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三十九章 生死之谜

第三十九章 生死之谜

我本来怒气冲冲,满腔热血地想要给米儿报仇雪恨,然而当刘大脑袋说起那两人的身份时,整个人却突然惊呆在了当场。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爷爷和爹,能够对自己的子女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

整整割了七天七夜啊,三千六百刀啊?

他们如何忍心?

我心里面不舒服到了极点,眼中喷火地望着刘大脑袋,咬牙问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们为何要这么对待米儿?

刘大脑袋没有给出答案,他告诉我,说这件事情很复杂,至于如何复杂,他只不过是一个围观的局外人,并没有能够了解太多的东西,但是他可以很肯定地告诉我一点,那就是作为行刑人,龙老九和龙天罗比龙米儿更加痛苦。

据他所知,龙天罗在第八天的晚上,在女儿的坟前自杀了。

他用锋利的苗刀将自己血淋淋的心脏给掏了出来,放在了女儿的坟头,想要乞求原谅。

我紧紧捏着拳头,问既然如此,当初又为何那么对待他女儿?

刘大脑袋看着我,平心静气地说道:“年轻人,这世间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所能够理解的,但是我可以相信一点,那就是无论是龙老九,还是龙天罗,都比你更加热爱这个锦鸡苗人的珍珠。”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这世上,有谁人的父母长辈,会对自家的孩子不溺爱?

而越是如此,就越让我的心中疑惑,感觉到有一张巨大的网正铺天盖地朝我罩来,让我有一种呼吸不过气来的压抑。

说完这些,刘大脑袋转头,对我师父说:“该讲的,我都已经讲了,再往深里谈的话,我就属于背叛整个西江苗族一脉了;大家见好就收,你们放了我的儿子,而我则保证不再追究诸位冒犯的责任,如何?”

我有些激动地喊:“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刘大脑袋的眼睛陡然眯了起来,就像毒蛇一般的犀利,让我一瞬间有种被当做猎物的感觉,而随后,他用一种捉摸不定的话语说:“我跟你讲了,我不知道,你若是想问为什么,还是去独南苗寨吧,懂么?”

我感觉心里面好像有一百只猫在挠一般,整个人都感觉不好,还想说些什么,师父却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后点头笑,说好。

我们三人,带着那少年一起,离开壁板蠕动的堂屋,来到了水田前面。

老鬼将勒在怀里的少年给放了,那孩子往前踉跄走了几步,满脸悲愤地转过身来,冲着父亲喊,说阿爹,帮我杀了他们!

刘大脑袋仿佛没听到儿子的话语一般,一本正经地跟我们拱手告别:“刚才的事情,还请各位帮着隐瞒一二,不然我刘大脑袋在这西江一脉,还真的混不下去了。”

便宜师父也拱手,说这是自然,多谢刘师傅的恩情。

三人转身离开,走了好远,我忍不住回头,瞧见那油灯之下,还杵着一大脑袋,远远地望着我们。

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但莫名地一阵心寒。

我有点儿担心这刘大脑袋会不甘心之前的要挟,前来使坏,然而师父却摇头,说不用担心,对于他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们滚得远远的,他可不想搀和这里面的事情。

我想起他之前惊慌失措的表情,觉得师父说得挺有道理的。

我又问师父,说米儿的爹爹和爷爷,为什么会这么对待她呢,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师父回答,说他也不知道,若是想要知道答案,去一趟独南苗寨,就什么都了解了,不用过他虽然不清楚这里面的缘由,但是以前身居南海,跟东南亚的土著也有打过交道,知道巫蛊之事里,有一个普遍规律,那就是死的时候越惨,死后获得的力量越大。

这个规律,也普遍适用于鬼魄恶灵之间。

我们听到的、看到的东西,并不一定就是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这个得剥开迷障的外衣,才能够知晓。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才想起另外的一个问题来。

我肚子里面的那一堆虫。

是的,刘大脑袋这个家伙立一规矩,说什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非要我们喝一下茶,然而当我把茶喝完之后,才知道这里面竟然满是那宛如蛆虫的玩意,只不过使了障眼法,让我看不出。

当老鬼把真相揭开来的时候,我吐得一塌糊涂,不过后来被米儿的惨遇给吸引了jīng力,才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回想起来,我问师父说我肚子里面的这些咋办?

我想想,感觉又想吐了。

师父哈哈一笑,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喝,小铭子不喝,而让你来喝么?

