,他都没有放弃,我又如何这般沮丧呢?

我打起jīng神来,跟着老鬼往前面的林子一阵狂奔,两人跑了四五分钟,突然间,我瞧见前方一阵绿幽幽的光芒浮动,而这个时候,老鬼也止下了脚步来。

当停了下来,我才发现前面那绿油油的光芒,居然是一张张充满怨气的脸。

鬼脸!

在我们的前方,三棵树木在林间耸立,枝叶之间,绿sè的鬼脸在上面浮动,两颗眼珠转动,朝着四周窥探而来,这分明就是我们刚才瞧见的鬼树啊,怎么会在我们的前方呢?

鬼打墙!

老鬼说出这个名词之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然后将我给放开,脸sè严肃地说道:“看来我们惹上大麻烦了。”

我们刚才是朝着鬼树的反方向奔走的,跑了这么久,怎么着也有好几里地,不过这地方绝对不可能会有两处一模一样的鬼树,所以说我们之前跑的路,不过就是兜了一个大圈。

也就是说,老鬼关于鬼打墙的定论,其实并不会有错。

鬼打墙,这玩意的名字很熟,我就算是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道有这玩意在,想要逃出去,简直就是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省些力气,用来应付接下来的情况。

老鬼停下脚步,左右打量一番周遭的草丛林间,头也不回地对我说道:“王明,之前给你的果核还在吧?”

我拍了拍缠在腰间的布包,说都在这里儿呢。

他点了下头,说道:“能够弄出这场面来的,绝对不是几个矮老爷就可以的,估计它们后面的老板也出面了;我不一定能够照顾得了你,一会儿若是再有矮老爷找你,你就掐住这果核,然后借助你腹中蛊胎的力量砸它,知道不?”

听到老鬼的交代,我这才想起自己似乎也有些手段,慌忙默念起了南海降魔录那二百多字来。

【常自思惟,此相非是欲爱所生。何以故,欲气粗浊,腥臊交遘,脓血杂乱,不能发生胜净妙明紫金光聚……】我刚刚念及,突然间周遭草丛之中,居然有无数绿光浮现,绿光宛如萤虫,纷飞而聚,到了最后,却是化作了一个不悲不喜的巨大脸孔。

它朝我们这边望来,唇齿开合:“是谁偷了我的血海妙果?还来,原封不动,我便饶了你们的性命。”

黑乎乎的野林子里,瞧见这么一个玩意,我顿时就感觉膀胱一阵局促,而老鬼则显得勇敢许多,踏前一步,冲着那玩意说道:“我们只是路过,什么都不知道!”

“狡辩!”

那张巨大的鬼脸浮现出怒不可遏的表情来,无数声音从草丛、树林、天空重重叠叠地传来,震得我脑袋一阵嗡嗡炸响。

老鬼则如同一头利箭,冲向了半空中的那鬼脸冲去。

此时的他,如同冲向风车的唐吉可德。

看网友对 第二十四章 矮老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