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六十七章 玄符解

第六十七章 玄符解

这栋别院里,这次住着宿武尉府八九十名新晋弟子。

其中绝大多数的部族弟子,都来自蟒牙岭南麓以及沧北荒原的强族子弟。

这些强族,最早从八九百年前就归附苏氏,早已经是沧澜的一分子,与苏氏宗族以及沧澜城中的各方势力来往密切。

这些强族的贵族子弟甚至早就到沧澜城修习玄功,也学沧澜城里的云洲人穿棉穿绸,风气也渐渐被同化,已不同蛮荒部族。

唯有陈寻等五人,代表蟒牙岭北山诸部族,第一次出现在沧澜城里,穿着兽皮靴、兽皮衣裳,袒胸露乳,还十足蛮荒人的样子,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

而在沧澜城里,对蛮荒部族,也确实分熟蛮与生蛮区别对待。

熟蛮就是指风气同化,早就归附苏氏的那些部族,苏氏宗族子弟对他们接受程度比较高;而像乌蟒这些北山部族,自然就属于“生蛮”,在苏氏宗族子弟眼里,压根就是未开化的野蛮存在。

陈寻他们刚住进别院,难受会遇到些冷嘲热讽。

陈寻心知他们走进沧澜城,声势如此之大,但想要融入宿武尉府、融入沧澜学宫,不是易事,特地将古剑锋、宗凌、南溪、千兰他们喊过来商议:

“剩下来的十多天工夫,大家都尽可能的留在自己的院子里,专心修炼,也尽可能多熟悉沧澜学宫的情况……”

“我们就这样任他们欺负?”南溪问道,才三五天的工夫,他就屡遭他人嘲笑、戏弄,少年心性未改的他,心里难憋得住火。

“我们现在要是不保持低调,容易成为众矢之的,”陈寻说道,“忍受些许天,等他们七八十人先起争执,分成几拨人抱团,我们到时候自有机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陈寻知道,他们这次算是将鬼奚部彻底得罪了。

他与宗凌、南溪等人,一日在沧澜学宫,就不用担心鬼奚敢冒苏氏之大不韪,对乌蟒痛下灭族杀手,但他们想在沧澜学宫安心修练,也绝不容易。

这时候抓紧每一寸光阴修炼,都极为重要。

只要能晋入还胎境,至少蟒牙岭纵横来去,再也不用去看鬼奚部的脸sè,此时没有必要纠缠到新晋弟子的勾心斗角中去。他也相信,宿武尉府这次新晋弟子差不多有九十人,除了他们五人,其他七八十人不可能始终抱成一团。

******************

就算正式加入沧澜学宫,宿武尉府的新晋弟子,日常起居也都在这处别院里。

每个弟子都独宅独院,每栋独院都有专门的书斋,以及供弟子修练的秘室。

书斋里虽然没有什么玄功秘典,但一些有关修炼、炼药等入门常识,以及学宫律令等帛书已经早早备下。

这些帛书供新晋弟子阅读,也是方便他们在正式修练之前,就拓展视野,熟悉必要的基本知识。

这些帛书,对那些出身强族或苏氏宗族子弟来说,稀疏平常得很,但对降临蛮荒后,就渴望能多了解这一方天域的陈寻来说,无一不是至宝。

陈寻就像沙漠里一朵将要枯萎的小白花,在拼命的吸取每一滴晨露,几乎不分昼夜的翻阅这些帛书。

“《玄符解》……”陈寻从书斋长案上取下一卷帛书,站在明窗前翻看起来。

这卷四五十页的帛书,并不涉及到具体的修练,但陈寻作为门外汉来说,急需要此书来补充玄符的基础知识,暗感此行真是不虚,不然这些入门知识就算再粗浅,他又能从哪里去学?

无论是天罡符钱、玄甲、霜寒刀,还是试炼铁牌,都因篆刻玄符秘篆而生种种异能妙用;而云洲最初的玄符,也是当下最为常见的人级、地级玄符,都是上古大能从道蕴天图参悟解析得来。

又是道蕴天图?

陈寻不由想着阿公宗图拿给他看的那幅地形残图,真正的九幽战矛,也是乌蟒先祖从蟒图悟得,心想,他要是闯进大孤峰,将那孤崖石柱破开,取出那幅蟒图,其珍贵或许不会比苏氏最绝密、最高深的玄功稍差……

但想到那头凶兽都被孤峰石柱所困,陈寻也知道就算他晋入还胎境,取得蟒图的机会也极渺茫。

他现在就连地形残图所书的百余古字,都不识得,谁知道孤崖石柱之下,除了那头能释放电蛇雷光的凶兽之外,还藏有什么凶险跟机关?

想到大孤峰,坐在静室里的陈寻,目光不由的越过窗户,越过沧澜高耸的城墙,往北面灵蕴云气聚合的崇山峻岭望去,不知道苏棠的伤势有没有痊愈,也不知道与她何时能在沧澜城中再见。

陈寻收敛心神,盘膝坐在蒲团之上,将寒霜刀拔出,横在膝前,伸手细细抚摸刀身上所篆刻的玄奥符纹。

即使还未滴血祭炼,他也能感觉到有丝丝极寒玄气,从指尖流过,注入刀身之中,暗感就算是最低级的玄符,对凡夫俗子而言,也有玄奥莫测之威。

帛书《玄符解》讲天下玄符,仿佛天穹繁星,种类极其繁多,帛书篇幅有限,仅简单介绍最低级的数十种,陈寻随身携带的两枚天罡符钱,所刻印的避尘符、净水符都在其列,只要注入一点灵识,就有避尘、净水的玄妙。

