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六十八章 师姐师弟

第六十八章 师姐师弟

恰见古剑锋探头走进院子来,陈寻笑着说道:“来,你来试试我这把刀……”

古剑锋赤手空拳过来找陈寻,就往那里一站,说道:“你来吧。”

古剑锋身穿金刚玄甲,汲取天地灵气,生成护体金刚法力。

他需要时不时消耗掉一些,才方便上借玄甲祭器练灵。

“喝!”

陈寻轻吐一口气,双手持刀,魂海之上的刀势自生,他自上往下劈斩,寒霜刀玄寒之气就极速透漏,瞬息形成一道凛冽无比的刀芒,朝古剑锋劈去……

“啊……”

古剑锋此前给陈寻试刀,金刚玄甲至少能挡陈寻持刀劈斩十次,但此时见陈寻举刀竟然凝生刀芒,暴烈无比,比此前任何一次试刀都要猛烈数倍,而从刀芒透漏直刺人心的寒意,更是要将他的心神都僵滞住,哪里还敢再硬挨这刀?

古剑锋吓得“哇哇”大叫,就怕身上这件宝贵无比的金刚玄甲,被陈寻一刀斩损,赶忙闪身疾退。

“没事的,没强到那地步!”

陈寻哈哈大笑,哪里容古剑锋退走,疾步跟上,一刀劈下,刀芒正中古剑锋的左肩,就见古剑锋身上玄甲爆出一道金光,挡住刀芒,听着“哧溜”炸出一声霹雳。

刀芒虽然不能破开护体金光,但相击产生的沛然巨力,带得古剑锋的身子往后横飞,“砰”的撞在院墙上,玄甲又释出一道金光消掉撞击力,但院墙给撞塌半片,露出一个窟窿来……

古剑锋灰头土墙的爬回来,一脸惊骇,讶然问道:“这刀怎么这么强?我要是再挨两三刀,金刚玄甲必破不可……”

不单是刀强。

陈寻还以为寒霜刀只能叫他的蛮魂刀势威力增强一倍,但没想到他刚才施展蛮魂刀势时,体内的蛮魂神华就极速涌入寒霜刀中,与刀势感应融合的速度增加一倍不止,实际使他这一刀的威力比以前增加足有三四倍。

陈寻心想,玄妙可能就出在他经六臂巨魔血重塑过的玄寒灵体上。

苏棠此前也早就说过,他以后若是修练阴寒一类的玄功,将要远比寻常人迅速。他身具玄寒灵体,对霜寒刀身所刻印的霜寒玄符生发感应,也必然要比其他玄符敏锐快速。

“啊,主子爷怎么就跟古爷打起来……”采儿听着动静,跑进院子里来,看着院墙破开一个大洞,碎砖碎石堆了一堆,一片狼籍,见古剑锋灰头土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得小脸苍白。

“我跟古爷试招,不注意用力大了一些,你喊过来将这墙重修一下……”陈寻说道。

这会儿住在左近的宗凌、南溪、左千兰三人也都闻声赶过来,见是陈寻与古剑锋试招,但未曾想他们没有收住力,产生这么大破坏力。

南溪见陈寻手持霜寒刀,问道:“阿寻,你将九幽战矛,都融入刀势之中了?”

别院屋舍都用秘术额外加固过,除非将逆鳞一刺融入刀势之中,南溪实难想象陈寻与古剑锋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陈寻摇了摇头,他倒是想将九幽战矛融入刀势,但九幽蛮魂其烈无比,两种不同的蛮魂战武,根本不是他此时就能随便相融的。

不过,他玄寒灵体与寒霜刀如此契合,实力增涨,实不异于将九幽战矛融入刀势。

九幽战矛逆鳞一刺,虽然威力极大,但暴烈无比,一经施展,根本就不遗余力,恨不能将全身的气血都榨干,化作最猛烈的九幽狱火,将当前之敌烧成灰烬。

如此暴烈、不是敌死就是己亡的战武,身边要没有足够可信任的助手护法,陈寻绝不敢轻施。

寒霜刀配合蛮魂刀势施展,虽然威力不足逆鳞一半,但留不留余势、留多大的余势,陈寻悉能控制,这才叫他的战力真正的提升一大截。

陈寻也暗感蛮荒部族,为何视一两件符器为镇族之宝,要是宗桑、南獠能将金刚玄甲与寒霜刀的威力都发挥出来,实力实不比晋入还胎境的强者差多少。

见别院里还有其他弟子探头看这里,陈寻也不想他太多的秘密叫他人看到,他刚要古剑锋跟他们进屋说话,就听见身后有奚落声传来。

“我说,乌蟒的小子真是威风呢,才住进来几天,就拆墙破屋,要是进学宫练上几年,还不要将沧澜城都拆了呀?”

陈寻转回身,就见苏陵的阔眉飞扬,一双阴唳双眼,正气势凌人的望过来,苏毅与青璇站在身后。

************************

陈寻不知道苏陵、苏毅、青璇三人,今天怎么就突然会出现在宿武尉弟子居住的别院里,但见苏陵一脸欠抽的样子,问道:“怎么,你有什么不爽的?”