我想了一下,说是不是我没啥用,牺牲了也没关系?

这时老鬼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师父告诉我,说虽然他对巫蛊之术了解不多,毕竟南海一脉,大多都是中原道家遗落南海的散修而成,不过却了解蛊的一个基本原理,那就是弱肉强食——既然你肚子里面的蛊胎如此牛逼,在它的面前,像这种用来待客试探的小玩意,应该是费不了什么事儿的。

是这样的么?

我想起那翻滚不休的蛆虫堆儿,没有片刻犹豫,用南海降魔录唤出了小米儿,问她能不能帮我把肚子里面的蛊虫给清除掉。

小娃娃听懂了我的话,呆萌地点了点头。

刚刚得知了米儿惨烈的死讯,我再瞧见这个长得颇有些像米儿的蛊胎,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两者之间,有着一种可能连我都不知道的联系。

我急着想要立刻去独南苗族,然而无论是师父,还是老鬼,都让我不要那么急。

事情不是这么办的,得一步一步来。

我们回到了千户苗寨的旅馆歇息,而小米儿则帮着我把体内的蛊虫给吞食掉。

那一夜,我睡得并不好,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噩梦连连,最后的结局总是只有一个,那就是米儿那种熟悉的脸,在望着黑暗的深渊里沉沦。

她无助地伸出手,试图想要抓住什么,然而我却终究不能把她给拽住……

次日清晨,我醒来的时候,头重脚轻,感觉十分难受,而门外的走廊上,老鬼好像在打电话,旅馆的隔音并不算好,所以我断断续续也听到一两句。

我看了一下挂钟,不早了,于是起了床,刚刚洗漱完毕,推门出来的时候,老鬼招呼我,说正好,牛娟约了我们。

牛娟就是老鬼那个在镇党政办工作的高中同学。

我们约在了镇子上面一家据说是经营已经有三十年时光的酸汤粉店碰面的,出于工作习惯,牛娟用了足足五分钟,给我们介绍店家那锅熬制了近三十年的老汤如何如何。

当那一碗油汪汪、辣乎乎的肥肠面端上来的时候,我喝了一口汤,感觉汤口却是不错。

回味绵长。

不过我们过来,并不是为了吃面,所以话题很快就转移到了寻人的事情上,尽管昨天从刘大脑袋那里得到了米儿的消息,不过师父对他并未完全信任,所以还是想从官方这儿的渠道,得到另外的印证。

牛娟这个女子在基层锻炼了几年,十分的干练爽朗,我们一提起,她立刻把之前查到的答案告诉了我们。

龙米儿这个人,户籍档案上总共有十三人,不过经过年龄排查,最终确定了三个。

这三人,一个在野朵沟,一个在小雷公坪,还有一个,则在南刀坡。

如果真的需要找,她可以提供地址。

老鬼问她,说能不能另外帮着查找两个人,我们刚知道,米儿的父亲叫做龙天罗,爷爷叫做龙老九。

牛娟笑了,说早这么说,就不用那么复杂了。

她说她跟那管户籍的副所长讲好了,吃过了早餐,我们就直接去户籍室。

我们不想耽误,匆匆吃完早餐,便立刻前往镇子东边的派出所,在得知了我们的来意之后,那副所长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而当听到我们问起龙老九和龙天罗两人的时候,他的脸sè一下子就僵住了。

他这表情,我们一看就知道有戏。

果然,这副所长以前是驻村民警出身的,对这一带最是熟悉,他告诉我们,龙老九是雷公山生苗的方老,在当地有着很大的权力。

什么是方老?

在以前的时候,少数民族地区属于自然领袖管理,而这苗族,从上到下的自然领袖,主要包括“方老”、“寨老”、“族老”、“理老”、“榔头”、“鼓藏头”、“活路头”等等,这方老,属于最高领袖,相当于族长的位置。

而龙天罗则是雷公山苗族的鼓藏头。

什么是鼓藏头?

就是苗家专门负责召集和主持祭祀、祭祖活动的祭司,可以这么说,龙老九和龙天罗两人,就是整个雷公山苗族的领袖。

师父问了他一个问题,说龙天罗是不是死了?

副所长一愣,说打个电话给驻村民警核实一下情况,打完之后,他一脸诧异地问我们,说你们听谁说的啊,我们的驻村民警告诉我们,前几天还看到龙天罗呢?

什么?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生死之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