对炼气真修而言,参悟玄符也是修炼法术的根本。

陈寻心念潜入魂海,此时已能汲取气血神华刻画两三种玄符,以缚龙诀生发玄钟梵音震荡灵识,注入玄符之中,使玄符最终能在魂海保持不熄不灭。

不过,在魂海凝成玄符,还只是第一步,陈寻还需要学会相应的法诀,才能真正的施展避尘术、净水术。

在施展法术时,会大量消耗灵识、气血神华。

陈寻修炼缚龙诀才不久,灵识细若游丝,气血神华也远远谈不上精纯,就算知道法诀,像避尘术、净水术这样的简单法术也只能连续施展七八次;而更高级的金刚护体术,陈寻就算学会法诀,也顶多施展一两次。

在晋入还胎境、在没有破开肉障之前,修者不能直接汲取天地玄息灵气,施展法术则是奢侈之事;而事先将玄符法术绘制在符纸之上,与敌搏杀时仅需注入灵识就能施展符术,实是方便之门。

相比较法术、符术,符器的使用就要简单许多。

滴血祭炼过,就能将神魂气息融入符器所篆刻的玄符之中;只要神魂修炼到滋生灵识的程度,就能与玄符生出感应,注入一丝灵识,就能源源不断的汲取天地灵气,生成具有种种玄妙的灵力。

也正因为如此,符器才格外的珍贵。像乌蟒、黑山这样的小族,得一件就是镇族之宝。

而他们这次从鬼奚部手里一下子讹来十件符器,至少能让鬼奚部的实力倒退一大截。

不过鬼奚部如此轻易的就将交出十件符器,以保全楼适夷的性命,看得出楼适夷在鬼奚部眼里的价值更高。

陈寻身上所穿的这件金刚玄甲,乃剑齿虎皮所制,篆刻两重金刚玄符,得手他就立时滴血祭炼过。

此时盘膝打坐,极静入寂,灵识散出,就能与滴血祭炼后他留在玄符之中的神魂气息,生出感应。

散出的灵识如水波荡漾,注入玄甲之中,甲襟处所刻印的两重金刚玄符,仿佛活过来一般,充满难以言喻的灵蕴之感。

天地间微弱的玄息灵气源源的汇聚而来,注入玄符之中,缓慢的生成更为凝实、敛而不散的护体金刚法力。

金刚玄甲到底有多强,陈寻与古剑锋在途中试验过,汲足灵气,生成护体金刚法力之后,差不多能扛住他持刀重力劈斩八九次。

与敌搏杀时,护体金刚法力耗尽,只要甲襟处刻印的玄符不毁,哪怕玄甲破损一点,都不会影响再次使用。

只是陈寻此时修炼的灵识细若游丝,金刚玄甲要想一次就汲取足够天地灵气,生成护体金刚法力,差不多需要半天时间。

古剑锋他们未经修炼的灵识更弱,甚至需要十倍时间,才能彻底激活玄甲上的金刚玄符。

陈寻不能传授古剑锋他们缚龙诀,以炼灵识,但对古剑锋等人来说,祭器汲灵,实际也算是修练灵识的一种简易法门。

相比较玄甲篆刻两重金刚玄符,陈寻从鬼奚部所讹的这把寒霜刀,只刻印一重寒霜玄符。

此前匆匆赶路,在途中陈寻祭炼金刚玄甲穿在身上护体,这柄寒霜刀还没有来得及滴血祭炼。

困在别院之中,时间也是宽裕。

陈寻就照葛异在途中所传授之法,盘膝静坐,将霜寒刀隔在膝前。

寒霜刀,神纹寒铁所铸,将寒霜玄符刻印其上,置极阴极寒之地,受玄寒之气淬练数年才成;柄长一尺、刃长四尺,通体五尺,与乌鞘长刀长短、形状相仿,但入手却足足比乌鞘长刀重了一倍。

陈寻此时不施展蛮魂战武,两臂就有五六千的气力,三五百斤重的兵刃在手也能挥舞如飞。

这把霜寒刀如此之沉,在他手里,只能让他的刀势再猛烈数分。

神纹寒铁在沧澜价值不凡,这么一段就值一百枚天罡符钱,而要请炼制符器的高手,将寒霜符刻在剑身上,鬼奚部为这一把刀实不知道付出多大的代价。

陈寻割破一指,将血滴在刀身玄符之上。

刀身明亮,如潭照月,陈寻双眸凝视刀身,心念神意,都贯注刀身之中,待那滴血之中的神魂气息渐与玄符融合,与神魂隐生感应,才收敛心念,暗道:这就算是祭炼成功,还真是简单啊。

这主要也是鬼奚部只想保住楼适夷的性命,不想节外开枝,送来的十件符器之前,就已经将原有的神魂气息抹除,不然这十件符器还不是陈寻他们此时就能祭炼使用。

霜寒刀滴血祭炼过,陈寻就又散出灵识,注入寒霜玄符之中,待刀身汲取足够的玄寒之气,陈寻也觉得心神损耗甚剧。

蛮魂是一切根本,陈寻闭目观想蛮魂,就有灵识生发。

待心神损耗过剧的疲惫感消除一空,陈寻就站起来,手腕微抖,泄出数重霜寒刀影,极寒玄气透漏四溢,静室里当即也凝出片片霜华洒落。

陈寻暗感霜寒刀好强,挥舞此刀,仅刀身透漏的极寒玄气,就不比他施展蛮魂刀势时外放的玄寒神华稍弱。

静室里空间太小,陈寻施展不开蛮魂刀势,就提着刀,走到院子里。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七章 玄符解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