苏陵还以为奚落几句,就能挫了这些土豹子的志气,手叉腰间,特想看陈寻气急败坏的样子,却未料陈寻的口气比天还大,一副“我就是破墙拆屋、你怎么着我”的样子,叫苏陵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吐出血来。

陈寻轻哼一声,眼神从苏陵身后的青璇脸上扫过。

他们住进别院多日,差不多将苏氏以及沧澜学宫的一些事情都打听清楚。

苏氏在沧澜繁衍千年,苏氏子弟十数万,但以三令六尉府地位最为尊崇;其他的旁脉杂支,虽然跟三令六尉府同宗同源,但地位就要稀疏平常许多。

这也是苏氏统治沧澜的核心策略。

要是苏氏十数万子弟,都高人一头,压得其他势力没有一点抬头的机会,沧澜城只会死水一潭,苏氏势力再难有精进的可能。

苏毅、苏陵虽然跟宿武尉府的血脉关系并不远,五代之前还是一脉,但此时他们毕竟是苏氏杂支,就算受到照顾,也会有限。

陈寻与古剑锋等人,既然凭借试炼铁牌走进沧澜城,就已经是沧澜学宫的弟子。

陈寻此次能折败楼适夷,在新晋弟子中已有声威,即使短时间不能进入内院,留在宿武尉府也是核心弟子的身份。

他到时候,地位只会在苏陵、苏毅这些苏氏旁支弟子之上,而不会在他们之下。

现在又不是在乌蟒之时,苏陵还得意望形的跑过来找晦气,陈寻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好脸sè给他看。

不过,陈寻此时更好奇苏陵、苏毅、青璇三人为何突然出现在弟子别院里。

他们入住多日,除了伺候的奴脾以及分管别院职事的执事之外,还没有看到有其他人进出别院。

青璇见陈寻看向她,尴尬一笑。

她不想苏陵刚过来,就又跟陈寻卯上了,暗感晦气,早知道就不过来了。

不过,她听葛异说过,这次宿武尉府推荐九十名弟子进沧澜学宫,无论此时的实力,还是将来的潜力,都以陈寻为最,义父也早就对青睐有加,一旦修练有为,在宿武尉府必受重用,他日或被义父依为左膀右臂。

想到这里,青璇压下心头小小的不快,对陈寻柔声说道:

“陈寻师弟,我们过来跟你打声招呼……”

青璇娇声柔腻,听着如春风化雨,宗凌、南溪、古剑锋三人站在旁边,心都快要化了。

听青璇以“师弟”相唤,陈寻迅即明白过来:苏陵、苏毅、青璇突然出现在别院,原来这次也会正式作为宿武尉府的弟子,进入沧澜学宫修练。

陈寻登名造册,写他的年纪仅十四岁,以年纪论,他以后在宿武尉府,可不是苏陵、苏毅这两个混账家伙跟青璇的师弟?

“我还不知道你们这次也进沧澜学宫呢,以后还请青璇师姐多加照顾。”陈寻客气跟青璇说道,心里却是暗暗头痛:

虽说别院里的其他弟子对他们冷漠、有所轻蔑、不屑为伍,但苏陵、苏毅这两个家伙,则纯粹是看他们不顺眼了,要跟他们在这弟子别院里同起居、修习数年,想想还真叫人心里不爽。

不过陈寻也早就打听清楚,青璇原是苏青峰旧部战将之女,在这个忠心耿耿的旧部战死之后,苏青峰就将青璇留在身边当女儿照料。

青璇这个义女的地位,都要比苏陵、苏毅高出一截。

他以后在弟子别院,可以不理会其他人,倒还要跟青璇打好关系。

“师姐?”苏陵听陈寻顺竿子上爬,跟青璇师姐、师弟喊得亲热,心里说不出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一张还算帅气的脸微微扭曲,冲着陈寻狞笑道,“你拿到试炼铁牌,距进沧澜学宫就差半步,可你不要忘了,这半步,你这辈子都可能迈不过去……”

“难道你能阻我进沧澜学宫?我还不知道苏大公子有这样的威风呢!”陈寻哈哈一笑,气势猖狂之极。

陈寻与古剑锋他们进沧澜城,将鬼奚部的宗子楼适夷活捉,在进城前当众剥得精光,再交给鬼奚部,在沧澜也是哄动一时。

他以后想在沧澜学宫、想在沧澜城保持低调也不可能,也不可能逃过别人的关注,还不索性嚣张起来。

苏陵本来过来踩这些土豹子的场子,挫挫他们的志气,没想到竟然会反过来被陈寻骑在头上撒尿拉屎。

围观的弟子里,也有不少平时跟苏陵不合的苏氏宗族子弟,这时候更看苏陵不起,不跑上来凑热闹,但也多抱胸冷笑,想看苏陵要如何夹着尾巴下台。

苏陵气极而笑,狞笑说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乌蟒子弟想到苏氏头上撒尿拉屎,还早得跟很。”

陈寻心想苏陵这话还真是恶毒,以后还得想办法折腾他一下。

乌蟒千年前曾是沧澜的霸主,败于苏氏之后才蓑落至今。

虽说苏氏强极一时,实力之强根本不是乌蟒所能比,但要说苏氏对乌蟒一点戒心都没有,那也不现实。

陈寻不想跟苏陵纠缠,看得出他对青璇心存痴念,就刻意对青璇亲热说道:“这里太乱了,以后有机会再请青璇师姐过来做客,今天就不招待青璇师姐了……”

说罢,陈寻又冷眼扫了苏陵、苏毅两眼,就与古剑锋、宗凌他们走进屋,将外面一堆烂摊子丢给采儿收拾。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 师姐师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